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雅痞、傲娇和禁欲 (第一案)

澜巍面3p预警,逆cp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有原创角色出没,比如lo主,lo主,lo主等,有其他角色出没,比如傅红雪,罗浮生等,慢热向,自娱自乐向!!!短时间内不会有车,所以看到3p点进来想看肉的童鞋可能要失望了~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



以上条框都接受了?????
好吧~_~你赢了,以下正文奉上——

备用连接在评论中,另外,敲碗等评论……


《第一案 吸血、仇富和亲子(二)》

沈巍带着夜尊寻了僻静处变回现代的装束,一前一后进了特调处。

“沈教授,救命啊!”刚进门,一只黑圆煤球照着沈巍的脸扑上去,沈巍和夜尊一个侧身躲开,看着大庆飞出特调处的大门,直接掉进对面的翻盖垃圾桶。

特调处的众人为他默哀了一秒,转头各做各事,罪魁祸首赵云澜趁兄弟俩没注意,偷偷把蚂蟥丢进了林静的抽屉,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上前拉着沈巍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刚关门,就听到翻找零食的林静发出了媲美女高音的尖叫。

夜尊嫌恶的丢了个火团将蚂蟥烧成了灰,其他东西半点没损伤,让特调处众人纷纷鼓掌,夜尊翻了个白眼,躺沙发上继续补眠了。

沈巍将从鬼母那儿得到的消息告诉了赵云澜,赵云澜就皱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赵云澜无意间抬眼看了看办公室外,问道:“他怎么一直要睡觉啊?”

沈巍头也没抬的翻着手中的资料,说道:“面面当时是自爆的,能量体系虽然恢复了,身体却没那么容易恢复,睡眠是最好的修养方式,所以没事的时候他就会睡觉。”

“不对啊,前段时间他不还熬夜打游戏么?”

“……他回来之前在大不敬之地睡了一个月。”

赵云澜抽了抽嘴角,无奈道:“那明天让他在家待着吧?这两天都是和警局那帮人打交道,他来了也没事做,万一哪个人不长眼得罪了他,反而麻烦。”

“那让大庆看着他吧。”沈巍微微蹙眉,虽说他这个弟弟各方面表现得都比他像个现代人,可他还是不放心。

况且特调处的众人还不怎么相信夜尊,他们都以为夜尊是在等他们放松警惕,卷土重来,他的能力太过强大,让人忌惮,而他和赵云澜也担心夜尊一人在家,万一诸神或神秘局的人发难,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没。

“行,我估计那死胖子今天难逃咱弟弟魔爪!”赵云澜奸笑着看刚躺下的夜尊皱着鼻子从沙发上爬起来,逼近刚从垃圾桶里艰难爬出的大庆,抓住它唯一还算干净的后颈肉,扔进水桶提进了浴室。

赵云澜觉得自己以后终于不用和猫斗智斗勇、冒着被猫抓猫咬的风险帮那只大肥猫洗澡了。

而且他非常期待在夜尊那张白嫩嫩的小脸上看到猫爪印。

不过他注定失望了,大庆可没忘了害他被夜尊抓去洗澡的罪魁祸首,洗完澡就冲进办公室去挠赵云澜了。

夜尊放下衣袖,走进了赵云澜的办公室,关上了门。

沈巍看到夜尊一脸的困顿模样,把他按到了赵云澜的沙发上:“你先睡会儿,等回去的时候我叫你。”说着,脱下自己的外衣盖到了夜尊身上,闻着哥哥的味道,夜尊乖巧的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大庆把赵云澜挠了个满脸桃花开,傲娇的扭过肥圆的屁股,窝进夜尊怀里,仗着赵云澜不敢当着沈巍的面吵夜尊睡觉,吐了吐舌头。

下午,特调处来了不少警察,还搬来了一些设备。

沈巍拍了拍大庆,拜托他照顾夜尊,拉上窗帘,关了办公室的门,和赵云澜一起出去看看那群警察查到的信息。

“赵处,这次与特调处的配合工作由我负责,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来接头的人点头哈腰的说道。

这些人没有大战时的记忆,但神秘局里的人就说不准了,毕竟那里也有非人类,所以被安排过来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小心伺候特调处这帮祖宗,绝对不能得罪。

“没事,找人你们是专家,我们这群半吊子静候佳音就行了,对了兄弟,怎么称呼啊?”

“我姓雷,叫我小雷就行,赵处手下的人都是精英啊,您看您这儿就几个人,办的还都是我们办不了的案子,说一顶十绝不夸张,诶,对了,您这儿还有个副处,是去出外勤了吗?”

赵云澜看着至少四十多岁的“小雷”说道:“哦,昨晚他值班,这会儿在休息,改天带雷老哥认认,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兄弟,雷老哥就别这么生分了。”

无论多少次,特调处的众人见到赵云澜说这些官话的时候,都还是忍不住想翻白眼。

“哎呀,赵老弟一看就是做实事的人,这话说的实在。”那姓雷的倒也会顺杆爬,这会儿已经从赵处变成赵老弟了,赵云澜看他从善如流的改口,中间连个停顿都没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个省油的灯,找人来探底的事,神秘局的人不会干,至少不会找普通人,八成是任务布置下去,那些看特调处不爽的人暗中下绊子,派了这么个人精过来。

赵云澜一边和姓雷的打太极,一边让林静去接洽相关工作,推着沈巍把他赶去自己办公室休息,这种人精最喜欢找不太说话的套话,他给楚恕之使了个眼色,楚恕之喊着小郭出外勤,实际上公然带薪约会去了。

在赵云澜手下混的,哪个不是人精?就连小郭都看得出那个姓雷的没按好心。

姓雷的爱打听让他打听去,反正真打听到什么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东西,那不好意思,爷当回黑衣人帮你改个记忆!

好在送来的一干警察中,还是有不少办实事的,没多久就找到了当时事件的知情人,已经安排人去接了,同时也找出不少关于酒店的新闻,比如承重墙开裂,股东赌博借高利贷,拖欠员工工资等等,这酒店可谓是千疮百孔了。

 

找来的知情人有两个,一个是从酒店选址就跟在徐世海身边的秘书,一个是当时外包工的同乡。

徐世海出事的消息,这个秘书是知道的,警察问话的时候相当配合,她们只是知情人,所以安排在了一旁的多功能放映厅,并没有押进审讯室。

“当时出事的外包工是徐总从瑞元集团挖来的,出事之后,徐总补偿了那个外包工的家里人,所以事情就没闹大。”

“那外包工的死因是什么?”

“这个……”秘书有些支支吾吾了。

一旁的人忍不住开了口:“是被活活闷死的。”

“哈?这算杀人了吧?”林静在门口边听墙角,边和赵云澜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听到这答案,警察也严肃了起来。

“……当时酒店赶进度,所以很多防护措施并不完善,他从三楼掉下来,摔进了水泥地基里,当时地基还没干……”

“没人去救么?”

“当时都要去救的,可是钱总和徐总裁说,人救上来,那块地基就毁了,重铸至少要大半个月,徐总裁就不让人救了,因为这件事,走了不少人,剩下的人都是徐总裁翻了工资留下的。”

“那人就这么放着?”

“当时人就不太行了,总裁让人找了块塑料布盖着,晚上钱总自己开水泥车把人埋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人柱的怨气可不小,事后没有恰当的安抚,绝对要垮。”

“呵呵,这酒店现在的状况离垮也没什么两样了。”赵云澜冷笑一声。

“受害人有什么亲人么?”

“他家里还有个老母亲和儿子,不过在知道他出事后没多久,他老母亲就死了,葬礼是我们给办的,他儿子不学好,家里没人管着他了,就天天和外面那些人鬼混,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受害人的同乡还算了解,回答了一句。

“当时为什么不报警?”

问到这句时,两个人都有些迟疑,最后还是秘书开口了:“徐总一人给了两万的封口费,又补偿了他家里三十万,加上市长亲自给酒店各项审批开绿灯,也就没人想要报警了。”

“现在徐世海死了,你们酒店的股东早撤资了,还有谁在管酒店运营?”

“是高总,高总是两年前招进来的企业高管,徐总生前就不太管事,都是高总在管。”

“他知道这件事么?”

秘书摇摇头:“现在酒店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我之外已经没有了。”

“其他人呢?”

“大多都离职了,酒店效益越来越差,他们都不愿意留下了。”

“那你为什么留下了?”

“我做惯了,不想走。”

“那女人在撒谎。”林静低声和赵云澜说道。

“鬼都看得出来,回答的太顺了,就像被问过无数次一样。”赵云澜翻了个白眼,对放映厅里的谈话失了兴趣,坐回了沙发上,叼着棒棒糖不知在想什么。

警局加班是常事,特调处只有在有任务的时候才加班,现在属于空档期,所以沈巍和夜尊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被满满一屋子的人吓到了。

大庆“喵呜”一声跳进夜尊怀里,赵云澜回头就看到兄弟俩呆站在门口,抓起自己的皮夹克说道:“我送你们先回去,林静,招呼着。”

“知道了。”林静拦住了想要上来客套的雷警官。

赵云澜带着兄弟俩从他面前走过,连个眼神都欠奉。

“这两天特调处太乱,你们就别去了,有新消息我告诉你们。”赵云澜一边开车一边关照,之前他已经和沈巍提过了,现在是说给夜尊听的。

沈巍回头看向夜尊说道:“我会让大庆陪着你,你在家好好休息,我没课就回家陪你。”夜尊闻言笑得明媚,赵云澜气得咬牙切齿,顾问是编外人员,当然可以不去,可他是处长,在外人面前要以身作则,不能不去。

第二天沈巍去龙大上课,大庆陪着夜尊在家睡觉,赵云澜去了特调处,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

“喵!”一声凄厉的猫叫将夜尊从睡梦中惊醒,还未睁眼就闻到了熟悉的恶臭。

“唔……”夜尊翻身下床却已经晚了一步,背后被幽畜划了四道口子,幽畜舔着手上的鬼王血,露出了饕足的神色。

夜尊的脸上出现了怒意,在幽畜再次扑上来的时候,徒手将他撕开了它的脖子,窗外一道黑影闪过,大庆刚要去追,就看到夜尊竟然在吞食幽畜的尸体,当场惊呆了。

沈巍接到大庆的电话后,立刻请了假,瞬移回了别墅,幽畜的尸体已经被夜尊吞食了近一半,沈巍夺过夜尊手上的幽畜胳膊时,夜尊眼神迷茫,等看清来人猛得瑟缩了,沈巍心一紧,对大庆说道:“我们有些话要说,麻烦回避一下。”

大庆立刻点头从窗户跳了出去,却没跑远,而是绕回了别墅,蹲在房门口细听着房内的动静。

“很饿么?”

“不……不是很饿……”

“不准撒谎!”

“我能克制住的,真的。”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饿的话,可以告诉我,我帮你找吃的。”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在大庆以为谈话就这么无疾而终的时候,他听到了夜尊近乎绝望的声音:“……哥哥,这样的我,你讨厌么?”

沈巍愣了,垂眸看着夜尊沾满血液的手,一把拉过,将他紧紧的搂进怀里,低声道:“不会,我永远不会讨厌你。”

夜尊紧紧的抓住了沈巍的衣服,在他怀中呜咽。

“对不起,我把你一个人留在了大封,这是我的错,以后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不会再分开了……”沈巍低头吻着夜尊的发顶发誓。

夜尊眼中的绝望在沈巍的低语中渐渐消失,而后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这件事别给云澜知道。”沈巍抱着夜尊半跪在地上,头却转向了门外,大庆吓得毛都立了起来,讷讷的从门后走了出来。

“沈教授……”

沈巍没理他,挥手将幽畜的尸体处理了,打横抱起了夜尊,进了浴室,大庆认命的变回人形,开始清理屋里的幽畜血。

赵云澜为了情趣,买的是双人浴缸,沈巍抱着夜尊躺了进去,脱出他身上的衣物,蹙眉发现夜尊的自愈能力几乎为零,抬手用自己的能力帮他愈合了伤口。

“哥哥……”夜尊呢喃着,沈巍抬头发觉只是呓语,便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继续帮他清洗身体。

沈巍用浴衣裹着夜尊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屋里的血迹已经被大庆清理干净了,沈巍点了熏香,对大庆说道:“麻烦再照看他一下。”

大庆点了点头,临出门,沈巍还是忍不住下了禁制,要是有人闯入别墅沈巍都会有感应。

大概二十分钟,沈巍就回来了,屋里基本用不上的医药箱都给他填满了,而他手上多了两只怪模怪样的鸟和一块血淋淋的肉,大庆在万年前见过这种鸟,现在几乎已经绝迹了,不知道沈巍是从哪儿找来的。

那鸟已经死了,不过看尸体还很新鲜,沈巍料理了一只却没做熟,直接端到了床头。

“大庆,麻烦你和云澜说一声,我有事要回冥界,可能今天晚上不能准备他的晚饭了。”

大庆应了一声打算继续守着夜尊的时候,发觉背后的目光有些刺人,这才反应过来,沈巍是要他离开,被抓包一次的大庆这回不敢再耍滑,直接跑去了特调处。

沈巍扶起了夜尊,轻声将他唤醒,夜尊有些迷糊,沈巍将还沾着血丝的䲦鸟送到夜尊面前,夜尊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就将这只鸟吸成了黑灰。

沈巍蹙眉,夜尊抬头看到沈巍的表情,立刻忐忑起来,沈巍注意到他的不安,将盘子放在一边说道:“别怕,我陪你回冥界,这里对你的身体不利,你需要补充阴气。

忘川之下功德古木旁,沈巍放下了夜尊,扫了一眼四周蠢蠢欲动的幽畜,当初夜尊自爆,大部分鬼族都已经覆灭,却没料到这些越低等的东西越命大,功德古木它们不敢靠近,但鬼王的虚弱他们感应到了,那垂涎欲滴的气息让幽畜不断增多。

“哥哥?……”

“没事。”沈巍柔和的声线与他手上的动作丝毫不符,斩魂刀的煞气直接将四周的幽畜分割成肉块。

沈巍收起斩魂刀,再次打横抱起夜尊,一步一步走进小时候居住的山洞,那时候他们刚刚化形,就在附近找了个山洞当做庇护之所。

沈巍厌恶幽畜,夜尊化形比他晚,所以当时找的这个山洞非常隐秘,防止他不在的时候有幽畜勿入伤到还未化形的弟弟。

将夜尊放在石台上,沈巍打量了一下这个山洞,还和小时候一样没什么变化,忘川之下别说灰尘,就连草木都极难生长,也不用清扫,只是石台冷硬,沈巍有些后悔没带被褥过来。

夜尊已经再次昏睡过去了,沈巍想了想,执起夜尊的左手,在他手背上画了个安魂咒,又在洞口设下结界,自己去了黄泉鬼母那儿。

“……叶儿!别闹雪儿!”

“娘,你偏心!明明是雪儿欺负我好不?”

“你不闹雪儿,雪儿会欺负你?”

鬼母的院子异常热闹,身着黑底白绒滚边斗篷的少年人背对着门口,用婆娑树上的刺果砸鬼差,鬼母在旁端着碗举着勺子喂那少年吃饭。

鬼差左跳右跑躲开刺果,看到了院外的斩魂使,立刻挡在了他面前。

“不知斩魂使驾到,有失远迎。”

“本使近日多有叨唠,还望见谅。”

“不知此次斩魂使有何贵干?”

“舍弟身体抱恙,此次前来,是为求药。”

“……叶儿,你去屋里陪着雪儿。”黄泉鬼母将少年送回屋中,扯着鬼差的后衣领将他拉开。

“哦……”鬼差端着桌上未吃完的饭菜进了屋。

黄泉鬼母这次并未让沈巍进院子,只是在门口说道:“我知道你要求什么药,他的身体承受不住过重的阳气,这段时间应该是极限了,我这里的确有医治的灵草,但等价交换的道理斩魂使大人应该明白吧?”

“你要什么?”

“我知道你和那只夫诸认识,她手上有天地灵兽,我手上有天地灵草,我要领胡的肉,你把肉带来,我就将灵草给你。”

“……她给了我䲦鸟和领胡的肉,除了医治我弟弟的药之外,她要萆荔。”

黄泉鬼母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萆荔我这里多得是,她要尽管来换。”

沈巍手腕一翻,领胡肉和䲦鸟就出现在了院中的桌上,鬼母转身去自家的药房拿了两株灵草过来:“晒干的是萆荔,怎么服用她自己知道,这株是黄泉复阳草,和生肉一块给他服下即可,幽畜肉也可以,但这只是抵销他去人间造成的伤害,他自己的身体还是要靠自己养好,用灵草补养的身体只是一时的,以后只会加倍的爆发出来。”

“那他以后不能再上人间了么?”

“服下草药之后,阳气对他就造不成伤害了,就算天天呆上面也没事,否则我怎么可能收集得了天下灵草?”

沈巍松了口气,若是要再将夜尊留在黄泉之下,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是留在下面陪弟弟,还是上去陪赵云澜了,况且现在大封不在,夜尊很有可能会自己偷跑上去找他。

“不过我看得出他的身体并不如你看到的那样好,现在鬼族都有了三魂七魄,你现在成圣,他也沾着你的光算个半神,人间的那些草药,也是可以对他起一些作用的,还有夫诸那里你也不用客气,她手上好东西多的是,要些给鬼王补补身体也不算什么,换做以前这不过算是上供钱。”黄泉鬼母似乎与那夫诸有些过节,话说得毫不客气。

沈巍挂念夜尊,得知了草药的用处和使用方法后,就告辞离开了。

功德古木旁的幽畜尸体多得是,沈巍挑了最嫩的一块剜下,将灵草塞入肉中,带回了山洞中,夜尊还在昏睡中,但脸色已经比在家中好了不少,似乎是感觉到了沈巍的气息,他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哥哥。”

沈巍扶起了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恩。”

“我饿……”

“恩,吃吧。”沈巍面不改色的将幽畜肉送到了夜尊面前,夜尊愣了愣,他知道沈巍最讨厌的就是幽畜,所以未料到他会给自己吃这个。

不过饿极了的夜尊也没时间顾虑这些,再忍下去他未必不会失了理智吞噬自己的至亲。

沈巍看着弟弟狼吞虎咽的模样,丝毫没有厌恶的感觉。

一块幽畜肉不用多久就吃完了,夜尊歪头看自己的哥哥,发觉他眼中并没有厌恶后,才放心的靠在他身上,还未等放松下来,猛然间感觉喉中一阵干渴,捂着脖子蜷缩了起来。

“面面!”沈巍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只看到夜尊掐着咽喉,神色痛苦。

“哥……哈……”阴煞之气如同风卷一般扫荡着整个山洞,并且继续往外扩散,若是沈巍在外面就可以看到地上的幽畜尸体都化为了黑灰,黄泉之下的阴冷寒气也被这阵风席卷一空。

鬼差判官也好,十殿阎王也罢都守在奈何桥上等着结果,黄泉鬼母带着两个儿子站在一旁,孟婆低声问道:“能成么?”

“成与不成有什么差别,整个鬼族就剩下他这么一个鬼王了,今日成了便是功德,不成不也没什么变化么?”黄泉鬼母扫了眼那群道貌岸然的阴间官差,嗤笑一声道。

“黄泉之下若是再无大不敬之地,那阴间与仙界便再无区别了。”

这阵风持续了大约三炷香的时间,骤然停止,连黄泉水都停滞了一秒,然后疯狂的回卷,往山洞口刮去,最后被夜尊完全吸收。

“……成了么?”奈何桥上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桥下的黄泉,判官颤颤巍巍的问道。

“成了……”黄泉鬼母看着功德古木,那枯死的树木上再次长出了嫩叶,寸草不生的大不敬之地由功德古木开始生出了一片绿意,十殿阎王纷纷松了口气,鬼差们欢呼着击掌庆祝。

一阵白光从山洞中透出,带着柔和安详之意,这光芒沈巍见过,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弟弟身上会有天降大功德才会有的光芒,还有刚才那阵充满阴煞之气的寒风在涌入弟弟身体后,他的头发就从灰白变成了全白,眼睛却变得血红,如同厉鬼般摄人。

“……天降大功德……这……这怎么可能?……鬼母!怎么变成天降大功德了?”秦广王失声怒道。

“呵,你朝我吼什么?天降大功德是谁能控制的么?”黄泉鬼母冷笑,回头看了看小儿子,看他神色如常才道:“吓到我儿子,我让你们一个都不好过!”

十殿阎王也只能恨恨的回头,继续看着黄泉之下。

“诸神那边……”判官小声提醒。

楚江王挥手:“回了去,就说鬼王天降大功德,动不得,若是咽不下这口气,就让他们亲自去动手,别拿我们冥界当炮灰。”

“谁敢动天降大功德啊……那是要被天道讨伐的……”孟婆嘀咕了一句,看来之前准备的绝杀阵是用不上了,但愿天上那群老不死的别来找麻烦!

鬼母敛去眸中的情绪,无喜无悲,小儿子上前一步,握住鬼母颤抖的指尖,鬼母垂头看向他,摸了摸他的头笑了。

“雪儿乖,娘没事。”

沈巍知道鬼母给的灵草肯定有问题,但他现在无心出去找鬼母,夜尊的状态实在太差,惨白的皮肤透着死气,眸中的血色已经从瞳孔往外蔓延,修长的身形越显枯瘦嶙峋,似乎那一股寒风将夜尊的身体都吃空了。

“哥哥,冷……”夜尊蜷曲在沈巍怀里瑟瑟发抖,沈巍紧紧的抱着他,他感觉不到怀中人的体温,自己的能量送入夜尊体内就像落入海中的水滴般,毫无动静。

“十殿阎罗齐聚奈何桥是有什么趣事么?还是说现在奈何桥也成了给痴男怨女牵线的鹊桥?”

一袭青衣,万山威压。

这玩世不恭的声线,让十殿阎罗都不由颤了颤,齐齐转身俯首行礼:“见过大荒山圣。”

赵云澜一扫众人,呵,冥界排的上名号的都在了,目光落到鬼母身旁的鬼子身上时,倒抽了口凉气。

“十殿阎王在这里是想给本使的弟弟做养料么?”黄泉之下,沈巍一身黑袍抱着昏迷的夜尊缓步而上,那股威压压得众人齐齐跪下,不敢言语。

沈巍走至赵云澜身边,就见夜尊血眸微睁却毫无神采,仿佛没看到他一样。

“他怎么样了?”赵云澜蹙眉看向沈巍,沈巍微微摇头。

“今日之事,本使记下了,改日必来讨教!”言罢,便带着夜尊离开了冥界,赵云澜再次看了一眼跪在一旁的小鬼子,转身也离开了。

回到地面上的沈巍恢复了大学教授的模样,将夜尊放回床上,赵云澜蹙眉看向毫无生气的夜尊,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神识空乏,阴煞入髓,换做任何人妖神都没得救,但他是鬼王,阴煞之气对他来说反而是滋补品,不过一次性大补过头,身体吃不消,暂时封闭了神识,只是自保手段而已。”

“我知道,但他的身体……”沈巍担忧的看向夜尊。

赵云澜叹了口气,“小巍,四圣器已化为四柱,没有长生晷能与他分享生命,只能看他自己了,放心吧,天降大功德之人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你看小郭一条灯芯还活得好好的呢。”

沈巍轻轻点了点头,又有些懊恼的说道:“是我太轻信地府的人了,明知道他们一直忌惮我与夜尊……”

“小巍!这不怪你!而且我觉得黄泉鬼母并不是他们一伙的。”

沈巍诧异的看向赵云澜,灵草是黄泉鬼母给的,十殿阎罗或许能把自己摘出去,可黄泉鬼母是怎么也脱不得关系的。

“你且这么信着,帮夜尊稳定阴煞之气耗费了你不少精力,你先去休息一会儿,我帮你看着他。”

“我没事……”

“小巍!听话!”赵云澜的声音带着些许命令的意味,沈巍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妥协了。

听到隔壁的关门声,赵云澜也关上了这厢的房门,抬手揉了揉夜尊的脑袋道:“同为我左肩魂火所化,我给了沈巍许多,却什么都没给你,对你确实不公,可我也没什么好东西能给了,就给你点阳气,让你做半个昆仑山圣吧。”言罢,贴着夜尊额头的手心突然冒出一阵白焰,那白焰缓缓没入夜尊眉心,一直毫无动静的夜尊猛然瞪大了双眼,一口带着冰渣的鲜血咳出:“吸收它!不要抵抗!”

夜尊的眼瞳颤动,但显然是听到了赵云澜的话,竭力放松自己。

等夜尊完全吸收那股白焰时,两人都是一身冷汗,而门外急促猛烈的敲门声让赵云澜苦笑,他这会儿可是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夜尊抬手想起来,赵云澜笑骂了一句:“臭小子,乖乖躺着别动!把阳火吸收了。”

“赵云澜,开门!”沈巍在门外怒吼,赵云澜无奈抬手,结了个手印把禁制给解了。

沈巍察觉到禁制没了,一把推开房门,就看到赵云澜斜靠在床沿喘息,夜尊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看着他。

“你……做了什么?”

“长生晷没了,不过共享生命还难不倒我这个大荒山圣,小巍,没事了。”抢在沈巍发飙前,赵云澜再次开口:“你看,你和我生命共享了,你弟弟和你同生共死,不就等于我和你弟弟生命共享么?”

“这不一样!你知不知道,一旦生命共享链接有一点波动,你们两个都会死!”

“不会,沈巍!”赵云澜坚定的看着沈巍的眼睛,“不会的,沈巍,我们都舍不得死,更舍不得离开你!所以我们不会死!”

沈巍哑口无言,呆愣了一会儿,扶着赵云澜到沙发上休息,又帮夜尊盖好了被子,家里一下多了两个伤员,沈巍不得不小心。

大庆叼着小鱼干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袭青衣的昆仑君,吓得他连鱼干都掉了,小心翼翼的靠过来,在他脚边蹭了蹭。

“回来了。”赵云澜感到脚边的暖意,睁开眼睛,疲惫的笑道。

“你怎么了?”大庆重新叼起小鱼干,跳上沙发盯着他。

“没事,奶了口儿子而已。”

大庆的小鱼干再次掉到了地上,他就出去半天,赵云澜连儿子都有了?还有,他有那功能么?

“行了,说说我走后处里的事吧!”

“也没什么,就是你走后,那个姓雷的和小郭打听你去了哪儿,还有沈教授和夜尊的身份。”

“小郭那倒霉孩子说了什么?”

“就说了些大家都知道的。”

“嘿嘿,那小子有长进,回头扣了林静的奖金给他!”

“……”

到晚上的时候赵云澜终于能自己站起来了,变回了平时的装束,坐在餐桌边等开饭。

沈巍的手艺谈不上能做满汉全席,但一般的家常饭菜确实做的不错,赵云澜也就每天这时候觉得人是铁饭是钢,沈巍没陪赵云澜一起吃,而是端着碗粥坐到了床边。

夜尊的状态好了不少,但仍旧虚弱,沈巍扶他坐起,喂了喝了半碗粥,下一勺刚递到他嘴边,他便再次昏睡过去。

“别太担心了,他在地面上生活已经不受影响了,只是需要时间恢复。”

“恩,你身体怎么样?少了一半的魂火……”

赵云澜以指抵住沈巍的唇,笑道:“我可没那么大方,给他一半的魂火,我给他的是阳气,最多这段时间虚弱点,过些时候便能养回来。”

沈巍怀疑的看着他,赵云澜只能投降:“那股阳气能度化他从半神化神,因为是我的阳气,所以他如今也能算是昆仑山巅的主人。”

“那岂不是真火元阳?”沈巍吃惊的看向赵云澜,见他脸色还有些苍白,立刻扶他坐下。

“所以小巍你就别担心了,真火元阳不是修炼不回来的,只是时间慢点而已。”

沈巍半喜半忧的点点头,喜的是真火元阳可以修炼回来,忧的是这段时间赵云澜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第二天,赵云澜就照常去特调处上班了,沈巍在家照顾夜尊,并查找当时异像的缘由。

还没等他找到黄泉复阳草的图鉴,黄泉鬼母便带着她的小儿子找上来了,沈巍手中斩魂刀立现,黄泉鬼母却不惧,只是将她的小儿子挡在了身后。

“斩魂使大人,难道您连解释都不愿听么?”

“你有何解释?”赵云澜之前说黄泉鬼母不是和冥府一伙儿,所以沈巍才会压着怒气等着黄泉鬼母开口。

“我给您的灵草确实不是黄泉复阳草,而是天阴九绝草,这草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服之即死的极阴极寒之物,除了鬼王。”

沈巍冷声问道:“为何要让我弟弟服下这草?”

“您可知那日在奈何桥上的阎王们让我给您的是什么药?”

沈巍蹙眉,他就知道那群阎王没死心。

“他们要我给的是九阳复生草,没错,这草有起死回生之效,人界万金难求,可鬼王服下会有什么下场?斩魂使大人可知?”

“阴气散尽,肉身不保。”

“何止,天地间真正的鬼族除了鬼王大人已经没有别人了,冥界也好,诸神也好,他们想要覆灭大不敬之地很久了,但只要鬼王大人在一日,大不敬之地便尚存,如今您成圣,双生鬼王同样获得三魂七魄,即使鬼王身死,也会再入轮回重为鬼王,九阳复生草的另一个用途便是烧尽鬼王魂魄,使天地间再无鬼王。”

屋中杀气弥漫,桌椅床柜都布上了一层白霜,黄泉鬼母立刻回头紧了紧自己孩子身上的狐裘,将他抱入怀中安抚。

“他们还要做什么?”

“诸神在大不敬之地的功德古木下布下了绝杀阵,由十位阎王发动,然而那天鬼王获天降大功德,十位阎王若发难,必引起天道反噬,所以那天他们齐聚奈何桥却什么都没做。”

“那你将这一切告诉我又是为了什么?”

黄泉鬼母跪下目光直视沈巍道:“我只求吾儿能一世无忧,如今鬼族已仅剩渺渺数人,若是没有一人能与诸神抗衡,鬼族难逃覆灭命运,斩魂使大人,您已成圣,与诸神即便有嫌隙,也不可能成为鬼族首领,我们的希望只有鬼王大人。”

“那与你换去的草药有何关系?”

“天阴九绝草是天下至阴之物,它有个作用就是吸收附近阴煞之气,鬼王气衰,需以阴煞之气相补,您绝对会将他带去大不敬之地,我以此草入药也并未有错,而我的另一个目的便是让鬼王成圣,上次您与鬼王殿下来我院中,我便看出您二位的关系绝非外界传言的那般不堪,那么您喂给他吃的草药,他必定会主动服下,自愿承担大不敬之地的阴煞之气,那便是大功德,有了大功德的人,诸神都不敢妄动,那我们唯一的鬼王便保下了。”

沈巍蹙眉,黄泉鬼母说的不错,但漏洞也不少,他问道:“你怎能这般肯定我就一定会将弟弟送入大不敬之地?若是我强行灌药呢?”

“我当时与您说的是与肉同食,必定是要自主下咽,靠灌是灌不下去的,至于大不敬之地……当时您背后就跟着夫诸,只不过黄泉水也是水,被她操控掩去了身形罢了。”

“她为何……?”

“她是共工时期便留下的夫诸,本身又是难以存活的白子,普通夫诸不过千百年的寿命,未成仙而得万年寿命,不是入了鬼道就是入了魔道,她自然也要为她的将来考虑。”

“你如何确定会有天降大功德?”

“天降大功德人力不可操控,我并无把握,但当日绝杀阵就在大不敬之地,若不一试,我等鬼族便一点希望都没了。”

沈巍思量片刻,轻声道:“你起来吧!”

黄泉鬼母并未起身,而是将她儿子头上大大的斗篷掀开,沈巍倒抽了口冷气,那少年竟与他有九分相似。

“他是……”

“万年前您与神农签下契约,以血为誓,这血被诸神分去了一部分,鬼王被封大不敬之地,又被钉下斩魂钉,诸神又拿走了一些血,他们将双生鬼王的血与昆仑君少量魂火投入轮回,便有了这个孩子。”

看着少年晶亮的眸子,沈巍只觉得自己的手都在颤抖,诸神到底想做什么?“鬼族之血入轮回,那必定是极苦极哀的命格……”

“是,这孩子本就只靠昆仑君散落在大不敬之地的少量魂火才得以降生,出生便患绝症,哀苦之命折磨得他不成人形,我这个做娘亲的到他死才悔悟,以人身入鬼道,保全了这孩子的魂灵,我不敢让阴间那些鬼差看到这孩子的模样,就怕他们至今还妄图从他身上找到杀灭鬼王的方法。”

“所以你殚精竭虑策划了昨天的一切。”

“是,斩魂使大人要杀要刮我绝无怨言,只求您能庇佑我的孩子。”

“请起吧!”沈巍扶起了她,父母之爱子,其计必为之深远,黄泉鬼母为了她的孩子,也是万万不会加害夜尊的,甚至可以说是鬼母救了夜尊。

“谢谢大人。”鬼母起身重新帮孩子戴好了兜帽,又让孩子把盒子递给沈巍:“这是我找的几株灵草,对鬼王大人的恢复有好处,如今大不敬之地不复存在,冥界也不敢招惹鬼王大人和您,这些灵草药性平和,可为鬼王大人固本培元。”

沈巍闻言,道谢收下了药草,问道:“这孩子一直呆在冥界没事么?”

“其实我那屋子与夫诸的屋子是相通的,我们进屋关了门就到了人间,鬼差入内若不得要法,那便是一间空屋子。”

“你与夫诸这般熟悉,怎还需我来给你们传递灵草灵兽?”

“……萆荔是我们商定的暗号,您提到萆荔,我就知道鬼王的病发作了,计划可以开始实施了。”

沈巍闻言失笑,原来一切早就在她们的预料之中,堂堂斩魂使和鬼王竟然被一只夫诸和一个黄泉鬼母算计了。

“这孩子我们不会放任不管的,你可以放心,这次是你救了夜尊一命,这份恩情我记下了,他日有何需求,尽管提便是,只要不触及底线,我必会相帮。”

黄泉鬼母闻言松了口气,脸上展露了多日来的第一个笑容,对沈巍鞠了一礼,带着孩子离开了。


评论(8)
热度(48)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