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雅痞、傲娇和禁欲 (第一案)完

澜巍面3p预警,涉及澜巍,巍面,澜面,逆cp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有原创角色出没,比如lo主,lo主,lo主等,有其他角色出没,比如傅红雪,罗浮生等,慢热向,自娱自乐向!!!短时间内不会有车,所以看到3p点进来想看肉的童鞋可能要失望了~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PS:连接在评论中,另外,敲碗等评论,再没评论我就不更了!!!!



——————————————————————————————————————————————————————————————————————————————————————————————————————————————————————————————————————————————————————————————————————————————————————————————————————————————————————————————————————————————————————————————————————————————————————————

以上条框都接受了?????
好吧~_~你赢了,以下正文奉上——

第一案 吸血、仇富和亲子(四)

林氏的员工事先被叮嘱过了,看到特调处来人都很配合,又是端茶又是倒水,只是五六年前的名单着实难找了些,秘书带着三人去了人事部,等着她们把档案打印出来。

“哥……”夜尊有些虚弱的声音从他身旁传来。

沈巍回头,就看到夜尊脸色惨白,额头上的冷汗已经黏湿了头发,慌忙扶住他:“怎么了?不舒服?”

“这位先生怎么了?”

“可能是低血糖犯了,有休息室么?”赵云澜挡住了秘书探究的目光,开口问道。

“有的,这边请。”

秘书引路,沈巍抱起夜尊进了休息室,将他放在床上,赵云澜找了个理由支开了秘书,上前摸了摸夜尊的额头,脸色一变,瞪着空无一人的角落,低吼:“出来!”

空气一阵扭曲,角落出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对着赵云澜行了一礼:“昆仑君与鬼王同行,是否不妥?”

“妥不妥轮不到你来置喙。”赵云澜脸色冰冷,当着他的面对他家小孩动手,真当他好欺负么?!

“鬼王不死,鬼族不灭,斩魂使已成圣,自然不在其列,但其弟罪恶滔天,不容于世,本就该……”话音未落,便被沈巍一刀砍翻在地。

赵云澜把玩着手上的镇魂鞭,“啪”的甩了个脆响:“鬼族已入轮回,再不是不容于世的存在,况且论身份,他比起你这个新任的战将尊贵的多,就连女蜗、神农都不说灭了鬼族,哪轮的上你操这份心。”

战将毕竟不是战神,在沈巍的刀下浑身发寒,咬牙问道:“昆仑君这般维护鬼族,是否打算倒戈?”

“呵,我从未站在诸神一边,何来倒戈?”赵云澜拍拍沈巍的肩膀,让他收起刀,蹲在战将面前说道:“鬼族由我左肩魂火落入大不敬之地而生,这与女娲捏土造人并无区别,女蜗尚且将人视为亲子,我视鬼王为亲子又有何碍?”

这战将估计上任还不久,并不知道昆仑君与鬼族有这段渊源,此时听闻,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赵云澜见状就知道这个战将是个弃子,用来试探夜尊是否真的有天降大功德。

“面面,还好么?”沈巍看到夜尊茫然的睁开眼睛,上前扶起了他。

赵云澜刚才就把刺入夜尊心脉的阳气吸入了自己体内,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是补品,只是夜尊还得疼上好一段时间。

“哥哥,疼……呜……”夜尊眼角翻红,眼中泪花闪现,眨眼的瞬间黏在长而密的眼睫上,赵云澜回头瞟一眼,差点没能离开视线。

沈巍的手贴着他的后心输送阴煞之气,夜尊的脸色才稍稍好转,接二连三的受创让夜尊自己都觉得承受不住,若不是有哥哥的精心照料,他早找地方躲起来了。

那战将也看得有些呆,现在成仙的要求越来越低,以前的仙女要颜值有颜值,要能力有能力,哪向现在,歪瓜裂枣只要有关系,修炼几年过了仙门就算仙女了,所以在上古时期就被阅人无数的昆仑君论为美人的鬼王,能迷住这个战将也不足为奇了。

忽然,窗外的天乌云密布,赵云澜挑眉,起身退开了几步,笑道:“天道老哥的速度不慢啊。”

“什……什么意思?”

“呵呵,你不知道?鬼王自愿身祭大不敬,将大不敬的三尸封入自己体内,故天降大功德,凡人若是伤了他,或许也就倒霉几年,死后去地狱服个刑,再投个坏胎就算完了,不过诸神诸仙可算是知法犯法,天道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不劈个魂飞魄散那至少也要掉个半条命吧?”赵云澜话音刚落,一道天雷就落在了战将身上,战将一声惨叫过后,就成了血人。

“救…救我……求您……救……”又是一道雷,这一道雷几乎将他的魂魄打散,战将绝望的看向昆仑君。

赵云澜想了想,抬手丢了个林静做的防护罩过去,第三道雷落在的防护罩上,防护罩抵挡了一会儿便破碎了,不过落到战将身上的时候已经比前两道雷轻多了。

三道雷后,天空恢复了晴朗,整个公司的人都站在窗边看着天空中的异象,没人关注他们这个房间,这正是他们所需要的,赵云澜翻了翻衣柜,找到了一条备用床单,把血肉模糊的战将裹了裹,让沈巍瞬移扔到了车后备箱里。

几乎在沈巍回来的同时,秘书打开了门,见夜尊已经醒了,也松了口气,将热茶和一块巧克力放到了床头柜上。

“麻烦你了。”沈巍不好意思的对秘书点点头。

秘书连忙摇头道:“林总交代过了,说有对双胞胎兄弟身体较弱,让我们不要多留二位,是我们考虑不周,没有事先将资料整理好,还望见谅。”

赵云澜了然,看来林海棠的公司里藏着不少神仙,为了防止沈巍和夜尊被盯上,所以不让公司的人多留他们,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呵呵,林总还真是思虑周全啊,对了,名单还要多久?”

“已经全部找齐了,正在打印。”

“那能麻烦你送到我们车上么?他这样子恐怕要去趟医院,我们先扶他下去。”

秘书点头道:“当然可以,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没了,多谢你啊!小美女!”

秘书脸上一红,三个大帅哥让她办这点事情,她当然乐意,况且有个帅哥嘴还那么甜。

“站得起来么?”沈巍坐在床边低声问怀里的夜尊,夜尊点了点头,掀开被子,刚下地腿就软了,要不是赵云澜扶着,一准倒地上。

“啧,小屁孩逞什么强!”赵云澜将他打横抱起,问道:“美女,电梯在哪边?”

秘书急忙说道:“这个休息室就有电梯。”

“哟,这么方便?”

秘书打开看似是穿衣镜的暗门解释道:“这是总裁给他小儿子准备的休息室,总裁不喜欢私生活和公司的事搅在一块儿,可是小胤的状况又离不开人,所以就在这个休息室里装了个电梯,只要不进休息室,没人知道总裁是带着儿子来上班的。”

“哦,那你总裁的儿子都是谁在照顾啊?”

“总裁每次带儿子来基本就是我或者生活助理两个人轮着照顾,小胤很乖的,不用费什么心。”

秘书将他们送到车上就回楼上去查看打印进度了,夜尊枕着沈巍的膝盖躺在后座上,赵云澜坐在驾驶座上,叼了根棒棒糖问道:“小巍,小屁孩怎么样了?”

沈巍摸了摸夜尊的头发说道:“睡着了,呼吸和心跳都算平稳,没什么大碍。”

“以后要注意点了,他从地府出来能量体系就受损了,又在阳间呆了这么长时间,虽说现在不怕阳间的气息了,但之前造成的损伤还需要慢慢修复。”

“恩,鬼母也和我说过了。”沈巍点头应道。

赵云澜转了转棒棒糖,接着说道:“大不敬之地的阴煞之气对他身体冲撞极大,属于伤上加伤,这次又是战将的阳气攻击,再不注意点,他可真要死了。”

“……我不会让他有事的!”沈巍沉默了一会儿,如同赌誓般郑重道,赵云澜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沈巍的表情,那阴霾冰冷的模样让他勾了勾嘴角,老虎不发威,当他是Hallo Kitty么?斩魂使不发威,就忘了他也是鬼王之一了么?

“赵处长,资料已经打印好了。”秘书捧着一沓刚刚打印出来,还有些烫手的材料急匆匆的跑过来。

“辛苦你了。”赵云澜恢复了阳光笑脸,接过秘书手中的资料,说道:“那我们就先走了,还得去医院看看这小子的情况。”

“好,那我就不留你们了,赵处长慢走。”秘书红着脸送走了他们。

 

医院自然是要去的,不过不是给夜尊这小子看病,而是把那个战将丢给了成医生,成医生的脸色一黑道:“这人的情况怎么说也要进ICU,没有身份登记怎么救?我一个人根本处理不来!”

“哎呀,成医生,没事的,你就给他止个血,包扎一下,人我们立马带走,绝不留下来!”

“不行,这种伤情,明天绝对要没命的。”

“成医生,真没事,你想想我们单独带过来的人会是普通人么?”赵云澜对着成心妍眨眨眼,成医生犹豫了一下,最终没好气端出了医药托盘。

门突然被推开,丛波抱着个快递盒进来了:“……心妍,额……赵处长,你也在啊!”

“你小子,大战之后就跑得没影了,敢情在这儿追成医生呢?”赵云澜看了看尴尬的丛波,又转头看了看无所适从的成心妍,笑了。

“我先去给病人包扎了,你们自便。”成心妍端着托盘进了隔间。

赵云澜勾住丛波的肩膀八卦道:“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

“啧,就是什么时候能请我们喝喜酒啊?”

“还早呢!心妍才刚同意我送她上下班。”丛波将快递盒子放到桌上说道:“你们家沈教授呢?不是总和连体婴似的么?”

“楼下车里呢,他弟弟身体不舒服,他陪着。”

“……嘶,你们真收了夜尊啊?”

“看来林静那小子给了你不少消息,都这么久不来特调处了,还对我们特调处了如指掌啊!”

丛波望天,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就真不怕他卷土重来?”

“不怕,那小子就是个缺爱的小可怜,现在有哥疼着,他才不会闹腾呢,况且大战的时候,除了沈巍,他真正杀的那么点人哪儿合得上他鬼王的身份?”赵云澜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夜尊,这些天相处下来,他早就看透夜尊的本质了,只要沈巍在他身边,旁人如何,他才懒得管。

“恩?”丛波抽了抽嘴角,无法反驳,作为一个反派大BOSS,杀那么点人确实……有点少,“那下次去特调处我能见到不?”

“行啊,不过最近别来,特调处人多,全是警察。”

“哦,吸血案啊!”

“你小子消息怎么这么灵通?林静这个月奖金别想要了!”

“诶诶诶,不关林静的事,这件事情现在在网上已经传开了,不过是当成都市传说在传,并没有造成恐慌,所以没闹大。”丛波赶紧给好兄弟解释。

“什么网站?”赵云澜蹙眉,这种事情神秘局向来都会控制舆论,就算是都市传说也不会让发表在网上。

“就龙城论坛啊!灵异板块的,人虽然多,不过没人当真。”

“丛波,你能找到发帖人么?”

“我能找到ip,发帖人这种事情就随缘了,要是网吧发帖,光调监控就要半天。”

“你先找,找到了给林静打电话。”

“好吧。”丛波不甘不愿的和成心妍打了个招呼就走了,成心妍出来的时候,脸色明显好看了很多。

赵云澜看丛波一走,成心妍就乌云转晴,颇为可怜丛波:“这……敢情你对人家没意思啊!这还是尽早说开的好。”

“……我是看不惯他为了追我,把工作都放下了!”成医生无奈的摇头,这赵处长看着情场得意,可还是看不透女人的心思啊!

“额,那八卦一下,什么时候能喝喜酒了啊?”

 “八字还没一撇呢!”成医生白了他一眼,脸上却飘起了红晕。

赵云澜打趣儿道:“看来是快了,别忘了给我们发喜糖啊!”说着,进隔间把包成木乃伊的战将拎了起来,告辞离开了。

特调处现在普通人居多,自然不能送过去,只能带回自己家了,赵云澜把战将往地摊上一扔,自己坐在沙发上,含着棒棒糖想事情,沈巍进厨房忙碌了,夜尊睡得正香。

战将好歹算个仙,止了血后没多久就开始恢复了,清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赵云澜发呆,起身跪地叩首:“多谢昆仑君救命之恩。”

“醒了?醒了就自己回天庭吧!”赵云澜瞟了他一眼,继续陷入自己的沉思中。

战将愣了,他以为昆仑君救他必定会问他天庭的事,至少也要问问指使他的人是谁?却没料到人家一句都没问,直接放了他。

“愣着干嘛?还等着我请你吃饭啊?”见他没动静,赵云澜又出了声。

“不,不是,您不问问是谁指使的么?”

“问这个干什么?你一个小小的战将还能扳得过他们?”赵云澜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

“铃铃铃……”房间里传出了铃铛响声,赵云澜立马从沙发上跃起,快步走进了房间。

不一会儿就听到里面传出了吵闹的声音,“小屁孩,你他妈给老子放手!”

“不放,把那鬼东西拿开!”

“你哥让你喝的!有本事对着你哥吼去!”

“不喝!你还想被我踹是不是?”

“卧槽!松手!老子玫瑰花的刺不是你能拔的!”

忽然一阵寒意扫过,两人顿时噤了声,沈巍冰冷的声音从楼下传来:“面面,喝药!赵云澜,把人送出去!”

两人颤了颤,夜尊戚戚哀哀的端着碗,咬牙一口气灌了下去,顿时面容扭曲,扔下碗倒床上不动弹了。

赵云澜撇撇嘴,给他掖了掖被角,端着碗提溜着战将下了楼,沈巍从楼下的大厨房出来,冷冷的看了一眼战将,那战将瞬间觉得自己被冻僵了。

“和天庭那群藏头露尾的东西说清楚,夜尊是我弟弟,容不得他们挑衅,上次大不敬之地的绝杀阵和这次偷袭的事,我定会和他们讨个说法。”沈巍的嗓音犹如从地底传来一般,低沉却又清晰,战将一个腿软跪倒在地。

“下官……下官并不知晓鬼王为天降大功德,实属冒犯,请斩魂使大人饶命。”

“舍弟就算不是天降大功德,也轮不到他人教训!”沈巍冰冷的目光刺在战将身上,战将连抬头都不敢抬了。

“好了,小巍,他不过是被那群东西当枪使了,犯不着和他置气,炉子上还炖着汤呢,你快去看看。”赵云澜见沈巍有发怒的趋势,急忙拦下他,这个战将还有用,现在可不能死了。

沈巍收起一身威压,依言回厨房继续做饭了。

那战将再蠢也知道自己就是个炮灰,用来测试鬼王是否真的是天降大功德,若不是昆仑君有意救他,他连命都保不住。

赵云澜在这个战将面前摆足了架子,让他对自己感恩戴德,相信很快,这小子就会被那群小肚鸡肠的东西气到,跑这边来通风报信,只是得祈祷这小子别太蠢,被那群东西给弄死了。

 

夜尊被沈巍强制卧床修养了,床边设有结界,一动弹就有铃声,夜尊想偷溜都没法。

大庆在家陪着夜尊,沈巍和赵云澜去了特调处,这个连环杀人案的涉案人已经不多了,一个个排查下来,除了林海棠公司的那些人,竟然就只剩两个符合条件的人还活着了。

一人在酒店式微时跳槽到了本市另一家五星酒店,又因能说会道,把酒店股东的女儿哄到了手,如今已经是酒店的副总裁了。

另一人倒是扒上了当时的市长秘书,这会儿捧着个税务局的铁饭碗,朝九晚五还能吃点回扣,不说大富大贵,但肯定是过得不错。

“把人分成两波盯着他们,他肯定还会动手。”陆奇峰已经把警察安排了下去,只是凶手未必是普通警察对付的了的,所以还得特调处跟着。

“行,老楚,小郭,你们两个跟着酒店那个,我和沈教授盯着那个税务局的,祝红,林静看家。”

“是。”一声令下,该忙活的都忙活了起来。

陆奇峰和他们一起去了税务局,林永祥明显被这么多警察就吓懵了,听到五年前的事,也是一哆嗦。

“……说真的,警官,我这辈子做的最大的亏心事就是当时见死不救,可要说我害人,我有贼心也没贼胆啊!为什么他要盯上我?”

“不是盯上你,是当时知内情的高层他一个都没放过,我们过来也是知道你可能是他的下一个目标,所以来保护你的。”

“我知道了,我一定全力配合!”人都惜命,听到是来保护他的,林永祥忙不迭的点头。

赵云澜和沈巍不在交涉范围内,他们两个待在车里看陆奇峰查到的资料。

“云澜,你看这个,当时外包工公司的老总失足落水而亡,他的侄子在三天后离家出走,至今未归。”

赵云澜接过资料,仔细翻阅起来,说道:“出走原因是和家人发生口角?”

“这是当时报案时,他父母的叙述。”沈巍抽出另一份资料递给他。

“逃课,去黑网吧上网,还打架斗殴?啧,这在我家妥妥跪老虎凳的节奏啊!”赵云澜挑挑眉,忽然问道:“对了,你弟弟怎么对电子产品这么熟悉,特别是游戏什么的。”

“……他以前经常跑到大封外面去玩……”

赵云澜嘴里的棒棒糖差点掉出来,“啥?!”

“那是他的意识体,对人产生不了影响,看到我就跑了,所以我就没管他。”

“……黑老哥,你心真大啊!”

沈巍抬了抬眼镜,用手挡住了微微泛红的脸说道:“他多半都在商场,甜品店和网吧晃悠,这些地方人多,不太好抓他。”

“我算是知道这小子为啥打游戏这么厉害了……”赵云澜无奈,每次大庆被虐之后都鬼哭狼嚎的让他帮忙报仇,结果他也被虐得够呛,鲜少能扳回几局。

“……还是先讨论案子吧!”沈巍生硬的转移了话题,“离家出走后没有再次出现,这很有可能是有预谋的。”

“恩,他出走的时候带走了身份证,一般冲动性出走不会想到这些。”赵云澜摸出手机,“喂,林静,给你个姓名和身份证号,查一下这个身份的使用记录。”

“全都要么?”

“都要!包括手机号,网吧,开房,车票机票购买记录!”

“啊……”林静哀嚎着。

赵云澜抽抽眉角说道:“再叫,你下个月奖金也没了!”那边瞬间挂断了电话。

陆奇峰也在这时回来了,说道:“警力已经安排好了,这两天会有两个人寸步不离的保护他,只是不知道那吸血的是什么东西,不知道两个人够不够。”

“配枪了么?”

“配了。”

“那就行了。”

陆奇峰无语,赵云澜也不愿和他多说什么,蹲点这种事他们也干过,进出税务局的人虽多,但进后台办公室的不多,总体来说不难辨别。

赵云澜眯着眼睛打瞌睡,沈巍看着手中的资料头也不抬,陆奇峰看着这两人生闷气。

“有东西来了!”沈巍抬头,赵云澜也坐直了身子,陆奇峰一愣,就看到一个少年人眨眼的功夫就窜进了草丛里。

“啧,这小子速度真快!”赵云澜将手枪上了保险,和沈巍一起下了车。

陆奇峰急忙跟着他们,赵云澜是特调处处长不错,但沈巍只是顾问,属于普通民众,他才不信獐狮说的什么鬼王呢!

“小巍,你去门口守着,我们两面夹击。”

沈巍点点头,拿着资料装成来办事的普通人走进了大楼,而少年就跟在沈巍身后,赵云澜和陆奇峰也尾随进了办公大楼,刚上三楼,沈巍转身一个擒拿,身后的少年猝不及防,连躲避物都来不及找。

赵云澜和陆奇峰上来的时候,就看到沈巍一拳揍在那少年的脸上,赵云澜“嘶”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脸,颇为同情,还没等爬起来,就被共工长刀钉在了地上。

“洪晓磊?”看清这个人的面貌,三人都一愣,他们都以为会看到张同心。

“你失踪的两年都在哪儿?”陆奇峰将他拷了起来,长刀就消失了。

“与你无关!”洪晓磊被他拎起,刚刚站稳回头就往陆奇峰脖子上伸,赵云澜长鞭一甩,半截七星鳃鳗落到了地上,洪晓磊一嘴都是血,疼得蹲在地上咬着自己牛仔裤的布料。

地上的七星鳃鳗还在扭动,沈巍将手附在其上,七星鳃鳗便化作黑灰消失了,陆奇峰扯着洪晓磊站了起来,押到了车上,用对讲机喊了声“收队”,办公大楼里警察就呼啦啦的全出来了。

洪晓磊的舌头已经被七星鳃鳗寄生退化了,成医生帮他取出了口中剩下的七星鳃鳗残肢,对沈巍和赵云澜摇了摇头说道:“这孩子的舌头已经彻底失去作用了,不仅没有了味觉,连最基本的活动都做不到。”

“啧!算了,不能说还能写,这小子手上起码两条人命,一条舌头的代价不算什么!”赵云澜将自己甩在了成医生办公室的沙发上,对陆奇峰挥了挥爪子:“审问的事就交给你了,陆警官,反正他现在一点威胁都没了。”

“……我知道了,让那个叫林静的做笔录就行了吧?”

“聪明!我们今晚就不回特调处了,家里还有个孩子等着奶呢!”赵云澜欠扁的模样让陆奇峰气闷,不过他才被赵云澜救了一命,也不好发作,只能押着处理完伤口的洪晓磊回了特调处。

 

沈巍刚开门就听到了大庆的鬼哭狼嚎:“卧槽!沈面面,我是你队友啊啊啊啊啊!”

“你太菜了,还不如把装备给我!放心,我会把你的份赢回来的!”

“沈面面!我要和你绝交!”

“行啊,一会儿我不和你组队了。”

“……大神求带……”大庆献媚的声音让赵云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赵云澜抽着脸,皮笑肉不笑的走过去拎着大庆命运的后颈肉左右摇晃两下,大庆立马化猫,抱着自己的毛茸茸的大尾巴讨好的叫了一声。

“我让你看着这小子养病,你倒挺能啊!让人带你打CF?”

“一个小时前玩的吃鸡,不过吃了太多次,有点无聊,换了个老游戏玩玩。”夜尊盯着屏幕给今晚的炖猫汤加了把火。

赵云澜怒极反笑,撇头对一旁的沈巍说道:“今晚吃猫汤面怎么样?”

夜尊看到屏幕上的WIN“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说道:“我下午是被这只猫拖起来打游戏的,在此之前我一直在睡觉。”

“沈面面!你个没义气的!”

“不是么?”夜尊歪头,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大庆抖了抖,没敢反驳。

沈巍看到夜尊这幅表情,伸手摸了摸夜尊的额头,皱眉:“怎么发热了?”

夜尊对上沈巍立马变脸,委委屈屈的蹭着沈巍贴在他额头上的手,软中带哑的嗓音差点让赵云澜硬了,“哥,难受……”

沈巍了解自己弟弟什么德行,面色不改的问道:“什么时候起来打游戏的?”

“下午一点。”

大庆想溜,赵云澜冷笑一声,将他丢进了一旁洗衣篮里:“吵病人睡觉,你能耐了啊!”

“我……我看他睡得不安稳,才叫他起来的。”

“含着。”沈巍翻出家中的温度计,酒精消毒后塞进了夜尊嘴里,对赵云澜说道:“五分钟之后看一下体温,超过39度就要去医院了。”

“额,他能去医院?”

“可以,我和他的身体在不使用能力的时候和普通人无异。”

赵云澜倒是没料到生出三魂七魄后,他们的身体也会随之改变,“呵,小屁孩,还不快听话,不然以后就带你去医院打针!”

夜尊窝在被窝里对赵云澜翻了个白眼,大庆见赵云澜没注意他,正准备从洗衣篮越狱,沈巍手中黑气一出,大庆就摔进了洗衣篮,再想出来就发现洗衣篮上多了个看不见的盖子。

大庆在洗衣篮里哀嚎,喵呜喵呜叫得赵云澜心烦,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个猫脑子,知道他下午一点要午睡,还这个时间叫他,摆明了罪魁祸首是你,有什么好吵的?”

“明明是你昨晚被人虐了,让我叫夜尊帮你找场子的。”

“我让你看他没事做的时候帮我玩两把,没让你吵他睡觉,还挑了个要帮你开脱都开脱不了的时间。”

“我是看他睡不安稳才叫他的……”大庆的声音越来越低,眼神中透着惊恐,沈巍抱着一大堆衣物将他埋葬,首当其冲的是赵云澜的臭袜子。

“那个……小巍啊…大庆这死法有点憋屈啊,要不改扣他小鱼干……我闭嘴!”赵云澜看到沈巍眼中的寒意,给大庆默哀,沈巍也没想真闷死大庆,十分钟后禁制就会自动解除。

沈巍抽出夜尊嘴里的体温计,“40.3度,起床,穿衣服。”

“……不会吧!”赵云澜跳了起来,凑到体温计前,倒抽了口凉气,“快,起来穿衣服!”两人把夜尊拖了起来,帮他套上衣服,赵云澜直接背着他进车库,沈巍去开车库门。

“哥,我可以的。”夜尊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点不舒服罢了。

“别胡闹!”赵云澜将毯子盖到他身上,沈巍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帮他围好毯子。

有成医生全程陪同,他们也不用挂号排队了,直接进病房挂水,点滴挂到一半的时候,夜尊的反应上来了,白天他只喝了一点粥,所以这会儿吐的全是胃酸,捂着肚子疼得满头冷汗。

“验血能验么?”沈巍抿紧了唇,成医生了然,不再询问,“先让他补充点水分吧,这样下去他可能会脱水,很多检查他都不能做,所以只能保守治疗,如果明天温度还没降下来,恐怕要打退烧针。”

“我明白了。”成医生今天值班,也不能一直呆在这儿,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

“小巍,我去买点吃的,你陪着他吧。”

沈巍点了点头,夜尊这会儿已经吐到胃酸都吐不出来了,只能靠着床背喘气。

赵云澜买来了粥和清淡小菜,又给沈巍带了一盒自热便当,沈巍让赵云澜回去休息,他可以不去特调处,但赵云澜不行。

“没事,以前通宵办案也是常有的。”

“可是……”

“他现在也算我家小孩,我得看着才放心。”

“……那一会儿你在陪护床上休息会儿。”

“行。”

夜尊这会儿已经烧迷糊了,一会儿哭着喊哥哥,一会儿嚷着要回家,其中还夹杂着赵云澜是混蛋,昆仑是骗子,要吃大芒果这样的话,差点把赵云澜气得原地爆炸,在一旁碎碎念了半天小孩是病人,自己不能和小孩置气才勉强压下火气。

沈巍又好气又好笑,哄着夜尊喝了半碗粥,又给他吃了退烧药,小孩才在药物的作用下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早晨赵云澜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他摸出自己的手机就看到陆奇峰给自己打来了电话。

“赵处,林永祥死了!”

“什么?洪晓磊不是抓住了么?”

“对,他还在审讯室里,不过半个字都没写,林永祥不是被吸干血死的,他死于心脏病。”

“好,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过去。”赵云澜挂断电话,搓了搓鸡窝似的头发,从床上起来了,沈巍不在病房,夜尊睡得正熟,赵云澜摸了摸夜尊的额头,热度退了些,准备给沈巍留个条时,就见沈巍拎着早餐上来了。

“怎么了?”

“林永祥死了,我要去处里一趟。”

“那……”还没等沈巍说完,赵云澜就接着开口了。

“你陪着他,我晚上再过来。”

“好,早餐你带着路上吃,不然胃又要疼了。”沈巍将保温盒里的包子递给了赵云澜。

“有媳妇儿就是好!”赵云澜笑眯眯的凑到沈巍面前,在他嘴上啃了一口,叼着包子匆匆离开了病房。

沈巍脸红,幸好这里是单人病房,没人看到这一幕。

 

林永祥的死因是突发性心梗,他本身有心脏病,若是放在以前,肯定当成意外处理了,但现在有了前车之鉴,自然不会那么草率的结案。

“一个心脏病人,身上肯定会备药,但是整个卧室一瓶药都找不出来。”

“空调温度打16度,这是嫌命长啊!诶,空调遥控呢?”

赵云澜和陆奇峰一唱一和让在场的警察都察觉出了不对,不一会儿,一个物证科的人就拿着空调遥控过来了。

“陆队,空调遥控在客厅茶几的抽屉里,里面没有电池。”

“陆队,您看下这里。”

窗外有个警察招呼陆奇峰,两人走到窗边,就看到窗台下的有两个长方形的印子。

“应该是砖头,防止站太久留下脚印的,找找周围。”赵云澜看了一眼说道。

“是。”

“这算是普通案子了吧。”赵云澜和陆奇峰嘀咕了一句,陆奇峰趁没人注意到他们给赵云澜丢了个白眼,赵云澜“哟吼”了一声,靠了过去问道:“今天怎么是你出来,他呢?”

“昨晚通宵审洪晓磊,撑不住去睡了。”

“还真方便啊!”赵云澜感叹了一句,说道:“我先回特调处去审那个洪晓磊了。”

“恩,好!”獐狮巴不得他快走,免的自己破功露馅,让陆奇峰抓着把柄关他小黑屋,反正这个案子是普通人犯案,特调处不会参与。

 

特调处内一片阴云,洪晓磊半个字都不肯写,这次又带着普通警察办案,弄得祝红想亮出尾巴吓唬一下这小破孩都不行。

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做小孩对面,吊儿郎当的说道:“不是我说啊,你这小子没事儿招惹地下来的东西做什么?现在舌头都没了,成了个哑巴,多可惜?你今年才17吧,做了这么久正常人,突然变成个哑巴,你想过以后怎么生活么?”

洪晓磊突然在纸上写道:我想见我父母。

笔触很深,警察看他终于肯写字了,就安排人把他父母接来,或许他看到父母就肯撂了。

两人的父母看到洪晓磊还是很激动的,但是听到他杀了两个人之后脸色就有些难看,特别是得知他现在变成了哑巴,他父亲就怒了,直骂他废物,丢人现眼,警察都忍不住皱眉。

洪晓磊见到父母之后,在纸上写想和父母单独聊聊,赵云澜和警察就离开了房间,到隔壁透过单面玻璃观察他们。

洪晓磊的父母对他并没有好脸色,口中多半也是一些辱骂,洪晓磊低着头,玩着手指,赵云澜皱眉,总觉得有点违和。

过了一会儿,他父母看他完全不把他们的话放心上,忍不住走到他面前动起了手,也不是暴打,就是推两下,戳戳额头,洪晓磊抬头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抬手抓住了两人的手腕。

赵云澜冲出了房间:“快!拉开他们!”

但为时已晚,洪晓磊的父亲已经被他吸成了干尸,赵云澜冲进来的时候,他母亲也被吸走了大半血液,送医途中咽了气,赵云澜气得直踹桌子,楚恕之拿傀儡线绑着他,总算看清楚他手掌心的那条七星鳃鳗了,这条寄生得更彻底,除了一张嘴之外,其他的已没入他皮肤了。

“什么情况?”林静被拉来给洪晓磊做检查,看到他手心里长满锯齿的圆洞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能取出来么?”赵云澜瞪了他一眼问道。

“可以是可以……就是老楚得保证这熊孩子动不了。”

楚恕之听到林静对他的傀儡线有质疑,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林静猝不及防,直奔洪晓磊而去,在距离那张嘴三厘米的地方堪堪停住了。

林静吓得一脸菜色,冷汗都冒出来了,洪晓磊却在他面前笑得前仰后合,只是因为无声而显得更为诡异。

“老大,洪晓磊是私生子,是洪大河早年一夜风流生下的孩子。”祝红冲进审讯室对赵云澜说道。

洪晓磊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竭力的吼着什么,却因为发不出声而显得有些可笑。

“啧,他这么吼谁能明白?”

“那个……”之前与赵云澜一起在审讯室里的小警察出了声,“我看得懂,我会唇语。”所以陆奇峰才让他来审洪晓磊。

“…人才,麻烦翻译一下吧…”赵云澜看着那个小警察,一会儿还得消了这货的记忆。

“哦,”小警察觉得赵处长看他的眼神有那么可怖,打了个寒颤,说道:“禽兽…畜生…狗屁的私生子,是他强暴了我妈,活该绝后。”

“让人查一下洪晓磊的亲生母亲。”赵云澜皱眉道。

“赵处长,他开始招了。”小警察看了一会儿洪晓磊的口型,急忙说道。

“赶紧记下!”

赵云澜看着小警察看一句写一句,总算明白洪晓磊的恨意从何而来了。

洪晓磊的父亲一开始只是仗着有钱强暴了洪晓磊的生母,却没料到他生母怀孕了,洪晓磊的父亲与发妻没有孩子,所以强制让他母亲生下了他,出生之后就抱走了,后来弟弟出生了,他的处境就尴尬了,从他父母的吵架中得知了他的身世,之后父母对他就一天不如一天,也就他的大伯会对他好些,带他出去玩,买衣服玩具给他,那天他大伯被害时,他就在一旁的草丛里,害死他大伯的并不是他们认为的张同心,而是钱成仁和徐世海,而那个林永祥虽说没直接参与,却是给两人通风报信,把上面有人要查酒店的事告诉了他们,他们需要一个替罪羊,作为包工头的大伯是最好的人选。

他一直伺机报复,却苦于没有足够的武力,有一天他在河边看到一具溺亡的尸体,身边围两条形状怪异的小鱼,一时好奇捞起来看了看,就被寄生了,一开始他也很害怕,后来发现这两条鱼对他没什么伤害后就没管。

直到有次他在路边碰到野狗追他,他用手捏住了野狗的嘴,那条狗被鱼吸成了干尸,他才发现这鱼的作用。

也许是少年人的恶趣味吧,他把案件伪装成了吸血鬼案,并在论坛上发帖引导舆论,扰乱调查方向。

只不过他不知道有特调处这个部门,这些班门弄斧的东西根本迷惑不了他们。

人该怎么判是法官的事,赵云澜管的只有他手心那条鱼,林静将他手心里的那条鱼取出来之后,就把人交给警察处理了。

而陆奇峰在五天后抓到了张同心,令人意外的是,他盗取的是他初中同学的身份,一个和这个案子完全无关的人,而他本人一直在酒店里,就是那个秘书口中的高总,而那个秘书一直没肯离职的原因竟然是怀了那个高总的孩子,张同心用他的方式报复了这个女人,不过这一切都和特调处无关了,改了相关人员的记忆,特调处将人犯和警察一起送走了。众人正在为再次空旷下来的特调处感到愉悦时,大庆却闷在沙发上不知道自言自语些什么。

“死猫,嘀咕什么呢?”

大庆听到赵云澜问他,转了个身纠着眉问道:“老赵,这个洪晓磊和林海棠又没仇,第一次去林海棠住处的时候,那道黑影如果不是洪晓磊的话是谁?张同心身上又没有七星鳃鳗,怎么会有麒麟王不知道的气息?还有夜尊遇袭的时候也有道黑影在窗外,无论张同心还是洪晓磊他们都控制不了幽畜,那黑影是谁?”

大庆的话让赵云澜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赵云澜皱眉道:“控制幽畜并不难,我之前一直以为是地府的人想要杀了夜尊,但是麒麟王与他们无冤无仇,他们没理由算计他。”

“那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结案吃饭去!这几天小巍忙着照顾那小破孩,都没做顿好吃的,今天小破孩出院,老子要吃媳妇儿亲手做的菜!”赵云澜起身伸了个懒腰往外走。

“不是,你不管吗?”大庆急忙跟了上去。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有等他们再次动手。”

“一点准备都不做?”

“吃点好吃的,养足精神,这不就是准备么?”

……

 

黑暗处,一个黑影慢慢凝结成型,它的心脏被黄纸符咒包裹得密不透风,捧起面前小半碗黑红的血液,慢慢吸入口中,心脏猛然跳动了一下,又被符咒勒紧,痛不欲生的感觉让它停下了动作。

“没用的东西,这么多年了,竟然连一口血的能量都承受不住。”两身镜中仙境般的画面里,坐着个道骨仙风的老者,可嘴里吐出的话却不是那么和蔼慈善。

黑影默默地收好碗,等着老者开口。

“斩魂使你打不过,不过鬼王最近接连受创,虚弱得很,你去绑了他,直接吸收他的能量。”

黑影点头称是,两身镜的画面便消失了,黑影看着自己心脏上的符咒,一拳捶在镜子上,却也只能不甘的寻找夜尊的踪迹……

 

评论(11)
热度(46)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