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毛毛雨】暖酒(现代刑侦文,各种occ,墨紫出品)

第一案

二、变质

 

地点还是大学城,也难怪穆玄英只带她们两个出现场,其他人都在大学城呢,得到消息直接过去就行了。

不过这次死的居然是女生,手法和之前那个男生相同,同样被倒吊,不过这次捅的刀子数量不算太多,就十几刀,集中在咽喉和心脏,大约是有了一些经验了,这次的现场明显利索很多。

“伤口与那名男生身上的差不多,应该是同一把水果刀。”

“凶手是连续犯案啊!”司空仲平摸着下巴说道:“可为什么那凶手既能进男生宿舍又能进女生宿舍呢?”

“你看看楼下宿管室就知道了。”陈月白了他一眼,楼下宿管室里一个人都没,他们进来的时候连个问话的人都没。

女生宿舍得到的消息比男生宿舍要多很多,穆玄英和莫雨两人让大部分女性都忍不住找机会搭说话。

死者依旧是个极度自私的人,人缘很不好,但和死去的那个男生并没有任何交际,专业不同,也不是同一个年级,在她们宿舍里几乎没人愿意和她一块儿走,所以她那天没去上课也没人问一声,等人回来才发现她死了,这次发现的时间比较早,死者刚刚死亡不到两个小时。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找到了一条有用的线索,这个女生在两个小时前曾经出去过,似乎是去见某个人,并且把人带回了宿舍,因为女生的拖鞋上还沾着楼下草坪上的泥土,早晨八点,学校的自动灌溉设备把草坪淋湿,所以泥土都是潮湿的,虽然不知为什么女生一定要走到草坪上去,但宿舍里的确出现了楼下的泥土,而在女生鲜血覆盖的地方,有半个男士鞋的鞋印,凶手应该来不及打扫房间,看到鞋印只是草草的擦了一下,没注意到女生的血覆盖下留了半个鞋印。

翟季真照着鞋印画了下来,让几个人拍个照片,到楼道和楼下草坪里找,看能不能找到完整的鞋印。

结果派出去五个人,三个都有些失望的回来了,宿舍的舍管阿姨会在早晨九点的时候拖地,现在的楼道里,除了他们和少数下课回来学生的脚印,之前的印记都没有,去草坪的两个也回来了,草坪上脚印太杂,无法比对,莫雨拿着翟季真画的图出去了一会儿,不一会儿陈月就接到了莫雨叫人去一楼的消息。

一楼楼梯的楼道口,那块地方很少会被注意到,但却是必经之路,脚印很多也很杂,但是带着泥土的就那一只。

做笔录的事情莫雨懒得参与,女生的尸体也已经被运走了,他打了个招呼就去了卫栖梧的宿舍,卫栖梧是大三生,属于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的类型,反正他不靠文凭找工作。

这会儿卫栖梧还没醒,他舍友穿着短裤,关着膀子就出来开门了,揉了揉眼睛,靠近看了看问道:“找谁?”

莫雨有点后悔自己的决定……

卫栖梧一伸脑袋,从上铺摔了下来,慌忙套了裤子外衣,把莫雨请了进来,莫雨一回生二回熟,打了个招呼,继续窝那没人的床铺上睡觉去了……

下午,宿舍这边交给了鉴识科,穆玄英去卫栖梧宿舍把莫雨接回去了,卫栖梧一脸便秘的看着穆玄英说道:“我宿舍不是招待所,麻烦下次别带他出现场了,谢谢。”穆玄英摸了摸鼻子,当作没听到。

七组的会议室,翟季真正在做案件分析:“死者苗依玲,20岁,金融系大三学生,人际关系很简单,有一个男朋友,是外校的,宿舍里没朋友,当日早晨有早课,其他五个女生都去上课了,苗依玲嫌她们吵,早晨还闹了一通,她们没理她就走了,当时是早上七点五十分。”

“八点一刻的时候,有人看到苗依玲穿着睡衣出去了,但没注意到什么时候回来。”

“九点宿舍阿姨拖地,一般是从顶楼往楼下拖,拖到四楼大概是九点二十,推测遇害的时间是八点一刻到九点半之间,尸体十点半同宿舍的人下课回来被发现的。”

“凶器倒模已经出来了,和上一次的凶器是同一把,床单打结的手法也和上次相同,可以做连环杀人案处理。”

“死者的家人呢?”

“已经过来认尸了,陈月陪着,不过听她同宿舍的人说,死者的母亲非常难缠,按照她们的话说就是脑子有病。”

过了一会儿,陈月面无表情的把文件夹砸桌上,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老娘我不伺候了,爱谁去谁去!”

“怎么了?”林可人小声问道。

“她妈整个一精神病。”

“诶诶,说话注意点。”张桎辕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说道。

“你去试试!”陈月抬抬眼皮,丢给他一个卫生眼。

“小月,她父母提供什么情况没?”穆玄英问道。

“我没法交流,你让张叔去试试。”

穆玄英给了张桎辕一个眼神,张桎辕挑挑眉,说道:“小丫头还是太嫩了啊!”然后,端着茶杯悠悠然走了出去,陈月在他背后冷笑。

“会议继续啊!”翟季真说道:“死者在班级中没什么朋友,据说是因为她看不起班里人,认为她们都低她一等,她认为她和谁说话,都是给别人面子,所以她本人不屑结交朋友,而她班级里的人也不屑结交她。”

陈月抬抬眼皮:“可以想象。”

林可人无奈的捅了捅她,陈月撇头,还是余怒未消。

“不过她倒有个男朋友,据她自己所说是个富二代,据说还有个当官的叔叔,不是本校的,所以没什么人见过。”

“死者的手机上除去快递电话,也就和两个电话来往比较多,一个已经确定是死者家中的电话,另一个电话正在查,估计是死者男朋友的。”

“小月,你说下解剖后的情况。”

陈月打开文件夹,调好投影说道:“死者身中十六刀,其中十三刀没有刺中要害,另外三刀是致命伤,都在心脏上,因为捂着床单,所以血没喷溅出来,凶手身上沾到的血应该不多,死者胃里有一块未消化的蛋糕,应该吃下去不到十分钟就被害了,可以从这点上查,如果是死者自己去买的,那死者是穿睡衣出去,不会走太远,周围的超市和食堂排查一下就行,如果是别人买的,那很有可能是凶手,蛋糕的成分我都分析出来了,是草莓奶油蛋糕,不是好的材料,应该不是面包房里做的,死者没有服食药物的迹象,另外死者的指甲被剪掉了,我估计死者有抓着凶手衣服或皮屑,不过凶手清理的很干净,指甲缝里什么都没留下,死者没有被性侵的痕迹。”

“凶手很谨慎啊!”

“草莓奶油蛋糕……如果是凶手买的,那凶手一定是她的熟人,否则她不会接过就吃。”

司空仲平的手机震了震,他打开一看,说道:“死者经常通话的另一个号码主人已经找到了,是死者的男朋友,现在正在来这边的路上。”

唐影的手机也震了,不过他看到后,只是抽了抽嘴角,合上手机,没理会。

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机契而不舍的震了起来,翟季真瞪了他一眼,他无奈的说道:“张叔求救,要我们去帮忙。”

陈月得意的扬起了嘴角。

穆玄英和翟季真走到会客室门口就听到一个女人尖锐的哭喊声:“……死的怎么不是那群死丫头,到底是谁害了我女儿啊!她们宿舍的那帮丫头怎么就没事,你们怎么不把她们抓起来啊!……”

“她们当时在上课,有人证明的,你女儿在她们去上课时还没遇害。”张桎辕解释着。

“那为什么没人在宿舍陪我女儿?她们那帮下等人就留我女儿一个人在宿舍吗?”

“……我们回去开会吧!”穆玄英收回按在门把上的手对翟季真说道,翟季真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不容易送走了那对夫妇,张桎辕坐在位置上,灌了两大杯水说道:“以后爱谁去谁去,我再也不和死者家属交流了。”

陈月凉凉的说道:“这哪儿行啊,我这小丫头功力浅,还要和张大叔多学学啊。”

张桎辕陪笑道:“小月啊,张叔哪里比得上你们年轻人思维活跃啊,以后张叔还要和你多学学呢!”

“看她妈那样,我觉得死者人际关系差也不意外了。”翟季真说道。

“看不起人也要有个限度,她真当她女儿是公主,那就别到大学城去念书啊!国外私立学校多的是,里面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富二代。”陈月附和道。

七组的门开了,一个女警带着个年轻男人进来了。

“穆队,这是苗依玲的男朋友。”女警把人带到后,对穆玄英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穆玄英看了看陈月,又看了看拼命摇头的翟季真和张桎辕,无奈拎了唐影,带人进了会客室。

“你好,我是负责这次案件的穆玄英,这是唐影。”

“你好,我叫陈家磊,我和苗依玲不是男女朋友,只是普通朋友。”

听口气似乎不算太难缠,穆玄英暗自松了口气,唐影疑惑的问道:“那怎么她和你的通话记录最多,她的男朋友是谁你知道吗?”

陈家磊叹了口气说道:“她对外宣称我是她男朋友,但实际上根本不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变成她男朋友了,我和她只是在一次真人CS里认识的,那天玩得很开心,所以她问我要电话的时候,我就给了,但男女朋友的事,我从来没答应过。”

穆玄英和唐影对视一眼,穆玄英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我自己开了个俱乐部,专门做跑车生意的。”

两人了然,唐影又问道:“你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

“一个星期前,她约我出去逛街,我借口有客户没去,她就跑到我的俱乐部来找我了。”

“最后一次通话呢?”

“昨天晚上,她打给我说明天一起出去吃午饭,我说明天俱乐部有聚餐,不方便出来,她说她也要来,问我有什么人参加,她穿什么衣服好,当时正好有人叫我,我就说我在忙就挂了电话。”

“今天早晨八点到十一点你在哪里做什么?”

“我在医院陪我妈,她前两天摔了一跤,把腰摔坏了。”

“一直都在吗?”

“八点到十点在医院,十点以后我去了俱乐部,护士和我的员工朋友都能作证。”陈家磊有些激动的说道,似乎觉得穆玄英把他当犯人了。

“只是例行询问,你别紧张,她知道你妈受伤吗?”

“不知道,我没告诉过她,说实话,她送过来的东西我们家压根不想收,我们也根本不用那些东西,但是退回去她们只会变本加厉送的更厉害,要是让她知道我妈住院了,那她妈和她保证三天两头往医院跑。”

“你有明确拒绝过她吗?”

“……有,但没用,最后只有拖,我不想我女朋友被她骚扰。”

“你有女朋友?”

“其实是未婚妻,我们预定今年年底结婚的。”

“那你还和她纠缠不清?”唐影挑眉。

“警官,我也是没办法!”陈家磊无奈道:“我明确拒绝过她,告诉她,我不喜欢她,希望她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也不要再介入我的生活圈,然后她就天天跑到我的俱乐部来哭闹,说我始乱终弃,还拖着我的朋友一起来劝我,我朋友知道我有未婚妻,都没怎么和着她闹,我当初都报警了,可没用,我都不知道她怎么查到我家地址的,又给我妈送补品又给我爸送烟,还有她妈也来找过我妈,说什么门当户对,两家多来往之类的,我爸以为我在外面脚踏两条船,打得我两天没下得了床。”

穆玄英和唐影抿嘴,不由有些同情起他了。

“那你未婚妻知道吗?”

“不知道,我不想她受影响,所以没告诉她,我爸妈也帮我瞒得很好,加上她现在在法国深造,九月份才回来,所以还不知道我这边有麻烦。”

“哦,那你还知道有什么和她关系比较好,或者很不好的吗?”

“这个……我其实一直在回避她,所以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不过第一次见面打CS的时候,她那组中有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生和她关系好像很好的样子,至于很不好……”陈家磊没说下去,穆玄英和唐影都明白,这种性格的女生,得罪的人太多了。

“那女生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

“这个就不记得了,时间很长了,不过我记得那次我们有合影,CS店老板那里应该有照片,看照片我还是能指出来的。”

“哪个真人CS场地你还记得吗?”

“嗯,就是城郊的秃鹰真人CS中心,那天只是临时起意的,所以没去太远的地方,大约是去年的三四月份。”

“哦,好的,到时候我们拿到照片再联系你,谢谢你过来。”

“没什么,我来这里也是为了澄清一下,我和她其实没什么关系,我不想被贴上她男朋友的标签。”

“咳咳,了解。”唐影也忍不住赞同了一句。

送走了陈家磊,穆玄英让唐影去查了查医院的监控,死者遇害就在十点前,只要证明他十点前都在医院,那他的嫌疑基本就能排除了。

不过这个陈家磊也挺苦逼的,出去玩了趟CS就被人给缠上了,富二代也不好当啊。

莫雨叼着块华芙饼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了名,就让烟把文件送回王遗风那儿,穆玄英坐在办公桌前比对着死者生前的交友圈,唐影已经确定陈家磊八点到十点间没离开过医院了,这会儿正在去秃鹰真人CS中心的路上,准备去拿照片。

“……陈家磊……?”莫雨看着陈家磊的照片,低头想着什么。

“怎么了?小雨哥,你认识?”

莫雨皱眉想了好一会儿,才恍然道:“我说怎么好像在哪儿见过,他姐姐是那个胖女人陈修仁,最喜欢喝茶。”

穆玄英想了好一会儿,拳头击掌说道:“我也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喝茶瘦下来,被多少公司请去代言减肥茶的陈修仁,这是她弟弟啊?”

“陈家不算大富,但和普通人比起来也算是有钱的,以前是见过几次,不过注意力都在他姐姐身上了,没留意到他。”

“呵呵……”想想那个胖到衣服不得不订做的女人,陈家磊这个长相正常的娃的确没什么存在感,“不过陈家磊的嫌疑基本已经排除了,查他也没什么用。”

“嗯。”莫雨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唐影拿到照片以后,穆玄英就让陈家磊帮忙指认了,排查了一下苗依玲的社会关系网就查到这个女人和苗依玲家以前是邻居,但后来搬走了,苗依玲开始联系这个女人是在前年九月份。

而这个女人的家就在莫雨那个小区,所以下班后,穆玄英和莫雨直接去拜访了一下她。

出示了警官证之后,电梯门打开了,这个女人穿着白色的羊绒衫,修身的西装裤,看起来居家又干练。

“你好,我是米凝霜,请问找我有什么……”

“aunt米,I want to eat ice-cream。”一个十多岁的白发女孩抱着泰迪熊扯着米凝霜的衣摆说道。

“亲爱的穆芙,你该和我说中文。”米凝霜给两人一个眼神,让他们稍等一下。

女孩有些苦恼的皱眉,想了一会儿说道:“米阿姨,我想要……uh……”

“冰激凌。”穆玄英提醒了一下。

女孩对他一笑,立刻转头对女人说道:“冰激凌!”

米凝霜点了点孩子的额头说道:“下次要记住这个单词!冰激凌在冰箱第二层,一天只准吃一个,知道吗?”

女孩用力点头,跑去开冰箱了。

“我们这边说吧!”

米凝霜伸手请两人去书房谈,当着小孩子的面谈论这些的确不怎么合适,所以两人并没有多说什么。

“你好,请问两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认识苗依玲吗?”

“认识。”她点了点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她在今早被杀,死在了大学宿舍里。”

“额,那找我是有什么事吗?”米凝霜有些疑惑的看着两人。

“你好像一点也不难过?”穆玄英问道。

米凝霜失笑,说道:“我和她本来就没什么关系,就是以前做过邻居而已。”

“你们去年在秃鹰真人CS中心一起玩过,有人说你们关系很好。”

米凝霜无奈道:“那只是表象,她是从前年秋天在机场认出我之后,才开始和我联系的,而且我们之间的联系也并不算多,去年五月之后基本就没再联系过了。”

“你和她的关系不好吗?”

“谈不上好不好,其实就是陌生人,她接近我有她的目的,而我也只是觉得驳了以前邻居的面子不好,所以和她一起出去玩了几次。”米凝霜无所谓的说道。

“目的?什么目的?”莫雨问道。

米凝霜给两人倒了茶,自己也倒了一杯说道:“苗家以前就非常嫌贫爱富,我家以前很穷,苗依玲从小就看不起我,所以根本不来往,前年九月,我在机场的时候有保镖来接我,她认出了我,就问我要了手机号,一开始我单纯以为是老邻居多年不见面,所以也没多想就把手机号给她了,后来她变着法子套我的话,还老要跟着我出席朋友聚会之类的,我就知道她不过是看我身边有保镖,想到我也许能接触有钱人,所以接近我想找个富二代。”

穆玄英和莫雨对视一眼,问道:“你有带她去吗?”

“当然没有,带她去的话,我的工作很有可能保不住。”米凝霜非常肯定的说道。

“请问你是什么工作?”穆玄英查到这个女人根本没有登记在案的工作。

“家庭教师,说起来算是奇遇,我家供不起我上大学,所以我自己一边打工一边自学,每天一大早会去公园里朗读英语,就是那天我遇到了穆芙,穆芙是混血儿,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英国人,她那天是离家出走在公园里迷了路,早晨在公园里的都是晨练的老人,穆芙不会说中文,所以被老人拉住问话后吓得直哭,我听到她说英文就上去和她交谈,送她回了家,她的母亲很感谢我,知道我的情况后,资助我上了大学,甚至让我出国深造,而我毕业后,就做了穆芙的中文老师。”

“那苗依玲……”

“她约我出去玩,我也不好一直拒绝,就去了两次,但要我带她去参加上流聚会,那是不可能的,苗依玲的性格我还算知道点,被她缠上很难甩掉,而且会闹得很难看,如果让穆芙的父母知道是我将她带去的,那我很有可能失去工作。”

穆玄英深感赞同,陈家磊的情况已经够让人同情了。

“她知道你是做家庭老师的吗?”莫雨问道。

“知道,第一次见面就说了。”米凝霜说道:“我很想用这个借口和她断绝来往,她很嫌贫爱富,我只是个打工的,她不应该会纠缠,我没料到她没有因此和我断绝来往,但也想到她或许想把我当垫脚石,所以一直很提防她。”

“那么那次真人CS呢?”

“她那次约我出去,问我哪里好玩,我其实刚回国也不太清楚,撇到宣传单就说去玩玩看。”米凝霜耸肩,“那次CS之后她就很少来找我了,我都松了口气。”

莫雨蹙眉道:“再问一句,为什么她会觉得你一个家庭教师能接触到上流社会?”

“穆芙的父亲是世袭公爵,穆芙出生时,英国女皇就叫她小公主,我虽说是家庭教师,其实也算是穆芙的全职保姆,照顾穆芙出席各种宴会也是我的职责之一,我在机场碰到她的时候正好接到要陪同穆芙参加一个露天慈善拍卖酒会的电话,所以她也知道了我能出席上流宴会的事情。”

穆玄英有些失望,苗依玲和米凝霜的关系如果真如米凝霜所说,那么陈家磊看到的关系好,不过是苗依玲在讨好米凝霜,想借由这个机会认识富二代,麻雀变凤凰,后来抓住了一个陈家磊,米凝霜就失去了作用,不联系也算正常。

穆玄英给米凝霜留了电话,让她想起了什么再打电话给他,就准备离开了。

而刚出书房的门,就看到穆芙从沙发上站起来,拿了两个冰激凌塞到两人手中,说:“请帅哥哥吃。”

两人失笑,摸了摸穆芙的头,道了谢就离开了。

第二个死者的线索似乎也断了,现在找到的共同点就是两个人都极度自私,苗依玲还有些爱耍心机。

“莫雨哥,在米凝霜家里,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人在盯着我们?”穆玄英挖了一勺冰激凌塞嘴里问道。

“有,不过没什么恶意,应该只是保镖,我和义父去拜访也叶家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莫雨无所谓的说道,如果那个小女孩真是这种身份的话,没保镖盯着才奇怪。

“嗯,还挺好吃的,莫雨哥你也尝尝。”穆玄英挖了一勺塞进了莫雨嘴里,莫雨被塞了一嘴冰激凌,瞪了他一眼。

“秀射快的两只,都跟我回警局去!”陈月在莫雨家楼下就看到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分食着冰激凌,顿时有种想戴墨镜的冲动。

“小月……不是下班了吗?”穆玄英继续给莫雨嘴里塞冰激凌,陈月怒视两只秀恩爱的,抢走了莫雨手中未拆封的冰激凌,自己打开吃了。

“凶器方面有进展了。”

“什么进展?”

“找到卖同一型号的刀具店了,大学城附近就一家,还装了监控!”

“那还等什么?调监控啊!”

“唐影已经查到了!所以要你们回去开会!”

“哦,那我们走吧!”听到这么重要的消息,穆玄英拖着陈月和莫雨跑进了车库。

唐影那边的办事效率还真不低,三人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唐影已经把这人的名字和身份证信息都调出来了,林可人和司空仲平去逮人了,翟季真和张桎辕正在整理会议室里铺的满桌都是的资料。

司空仲平和林可人回来的时候脸上都带着些沮丧,而人虽然是被带回来了,但并没有铐手铐。

“怎么回事?”

“……那把凶器,半个月前就被偷了,他的同学和老师都能作证,只能请他回来协助调查。”

穆玄英叹了口气,无奈道:“先问问他吧!”

那学生紧张的不得了,见到面容冰冷的莫雨更是吓得两腿发抖,哭丧着脸说道:“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把刀半个月前就没了,我根本不知道它变成了凶器,而且我和那两个被杀的人也没关系,真的!”

穆玄英急忙安抚了一下他,免得他真哭了,一会儿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把刀具体是什么时候丢的,还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穆玄英给那学生倒了杯热水问道。

那学生接过热水喝了一口,才开口说:“那把刀是上上周二,我上烹饪课的时候用过,洗过之后放架子上晾干的,一般是下午或者第二天去收起来放到自己柜子的刀架上,我那天上完烹饪课就出校去了,第二天才回来,进了校门就直接去烹饪教室收刀了,那时候发现刀没了,就立马告诉了管理员和烹饪课的老师,老师以为是有人误拿了,所以周五的烹饪课上,让同学都检查了一下自己是不是拿错刀了,但查来查去就是找不到我的那把刀。”

“烹饪教室谁都可以进吗?”

“不是,只有烹饪班或烹饪社团的胸牌才可以,每次上完课,管理员都会过来锁门的,回去放刀具的话一般都集中在当天下午三点和第二天早上十点,不然管理员可能不在,也有些人干脆放架子上不收,等下次上课继续用。”

“你有没有察觉那天有什么异常的?”

“没有,我上完课就去打工了,住都是住在打工地方的宿舍,那天根本没回去。”

“和你一起上课的人当中有你没见过的吗?”

“这个没注意,其实我到现在都认不齐我班上的人,也就和我同一宿舍或者相邻宿舍的人比较熟悉。”

“那你今天早晨八点到十点在哪儿?”

“上烹饪课啊!”

“前天夜里凌晨两点到三点呢?”

“……我在宿舍睡觉。”

问了一堆有的没的,穆玄英就知道这个线索又断了,不由有些泄气,这会儿晚饭时间早过了,莫杀提着好几袋子外卖进了警局,七组的人都饿得咕咕叫,冒着绿光的眼睛盯得莫杀以为面前站着一群狼。

好在莫杀吃不准他家少爷想吃什么,所以只要以前莫雨说过想吃的东西,他都买了过来,别说两个人了,十个人都不一定吃得完。

一群人抄起筷子,如狼似虎的吞咽着,莫杀等着他们吃完好收拾了扔出去,这会儿没事儿做,溜溜达达的看着白板上的注解,说道:“凶手还有点怜香惜玉啊!男的都被戳烂了,女的倒还好。”

莫雨抬头扫了他一眼,忽然愣住了,放下筷子上前取下两个人解剖后的照片,穆玄英问道:“小雨哥哥,怎么了?”

“小月,伤口倒模确定凶器是同一把刀吗?”

“这个可以确定。”陈月笃定的点头。

“你们看伤口,”莫雨把两张照片放桌上,指着男生的伤口说:“这些伤口是扎下去之后,还往下按压才造成的,所以伤口显得有些大且模糊,再看苗依玲的伤口,很利落,就是扎下去拔出来再扎下去。”

众人一比对,还真是这样,张桎辕道:“那会不会是因为男生力气比较大,挣扎得厉害。”

“这个男生身上有几刀是死后戳上去的,应该不是因为挣扎的原因。”陈月解释道。

“那是什么原因?”林可人问道。

“凶手恨罗善和,所以要把刀用力压下去,对苗依玲,却没多少恨意。”月弄横解释道。

“也就是说,凶手真正要杀的是罗善和,苗依玲是用来混淆视听的?”林可人问道。

“嗯。”穆玄英点头,说道:“重点排查罗善和的情况!”

“是。”

莫雨拍拍莫杀的肩膀说道:“干得好!”从未被少爷夸奖过的莫杀此刻有种放声痛哭的冲动。

“不对啊,如果凶手和苗依玲不认识,那苗依玲怎么会让人进宿舍。”张桎辕提出了质疑。

“也许凶手为了杀苗依玲,故意接近了她,让她放松了警惕。”

“有可能,反正先排查罗善和的人际关系。”

又有了目标,众人匆匆扒拉几口饭菜,就投入了工作,莫雨不是正式编制,所以这会儿去留都一样,翟季真是看着穆玄英长大的,在他眼里,穆玄英还是小孩子,所以他把穆玄英和莫雨、陈月、林可人都赶回去睡觉了。

剩下的人就开始排查起了之前就收集好的资料。

第二天穆玄英和莫雨带着早饭来到七组的时候,七组的老人都横七竖八的倒在休息室里,莫雨拿起穆玄英桌上的报告说道:“先看看他们整理的吧。”

穆玄英轻手轻脚的关上门,坐到了座位上,顺手揽过莫雨,让他坐自己腿上,翻看报告,林可人和陈月进来的时候恨不得自插双目,这两个走哪儿都要秀恩爱的货,果然就是专门来报复社会的。

七组果然都是精英,一个晚上竟然把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相关人员都理顺了,和罗善和有矛盾的,除去不在场证明充分的,一共有三人。

一个是隔壁宿舍的杨志强,他和罗善和是因为银行卡结怨的,杨志强性子大大咧咧的,有些丢三落四,一次在校园存取机上插了银行卡取了钱忘记拔,罗善和看到了,直接把杨志强银行卡里五千块钱取走了,杨志强找了老师调了监控,发现取钱的人是罗善和之后,就去找他,罗善和说那是他的钱就是不肯还,老师出面了也没用,从那儿以后,杨志强就一直看罗善和不顺眼。

第二个是罗善和同班的女生魏淑涵,魏淑涵和罗善和的室友谈恋爱,罗善和有时候钱不够花会借室友的,借的不多,但很少会还,室友也不怎么好意思要,后来他室友谈恋爱后,为了要给女朋友买礼物,掐着钱过日子,罗善和要借的时候,室友就拿不出钱了,几次下来,罗善和就在他室友耳边说那女生只是看中了室友的钱,还有那女生今天和某某男生一起出去了,那女生只要有钱就勾搭之类的,说得多了,他室友也有些疑神疑鬼了,经常和女生吵架,最后分手了,也不知道那女生是怎么知道罗善和挑拨离间的,反正自那以后,那女生见到罗善和都恨不得从他身上咬下块肉。

第三个是学校的保安薛柏伟,罗善和翻墙出去上网,薛柏伟看到了自然要让罗善和下来,罗善和一吓,翻墙摔过去了,本来也没什么,薛柏伟看人都跑了,也就继续巡逻了,但罗善和倒记恨上薛柏伟了,在薛柏伟巡逻到学校操场的时候,拿了块砖头对着人就扔了过去,薛柏伟年纪也不小了,这一下砸在了薛柏伟的腿上,薛柏伟连站都站不起来,操场那块地又空旷有偏僻,也没人来搭把手,要不是有小情侣过来压操场,薛柏伟恐怕得爬回去,但这也耽搁了不少时间,又是大晚上寒气重,薛柏伟这条腿就算落下了病根,而且事后找罗善和,罗善和不仅不承认还冷嘲热讽说瘸子还要当保安之类的,气得薛柏伟差点闹上法庭,后来是学校付得医药费又送了不少东西,才让薛柏伟没上诉。

几人商量一下,给里面睡觉的人留了言,就去找这三个人问话了,莫雨和穆玄英去询问薛柏伟和杨志强,陈月和林可人去询问魏淑涵。

评论(7)
热度(35)
  1. 燕承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