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静等疼与爱

今天突然碰到两个以前卫聂吧的朋友,才知道大部分老人都到乐乎定居了……

嘛,今天过来看看,某只听到我要发文,想看静等,我就慢慢发了……

规矩还是老规矩,不喜可点红叉叉,不接受任何负面评论……

一、

C市 桃园公寓 4幢 401室

“呵,翻得够乱啊!”张良摇摇头,伸出一根手指,挑起了一件白衬衫,“阿曼尼。”

“这里还有一条CK,你要不要?”高渐离指着赤裸男尸身上仅着的一条内裤,面无表情的问道。

“……小高,这个笑话很冷……”张良干笑了两声,低头继续拍照。

“现场被翻得很乱,很多财务失踪。”高渐离没再继续理会张良,抬头对盖聂说道。

“谋财害命?”咬着汉堡,拿着可乐进门的荆轲顿时遭到了所有人的瞪视,干笑了两声,退出门外,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门口的警察,带上手脚套才敢再次进门。

“如果我在现场找到任何汉堡和可乐的残留物,你就洗干净了到解剖台上去呆着。”端木蓉冰冷的声线让荆轲打了个寒颤,干笑了两声,急忙跑到了盖聂的身边,勾肩搭背道:“盖队早啊!”

“不早了,十点半了,你这个月第五次迟到。”张良摇摇头,继续勘测现场。

“今天才四号,怎么可能第五次迟到!”荆轲立马喊道。

“昨天的会议你迟到了两个小时。”高渐离头也没抬的说道:“上头说了如果明天再迟到的话,下个月就调你去交警队站岗。”

“啊?!”

盖聂摇了摇头,转身走到尸体旁,问道:“怎么样?”

“初步估计死亡在十到十一个小时左右,也就是凌晨零点到一点之间,更准确的时间需要解剖后才能知道,初步断定死亡原因是脑部遭钝器反复击打所致,另外死者手脚有被捆绑的痕迹,但好像不是用绳子捆绑的,捆绑创口有些奇特,需要进一步检查才能知道。”端木蓉翻检着尸体说道。

盖聂在旁瞄到手腕上的捆绑创口,愣了一会儿才说道:“往情趣用品上查,”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转头淡定的问张良:“死者的身份呢?”

“啊……额,死者很少和周围邻里来往,周围人知道他住在这里,但是并不知道他叫什么,房间里也没有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死者的钱包,身份证,存折,包括这个房屋的房产证都没有找到,搜刮的很彻底,对方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张良啧啧摇头,屋主死在自己家里,还不知道身份的,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一会儿去你师兄那里查一下户口登记。”盖聂一句话让张良立刻苦哈下了脸,户籍管理处的伏念是他的大师兄,那时他被家里人逼着报了围棋班,老师是个爱装神弄鬼、偏偏棋艺还不错的老头子,自称荀子,那老头子非要他们以师兄弟相称,入门最晚年纪最小的他自然成了小师弟,而他最怕的就是这个大师兄,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这个大师兄有张唐僧嘴,走错一步棋,他能从棋法说到兵法,又从兵法说到国策,国策说到世界大局,再从世界大局说到柴米油盐酱醋茶……

“盖队,你过来看一下。”高渐离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脸色很差。

盖聂快步走进了浴室,顿时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传来,整整一浴缸的福尔马林,而里面是一具女尸,皮肤已经泡到发白,不过因为福尔马林使用不当,女尸的防腐处理并没有做好,隐约已经有了巨人观的现象,泡在福尔马林里还产生巨人观的现象,那就说明这具女尸要比男尸死得早得多,至少有半个月了,那么这具女尸是在男子死前就在这里的还是在男子死后被人搬运过来的,这还不得而知。

此时端木蓉也走了过来,看到浴缸里的女尸也皱起了眉头,对他们说道:“出去吧!这里交给我。”说着,戴上了医用口罩,从法医箱里拿出试管,娶了一份福尔马林的样本,然后着手安排打捞女尸的工作,苦工么,自然是迟到成癖的荆轲。

这时,盖聂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盖聂看到来电苦笑了一声,接了起来:“哥。”

“又在忙案子?中午有空不?一起吃饭?”

“不了,手头上刚有一个案子,还在勘测现场,一点头绪都没呢。”

“不行,就算再忙,也不能忘了吃饭,你那个现场在哪儿,我过来找你。”

拗不过的盖聂只好报出了地址,在场人见怪不怪的继续忙活,一会儿准备看好戏。

因为现场被翻得乱作一团,光靠刑侦科七队的人马根本不够,所以张良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去别的队里借人了,也是,别的刑侦队至少十几个人,但七队是个例外,这里聚集的都是些家庭交友方面有些问题的队员,刑侦大队有些忌讳,可他们本身并没犯错,加上刑侦科的人本来就多,另外给他们组个队也不能算名不正言不顺,碰到难以解决的案子,就甩给他们解决,不过不得不说这些人员交际上面有点问题的队员的确有解决问题的途径,一个月甩给他们三四件陷入僵局的刑侦案件,居然一个不落的全查出来了,现在就连局长也给他们三分面子。

这次的案子也算是个疑难案件,不过这次是因为人手不够才派他们出现场的,平时轮到他们的案子,现场早就解封了,难度要比现在大得多。

“张副队长,又来借人了?”一队的人调笑道,他们本来就是从这几个队里抽出去的,和其他几个队的人很是熟悉。

况且这几个人的人缘本来就不差,盖聂吃苦耐劳,以前算是队里的老实人,谁有困难,他总是会上去帮一把,这种人想记恨他都难,张良说话讨喜,哪个队长不是被他哄得乐呵呵的,高渐离冷言冷语了一些,人气虽然没有那么高,但每年春节晚会的一手古筝是刑侦大队唯一拿得出手的节目了,荆轲这人有酒就是兄弟,男人有几个不爱杯中物的,各个和他喝成了铁哥们,而端木蓉,整个刑侦大队最年轻也是最厉害的一个法医,平日里兼当医师,刑侦大队混的,身上总有些伤痛,到她手上,一个不落全治好了,人称枯木生花。

“张副队,盖队呢?”

“还在排查现场没回来,怎么了?”张良今天算是郁闷了,连借了三个队,没一个人有空的,果然节假日就是犯罪率直线上升的时候啊!这局长也真是的,明明是治安科的任务,居然一大半都交到刑侦科来了,想不忙都不行。

“局长叫盖队,不过你去也一样,好像是来新人了,要交到你们队里。”通报的小李笑得颇为恶质,嘴快的说道:“这次不知道是哪个刺头,嗝嗝!”

“…小李,下次说话看看后面……”张良无奈摇头,小李回头,看到局长铁青着一张脸站在他身后,干咧了下嘴角。

“局长,我有事先去忙了,再见!”说完如脱缰的野狗般飞驰而去。

“人手不够?”局长看到张良一个人在各个队里晃荡就知道他在干嘛了,问道。

“局长大人啊!我这人手也太少了,你看一队的队长,手下十几个人随时待命等候宠幸……啊,不,等候差遣,我这连上队长才五个人啊!”张良嘴上叫屈,神色却丝毫不见着急,眼神还四处乱瞟,准备随时抓个壮丁过去帮忙。

“这不给你带来了一个,小白本来是交通科的,不过交通科的人和我说他待在交通科太屈才了,而且又有进入刑侦科的资质证明,所以就收进来了。”

“小白?交通科?”张良听到局长的话,脸色一变,刚想回绝就听到一个自己绝对不想听到的声音。

“哟,老大他表弟,好久不见!”一身白衣,证明着来人骚包的性格,一张毒嘴,证明着来人绝非善类。

“你们认识?”局长挑了挑眉。

“呵呵,从小一块儿玩大的。”

“白凤,好久不见,局长,这人我先带走了,那边缺人缺得紧,我还要赶过去帮忙。”说完,拉着白凤就往外跑。

局长在后面干瞪眼,居然就这么跑了?没和他抬杠?不行,我得去买张彩票。

 

评论(6)
热度(13)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