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静等疼与爱

二、

坐上了车,白凤笑眯眯的问道:“老大他表弟,开车的事情,不如我来?”
“先不急,你怎么被交通科的人赶出来的?”
“赶出来?”白凤歪了歪脑袋,下一句话让张良干咧着嘴角抽搐半天说不出话:“是交通科那老头恶心巴拉的把我送到刑侦科的,叫得可凄厉啊!活像抢了他儿子似的。”
白凤有点小洁癖,哭花了脸,他就说是恶心巴拉,张良知道这点,就问:“你在交通科做了什么天诛地灭……不,天怒人怨……错了,天理不容……哎,不对,伤天害理……”
白凤一把飞镖甩过去,张良习惯性侧头撇过,对白凤说道:“这车是局里配给盖聂的。”
白凤闻言,拔下了飞镖,看了看飞镖射出的孔洞,点了点头说道:“……这点小伤痕,盖聂不会要我赔的。”
“行了,你就说你为什么会被送到刑侦科来吧!”
“超速。”白凤樱红的小嘴里嘎嘣脆的吐出这俩字。
张良翻了个白眼,好吧,这是最正常的一种解释,而且张良还和他表哥打过赌,说如果白凤哪天被赶出交通科了,绝对是因为超速。
其实也不是张良神通广大,而是你见过哪个交警骑摩托开车不下160的,就算富二代要开这测速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高血压心脏病什么的。
在白凤打了第十九个哈欠的时候,张良赶回了现场,众人正好告一段落,准备去吃饭,原本以为张良会吃完饭再来,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身边还跟着一个年龄不大,面容俊俏的小青年。
“夫人,蓉姐,晚娘脸。”唯独没叫荆轲,因为他不认识。
“哟,小美人你好啊啊啊啊啊啊!”最后一个音变了吊,听起来有那么点京剧的味道,“小高,小高,我错了,你大哥的耳朵是肉长的啊,疼啊……”
小高松了手,冷冷的看着白凤,白凤丝毫没察觉有何不对,继续笑眯眯的说道:“夫人,老大说中午来找你吃饭。”
话音刚落,两个引擎声不相上下的跑车分秒必争的闯入了众人的视线,白凤笑意更甚,盖聂无奈扶额,其他人见怪不怪,两辆跑车上下来了两个霸气型男。
“师哥。”
“聂儿。”
两个型男谁也不让谁,上前就围住了盖聂,异口同声道:“我来接你去吃饭。”
下一句就是:“聂儿/师哥,你要和谁去?”
被两人逼到没法的盖聂眼神一瞟,就看到了那一团白毛幸灾乐祸的看着这边,开口道:“今天我们组里来了新人,我做东,请他吃饭。”
“新人?谁?”
“白凤。”
霎时,白凤接收到自家老大杀必死光线一个,还有自家老大的小舅子眼刀一枚。
白凤顿觉冤枉,自己什么都没做啊!
其实吧,还真是冤枉了他,盖聂组里的人都在幸灾乐祸,只是见多了,所以面上没啥表情,实际吧,都等着看好戏呢,而白凤作为第一天到的新人,自然不是幸灾乐祸他的新上司,而是对于他家老大难得的吃瘪,表现得过于兴奋了一些。
不过盖聂既然开口了,那两个人也不会搏了他的面子,就问去哪儿吃,盖聂这人工作为重,吃饭什么的他真不怎么在乎,在提出拉面,菜根香等一系列经济食品后,被他哥和他师弟直接拖到了市里某四星级酒店,众人见怪不怪的跟着蹭吃蹭喝。
“师哥,最近接了什么案子?”卫庄趁嬴政忙着点单,将自己的位置拖得离盖聂更近些。
“这个组织上有纪律……”盖聂话没说完,一旁的荆轲就嚷嚷开了。
“这次接到的居然是新鲜货,一男的就穿着内裤倒在客厅里,脑袋被砸得稀巴烂,本来还以为只有一具死尸,没想到浴室里还有一个抱在福尔马林里超过半个月的女人。”
嬴政和卫庄闻言脸色皆是一变,对着盖聂耳提面命起来,什么不准碰福尔马林啊,甲醛超标啊,引起癌变啊,回去要做全身清洁之类,用端木蓉的话来说就是四十岁以上的老妈子对五岁以下无自主行为能力人员的关心和爱护。
盖聂抽搐了一下嘴角,淡定的对服务员说道:“暂时就这么多了,一会儿不够再点。”
服务员应声就下去了,嬴政点单堪称满汉全席,别看还没点完,等菜上齐了,他们撑死也吃不完。
荆轲是来者不拒,招来服务员要了两瓶白的就要干,高渐离挑眉,荆轲缩了缩脖子换成了酸奶。
七组的人对于他们两个都不怎么提防,饭桌上就讨论案情了,那女尸的情况被荆轲绘声绘色的讲解一番后,他们包间的服务员捂着嘴跑了出去。
卫庄和嬴政大致也明白了这次是什么案件,一人点了一瓶酒给了荆轲,让他有什么新情况马上通知他们,惹来盖聂和高渐离的怒瞪,但这两人皮厚如城墙,不痛不痒的说了两句抱歉,不好意思就算过了。
饭后,卫庄抢先一步结了帐,在嬴政咬牙切齿的怒瞪中,悠然上车,嘱咐了师哥几句,便扬长而去,嬴政不甘示弱的拉着盖聂又叮咛了数次,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盖聂的警车只能坐四个人,端木蓉自持法医身份,又是唯一的女性,自然坐上了盖聂旁边无人敢抢的御驾,荆轲刚想蹭上去,就被张良笑眯眯的拉了下来,推着高渐离和他坐了进去,白凤不是肯吃亏的主儿,将张良往里面挤挤,就又坐了进去,留下荆轲一个人在警车滚滚的尾气中干嚎:“taxi。”
除荆轲外的几人回到局里就忙开了,张良跑户籍部查找死者身份,端木蓉回解剖室解剖尸体,高渐离和盖聂整理各类讯息,理清思绪。
一个小时后,张良跑了回来,咕嘟咕嘟喝干了一大杯水,说道:“死者身份找到了,是一个地产开发商,名叫梁瑞生,今年42岁,还查到他的妻子,叫何晓莲,今年27岁,一个月前报案失踪,不过因为本来结婚年龄相差就大,家庭矛盾的可能性不小,所以也没怎么查找,死者有个前妻,名叫林招娣,今年45岁,是老家指腹为婚的老婆,育有一女,离婚的时候判给了前妻,更详细的资料我已经发到盖队你的邮箱里了。”
盖聂打开邮箱,张良的资料是直接从户籍部拖下来发送的,附上照片后盖聂基本就能确定,那具女尸是何晓莲了,因为何晓莲和那具女尸的左耳上都有一颗朱砂痣,剩下的找到死者生前的毛发进行DNA检验就行了。
到五点半的时候,端木蓉才从解剖室里出来,给自己泡了碗方便面说道:“女尸死亡在一个月前,死因是机械性窒息,腹中有三个月的胎儿,男尸与今天早晨零点一刻到三刻之间遇害,昨天晚上还吃过宵夜,喝了酒不过不多,没有任何药物的痕迹。”说完,用叉子卷起方便面往嘴里塞。
“验尸报告什么时候能过来?”高渐离出声问道。
“明天我送过来,刚刚解剖完累死了,你们那边有什么线索?”
“死者身份查到了,不过因为是地产商,所以认识的人鱼龙混杂,白凤和张良、荆轲已经出去排查了,我和盖队在整理死者的生平,明天要出趟远门,去趟死者的老家查查他前妻的消息。”
“验尸报告在明天你们出去前给。”端木蓉扔下这句话就不再说话,专心吃泡面了。
端木蓉吃完泡面在解剖室一直呆到晚上十点,盖聂不放心她一人回去,便开车送她,两人一路无语,其实他们在初入警局的时候都互相有过好感,不过盖聂家那位太霸道,加上盖聂的性子实在温吞,所以就没开这个口,现在两人相安无事,端木蓉也找了个做老师的男朋友,有谈婚论嫁的趋势。
盖聂送到了端木蓉家楼下,就自己开车回去了,卫庄还没回来,盖聂也猜到了,如果卫庄晚上回家吃饭的话,绝对会去警局接他回去做饭。

评论
热度(8)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