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静等疼与爱

三、

盖聂做了碗醒酒汤,放在桌上,留了纸条就洗澡上床休息了。
凌晨两点的时候,卫庄才回来,他喝了不少酒,不过只是微醺,看到桌上的纸条,轻笑一声,一口喝干了桌上的醒酒汤,去浴室把一身酒味都洗得干干净净,上床揽住盖聂说道:“多谢师哥了。”
盖聂的睡眠很浅,卫庄的动作已经弄醒了他,迷糊的问道:“现在几点了?”
“两点半,还早,接着睡吧!”
“恩,我明天要去外地一趟,没意外后天就回来。”
“知道了,手机保持开机。”
“恩。”
两人的对话并不多,但透露着一股外人模仿不来的熟稔,仿佛老夫老妻般,的确,他们是老夫老妻了。
盖聂和卫庄初识的时候才十三岁,十七岁就在一起了,如今三十一,在一起十四年,就算老夫老妻的七年之痒也过了两次了。
盖聂因为明天要出门,所以没多久就睡着了,卫庄喝了碗醒酒汤,此刻清醒的很,倒是一点儿睡意也没,低头在怀中人的颈背上落下轻吻,盖聂觉得痒,把自己缩进了被子里,卫庄也就没再不依不饶,搂紧了窄腰闻着他发尖清新的香味,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卫庄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凉透了,桌上留了纸条,锅里的小笼包和小米粥还带着余温,卫庄吃完饭就去了公司。
而盖聂和高渐离正在去往H市的路上,火车机械的哐呛声让人昏昏欲睡,在车上他们也不能把资料拿出来,毕竟周围都是不认识的人,引起恐慌也不好,两人相对无言的坐着,不一会儿高渐离的手机就开始坚持不懈的唱了起来,煲起了短信粥,而盖聂的手机也在随后不久就震了起来,看样子嬴政和卫庄都已经忙完了早晨的事情了。
一路上有手机相伴,六个多小时的旅程也不算长,就是手机在下火车的时候都没电了,死者老家是在一个农村里,公交车一天就四班,所以两人没有浪费时间找公交车,直接打的去了。
在出租车上,盖聂和高渐离整理出了一些细节问题,等出租车到那个村子的时候,高渐离不由有些担心今晚的住宿,一个五十多户的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没旅馆,没超市,没饭店,除了一个杂货铺之外几乎看不到商贩,而离这里最近的旅馆,乘公交车要两个小时,打车根本打不到。
盖聂没想那么多,大不了找个村里人借宿就行了,问了在村口晒太阳的老人,找到了林招娣的家,林招娣的房子算是村中最好的了,两层的红瓦小洋楼,前后各一个院子,再后面还有一个篷房,盖聂敲了敲前院的铁门,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来应门。
“来了,谁啊?”
高渐离刚想说是警察,就见盖聂对他使了个眼色,马上转口说道:“大嫂,我们是瑞升哥的朋友。”
一个看似五十多岁的老妇人开了门,怯懦的说:“瑞升他……没回来。”
盖聂和高渐离面面相窥,最后盖聂说道:“大嫂,瑞升哥说他生意比较忙,让我们过来给你送点东西。”说着,把路上买的一些吃食提了提。
“哦,那快进来吧!”那女人急忙让他们进了门,又仔细的把门锁上了,长期劳作把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老得如枯死的树皮,她把盖聂和高渐离迎进了屋,就急急忙忙跑去倒茶了,屋里的情况也还算可以,三十寸的大彩电,冰箱,微波炉这样的电器也很多,不过从上面落灰的情况看来,使用的频率并不多,家具上的积灰倒不多,地上也算干净。
正在他们打量着这个屋子的时候,楼上走下来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问道:“妈,谁来了?”
“你爸的朋友,快去问好。”
“我不去。”听到是梁瑞生的朋友,那少女的脸色就放下了,冷哼一声拐进了隔壁的房间里。
“大嫂,你别忙了。”盖聂走上前去,亮出了证件说道:“我们不是梁瑞生的朋友,我们是警察,这是我的工作证。”
高渐离也亮出了自己的证件,那少女疑惑的看着他们,倒没了先前的敌意,女人却是一脸紧张的问道:“是不是瑞升他做错事了?”
“……不是,我们这次是来调查梁瑞生的死因的,他被人发现死在了C市的公寓里。”每次通知死者家属,都是盖聂最不愿面对的时候,对那些还等着死者回家的家属说他们等的人已经死了,是何其残忍又无奈。
林招娣愣了一会儿,一口气没喘上来,晕了过去,“妈!”少女急忙扶住她妈,在盖聂的帮助下,给林招娣灌了两口水,很快就醒了过来,但就是哭,什么有用的东西都问不出,盖聂和高渐离也呆着一边干着急,少女安慰了她妈一会儿说道:“我妈现在情绪不稳定,你们有什么问题问我吧,我们去外面说。”这时的少女显现出了同龄人中少有的冷静,对两人说道。
高渐离点了点头,和盖聂走出了房间,少女掩上了门,请他们回到客厅坐下,问道:“你们要问什么就问吧。”
“你是梁瑞生的女儿,梁雨婕吗?”
“是的,虽然我不想认他这个爸。”梁雨婕的脸上见不到丝毫对父亲的怀念和亲人逝去的悲伤。
“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哼,我妈在老家帮他伺候老人,操心地里的庄稼,他一年就回来一两次,爷爷奶奶死后更是连过年都不回来,五年前回来了一趟,妈做了一桌好菜,他却把离婚协议书拍在了桌上,我到城里去一打听,他竟然和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同居了!”梁雨婕气愤的说道。
“这么说你有见过何晓莲?”
“何晓莲?那个女人的名字?”梁雨婕问道。
盖聂点了点头,梁雨婕接着说:“我就看过一次,她看到我还以为我是收废品的,把我赶走了。”
“那你知道你爸住在哪儿了?”盖聂问道。
“知道,我上初中的时候我爸把我接到他那里住过,他那儿离学校近。”
“那你爸有没有和你说过他有什么仇人之类的,闹得比较凶的?”
“没,他嫌我妈没文化,有什么事都不会和我妈说,又嫌我是女孩,没法继承香火,所以什么也不告诉我。”
“那你爸有没有说过要再养个弟弟什么的?”
“弟弟?不可能,我爸没能力再养了。”
“什么意思?”
“我爸去医院做过检查,说是抽烟太凶,饮酒过量导致无法再次生育了。”
盖聂和高渐离对视一眼,这是条重要线索,如果梁瑞生不能生育,那何晓莲肚子里三个月的婴儿是谁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梁瑞生就有杀何晓莲的动机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陪我同学去做人流,看到他在这里,还让他送我回学校了,我趁他去打电话的时候看了他的病历。”高渐离见怪不怪的记录下了梁雨婕的话,他妹妹雪女是太妹,周围的朋友不少都是未成年怀孕的,还死都不肯说出谁是孩子的父亲,这种情况他已经见得太多了。
“你最后一次见你父亲是什么时候?”
“……”梁雨婕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别告诉我妈。”
高渐离一愣,问道:“为什么?”
“你们不告诉我妈我就告诉你们,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只要不给我妈知道就行了。”
高渐离看了看盖聂,得到盖聂的首肯后说道:“如果不涉及到重要线索,我们可以帮你保密。”
“就一个月前,他说他就我一个女儿,他的财产都要留给我,所以要我过继到他名下,我把他赶走了,为了防止他再来烦我,我和学校请假,搬回家住了。”
“那你妈不知道吗?”
“没有,我妈不懂这些,他也懒得和我妈解释这些,所以只会来纠缠我。”
“他没回来找过你吗?”
“没,估计他没脸回村子了,离婚的时候,村里的人都传遍了。”
“四号凌晨零点到一点你在什么地方?”
“和我妈在家睡觉,他是那个时候死的吗?”
高渐离没有回答,继续说道:“到时候可能还要让你们去认尸,什么时候方便来C市一趟?”
“那个女人呢?我妈只是前妻,怎么说也是她这个合法妻子去认尸吧?”梁雨婕没好气的问道。
“何晓莲也死了。”
梁雨婕惊讶的看着两人,过了好一会儿才无措的说道:“那等我妈情绪好点了就出发吧。”
“恩,你要不先去看看你妈?”
“好,你们先坐会儿,我去看看就过来,现在村里也没车子回市里了,家里房间多,要不你们就住下吧,我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和你们去C市。”
高渐离和盖聂对视了一眼,应了下来,农村的房间隔音效果多半都不怎么好,而且熄灯熄得早,高渐离和盖聂只能抹黑躺在床上小声讨论案情。
“我总觉得梁雨婕的话有点可疑。”高渐离皱着眉道。
“回答得太严丝合缝了,几乎找不到任何破绽,像是以前有过准备一样。”盖聂接过话头说道。
“但是就算梁雨婕再怎么恨她父亲也达不到杀了他的地步。”高渐离沉声说道,“如果是帮谁掩饰的话,也只有林招娣了,可林招娣的样子像是完全不知道梁瑞生遇害了,如果不是这对母女太会演戏就是她们真的不知情。”
“梁雨婕在听到何晓莲也死了之后表现出了惊讶和意外的情绪,应该是对何晓莲的死完全不知情,而且验尸报告上指出,杀害梁瑞生的凶手身高应该在一米七五到一米八零之间,而梁雨婕不过一米六多一些。”
“那你觉得梁雨婕和这件案子有关吗?”
“不能完全排除嫌疑,但也不能光盯着她一个人。”
“那明天回到局里之后,想办法把她们母女留在C市吧!”
“恩,也好。”
谈话并没有持续很久,两个人躺在床上,身上盖的是农家土布做的厚棉被,有股浓浓的腐朽气,想来是很久不用,临时拿出来给他们,还没晒过。
这种厚棉被本来应该睡得很舒服,不过两人都不怎么想睡,加上被子上的味道让他们闻不惯,所以都瞪着天花板发呆,很晚才睡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超过七点了,楼下传来了锅碗瓢盆敲打的声音,两人匆匆整理了一下就下了楼,梁雨婕已经拎了两个不大不小的包放在门口,而林招娣正将早饭端上桌子,经过一夜的时间,她的情绪稳定了很多。
餐桌上异常冷清,林招娣沉默了许多,梁雨婕也低头不语,盖聂和高渐离本来就是冷性子,自然也别指望他们能开口说什么。
回到C市的时候,刚刚过了午饭的点,警局中弥漫着懒洋洋的气息,吃饱了饭,加上温暖的日光,正是好眠时,高渐离找了个借口出去了,盖聂带着两人去了停尸房,林招娣看到梁瑞生的遗体就嚎哭了起来,梁雨婕虽然不喜欢这个父亲,但是在看到父亲的遗体时,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撇过头去,盖聂递了张纸巾给她,她接过低头不语。

评论(2)
热度(10)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