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毛毛雨】暖酒(现代刑侦文,各种occ,墨紫出品)

第一案

三、石出

薛柏伟和杨志强倒还算配合,提供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只是魏淑涵有些小姐脾气,不怎么乐意配合,只说那几天她心情不好,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玩,没有人证明,但是学校的监控可以看到她出门,案发时她都不在宿舍区。

薛柏伟和杨志强的不在场证明也很充分,薛柏伟那天在值班室,整夜都有摄像头对着,现在巡逻的事交给了值班室的小保安,他被安排在值班室里查看监控,不再出外勤了,苗依玲遇害那天他晚班回家休息,邻居都能作证。

杨志强24小时肯德基打工,他上晚班,有监控作证,苗依玲遇害的时候,他正在班级上课,班上的同学都能给他作证。

“这案子好僵啊!”月弄横有些无奈的说道。

“是啊,一点眉头都没有,刚有一点线索就马上断了,好坑。”陈月撇嘴,尸体上刀口很多,但却没什么有用线索。

“两位大美女,门口有你们七组的快递。”五组的人见到两人正在往里面走,出声提醒道。

“哦,好,多谢!”

快递一般都是放在门口的传达室,五组的去传达室拿东西正巧看到,遇到警局女神自然会搭话。

两人进了传达室,传达室的人就和她们说开了:“这个盒子挺奇怪的,是个小女孩送过来的,不是快递,上面一串儿英文,我也看不懂,那小女孩放下盒子就跑了。”

月弄横和陈月接过盒子,摇了摇,很轻,不像是有什么危险品,问传达室借了剪刀,拆开了盒子,入眼的竟然是照片,高空俯视照,一开始还没看清楚,但仔细一看就发现拍的莫雨和穆玄英,每张照片上有一个红圈圈,陈月和月弄横都愣住了。

这是那天陈月去找穆玄英和莫雨回警局加班时候的事,有几张还拍到了陈月,但几人都没注意到有人跟踪他们,那个人从大门口一直跟到他们离开小区,照片上都拍到了,而且这个拍照的人还非常有心的拍下了视屏,放在了优盘里,月弄痕立刻送到技术部去分析视屏,把跟踪者的面部放大,不过需要点时间,暂时还不能得到结果。

穆玄英和莫雨看到视屏和包裹上的字,立刻想到是那个小女孩录的,看到有人跟踪他们,所以录下来交给他们,不过她到底是怎么知道他们是七组的人的?

“诶,那个魏淑涵和苗依玲是同一个舞蹈社团的,学的交际舞,不过两人没什么交际,没听说有什么不合。”林可人拿着报告走进办公室:“另外杨志强有参加烹饪社团,听他同宿舍的人说最近交了个女朋友,花钱花的可狠了。”

“他一学信息技术的,报烹饪社团做什么?”月弄痕好奇道

“据说是为了以后讨老婆方便,最近还老给他老婆开小灶做小吃。”

“哟,好男人。”张桎辕点头。

“好男人个毛线,看看吧!”翟季真从技术科那里回来,将一张A4打印的照片扔在了桌上,有些模糊,但已经是能恢复的最大限度了:“跟踪莫雨和玄英的,就是这个杨志强。”

虽然模糊,但是大大的黑框眼镜,微乱的头发和卡其色的连帽衫都是他们之前见到的那个杨志强。

“卧槽,还不去抓人!”唐影正在郁闷的排摸罗善和在网上的交易情况,听到这个消息立马跳了起来。

“诶,影子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杨志强还在罗善和手上买过一个帐号,被坑了一千多。”

“快走!”穆玄英和莫雨也抓着外套跑出去了。

杨志强并没有要跑的意思,被带回警察局之后,也不见他有多紧张。

面对影的审问,杨志强很镇定的回答两人遇害的时间,他都有不在场证明,他是和罗善和是有过节,但没有杀他的时间。

不在场证明是个硬伤,他们只有扣留他24小时的权利,穆玄英命令所有人出去寻找杨志强不在场证明的漏洞,但得到的消息总是让人失望。

而当照片摆在杨志强面前的时候,杨志强闭嘴了,不再开口。

“头,没办法,他的不在场证明很充分,校内监控也没拍到任何人在十二点以后进出宿舍。”唐影出了审讯室,无奈的对穆玄英说道。

“苗依玲遇害的时候,他在不在课堂上。”

“他宿舍的人证明他是跟着一块儿去的,不过他有说身体不舒服,所以点了个到就溜出去上了个厕所,但不到十分钟就回来了,如果是去杀苗依玲的话,十分钟的时间根本不够。”

“十分钟不到就回来了?”

“嗯,回来后给他舍友发了个短信,让舍友帮他记笔记,他人不怎么舒服,他舍友有回头看过,他的确在角落里趴着,而且一堂课上断断续续和他室友发过不少短信。”

“他舍友确定一堂课上他都在吗?”

“也不是,他好像是拉肚子,跑出去过两次,但都不到十分钟就回来了,下课他们一起走的,说人拉得都有点虚脱了,一头冷汗,回宿舍就躺床上去了,到晚上才稍微好点。”

“除了舍友还有别人注意到他吗?”

“有,隔开两个位置,有一对小情侣,他们也注意到他了,老是偷偷跑出去,一会儿又回来。”

“啧!”司空仲平有些泄气。

“杨志强性格大大咧咧的,衣服一般都是买差不多的款式,如果坐在角落离他舍友远的话,那也只能凭借衣服和大概样子判别坐在位置上的人……”穆玄英想了想说道。

“他有同伙帮忙冒充他?”

“可以这么假设,一开始和舍友到课上的是杨志强,之后杨志强借口身体不舒服溜到外面,和别人换了装束,那人代他回了教室和他室友发短信,等到快下课的时候,在出去把装束换回来,再和室友一起回宿舍。”莫雨假设道。

“可是谁会是他的同伙呢?”翟季真也有些相信这种说法了,但没把这个同伙揪出来,杨志强就不会开口。

“假设杨志强是回宿舍杀苗依玲,那宿舍那片的摄像头应该拍到他啊!”

“我们查过了,那段时间是上课的高峰期,出入的人很多,摄像头确实有拍到他出去,但没拍到他回来。”

“核对过没?”莫雨问道。

“核对过了,真没有。”唐影耸肩,无奈道。

“去查查杨志强的女朋友是谁,还有最近他的电话记录。”

“了解。”

突然七组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月弄痕接了起来。

“嗯?诶,好的,好的,麻烦师傅看一下啊,我们马上出来。”月弄痕站了起来,挂断电话,说道:“快走,门卫师傅看到上次送包裹的那个小女孩了,现在拉住她了。”

穆玄英和莫雨急忙跟着跑了出去,门外果然看到门口的老师傅正按着小女孩的肩膀不让她走。

“no,let go……”

月弄痕一愣,穆玄英和莫雨倒是一点不意外。

“穆芙。”穆玄英跑到女孩面前蹲下,挡住了她的去路。

穆芙看到他才停止了挣扎,老师傅有点为难的看着两人说道:“我都不知道这小孩是外国人,刚刚开口我都懵了。”门卫老大爷四十多岁了,没学过英文,都不知道怎么和这孩子说话。

“呵呵,麻烦师傅了,这女孩我们认识。”月弄痕上前和师傅道了谢。

“穆芙,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穆玄英扬起阳光的笑容问道。

“……如果我说了,你能不抓我吗?”

穆玄英失笑,说道:“我为什么要抓你呢?”

“你能不抓我吗?”穆芙再次问道。

穆玄英无奈的笑道:“好,不抓你!”

“也不准告诉我爸妈和aunt米!”

“好,不说!”

“拉钩!”穆芙伸出小拇指。

“嗯嗯,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穆玄英和穆芙勾了勾手指。

“谁变谁就吞一千根针!”在穆玄英松手的前一秒,穆芙飞快的说完了这句话。

穆玄英哽了一下,撇嘴道:“小穆芙你好恶毒啊!”

“好了,别闹了!”莫雨拍了拍穆玄英的脑袋,问道:“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我进了警局系统查到的。”

三人瞪着眼睛看着她,异口同声道:“你怎么进去的?”

“就是…hack…进去的。”穆芙嘀咕道。

“我们进去说。”穆玄英面色怪异的牵着穆芙往里走。

“你不会抓我吧!你发过誓的。”

“……不会。”穆玄英咬牙道。

穆芙这才跟他们进了警局办公室,七组的人看到穆玄英牵着一个小女孩进来,都问:“哟,穆队,你女儿啊?谁生的?”说完,眼神在他和莫雨身上瞟,莫雨咳了一声,扫了众人一眼,除了陈月和林可人外,所有人都明智的闭了嘴。

“好可爱!”林可人上前抱起穆芙,一不小心把穆芙的帽子碰掉了,穆芙的银发就暴露在了众人眼前。

“外国人?”林可人诧异道,这张脸小巧可爱,倒是挺像中国小孩的,只是皮肤白了点。

“混血,母亲是外籍华裔,父亲是英国人。”穆玄英介绍道。

“哦,难怪这么漂亮,会说中文吗?”

“还在学,不过我能自己买东西了。”穆芙自己回答道。

“好了,穆芙,告诉我们,你是怎么黑进警局系统的?”莫雨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那么进去的……”穆芙低头不敢看众人。

“咳咳,穆芙,给我们演示一遍好吗?唐影,这里你电脑最好,你来看看。”七组没有专门的电脑人员,唐影会一些,但不算精通,有些时候还是得麻烦技术部,但技术部毕竟不是专业的调查人员,也只能偶尔帮帮忙。

林可人把穆芙抱到电脑前,穆芙看看众人,似乎意识到自己不得不演示了,只好撇着嘴,揉揉手腕,把手虚搭在电脑上,众人就觉得眼睛一花,电脑就变成了黑频,然后一串串的英文编满了整个屏幕,紧接着又是0和1的世界,大约一分钟后,跳出了一个英文登录界面,穆芙按了个回车就自动填入帐号进去了:“这是美国国防部的系统,你们可以随便看,反正没人发现的了。”

唐影随便点击了一些讯息,咽了口口水说道:“是真的。”

众人目瞪口呆,穆芙保住穆玄英的大腿说道:“你说过不告诉我爸妈和aunt米的,也不能抓我!”

“额……好,不抓,你先退出来吧!”

穆芙看穆玄英没掏出手铐,才做回椅子上,退出了界面,删除了浏览痕迹,等到桌面恢复警局标识时,众人才回神。

莫雨问道:“有谁知道你会这些?”

“我爸妈都知道,但他们禁止我这么做。”

“还有谁知道?”

“管家爷爷和aunt米,爸爸禁止他们给我玩电脑。”穆芙嘟着嘴说道,似乎有些不满。

这当然得禁止,穆芙才十多岁,没有过重的行为规范意识,加上这种能力如果让外人知道并加以利用的话,恐怕会出事。

“有没有什么不是特别亲近的人知道你有这种能力?”

穆芙环视周围的人。

“他们除外,就是那种不是很熟,还很坏的人有没有?”

“英国国防部的威廉爵士,我用姨妈的电脑黑过他们的时候被他看到了,他们就要我去国防部帮他们进入别人的系统,我爸爸送我到中国就是因为这个……”

“咳咳……”一干人尴尬的咳嗽,这个似乎牵扯到国家问题,暂时揭过不提啊……

“你姨妈是……”翟季真似乎感觉到有些不对,国防部的人看到她黑系统,那她姨妈应该和国防部有关。

“伊丽莎白。”穆芙回答,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又补充道:“二世。”

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穆玄英和莫雨却是秒懂,穆玄英摸摸鼻子道:“英国女皇。”

“卧槽……”唐影忍不住骂出了口,被月弄痕刷了一个脑瓜。

“有小孩在,不准说粗话。”

“她是贵族,以后能继承爵位的,现在和我们住在一个小区里。”莫雨说道。

“她那么高的身份,为什么住在这里?”张桎辕疑惑道。

“妈妈说大隐隐于市,北京上海容易被监控,港澳台容易被区别对待,所以就到aunt米的故乡住下了。”

“然后我们那个小区不刷卡就没法上楼,算是本市最好的住宅区之一,你就安顿在那里了?”穆玄英问道,穆芙点头。

“穆芙,以后你来我们警局玩电脑,但不准随便黑别人的电脑好吗?”穆玄英蹲下和穆芙平视道。

“可以吗?”

“可以,我们可以拉钩。”说着伸出小拇指。

穆芙迟疑了一下,也伸出了小拇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就吞一千根针。”

穆芙给米凝霜打了个电话报了平安之后,就在月弄痕的看护下玩起了电脑,穆玄英跑去谢渊那儿报告,之前没想到这层关系,现在想想,如果穆芙在本市出了事情,那市里的领导层绝对会产生动荡,还是尽量控制住比较好。

谢渊在办公室里想了半天,把电话打给了李承恩。

李承恩是国家安全局的局长,谢渊做小警察的时候,被他看中,提到了这个位置的,否则凭借一个公安局局长的位置,要接触到安全局局长简直是天方夜谭。

李承恩给的消息是,他们已经知道穆芙入境,一直有派人跟着她,现在按兵不动就好,他们似乎有和穆芙的父母达成什么协议,给谢渊的指令有些模糊。

谢渊知道这是国家之间的事情,所以就按照李承恩的意思,顺其自然了。

不过尽可能的保护穆芙还是必须的,所以穆玄英的决定谢渊还是批准了,穆芙就在七组留了下来。

三位女性轮流照看穆芙,穆芙不算难带,因为她很喜欢帅哥美女,翟季真和张桎辕带她,她总有些不乐意,看到谢渊更是眼皮都懒得抬一下,而莫雨和穆玄英带她的时候,她总是笑呵呵的,还喜欢往陈月和林可人的胸口蹭。

他们讨论案情的时候免不了要在穆芙面前,好在穆芙并不会觉得害怕,自己在旁玩游戏玩得很嗨。

米凝霜在下午的时候到了警局,穆芙打着哈欠拉着米凝霜的衣角,米凝霜对穆玄英说道:“夫人已经和我通过电话了,以后穆芙就拜托你们照顾了,我现在接她回去午睡,等她醒了我再送来。”

“额,好的,麻烦了。”太过正式的对话让穆玄英稍稍有些尴尬。

莫雨挑挑眉说道:“每天这么接送很麻烦,不如让她在休息室里休息。”

莫雨指了指重新装修过的休息室,米凝霜检查了一下,点头微笑道:“我没想到警局的休息室这么干净,那就麻烦了。”

众人无语,要不是莫雨要来,莫杀重新布置了一遍休息室,以前那休息室就算是最邋遢的司空仲平都不愿意去睡。

穆芙被米凝霜哄到了床上,米凝霜问道:“我可以在这里陪她吗?”

莫雨做了个请便的手势,米凝霜道了谢,关上了休息室的门,七组的人就在外面肆无忌惮的讨论起了案情,反正休息室隔音,他们怎么吵里面都听不到。

杨志强的嘴就和胶水黏住了一样,什么也打听不出,唐影都想动刑了,被穆玄英拦了下来。

等穆芙午睡醒了,米凝霜打开房门就看到七组一副死气成成的模样,差点以为有人因公殉职了。

穆玄英急忙打起笑脸,米凝霜想了想,说道:“穆芙可以帮忙,只要不让她乱来就行了。”

呃,这是变相同意让穆芙用电脑吗?

“小区里的监控,穆芙都有侵入过,光靠人警戒难度太大。”米凝霜解释道。

“哦!”穆玄英了然,谢过米凝霜,将她送走了,穆芙坐回了电脑前,开始玩起了电脑。

莫雨若有所思的看着穆芙,突然道:“穆芙,如果监控被改过,你能查出来吗?”

“电脑上的改动我都查得出来,不过胶卷拼接我就没办法了。”穆芙说道。

“你帮我入侵本市信息技术学院的监控,查查什么时候动过手脚。”

所有人精神一振,对啊,监控是个漏洞啊,而且杨志强又是信息技术专业的。

学校的防火墙在穆芙眼中就和积木一样,不到三十秒就破解了,穆芙随便查看了一下就说道:“改过好多地方呢!不过都集中在这一个星期里。”

穆玄英急忙让她调出原本的监控,一圈人就围在电脑前观看监控,不一会儿就看到了熟悉的人影,魏淑涵和杨志强在角落交谈,杨志强把一把水果刀交给了魏淑涵。

案发当天的监控显示这魏淑涵走进了男生宿舍楼里,一直到早晨才离开。

苗依玲死亡当天的录像则显示杨志强提着草莓蛋糕到了女生宿舍楼下,还不算特别暖和的春天只穿了一间T恤,外套不知所踪。

等他离开宿舍之后,又到了教学区,过了一会儿,魏淑涵离开了教学区。

“司空大哥,影哥,立刻逮捕魏淑涵,小雨哥哥,我们去学校监控室拿监控。”穆玄英当机立断吩咐道。

“穆芙,把修改前和修改后的监控都分别保留下来。”

“嗯,这个监控是从主机上修改的,应该是内部人员干的,就算不是,内部人员也一定有参与。”穆芙说道。

“薛柏伟!”翟季真和张桎辕异口同声道。

“月姐和可人姐姐去抓薛柏伟吧,他今天休息,应该在家,小月,你照顾穆芙。”

“嗯,知道了。”陈月坐在穆芙身边,看她把监控画面复制下来,翟季真和张桎辕拿着复制下来的监控去审讯杨志强了。

杨志强看到监控就奔溃了,魏淑涵和薛柏伟被抓来时,他就已经全部交代了,在杨志强的证词和监控面前,魏淑涵和薛柏伟也不得不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杨志强是去传达室拿东西的时候抱怨过罗善和的为人,这才与薛柏伟认识,后来又经过薛柏伟认识了同样被罗善和害过的魏淑涵,本来杨志强只是抱怨抱怨,但后来发现卖给他虚假帐号的人又是罗善和之后,这股怒意就忍不住了。

三人在传达室里商量了对策,由杨志强偷刀,魏淑涵和前男友打听宿舍的状况,好不容易得到了罗善和单独一人在宿舍的消息,魏淑涵就带着乙醚手帕、绳子、刀子和以前复制前男友的宿舍钥匙进了门,罗善和那天有点感冒,在床上睡觉,魏淑涵捂着他的口鼻把他迷晕,用绳子捆了起来。

之后就是泄愤似的捅刀子,捅了三十多刀,罗善和渐渐不再挣扎,魏淑涵把人绑成倒吊人的模样,一来是讽刺罗善和极度自私主义,二来是为了掩盖手脚上的绑痕,用床单包裹起来也是为了减缓血液流到地面的时间,方便清理自己留下的痕迹。

警察开始调查起罗善和的人际关系,在此之前,他们就考虑到自己和罗善和有过矛盾,很容易被怀疑,所以提前物色过一个与罗善和一样极度自私主义的人,这人就是和魏淑涵一个舞蹈社团的苗依玲。

半个月前,杨志强开始追求苗依玲,花了不少钱让苗依玲没有舍得一次拒绝,那天上午魏淑涵伪装成杨志强在班级里听课,因为是阶梯教室,所以离得远了,杨志强的舍友没有察觉到不对。

薛柏伟用传达室电话给苗依玲打了电话,告诉她楼下有人找,苗依玲就下了楼,杨志强在烹饪社团学做的草莓蛋糕就进了苗依玲的肚子,苗依玲看在杨志强送她蛋糕的份上,让他进了门,草莓蛋糕中含有微量迷药的成分,让苗依玲有些头晕。

杨志强一刀就扎中了苗依玲的锁骨中间,苗依玲有挣扎,但一来是被下了药,二来她比不过男生的力气,所以很快就被绑了起来,连捅十几刀后,死亡,打结的方法都是魏淑涵告诉杨志强的,所以两个现场几乎一样。

只是苗依玲是先被扎了一刀,再绑起来的,挣扎之下抓伤了杨志强的手肘,罗善和是先绑起来再被杀的,没机会接触魏淑涵,所以苗依玲的指甲被剪掉了。

而男生和女生的力气也不一样,仇恨度也不一样,罗善和的刀口显得有些狰狞是因为魏淑娴相当恨他,而且女生力气小,扎下去之后又捅了一下,苗依玲的确让杨志强很讨厌,但还没到恨的程度,加上男生力气大,所以一刀一刀扎得干净利落。

薛柏伟是在值班室管监控的,所以他有机会接触这些监控,也有能力放杨志强进监控室修改监控,三个人互相掩护配合,才让七组进了这么多天的死胡同。

所幸现在案子破了,众人松了口气,不由也在感叹,现在一个孩子的家庭那么多,那些孩子又有多少是极度自私主义者,谁也说不准,只能感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将案子做了报告,结案封存了档案,这起校园谋杀案就此结束。

 

评论(5)
热度(35)
  1. 燕承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