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雅痞、傲娇和禁欲

澜巍面3p预警,逆cp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有原创角色出没,比如lo主,lo主,lo主等,有其他角色出没,比如傅红雪,罗浮生等,自娱自乐向!!!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





以上条框都接受了?????
好吧~_~你赢了,以下正文奉上——




楔子
晨曦照进屋中的时候,沈巍也睁开了眼睛,然后发现自己被鬼压了,恩……字面意义上的鬼。
“哥,别动……”压在他身上的鬼迷迷糊糊的揽紧了他的腰,将他按在床上动弹不得。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起,扰了那鬼,就看他手一伸,霎时什么声音都没了。
“小巍!夜……卧槽!”不见人开门的赵云澜从自家窗台翻窗进了家门,然后就看到被鬼压着动弹不得的媳妇儿。
“吵什么吵?!没看到我在睡觉么?!”三番两次被打搅好梦的鬼终于忍不住从床上坐了起来。
沈巍瞬间化为黑雾出现在了赵云澜身后,手里还提着斩魂刀,直指床上那只鬼。
那鬼察觉到怀里的暖炉走了,撇撇嘴,总算清醒了过来。
“文件你该收到了吧?”慢条斯理的起身,将身上的衣服整理好,抬头询问赵云澜。
“……收到了,不过我还没同意。”赵云澜盯着他,夜尊嗤笑一声,露出了手腕上的金属环,赵云澜和沈巍皆是一愣。
那是能量抑制手环,沈巍亲自试过,至少要调动近七成能力才能将它破除,对付一般游走人间的妖魔鬼怪足够了。
但夜尊可不算一般的妖魔鬼怪,在他露面后,地府将这个烫手山芋送到了人间,上面的人又把他送到了特调处,美其名曰术有专攻。
赵云澜昨天出差不在龙城,接到汪徵的电话连夜开车回来找沈巍商量这事。
然后就有了之前的情景。
“你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你还……”活着?
沈巍抿唇,这最后两个字始终吐不出口。
“活着?”夜尊的脸色有些落寞,瞥了一眼赵云澜,开口:“我与你是双生,只要你不死我也不会死,不过,哥哥你可真狠心,看着我死还在和昆仑打情骂俏!”
“呵,你不都自爆了么?还能站在这儿?”赵云澜看看夜尊脚下的影子,冷笑道。
“赵云澜,你以为那群人为什么会把我送到特调处?”夜尊同样报以冷笑。
“你做了什么?”沈巍蹙眉。
“地府的那群废物对我无可奈何,或者说是不敢不从,人间的那些……呵,不过是想找个人拌住你罢了?”
赵云澜能坐稳特调处处长的位置,并只是因为他有个位居高位的爹,最主要的是他懂官场上的那些道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他可是在行的很。
夜尊的话一出口,他就明白那些人打的什么主意。
斩魂使不受任何一方控制,特别是大战之后,他连地府的事情都很少插手了,人间的管理局怕他出问题,所以将夜尊送到特调处,由特调处送至斩魂使那儿看管。
将有着深仇大恨的两人硬生生绑在一起,自然互相提防猜忌,甚至大打出手,那些人最期待的就是夜尊和斩魂使拼个你死我活,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这帮混蛋!”赵云澜狠狠的一脚踹在茶几上。
“不过他们的算计在我眼里不算什么。”夜尊表示这手段他几千年前就懒得用了。
沈巍也一点不担心,毕竟斩魂使是沈巍的事,除了特调处和神农破碗,没人知道,夜尊和沈巍是双生兄弟的事,他们就更不知道了,夜尊和他打,不过是小孩子闹脾气,气撒过了就好了。
“至于我想做什么?哥哥你会不知道?”
“别开玩笑了!”
“不是玩笑!把它当成玩笑只有你。”夜尊盯着沈巍的眼睛,沈巍撇开了眼眸,竟然不敢直视夜尊。
“……你们在说什么?”赵云澜一脸懵的看着两人。
夜尊狠狠的瞪了赵云澜一眼,赵云澜莫名其妙。
“哥,我可以等,反正等了一万年了,也不在乎这百年时间,等他死了,你就只有我了。”
赵云澜把这句话嚼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尼玛,这送来的哪里是大杀器?分明就是情敌!
“夜尊,这不可能,你我只能是兄弟!”
“呵,哥,你还在自欺欺人么?若是当初你没和昆仑认识,不懂那些世俗伦常,你与我早就在一起了!”
赵云澜横跨一步,插入两人之间,一手拦住夜尊,一手揽着沈巍说道:“咳咳,沈巍现在可是我媳妇,你还是自个儿撸管去吧!”
“赵云澜!”兄弟俩一同吼他。
赵云澜抖了抖,夜尊冷笑了一声道:“我不动你是不想惹哥哥生气,你还真当我动不了你么?”
“你们两个都闭嘴!”沈巍挣来赵云澜的手,斩魂刀已经收了起来,“云澜,你先把回处里,把他的事情处理一下,夜尊,我有话要问你。”
“不是,媳……小巍,真要接收他啊?”接到沈巍的瞪视后,赵云澜秒怂的改了口。
“除了特调处,还有别的地方能管住他么?”
赵云澜把所有能关人的地方想了一遍,肝疼的发现,除了他老婆,还真没一个人能看得住夜尊。
“那你当心点。”赵云澜头疼的抓了抓本就不算整齐的头发,离开了。
“哥……”
“你的能力没有被封住,是怎么回事?”沈巍没忘了一早醒来动弹不得的窘态,他的睡眠向来轻,不可能被夜尊压了半宿没反应,加上早上夜尊抬手就把门给静音了,不用脑子想都知道他能力没被封。
“哥,你再试试这个手环吧。”夜尊上前一步拉住了沈巍的手,将自己手上的手环套在了他手上。
沈巍僵了僵,没挣开他的手,调用了一下自己的能力,发现毫无阻碍,问道:“这是假的?”
“哥哥……真假你会分不出?”夜尊瞪着他哥:“我们从圣器中重生,生出三魂七魄,不属于妖魔鬼怪不说,更是跳出三界五行,这种只对妖魔鬼怪有用的东西,怎么可能对我们有用?”
沈巍闻言愣了愣,他知道自己有了三魂七魄,却没料到自己现在已经超出三界五行的定义范围了。
“我知道哥哥眼里只有一个赵云澜,可他百年之后入了轮回又是另一个人,你能保证他永远都属于你么?况且你和他已经没有神农约定了,之后会不会再投胎还是个问题。”夜尊眼中的冷芒让沈巍一惊。
“你不要伤害他!”
“哥!”夜尊的脸色暗了下来,沈巍觉得被他抓住的手臂有些疼:“明明那时候我们只有彼此,为什么你见过一次昆仑君之后就义无反顾的跟他走了,把我一个人丢在地底,再次见面却是将我封在大封之中。”
“……对不起,那时候没有把你一起带走,但是如果没有昆仑……”
“别在我面前提他!”夜尊甩开沈巍的手,暴怒般吼道:“你真的以为我没有心是么?我才是你最亲的人,为什么你嘴里说的永远都是他?你当我不会伤心,不会难过么?”
沈巍闭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因为他与夜尊的谈话,大部分都提到了昆仑。
忽然夜尊笑了,说道:“或者你提一次他,我就吻你一次如何?”
“别胡闹!”沈巍气急,不过耳朵上却染上了一抹红晕。
“是不是胡闹,哥哥大可以试试。”言罢,趁着沈巍没注意,在他嘴角轻咬一口。
沈巍蹙眉,他和夜尊除了尚未遇到昆仑前有过少许亲近外,就没再如此靠近过,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哥哥,我饿了。”看沈巍有些愣怔,夜尊自然也不会逼太紧,万一逃了可就不合算了。
“……你要吃什么?”万年前,他俩都是吃幽畜的,沈巍不由有些忐忑,他弟弟的口味应该改了吧?
“哥哥做的我都爱吃。”夜尊略带讨好的笑了笑,开玩笑,吃过人间的东西,谁还会去吃恶臭难闻的幽畜啊。
沈巍也默默的松了口气,进厨房去翻找冰箱了。
赵云澜在管理局跑了整整一天才把所有手续办齐,期间还被他那个便宜老爹拉去谈了个话,无非是夜尊不似沈巍,千万要小心之类。
赵云澜拿着调令坐回车上,狠狠的锤了下方向盘,过了一会儿才发动车子,这会儿特调处都下班了,他就直接回了家。

“救命啊!”刚到自家门口,就听到房间里穿来了大庆撕心裂肺的呼救声。
顾不得其他一脚踹开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回来了?晚饭还要等一会儿。”沈巍回头说道。
“哦。”赵云澜检查了一下自家大门,没被踹坏,才安心的关上了门。
“赵云澜!你个咕噜咕噜……没咕噜……良心的咕噜咕噜,还不快来救驾!咕噜咕噜咕噜……”
赵云澜掏了陶耳朵,装作没听到。
“洗完了,你给他擦干,养这么肥太难洗了!”夜尊从浴室出来把湿漉漉的大庆甩在了赵云澜的脸上,没好气的说道。
“你干什么了?”赵云澜才不信夜尊乐意屈尊降贵主动给大庆洗澡。
“我就偷吃了点沈教授炸的小鱼干啊!”
“用你刚从泥水里踩过的爪子偷吃。”夜尊一边擦着自己刚刚弄湿的头发,一边回怼。
“呵呵,大庆,你这纯属活该,自己擦毛吧!老子找媳妇儿去!”说完,在夜尊的瞪视中一个箭步冲进了厨房,一边揽着沈巍吃豆腐,一边偷吃料理桌上的菜,留下夜尊和大庆大眼瞪小眼,最后在大庆差点吓到心肌梗塞时抽过压在他身下的毛巾给他擦起了毛。
“面面,吃饭了。”沈巍端菜上桌,招呼了一声。
“哦,就来。”大庆的毛差不多已经七成干了,夜尊丢下毛巾,坐到了桌边。
“面面?”赵云澜愣了一下,回想起他还是昆仑时,沈巍第一次谈起他弟弟,好像说过他的名字叫鬼面,只是没想到沈巍私下里会这么叫,这感觉应该就是现在小丫头们老念叨的反差萌了,突然想起背包里那份还未动笔的身份注册,赵云澜笑得不怀好意。
“哥,在外人面前别这么叫我,特别是某个姓赵的。”一眼瞄到赵云澜那略显猥琐的表情,不用猜也知道他没想好事,夜尊提醒道。
“啊,习惯了。”沈巍将筷子递给弟弟,转身去盛饭了。
赵云澜有心活跃气氛,夜尊虽然不爽他,但沈巍会回他话,他也就不情不愿的答了几句。
沈巍在厨房洗碗的时候,夜尊和赵云澜差点吵起来了。
沈巍想劝都劝不了,赵云澜推着他让他先去洗澡,并再三保证没事,沈巍才迟疑的进了浴室。
浴室被夜尊下了隔音异能,沈巍一个字都没听到,等他出来时,赵云澜已经在和夜尊讨论他身份的事了。
两人心平气和的模样差点让沈巍以为夜尊控制了赵云澜,不过在赵云澜一脸湿笑的走过来喊他媳妇儿时,打消了这个可能。
沈巍明天有课,看这边情况还算融洽,就回对面去备课了。
等他看时间差不多了,准备叫两人去睡觉时,推开房门,脸色就黑了。
满天乱飞的羽毛,断成一块块的茶几,还有满地的碎玻璃、碎瓷器,以及缺胳膊断腿的各类大型家具,大庆窝在自己的猫窝里瑟瑟发抖。
赵云澜拿着镇魂鞭,夜尊手持黑雾,正准备下一轮的攻击,看到他进来,瞬间收了武器能量,一个对他笑得乖巧无辜,仿佛自己就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乖宝宝,一个笑得湿咸讨好,仿佛只是失手摔了一个茶杯。
沈巍的脸色彻底黑了,退后一步,狠狠的关上门,赵云澜和夜尊急忙追了上去,但还是晚了一步,卧室的门已经被锁上了,再去阳台……连窗户都没给他们留一扇。
两人咬牙切齿的对视,忽然赵云澜痞痞的一笑:“夜老弟,你能不能破坏那锁啊?”
夜尊斜睨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有我哥房门钥匙?想让我去当出头鸟?”说完,回房拿着身份注册书,把上面明晃晃的沈面改成了沈夜。
“诶诶诶,别啊!面面多可爱!”赵云澜急忙上去抢文件,可惜夜尊的手比赵云澜的腿快。
赵云澜扶额把自己摔在沙发上,名字没改成,还因为这事惹媳妇儿生气,连门都进不去,太得不偿失了。
夜尊同样不爽,因为一个名字的事,惹哥哥发火了,罪魁祸首还是这个赵云澜。
万年不理狗窝的赵云澜这次不得不亲自动手折腾房间了,整个房间除了少数家电和橱柜,整个房间全废了,除了丢丢丢,也没什么好整理的。
夜尊被他威胁,不帮忙的话明天就告诉他哥云云,让他不得不动手。
一起拉壮丁的还有大庆,三个人把房间整理干净的时候,天都快亮了,整个房间就剩下了一张已经快塌了的床、一个门都烂了的衣柜和一张缺胳膊断腿的沙发,赵云澜生了个懒腰倒在沙发上,躺着躺着就睡了过去,夜尊趴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等他哥给他送早餐,大庆窝在猫窝里,给汪徵发了条短信请了假。
“哥哥,饿……”
总算等到沈巍开门的夜尊,迷迷糊糊的站起来扯着沈巍的衣角撒娇。
沈巍愣了愣,除了很小的时候,夜尊几乎就没这么和他撒过娇了。
“我熬了点粥,你先去楼下。”沈巍安顿好夜尊,看到屋里的情况略略松了口气,他本以为今天要他来整理,却没料到他们都整理好了,不过很多东西都得重新买了。
赵云澜没醒,沈巍给他盛了粥留了纸条。
看着夜尊吃完早饭,拿了套睡衣给他,让他洗完澡就好好休息。
夜尊乖巧的点点头,沈巍也就放心出门了。
赵云澜睁眼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喝了厨房留下的粥,去敲卧室的门,夜尊早醒了,正在房间里看书,以前沈巍刚封印他的时候,还是会经常来找他说话的,读书认字都是他教的,听到他说无聊,也拿了不少书给他解闷,可惜后来沈巍觉得他冥顽不化,来的越来越少,他也就越来越生气,最后策划了不久前的大战。
综上所述,夜尊不仅不讨厌看书,反而相当喜欢,而且和他哥一样,学习能力很快,赵云澜开门的时候,他刚刚合上了一本宏观经济概括。
“走吧,今天去管理局办你的证件。”赵云澜打着哈欠对夜尊说道。
夜尊瞟了他一眼,挥手把他推了出去,关门上锁,赵云澜一愣,咬牙切齿的敲门,他媳妇儿家的门,他可不敢踹。
十分钟后,穿着沈巍衣服的夜尊出现在了赵云澜面前,白衬衫,白西裤,灰色风衣,若不是那头长发,他都以为站他面前的人是沈巍。
“走吧!”
赵云澜点头,欣然跟上。
神秘局的人看到夜尊都怂,活干的麻利漂亮,赵云澜都觉得意外。
“夜老弟,下次来局里,你和我一块儿呗。”
“没兴趣。”
“咳咳,你昨天打坏的家具都是我花钱买的,当然我不介意把账记你哥头上,你要不再考虑一下?”
“……什么时候?”
“谁没事来这儿啊,要来的时候我找你。”
夜尊默认了,然后开始考虑怎么赚钱,余光扫了赵云澜那奸计得逞的模样,觉得自己亏了,说道:“我要买东西,你掏钱。”
“没问题。”话刚说出口,赵云澜就后悔了,“我买得起的话。”
夜尊挑挑眉,没说话,半个小时,神秘局送走了这尊大佛,夜尊拿着热气腾腾的身份证对赵云澜说道:“陪我去买手机和笔记本。”
“你确定你会用?”不是赵云澜不相信夜尊,而是他教了沈巍半年,到现在沈巍还是只会发短信和打电话,连微信都很少用。
“我可以让我哥陪我买,顺便去外面过个二人世界。”
“艹!”赵云澜认命的带他去买了电脑和手机。
“我哥手机号多少?”
“已经帮你存进去了,长按1是你哥,长按2是我。”
“哦。”然后就看到夜尊手指飞快跳动,发了条短信告诉沈巍这是他的号码。
赵云澜捏了捏自己的手臂,卧槽,难道只有自己媳妇儿是电子盲这个属性么?
“我哥几点下课?”
“正常四点下课,不过每次都会被他的学生缠住,一般六点能出办公室的门。”
夜尊看看手机,刚到四点半,从这里到龙城大学不用半小时,他勾了勾嘴角说道:“去龙城大学,我有办法让哥下来。”
能早点和媳妇儿去吃饭才是正事,连什么办法都没问,就直接把车开进了龙城大学,龙城大学的人都知道沈教授是特调处的顾问,而且与特调处的赵处长是好朋友,所以看到赵处长的车都见怪不怪了。
只是今天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人,让路过的人都忍不住驻足,可这人气质有些阴冷,让人不敢上前搭话。
“沈教授?”
“沈教授是短头发,这个是长头发啊!”
“可脸一模一样啊!”
“我刚从楼上下来,沈教授还在楼上上课呢!”
“那这个是谁?”
“不知道,不过……好帅啊!”
而此刻楼上正在解答同学问题的沈巍也听到了楼下的骚动,好几个女孩子都趴在窗边,一会儿看看他一会儿看看楼下,不停的窃窃私语。
“沈教授,您有没有兄弟啊?”终于有人忍不住问了。
“恩?”
“楼下有个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沈巍手下一顿,转身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就看到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和夜尊在说话,似乎是想让夜尊回车上去。
夜尊没理会,抬头看到沈巍在窗口看他,扬起笑脸喊道:“哥!”
周围一片吸气声,龙城大学的学校论坛当天被夜尊霸屏,所有人都知道了沈教授有个双胞胎弟弟,笑起来还贼可爱。
第二天就有不少人拐弯抹角的和沈巍打听他弟弟,就连校长都来过问了,沈巍再次提出辞职一事才让校长放弃追根究底,赶紧安抚,龙大的活招牌没了,那要损失多少生源啊!
不过沈夜的名字还是在龙城大学传开了,之后只要沈夜来等沈巍回家,沈巍基本都能准时离开教室,这让赵云澜不爽了很久。
“哥,明天陪我去买衣服吧?”
“好!”沈巍早就想说了,之前夜尊不是穿他那一身白的长衫就是穿他的衣服,虽然他不介意,但弟弟总该有自己的衣橱。
不过沈巍不会开车,所以还是等了赵云澜下班一起去市中心商场。
本来陪媳妇儿买衣服赵云澜是很欢喜的,但是看到媳妇儿出入的店面时,赵云澜有那么点虚,谁能告诉他一件毫无特色的白衬衫居然会卖到四位数,为什么那不起眼的袖箍也要三位数,虽说赵云澜付得起这点钱,但是考虑到他媳妇儿的消费水准,或许他该拖着夜尊去神秘局逛逛,让他们给自己涨工资了。
夜尊喜欢浅色调的衣服,这会儿正在一水儿的白色风衣前挑选,还一定要一式两份,一黑一白,好和哥哥穿情侣装。
沈巍看夜尊挑衣服不用他操心,就转头去一旁的运动品牌店挑选休闲的冲锋衣或者夹克外套了。
商场的营业员被这两兄弟的堪称衣架子的外表所吸引,热情得不得了,年少多金的帅哥,在哪儿都受欢迎啊!
“小夜,你挑好了么?”沈巍拎了几个袋子过来,在外面不叫夜尊面面,是夜尊和沈巍的约法三章,沈巍记得很清楚。
“好了,就先买这几件吧!”夜尊指了指地上将近十几个袋子,沈巍略微看了看,没什么问题,就点头让营业员开单,准备去付款了。
赵云澜看到沈巍准备去付款,急忙跟了上去,准备帮媳妇儿付钱,却被沈巍塞了几个袋子,让他先送回车上,赵云澜废足了口舌也没能陪沈巍去收银台。
“哥?他想花钱就让他花呗,何必赶他离开。”夜尊趁没人,趴在沈巍背后,咬着他耳朵问道。
“他和我们不一样,对我们来说,钱可有可无,但他不是,他的生身父母是凡人,人有生老病死,这些都是要花钱的。”沈巍挣了挣发现挣不开就随夜尊如树懒般挂在他身上,跟着他去收银台结账了。
“所以说哥哥你和我在一起多好?都不用操心这么多。”夜尊继续给自己脸上贴金。
沈巍连辩解都懒得说,反正他这个弟弟现在也只会和他耍耍嘴皮子。
“哥,你卡里有多少钱?”
“不太清楚,”沈巍从收银员那儿接过了发票往回走,说道:“前些时间好像把钱都花完了,就把以前得来的东西能出售的都换了钱放卡里了,不能出售的都放在银行保险柜里。”
夜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问道:“哥哥,衣服买完了,去哪儿?”
“楼下家具城,你们打坏的东西总得添置一下。”
夜尊撇嘴,沈巍让营业员看到赵云澜后,帮他把衣服送到车上,营业员欣然接受。
自己带着夜尊上了楼上的家具店,电子设备沈巍不懂,也不会去看,他看的都是沙发茶几、衣橱衣柜之类。
“你要不要加一个衣柜?”
“不用了,哥哥你的衣柜还有一半都空着呢。”夜尊摇摇头。
那乖巧的模样极有欺骗性,对沈巍说道:“你们兄弟感情真好。”
沈巍礼貌的笑笑,没说话,赵云澜要是在,早吐槽了。
等沈巍订好了家具,付完钱在填写配送单的时候,赵云澜才找到他们。
“卧槽,媳……小巍,这个我自来买就行了。”看到沈巍的瞪视,赵云澜从善如流的改了口。
“我弟弟打坏的,我来赔。”夜尊在沈巍背后对赵云澜笑得狡诈,赵云澜知道要夜尊陪自己去管理局的计划泡汤了:“家电我不懂,还是你自己买吧?”
赵云澜胡乱点了点头,问道:“明天你有课么?”
“没有,我已经不带班了,只上专业课。”
“那敢情好,明天带夜尊去特调处吧,小郭他们只看到调令没见着人还以为上面捋他们呢。”
“好。”沈巍想了想就同意了,一直把夜尊拘家里他也不放心,夜尊无所谓,反正能跟着他哥就行。

第二天上午,沈巍和夜尊一起进特调处的时候,为首的汪徵吓得在键盘上按了一长串的空格,祝红把口红画到了脸上,楚恕之的傀儡被他摔在了地上,小郭腿软的摔在沙发上站都站不起来。
“早啊!”唯一能正常和他们打招呼的只剩下大庆了。
“门口老李让我哥带进来的,说是给你的。”夜尊甩了个塑料盒给大庆,然后熟门熟路的进了赵云澜的办公室。
大庆忙化做人形接住盒子,然后跟着夜尊跑了进去,边跑边说:“前天那招再给我看看,我昨天试了好几次就成功了一次。”
“你那猫爪子手速不够吧?”夜尊嘲讽的语调从里面隐隐约约的传来。
赵云澜敲敲桌子让众人回了神,说道:“调令你们都知道了,以后沈夜就是特调组的人了,职务与沈教授一样。”
“不是,老赵啊!你能确定他没危险么?”祝红连脸上的口红都来不及擦,慌忙问道。
“我能确定他很危险,那你能拿他怎样?反正上头弄来的,吃不了我们也得兜着。”赵云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揽着沈巍道:“有媳妇儿在,没事。”
自从新地府成立后,鬼怪犯案的概率就趋于平稳了,现在的特调处闲的发慌,在祝红啃完第十二袋零食时,夜尊从里面走了出来,趴到沙发上,枕着沈巍的大腿午睡,沈巍习以为常的动了动坐姿,让夜尊睡得很舒服些,赵云澜在办公室写上次出差到一半突然撂担子的检讨,抬头就看到这幕,气的直咬牙,要知道那以前可是他的专属膝枕!
大庆到快下班的时候才出来,一脸哀怨的看着夜尊道:“你教我呗,你教我的话,我随你摸!”
“……我摸你干嘛?”特调处一干人等八卦的偷瞄这边。
“我知道你喜欢撸猫,昨天楼下那只小奶猫看到你就凑上来,你敢说不是你又摸又喂的结果?”特调处此起彼伏的抽气声,让夜尊有点想吃猫肉火锅。
“昨天小夜帮我去拿了个快递,快递里面是木天蓼根。”沈巍放下书,帮夜尊解释了昨天的情况。
“emmm,那个……当我什么都没说。”大庆看夜尊越来越黑的脸色,扭头就跑。
“沈教授,你买木天蓼根做什么?”祝红忍不住问。
“酿药酒用的。”
“我记得木天蓼根是治腰疼……”祝红反应过来闭了嘴,沈巍脸色也染了层红晕,夜尊不爽的扫了眼几人,特调处瞬间各司其职,安安静静。
赵云澜写完检讨,伸了个懒腰,从办公室里出来,看到除了大庆和桑赞外,所有人整整齐齐的坐在位置上,诧异的说道:“怎么今天到下班点了一个人都不走?死猫?死猫呢?走了!”
“哼。”夜尊冷哼一声,就听到大庆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我我今天不回去了,有约会。”
“哟吼,死猫艳福不浅啊!”赵云澜调笑一句,然后就带着沈巍夜尊回去了,特调处的众人瞬间松了口气。
赵云澜家里已经重新装修好了,就连衣服也都整理好放新的衣柜里了。
“诶,小烨,谢了啊!”夜尊愣了愣,赵云澜不会喊他小夜,而且自己也没做什么可以称谢的事情啊。
“没事。”屋顶上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今晚会降温,你带被子了么?”沈巍站到窗边问道。
“带了,我看天气预报了。”
“谁?”夜尊疑惑的问。
“别墅区的一个女孩,叫付烨,天文杂志编辑,兼职摄影师,她家的屋顶被树挡着,经常借阳台爬到屋顶上去观星,今天搬家我让她帮我看着点,没想到她帮我把房里整理了一遍。”赵云澜将梯子用绳子固定好,留了扇窗就进了屋。
夜尊对不相干的人没什么兴趣,听过就忘了。
赵云澜趁着夜尊去洗澡的时候,拖着他家小鬼王在卧室来了一发,看着小鬼王害怕被弟弟发现,无声哀求他放过自己时的模样,赵云澜兽性大发,差点在夜尊面前上演活春宫,最后在夜尊出浴室前把沈巍抱到他家浴室清理,期间又擦枪走火了一次,不得不说这是夜尊来了之后,赵云澜第一次吃到沈教授,不由有些得意忘形了。
第二天一早,赵云澜就被夜尊追杀出门了,沈巍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半点没有救人的意思。
沈巍早上有课,所以吃完早饭就去龙城大学了,夜尊则和他一起去了特调处。
大庆昨天在特调处猫了一晚上,看到夜尊来,急忙躲了起来。
不得不说特调处的人接受能力很强,今天夜尊来的时候,就没人再失态了,看向夜尊的眼神中似乎还有隐隐的探究之意。
夜尊还是坐在赵云澜的办公室里打游戏,大庆一步一挪的凑到了夜尊边上,见他没抽自己,放心的蹲在一旁看屏幕了。
本来大家都以为今天和往常一样又是上班发呆下班去嗨的一天,结果下午祝红迷迷糊糊要睡过去的时候,特调处的电话响了。
“喂,你好,特调处……”

评论(12)
热度(62)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