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雅痞、傲娇和禁欲 (第一案)

澜巍面3p预警,逆cp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有原创角色出没,比如lo主,lo主,lo主等,有其他角色出没,比如傅红雪,罗浮生等,慢热向,自娱自乐向!!!短时间内不会有车,所以看到3p点进来想看肉的童鞋可能要失望了~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PS:连接在评论中,另外,敲碗等评论,再没评论我就不更了!!!!





——————————————————————————————————————————————————————————————————————————————————————————————————————————————————————————————————————————————————————————————————————————————————————————————————————————————————————————————————————————————————————————————————————————————————————————



以上条框都接受了?????
好吧~_~你赢了,以下正文奉上——



《第一案 吸血、仇富和亲子(三)》

赵云澜回来的时候,沈巍正在熬药,原本以为沈巍至少要忧心上好几日,没料到今天他的心情便恢复如常了,见他进门还笑着打了个招呼。

再看夜尊,居然已经能够坐起来了,顿时也松了口气。

用晚餐时,沈巍将鬼母所说的缘由复述了一遍,包括那位黄泉鬼子的由来,饶是赵云澜都忍不住发了火,那群缩头乌龟,正面杠不敢,歪门邪道用得倒不少,只是可怜那少年在人世间辛苦走了一遭。

“如今小夜也算成圣了,诸神暂时不敢乱动。”

“我也没觉得成圣之后有什么变化啊?”夜尊郁闷的撩起自己雪白的头发,他的头发和眼睛是变不回去,不过哥哥说人间白子也是如此,不用担心不能出门。

赵云澜手贱的上去呼噜了一把他的白毛,说道:“你本就是鬼王,成不成圣都是那样,只不过多了个名头罢了。”

夜尊扫了一眼大庆,大庆认命的扑到赵云澜脸上招呼了一爪子。

“卧槽,你个死猫!谁是你主子啊!”

“我是你主子,你不过是我的铲屎官。”大庆傲娇的扭着屁股躲到了夜尊背后。

“别闹了,小夜,喝药。”

夜尊顿时皱起了脸,他承认这药效果很好,但味道……比幽畜肉还难吃。

 

三天后,夜尊已经能下床走动了,沈巍也要去学校上课了,赵云澜带着白发红眸的夜尊到了特调处,所有人再次被夜尊吓了一跳,得知又是地府闹事后,翻了个白眼,顿时觉得眼前这帮警察真是乖巧多了。

那姓雷的看到夜尊这模样,想着病人心理防线低,上来打听情况,结果夜尊一会儿被祝红投喂薯片,一会儿被林静拉去打游戏,愣是没让姓雷的开口。

赵云澜也觉得这个姓雷的极烦人,这两天忙着沈巍和夜尊的事,懒得搭理他,如今夜尊已经被他划为自家小孩了,那姓雷的敢骚扰自家小孩,赵云澜更是不爽,赵云澜一个不爽,这个姓雷的也就没好果子吃了,被上级召回就算了,还被狠狠批了一顿,说他不做实事,就知道搞裙带关系,想来这两年是别想往上升了。

新换的那人倒是实相,虽说对特调处吊儿郎当的办案方式有些感冒,但做事一丝不苟,效率极高,还是得到了特调处的认可。

把当时的涉案人都排查了一遍,发现除了麒麟王公司的那些高层,其他涉案人,但凡混出头的,大部分都死于非命,也就最近这两个死状诡异,归到了特调处才被发觉,把这些看似意外的案件串联了起来。

“……我知道了。”新调来的负责人陆奇峰挂断电话,对赵云澜说道:“张根林的儿子张同心两年前突然失踪了,据那些玩得比较好的小混混说,他失踪前拼命的打工,刷盘子、传菜小工、门童什么都做,兼职了好几份,还自学了英语。”

“这样子不像是要杀人啊!”

“但是他的工作都和酒店有关,而且他是突然失踪的,银行卡里的钱被一次性取出,身份证也没再用过。”

“现在酒店工作大部分都要登记身份证,还需要健康证,不可能一点信息都留不下……”赵云澜转着嘴里的棒棒糖,眼睛瞄到一旁正在啃巧克力的夜尊,“除非换了身份!”

“换身份?”

“查一下,他失踪前死了的几个人中有没有亲属和他年岁差不多,事后失踪了的。”

陆奇峰立刻明白过来,马上让手下人着手调查。

夜尊专心的吃着巧克力,那模样让赵云澜狠狠的萌了一把,想着自家沈教授什么时候也能露出这般呆萌的模样,再次手贱的呼噜了把夜尊的白毛,夜尊一开始只是给了他一个白眼,见他丝毫没消停的意思,便把桌上的杯子招呼到赵云澜脸上,得到祝红等人的一致好评。

 

沈巍来的时候,特调处已经恢复了之前懒散而又闹腾的状态,夜尊和赵云澜正在抢夺一包棒棒糖,一旁的祝红举着巧克力,边投喂夜尊边控诉赵云澜欺负人,大庆偷偷在赵云澜背后使坏,林静正忍着狗粮和汪徵扯皮,试图挽救这个月的奖金,小郭站在夜尊和赵云澜面前劝架,但谁都听不进去,楚恕之拉着小郭的后衣领,免得这小傻子冲进战场遭殃。

而周围的警察一脸呆滞的看着混乱的特调处,显然不敢相信这就是精英集中地。

“沈教授!”第一个注意到他的人是小郭,在他出声之后,战事顿歇,所有人都各归其位。

“……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赵云澜急忙拉着沈巍准备把他带进办公室,免得其他人告状。

“哥哥,他抢我零食!”夜尊一脸委屈的看向沈巍,那小模样让祝红和汪徵都心疼的不得了,纷纷附和。

“是啊,沈教授,我给面面买的零食,老赵一句话没说就给抢了!”祝红瞪着赵云澜,借机抹黑,其实赵云澜只拿了棒棒糖。

赵云澜一脸冤枉,以前小郭会带零食过来大家分着吃,这次也不知怎的,祝红突然买了一袋零食给夜尊,赵云澜从办公室出来以为又是小郭犒劳大家的,所以随手把永远属于他的棒棒糖给捞走了,然后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搞清楚缘由后,沈巍敲了敲夜尊的脑袋,让他别蛊惑其他人,夜尊无辜的撇嘴:“我没有。”

沈巍看除了祝红和汪徵,其他人都没变化,就没教育他。

赵云澜不爽的看着夜尊,张口道:“小巍,你明天有课么?”

“没有。”

“那行,明天你和我去一趟酒店。”

“好。”

夜尊急忙说道:“我也去!”

“不行!”还没等沈巍开口,祝红就喊了出来:“你不能晒太阳!”

夜尊抽了抽嘴角,体会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悲催,沈巍也明白过来为什么祝红和汪徵突然对夜尊这么好,原来是真把他当白子了。

算是给夜尊一个教训,沈巍也就没帮夜尊澄清,反而附和了一句:“小夜听话,晒太阳对你身体不好。”

夜尊无论怎么解释,有了沈教授和赵云澜的肯定,汪徵和祝红就认定他是白子,不仅不让他白天出门,还买了各种抗生素,以备不时之需,要不是夜尊不敢在他哥面前动手,赵云澜保证祝红和汪徵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陆奇峰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场闹剧,实在有些不明白,这群人怎么能够让自己的上级这般小心对待的。

“林海棠那里的礼还没去送,小夜,明天你和大庆走一趟吧?”想起鬼母给麒麟王的赔礼还没送去,沈巍摸了摸夜尊的头说道。

“……哦。”夜尊撇撇嘴应下了。

 “然后去酒店和我们汇合。”沈巍笑着补充了一句,夜尊的眼睛瞬间亮了,给赵云澜做了个鬼脸。

祝红立马出声反对:“他不能出去啊!”

“没事。”沈巍想了想补充道:“明天你带好遮阳伞。”

“不用……”看到沈巍阴沉下来的脸色,夜尊只能点头。

倒不是沈巍折腾夜尊,而是夜尊这幅模样说起来只有白化病能解释,若是他做出什么不符合白化病人的举动反而麻烦,况且就算成圣,鬼族也是讨厌阳光的,多晒太阳对他们并没有好处,不如就装到底。

“林海棠?林氏公司的总裁?”陆奇峰突然插了句嘴。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里还有普通人,纷纷闭嘴。

“他也是本案的涉案人,而且只有他公司的人没有受伤,值得重点调查!”

“陆警官,这个人就归我们特调处查了,你们只需要查……”话音未落,就被陆奇峰打断了。

“不行,所有涉案人员都必须仔细排查,这起案件死亡人数超过十人,已经属于特大案件了,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

赵云澜翻了个白眼,同意了,说明天到特调处集合后过去,然后再去酒店查案,陆奇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满意的去处理自己手上的事了,而赵处长带着家属公然翘班,直奔林海棠的别墅。

“麒麟兄,浇花呢?”车子开到别墅门口,就看到林海棠蹲在树下,扶着孩子的手中的木瓢给树浇水。

看到他们来了,笑着站了起来,牵着孩子过来给他们开门。

“昆仑君和斩魂使来此是又有事情要问么?恩?鬼王也来了?”夜尊捧着盒子跟在沈巍身后,麒麟王也是等两人进了门才看到他。

“麒麟兄,不如进屋再说?”

林海棠点点头,带着三人进了屋,落座后,麒麟王给三人沏了茶,等三人开口。

“此次前来有两件事要同麒麟王说,一是黄泉鬼母的赔礼,”沈巍让夜尊把盒子放在了茶几上,“里面是生魂草和几株千年份的灵草,可助令公子增长百年修为。”

林海棠的眼中闪过一道光亮,又微微垂眸看不清情绪:“所以说,取走我孩儿一魄的鬼族是黄泉鬼母么?”

“是。”

“如此,我便收下了。”林海棠默默的收下了礼盒,赵云澜意外的看着他,传说中这位麒麟王极为护短,曾经诸神给他一个远亲的侄媳妇下绊子,结果他的远亲和他两个人愣是冲上九霄和那帮诸神吵了个翻天覆地,才给他侄媳妇逃出生天的时间,这般容易就放过了黄泉鬼母,实在不像是他的风格,许是看到了赵云澜的眼神,麒麟王笑了笑道:“昆仑君不必多想,已经有人来求过情了,我答应了她,若是能让我儿恢复,便不追究罪魁祸首的罪责。”

“呵,那这位兄台面子够大啊!”

“怎么说也是远亲,又是求情又是送礼的,实在不好再逆她的意。”

“敢问是哪位兄台?也让我们也认识一下。”赵云澜对此人来了兴趣,和麒麟王相熟,又与黄泉鬼母认识,那这人必定不会简单。

麒麟王轻笑一声,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道:“我这位远亲比较害羞,不太喜欢和人结交,昆仑君还是莫再追问了。”

“哎,看来我是脸太小了,人家看不上啊!”

这话一出口,沈巍也觉得有些失礼了,轻声喊了句:“云澜!”其中带了一丝嗔怪的意味,赵云澜心思瞬间歪了,想到这是在麒麟王面前,立马坐直了身体,干咳了两声,端起茶杯掩饰之前的心猿意马。

麒麟王并没有在意他的失礼,反而调笑道:“我那位远亲可是女孩子。”

赵云澜尴尬了,原本以为是男人,他追着不放没什么,没料到是女孩子,这么死追紧咬的,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对人家有意思呢,想到这儿,他偷偷瞄了眼沈巍,看到他面色如常,这才松了口气。

“那我们就谈谈第二件事,麒麟兄啊,最近瑞凯老总死亡的案子应该已经看到了吧?”

“看到了,前天的报纸上刊登了,说是突发心脏病。”

“其实是被吸干了血,突发心脏病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林海棠了然的点点头,想来在人间这么多年,这种事是见多了。

“这件案子可能和瑞凯酒店修建时,死的那个外包工有关,明天可能有警察来问话,提前来告知麒麟王。”沈巍正色道。

“斩魂使的意思是……普通人?”

“是的。”

林海棠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大哥哥,你头发也是白色的,和烨姐姐好像。”林海棠的小儿子趴在沙发旁,看着夜尊说道。

“……小胤。”林海棠急忙抱过孩子。

赵云澜忍不住抽了抽眼角,对沈巍嘀咕:“我真的好想要她手里的通讯录。”沈巍装作没听到,两件事交代完,三人没多留告辞离开了。

 

前两天夜尊躺在床上,喝药吃饭都是沈巍喂的,要多乖巧有多乖巧,今天赵云澜可算见到熊孩子有多挑食了,他刚看到沈巍给夜尊夹了一筷秋葵,那秋葵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了他的碗里,沈巍抬头瞪了夜尊一眼,夜尊装作没看到,夹走了赵云澜面前最后一块糖醋排骨。

“……明天吃苦瓜。”沈巍威胁般开口,夜尊可怜巴巴的咬着筷子看向沈巍,沈巍不为所动,这熊孩子才慢吞吞的给自己夹了筷芦笋,沈巍又补了一筷豌豆苗才放过他。

夜尊慢吞吞的嚼着蔬菜,赵云澜看着好笑,堂堂鬼王原来和小孩一样,讨厌吃蔬菜爱吃肉啊,嘶……貌似自己也是……

吃完饭,沈巍让夜尊去洗澡,自己去洗碗,赵云澜捧着PAD在沙发上打游戏,等沈巍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手上还端着一碗药,他将药放在赵云澜面前,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不是,黑老哥,我没病没伤的,你把药放我面前干嘛?”

“……药是给面面喝的,一会儿他从浴室出来,你帮我抓住他。”

赵云澜闻言愣了一下,才道:“沈巍,这么严肃就是为了给你弟灌药么?”

沈巍认真的点了点头,赵云澜放下PAD,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贼笑道:“那行,到时候你可别心疼啊!”

沈巍摇了摇头,说道:“云澜,让你动手就是怕我会忍不住伤了他。”

赵云澜的动作僵住了,他知道自从夜尊复生之后,沈巍虽然嘴上不说面上不显,但心里极为心疼这个弟弟,几乎有求必应,为了灌药伤到自家弟弟这种事,打死他都不信,然而沈巍这模样也不像是开玩笑,所以……要夜尊喝药到底有多难?

也没给赵云澜太多思考时间,浴室的门把手就被拧动了,沈巍转身把药碗端在了手里,眼神示意赵云澜动手。

赵云澜晃晃悠悠的上前,做出一副准备去洗澡的动作靠近夜尊,夜尊低头擦着头发,并没有防备,直到赵云澜从背后钳制住他,他才看到哥哥手中那碗药,眼瞳猛得收缩,想都没想,抬脚踹在了赵云澜的两腿之间,赵云澜死都没想到夜尊会用这招,捂着腹下三寸倒在地上哀嚎。

沈巍叹了口气,瞬身追上了夜尊,直接用黑雾捆了夜尊,夜尊痛呼出声,沈巍抓准时机把药灌进了他嘴里,看到他咽下了,才收起黑雾。

赵云澜看呆了,连痛都不喊了,他终于明白沈巍那句伤了他是什么意思了,黑雾捆锁是当初夜尊用来绑沈巍的,那东西吸收能量不说,还附带刺痛、灼伤等伤害加成,沈巍要用这种东西才能给夜尊灌药,也就说明这熊孩子有多闹腾了,他突然后悔,早知如此他就直接用昆仑的万山威压了,哪儿还用那些防身都防不住的格斗术啊。

“没事吧?”沈巍回头看向赵云澜,赵云澜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摆手表示小问题,一会儿就好。

沈巍点了点头,将脱力的夜尊抱回了床上,等夜尊缓过来的时候,赵云澜已经洗完澡。

等沈巍进了浴室,赵云澜就扑过去报那一脚之仇了,夜尊可不怕他,不过想到上次沈巍掏钱买家具的事,两人默契的没用异能,单论格斗,夜尊还真比不上赵云澜,也就勉强能和大庆,祝红打平手,所以沈巍出来的时候,赵云澜心情极好的玩着夜尊的头发,夜尊气鼓鼓的躺在床上,却没回手还击。

晚上睡觉,夜尊再也不肯睡客房了,霸占着沈巍的左侧对赵云澜做鬼脸,赵云澜气急败坏的想把这个小兔崽子丢出去,却被沈巍拦下了,原因是面面还小,喜欢粘着他,实际是沈巍的腰很想给赵云澜禁个欲。

第二天沈巍醒来的时候,正被两只树袋熊抱着,赵云澜从身后抱着他的腰,夜尊抱着他的胳膊,腿还挂在他身上,沈巍轻轻抽出自己的胳膊,准备起身去做早餐。

“哥哥?……”夜尊察觉到沈巍的动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乖,你再睡会儿吧。”沈巍揉了揉夜尊柔软的发丝,夜尊带着鼻音恩了一声又睡下了。

解决完夜尊,沈巍回头看另一只树袋熊,“云澜,醒了就起来吧!”

“媳妇儿,早安吻。”赵云澜睁开眼睛,半点睡意都没有。

沈巍叹了口气,看夜尊睡得很香,低头满足了一大早就开始耍流氓的赵大处长。

“一会儿你叫面面起床,我先去做早餐。”沈巍耳尖通红,背对着赵云澜一边整理衣领,一边说道。

早上的夜尊处于绝对安全状态,迷糊得赵云澜都不好意思上手欺负,一早上都相安无事。

 

三人刚进特调处的门就看到陆奇峰坐在办公桌前,熬得通红的双眼看向他们,汪徵和桑赞一脸做错事的模样站在一边。

“……你们还不下班?”赵云澜叼着棒棒糖问两人。

“赵处……对不起,我们暴露了……”

“……多大点事儿啊,你们去休息吧,马上太阳要照进来了。”

赵云澜毫不在意,反正改人记忆也不是第一次了,然而……

“陆警官的体质不易被催眠……我们用您和沈教授留下的能量改过了,没成功……”

赵云澜抽了抽眼角,就这点而言,他更怀念之前那个姓雷的!

“你们就是这样隐瞒你们这个特调处的秘密的?”陆奇峰瞪着他们,他理解为了稳定抹去普通民众记忆的做法,可他本人是公安干警,又是案件直接负责人之一,这样未经同意就修改他的记忆他接受不了。

“陆老哥,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只是谁能保证公职部门的人就能保密?很多人也不过是混口饭吃,有些东西不得不小心。”赵云澜挥挥手让其他人先离开,转头和陆奇峰说道。

“面面,我们先去办公室。”看到赵云澜打的手势,沈巍拉着弟弟的手进了赵云澜的办公室,并关上了门窗,汪徵和桑赞也飘回了地下室。

“你们用这个方式抹除了多少人的记忆?”

“这就不是你该关心的了,不过我可以保证绝对没有滥用这种能力。”赵云澜玩世不恭的摊在沙发上,让陆奇峰也坐下,陆奇峰犹豫了一下,坐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上。

“你们特调处有几个正常人?”

“你看着正常不就行了。”

“同为公职人员,这样遮遮掩掩不太好吧?”

赵云澜一愣,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行啊,陆老哥都会打官腔了,告诉你也没什么,不过你可考虑好后果,随便说出去的话,可是会死的。”

“我陆奇峰行的端坐的正,出卖同事的事是做不出来的。”

“行,把手伸出来。”赵云澜坐了起来,抓过陆奇峰伸出的手在上面画了个符,一道锁链顺着手腕的血管没入了心脏,“只要你不乱说,这个符对你生活没有任何影响,乱说的话,那条锁链会勒碎你的心脏。”

陆奇峰脸色一寒,冷硬的说道:“那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行,我们这个特调处,严格来说,一个正常人都没有,不过我,小郭,林静那个假和尚能算是人。”

“那其他人呢?还有不是正常人是什么意思?”

“祝红是条修炼不到家得小蛇,化形不成功送来特调处历练的,大庆是只万年老猫,楚恕之是尸王,汪徵和桑赞你都见过了,两个鬼魂能量体,我么,镇魂令主,万年前的大荒山圣投胎转世,偶然间有了当年的记忆,恢复了部分能力,小郭是天降大功德之人,天下稳定有他一份功劳,林静那个假和尚勉强算是这里最正常的人之一。”

“那对双胞胎兄弟呢?”陆奇峰看赵云澜一直东拉西扯回避他们,更加好奇。

“他们是顾问,不属于特调处正规编制。”

“但也不是普通人对吧?”陆奇峰接着赵云澜的话说道:“你看我已经接受了你下的符,你还有什么信不过我的?”

“……一开始我还是挺相信你的,现在我突然不那么相信你了。”赵云澜想着这陆奇峰虽说有些固执冲动,但还是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怎么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自己就被涮了两次?

“……你不说我亲自去问也行。”

“诶诶诶,回来!不要命了?你不要命直接说,我先给上面打个报告让你撤出案子,别在岗横死,弄得我的新办事处不干净。”

“那你倒是说啊?”

“他俩是鬼王,哥哥是斩魂使,手上的斩魂刀没什么不能砍的,已经封神成圣了,弟弟是天降大功德的鬼王,三界没人敢得罪,得罪了天道就得找他麻烦。”

“那他们还只能做个顾问?”

“……特调处能请他们当顾问已经很不容易了好么?”赵云澜一个白眼差点翻出天灵盖。

“我看他们好像挺听你话的啊?”陆奇峰也不恼,接着说道:“我看过一本古书,说大荒山圣昆仑君左肩魂火不慎遗落大不敬之地,生出双生鬼王。”

赵云澜脸色一变,瞬间威压就将陆奇峰钉在了沙发上:“你不是陆奇峰!”

“我是他也不是他,大荒山圣不必这么紧张,我是看出那两个人不是活人,所以让他先睡了。”

“寄生还是夺舍?”

“不是,是共生,我叫獐狮,是个魂修,十六年前我渡劫,成功是成功了,可损耗也过半了,当时这孩子在水库边溺了水,我便上了他的身,让他活了下来,也算给自己找个庇护所。”

赵云澜思考了一下,放松了对他的压制,问道:“他不知道你的存在么?”

“知道,但是不愿承认,他不想变成异类,所以昨天看到那两个魂体,他的心情波动很大,我就让他先睡了。”

赵云澜抓抓头发,最近碰到的非人类一个接着一个,难道是因为换了个地方,风水变了?

“你我的谈话他不会知道吧?”

“……知道……他是这幅身体的主导,我做什么他都知道。”

赵云澜闻言瞪了他一眼,撤了威压不再说话,獐狮瞄了瞄他,干脆利落的倒在了沙发上,再睁眼,眸中正气清然。

“……所以说,特调处查的都是非人类犯的案子对么?”

赵云澜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那个林氏的总裁也是非人类么?”

“你自己去问吧。”赵云澜起身回自己办公室去了,今天祝红轮休,楚恕之陪小郭出去训练了,林静猫在实验室不知道做什么,大庆在门卫老李那儿吃鱼干,整个特调处就剩下陆奇峰一个人待在大厅里,直到警察陆陆续续过来,陆奇峰才缓过神,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开车带着两个小警察去了林海棠的别墅。

林海棠的回答滴水不漏,陆奇峰见他的儿子在院子里玩,就让两个小警察缠住林海棠,自己去套他儿子的话。

小孩子听到昨天父亲和三人的谈话,对他的问话一概以爸爸不让我和陌生人说话搪塞,陆奇峰只能放出獐狮,獐狮第一眼看到小孩子就吓得腿软,立刻缩了回去,只告诉陆奇峰别得罪,陆奇峰就此肯定林海棠是非人类。

那么他们公司高层未被害也就说得过去了,有高人坐镇,自然多一些保障。

 

沈巍进了办公室就去了一趟地府,夜尊想跟着,但沈巍说什么都不答应,毕竟上次夜尊差点死在大不敬之地。

七星鳃鳗无人管理,数量和变异与否地府没人知道,沈巍的脸色更冷了,十殿阎王战战兢兢,最后是楚江王受不住了,说黄泉幽魂可能知道。

大不敬在黄泉之下,沈巍自然知道黄泉幽魂是什么意思,扫了一眼楚江王,楚江王立刻瞪向判官,判官哭丧着脸,一次次捞起幽魂挨个儿询问,而十殿阎王亲自下了高台,给沈巍查找生死簿,端茶倒水。

“回禀斩魂使大人,黄泉七星鳃鳗共有3500余条,变异的有105条,已组织鬼差捕杀,其中有两条逃到了人间。”

沈巍放下茶杯,说了句辛苦了,便带着十殿阎王查找的资料回了特调处。

“哥哥。”一回来就看到夜尊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抬手摸了摸他的头。

“小巍,你去地府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赵云澜一进办公室就见夜尊坐在沙发上,气呼呼的蹂躏着抱枕,一问才知道沈巍去了地府,还不肯带他去。

赵云澜明白沈巍是怕夜尊再遭地府毒手才不肯带他,可他独身一人去地府也不是什么好选择,至少自己陪他去总要保险些。

“他们不敢动我,别担心。”沈巍笑了笑,坐到了赵云澜对面,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他。

“地府查到的,除了几个时间到了去轮回的,其他死者的灵魂都在枉死城。”

赵云澜一听和案子有关,坐直了身体翻阅资料。

“都是枉死?”

“都是,有煤气中毒,车祸,高空坠物,失足落水,误触高压电,死法很多,还有鬼差没有勾到那两人的灵魂。”

“没有灵魂就无法定论功过,地府那边应该什么都没查到吧?”

“恩,所以只能从之前的死者开始查起。”

赵云澜皱眉,拿起一旁警察找出来的资料,递给沈巍说道:“最早死的那个,死于高空坠物,是路过家门口施工工地时被掉落的砖头砸中脑袋死的,当时工地因为违规操作,没有拉防护网,赔了一大笔钱,这件事也就算过了。”

“这个人策划了很久,在吸血案发生之前,没有人察觉这些事情有关联,那么他最近这样明目张胆的犯案,要么没时间了,要么已经找好了后路。”

“也有可能是觉得抓不到他,或者说抓到了也没法定罪。”

“现在和当初那件案子有关的只有林氏集团没有出事了,你觉得他下一个目标是谁?”

“小巍,你觉不觉得上次去麒麟王家遇到的那个黑影不太像是这次的案犯?”

“恩,你也注意到了?”

“这个人只对当时在场的人下手,没对他们亲属动过手,而我们去的那次,他要动手的对象是麒麟王的小儿子。”

沈巍接着赵云澜的话说了下去,“而且麒麟王一出声他就跑了,如果他是真的要报复林海棠的话,他只会直接对麒麟王下手。”

“所以林氏集团很有可能不在他的报复名单上,而袭击麒麟王的很有可能是其他人。”

“不过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这一切还只是推测。”

“恩,林氏那边我已经问林海棠要过名单了,明天去他公司出示证件,会有人接待我们,另外,所有被害人都有一个特点。”

“你是说富有?”

“对!同期的工友有十三个人,但现在只死了三个发了财的,剩下的一点事儿都没,你说这算不算仇富?”赵云澜扔下手中的资料,靠在椅背上问道。

沈巍点头说道:“这的确是他筛选人的条件之一,所有的涉案人只有在仕途顺畅之后才遭难,所以……”

“所以,大美人,我们该带着小美人去吃饭了,不然……”赵云澜揽着沈巍转过转椅,说道:“面面怕是不会消气了。”

沈巍见到夜尊无比怨念的瞪着两人,哑然失笑,上前把他从沙发上拖了起来。

“乖,今天下午都陪着你。”沈巍察觉到夜尊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袖口,知道他的不安,沈巍回握住他的手,赵云澜无奈的拆了根棒棒糖塞嘴里咯吱咯吱的嚼,自己签字同意养的,再心塞也只能忍着,又不能退货。

 


评论(11)
热度(44)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