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毛毛雨】暖酒(现代刑侦文,各种occ,墨紫出品)

第一案

一、倒吊人

警局刑侦队重案七组,是刚刚成立不到半年的新分队,每个都是局长手下能独当一面的亲兵,组长穆玄英更是局长谢渊的养子。

不过穆玄英刚刚工作三年就荣升重案组组长,其实很多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在关注着,那些老人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压得住的。

刚过三个月,那些人就发现,那群老人,对别人还是不屑一顾,但对穆玄英,几乎是言听计从,不得不感叹,有个当局长的爹就是好啊!

实际上呢……

“……不带你们这样的啊!小月!把我的午餐还给我!”

“玄英啊!我们这些姐姐,叔叔,伯伯都只能吃泡面,你一个人端着个午餐盒不是存心欺负人嘛!所以啊!你就把你的午餐贡献出来吧!”月弄痕捏了捏穆玄英鼓起的包子脸,笑眯眯的加入了战局。

“就是!要说最不厚道的,就是玄英你了,天天端着你家小雨哥哥做的爱心便当 ,在我们这群孤家寡人面前晃,不是纯粹欺负人吗?不过我们也不会让你饿着,喏,那边的泡面,自个儿泡去吧!”唐影凭借自己多年卧底抢东西的经验,成功抢走了穆玄英饭盒里过半的肉食。

“你要是不想我们抢你的午餐,就答应我们的条件!”陈月一针见血的说道。

“凭什么小雨哥要帮你们做午饭啊?”穆玄英炸毛。

“身为七组组长夫人,难道不应该帮着你这个组长关爱一下下属吗?”张桎辕端着茶杯慢悠悠的走过,不过得忽略他嘴角糖醋排骨的酱汁。

“……虽然老大和老王是冤家,不过不得不说人家老王会教孩子啊!这饭菜做的,比得上五星级大厨了,听说莫雨还有个师姐,不知道她做饭怎么样?”

能毒死人!穆玄英在心中吼道!不过仍旧是一脸笑容的说:“我没吃过丁丁姐姐做的饭,不过想来应该很好吧!下次丁丁姐姐回国,我请她给大家做顿大餐如何?”

不明所以的众人纷纷叫好。

“你们在干嘛?”门外进来的谢渊就看到七个人在抢一个小小的盒子,穆玄英趴在桌上凄凄艾艾的瞪着他们。

“额……局长,没什么!”林可人急忙将饭盒塞到背后。

谢渊看了看林可人,转头对穆玄英说道:“别无精打采的,没吃午饭啊!都给我拾掇拾掇,郊区大学城信息技术学院第三男生宿舍楼五楼509里死了个男生,报案人说是被刀捅死的,这案子就交给你们了。”

穆玄英听到有案子,总算有了点人气,动了动胳膊说道:“小月,可人姐,仲平哥,张叔先去现场,影哥你和我走,翟叔,你留守。”

“等等,玄英。”谢渊等陈月他们出去后,叫住了他,看到唐影和穆玄英疑惑的眼神,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咳咳,你王伯和我说,要让莫雨做七组的医学及信息顾问,属于编外文职人员,这个……”

“我当然乐意啊!”

谢渊一口老血梗在喉间,他本想让穆玄英拦下莫雨,但他的养子似乎在父子同心这条路上没有天分。

“玄英啊!莫雨他……”

“小雨哥哥的散打很厉害的!而且在学校辅修医学和解剖学,都拿到学位了,七组就小月一个法医,压力很大啊!”

谢渊腹诽,他当然知道莫雨散打很厉害,当初这小疯子刚被王遗风收养的时候,他就派影去调查过,结果唐影当晚一瘸一拐的回来找他报医药费,还有那医学和解剖学的学位,还不是校长不敢捋王遗风的胡须,莫雨的各科成绩都是优,天知道他到底学了几分,还有他一专修金融和法律的,辅修什么医学、解剖学啊!

可别说校长,谢渊也不敢捋王遗风的胡须啊!而王遗风的逆鳞就是莫雨,那小疯子要什么,王遗风就给什么,溺爱程度比他对穆玄英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会儿要是穆玄英不乐意,他还能借坡下驴的挡一挡,可穆玄英这货一听莫雨要来,就和吃了兴奋剂一样,谢渊不由心塞啊!

玄英啊!你要知道,莫雨来了,肯定不会只干文职,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哎,记得帮老爹的坟上多浇几瓶酒……

穆玄英一拍板,王遗风下午就亲自把养子送到了警局局长办公室里,所有手续都是谢渊亲自去跑,办得自然是快。

“毛毛呢?”莫雨歪头看着喝茶看电脑屏幕的翟季真。

翟季真故作镇定的表情在莫雨开口后就立刻破碎了:“毛,毛毛,毛毛啊!他……出现场去了,你渴不渴,要不要喝水?我帮你……”

“这不是毛毛的便当盒吗?他午饭没吃完就去出勤了?”莫雨看到被林可人丢在桌上的便当盒,问道。

“咳咳,事出紧急,所以……”翟季真可不敢告诉莫雨那动了一大半的便当都是他们吃的,穆玄英一口没吃着。

“他去哪儿出勤了?”

“大学城信息技术学院第三男生宿舍楼509。”这次莫雨让他把话说完了。

莫雨抬脚就往外走,王遗风和谢渊正一前一后进了办公室。

“莫雨,过来。”王遗风和颜悦色的对莫雨喊道,虽然只是微微挑了挑嘴角,但谢渊表示,对比刚才对自己说话时的态度,这绝对是和颜悦色。

“爸。”

果不其然,王遗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谢渊更加心塞了,玄英那孩子,到现在还叫他干爹呢!不对,这小疯子以前不都叫王遗风义父的吗?怎么现在突然改口了?

“手续已经全办好了,没必要天天在办公室里呆着,公司的文件我会让烟送过来,我是同意你在这里陪穆玄英了,不过你还是公司的继承人,该做的不能少做了,没事的时候就回公司看看。”

“我知道了。”莫雨面无表情的应道。

王遗风也不在意他臭着张脸,忽然转头对谢渊说道:“小雨现在在你手下,出了什么事……”

“我一定把他当亲儿子疼着!”谢渊立刻做出保证,他现在只想买个台子回来,一天三炷香的把莫雨供起来,当祖宗一样孝敬着。

王遗风点了点头,继续对莫雨说道:“你是顾问,没必要对他们言听计从的,呆腻了就出去逛逛,饿了叫莫杀给你送吃的,别老和穆玄英出去吃,外面的东西干不干净没人知道,有什么需要找谢渊。”

最后一句话差点让谢渊跪下,我去,找我?我难道沦为和莫杀一个级别了?

忽然王遗风眉头一皱,抬头看了看整个办公室,不满道:“怎么这么热?空调开了吗?”

“开了,开了……”翟季真急忙说道:“机子老,凉的慢。”

王遗风一挑眉,说道:“莫雨,今天先和我回去,明天再过来。”

“不要,我一会儿去找毛毛。”莫雨正在给穆玄英发短信,头也不抬的说道。

“好,晚上早点回来。”

“知道了。”

王遗风走前瞪了谢渊一眼,谢渊欲哭无泪,他好像没说什么吧?

结果王遗风刚走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人来送货了,谢渊郁闷了,他没订什么东西啊,怎么要他签收啊?

实木地板,防水墙纸,这些东西送来做什么?

然后扑面而来的土豪气息啊!崭新的办公桌,电脑椅,资料架,还有配套的沙发茶几。

新款电脑,专业仪器,3D全息投影,dlp大屏幕,当然还有被王遗风嫌弃的空调也被宣布正式下岗了,各种配套的零件,小玩意儿也一样不少的给配齐了。

趁着七组就翟季真一人,整个办公室都被家装公司重新清理翻修了一遍,各种仪器都换成了新的,翟季真火急火燎的招来几个技术部的小丫头,帮忙将资料转进新电脑中,还有那些资料文件都要重新归类整理放进新的档案柜里。

谢渊抽着嘴角,默默扶额,手下几个刑侦组的组长都来问,他们的空调什么时候能换新的,谢渊怒了:“换什么换,不都能用吗?”

“能开但是不制冷啊!”另外几个刑侦组的组长委屈的说道:“七组都换新的了,我们怎么不能换?”

“自个儿掏钱换去。”

“谢局,不带这样啊!七组难道就是自费的?”

“废话!”

刑侦组的几个组长愣了,七组谁这么有钱啊?刚才搬进去的设备他们也都看到了,没个百来万的下不来啊!

院子里吱呀一声停下了一辆悍马,上面下来了一个大汉,匆匆忙忙的跑进七组,环顾了一下四周,点了点头,出来对谢渊说道:“谢局,我家少爷明天开始就正式在您这儿上班了,老板说少爷有什么需要的东西,谢局尽管帮少爷添置了,钱我们来出。”

谢渊抽了抽嘴角,瞥了瞥刚才还有些愤愤不平的几个组长,说道:“这件事我不管,莫雨有什么要买的,让他自己和你家老板说去。”

“呵呵,少爷要是开口我们自然都会买来的,只是有些器材的购买需要谢局您签个字。”

“到时候我会看的。”

“那就好,一会儿会议室的配套用具会送过来,还有门我们会换成刷卡密码门,毕竟重案组嘛!保密系统自然要周全点,一会儿玻璃会送来,这些玻璃窗一根小钢丝就能弄开,太不牢靠了,对了,我家少爷有哮喘,空气过滤系统会装在通风口,可能动静会大一些,我可以让他们等警局下班后再弄。”莫杀簌簌叨叨的一段话,让另外几个组的组长抽搐了几下眼角,默默的退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碎碎念,富二代什么的,最讨厌了!

转头看莫雨这边,王遗风把莫雨送到了大学城,车子就开不进去了,这里出了命案,人围了一圈又一圈。

“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了,你回公司吧!”

“自己当心点,真有什么危险,就开枪,枪支的事情,到时候我来处理,,还有谢渊要是敢指挥你做这做那,你就回来,我去摆平……”

“义父,我不是小孩子了。”

“叫什么?”

“……爸。”莫雨撇嘴,当初王遗风肯让他来警局工作,就是要他改口叫爸。

“那我回去了,忙完了叫莫杀去接你。”

“知道了!你快回公司吧!陶叔再见不到你要哭了!”莫雨甩上车门翻了个白眼就往里走。

“臭小子,还这么不可爱!”王遗风笑骂了一句,把陶寒亭的号码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

“毛毛,你在哪儿?”莫雨到了男生宿舍楼楼下,被鉴识科的人拦在了楼下。

“小雨哥哥?我在大学城的小吃街。”

“恩?怎么去那儿了?”

“嘿嘿,饿了嘛!对了,小雨哥,干爹说你要来七组上班啊?”

“只是顾问,不是编内人员。”

“真没想到王伯伯会肯放人。”

“……”莫雨没说话,腹诽他肯放人又不是没条件。

“小雨哥哥,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在宿舍楼楼下,被鉴识科的拦在了外面。”

电话那头穆玄英直接将嘴里的东西喷了出来,对面的唐影躲闪不及遭了秧。

“咳咳,小雨哥哥,你在大学城?”

“恩。”莫雨应了声,“今天报道,翟季真说你在这里。”

“你今天就来报道了啊!等等啊,我一会儿就过来。”说完穆玄英挂断了电话,三两口把丸子汤解决了,扯着正在清理的唐影就往案发现场赶。

莫雨不喜欢和人靠太近,自从那个女迷恋狂的事之后,他就不愿意和陌生人有肢体接触了,所以这会儿他找了个僻静的角落躲了过去。

“莫……雨?”忽然有个女孩迟疑的喊道。

莫雨转头,看到女孩有些困惑,这女孩看着熟悉,但并不熟悉。

女孩看他回头了,上前两步,莫雨后退了一步,女孩立刻站停,吐了吐舌头,说道:“不好意思,忘了你不喜欢和人接触了,我是叶靖衣,你和王先生来山庄和大哥谈生意的时候我们见过。”

莫雨想起那个冷冰冰的叶英的确有个妹妹,叶英也只有对她这个妹妹脸色好些。

“你好。”

“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你已经毕业了啊?”叶靖衣不在意他冷淡的态度问道。

莫雨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是这里的学生?”

“不是不是,我在家念书的。”叶靖衣连忙摆手。

莫雨有些奇怪了:“那你来这里?……”

“我找我男朋友的,不过他好像被关在宿舍里了。”叶靖衣撇嘴,看来鉴识科的不仅不让外面的人进去,里面的人也出不来。

莫雨看着这个大小姐,四季山庄的大小姐,居然和技术学院的学生谈恋爱?

“你大哥知道吗?”

“额……别跟我家里说!”叶靖衣突然察觉自己好像说漏嘴了,急忙双手合十拜托莫雨。

莫雨咧了咧嘴角,说道:“我就当没见到你,快走吧,反正今天也见不到你男朋友。”

叶靖衣不好意思的绕了绕手指说道:“这个,他马上就出来了……”

“什么?”

“靖衣,不好意思久等……你是谁?!”莫雨被身后突然冒出的人吓了一跳,一个错手就把人摔地上了。

“啊!莫雨哥,他是我男朋友!”叶靖衣急忙说道,从莫雨手下把那个身材高壮的男人救了下来。

“嘶!”男人捂着后脑勺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叶靖衣,问道:“他是谁啊!下手真黑。”

“我哥的朋友!怎么这么长时间才下来?”

“你哥的朋友?你告诉你哥了?”

“没,碰巧碰到了而已。”

“哦,”那男人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说道:“我叫卫栖梧。”然后对莫雨伸了手。

莫雨看了看,没伸手,叶靖衣白了卫栖梧一眼,拎着卫栖梧的耳朵问道:“你还想被他摔一次?说!在楼上磨蹭什么呢?”

“哎呀,楼道里那些警察走来走去,要溜出来不容易嘛,况且我就住五楼,死得那哥们就在我隔壁两个房间,避开那么多警察的视线,耗了点时间。”卫栖梧急忙讨饶。

莫雨蹙眉,问道:“你怎么出来的?”

卫栖梧看了看莫雨,碍于叶靖衣在场,没敢甩莫雨面子,说道:“楼道的窗户爬出来的。”

莫雨看了看楼道窗户,都订了防护栏,回头挑眉。

“嘿嘿,谁告诉你是一二楼的楼道窗了?”卫栖梧得意的笑道:“那个楼道最下面一层不是一楼,是地下车库,那里还有个窗户卡死了,关不上。”

莫雨了然,他背后就是地下车库的人行出口,难怪叶靖衣会到这个角落来。

“还有碰到其他人吗?”

“没,说实话,如果不是我练过,那个窗户还真没几个能翻得过去。”

“带我去看看。”

“我和靖衣要去约会,打扰别人约会被驴T……”那个T字还没说完,就看到莫雨摸出了一本崭新的警官证,本来他是编外人员,没有警官证的,不过王遗风硬是让谢渊给他弄了本糊弄人的,虽然没有效,但蒙蒙外行人不成问题。

卫栖梧抽了抽嘴角,无奈的带着莫雨进了地下车库。

这个地下车库挺大的,人来人往也多,因为这里不仅停汽车,学生的自行车、电瓶车都停这儿,这会儿下课的学生有不少都在这儿取车准备出校。

“这里有监控吗?”

“有是有,不过有些被砸掉了,没人修。”

“砸掉了?”

“恩,去年有几个人喝醉酒,在地下车库发酒疯,砸了好几辆车,顺带砸了监控,不过那几个人也受了处分赔了钱。”

“你知道哪些被砸掉了吗?”

“一共有多少我不知道,不过你看停车少的地方基本就是摄像头被砸掉的。”说完,他们就到了一扇铁链锁死的大门前,婴儿手臂粗的铁链已经完全锈死,莫雨晃了晃,门纹丝不动。

“不仅外面被锁死了,里面也是上了锁的,打不开,窗户在这边。”说着,卫栖梧带着他绕到了侧面,这里是个死角,大概原本是想在这里安排个车位的,但是高度预算错误,这种高度,轿车开不进去,停自行车又太深,只能废弃。

卫栖梧在墙上摸了摸,开了灯,莫雨看到了那扇窗户,也有点明白卫栖梧说的练过是什么意思了。

那扇窗户很窄,大约只有一尺的高度,而且离地面有一米八的距离,卫栖梧双手吊在窗沿上,用力往上一跳,上半身就钻进了窗户里,紧接着又是一蹬,就进了楼道。

莫雨想了想,对叶靖衣说道:“今天他要配合我们调查,你先回去吧!”

叶靖衣撇撇嘴,无奈答应了:“别告诉我哥哥啊!”

“恩。”莫雨点点头,看着她离开了车库,卫栖梧刚要翻出来喊她,被莫雨一瞪,怏怏的把身体缩了回去,“站远点!”莫雨敲了敲墙壁说道。

“……哦。”卫栖梧的声音闷闷从窗户里传来。

莫雨灵巧的一个翻身就进了楼道,卫栖梧呆愣中还不忘吹口哨。

莫雨白了他一眼,说道:“盗中之王还念书?”

卫栖梧耸了耸肩:“研究生半工半读,总得给自己找个身份不是,你那警官证哪儿来的?做的还蛮真的。”

“谢渊那儿要来的,你和叶靖衣的事,叶英知道吗?”

“大概知道吧,最近靖衣要出来越来越难了。”

莫雨没说话,转了话题问道:“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都说了,这窗户这栋楼里能翻过的不超过五个,而且我有个习惯,每次翻过窗户后,都会在窗台上撒把石灰掩盖痕迹,今天我下来的时候,石灰没动过。”

“柳公子说,还要和你比一场。”莫雨看了看窗台上厚厚的灰,除了他和卫栖梧留下的印子就没别的了。

“哼,怕他不成!”卫栖梧不屑的说道,见莫雨往上走,便从一旁的石灰袋子里抓了把石灰,洒在了窗台上,跟着跑了上去。

“一楼就门口有警察,五楼的话,楼道门口就有警察,要去现场很麻烦。”

“你怎么下来的?”

“盗中之王还躲不开几个小警察的视线?”

莫雨挑眉,说道:“我不介意带你去警局说。”

“诶诶诶,别,我在配电室的电闸上做了点手脚,随时都能让电闸跳闸,配电室就在楼道旁边,我趁警察去配电室的时候溜出来的。”

“你还做了多少手脚?”

“这个么,就不足以对外人道也了……”看到莫雨威胁的眼神,无奈改口:“我也不记得了,反正怎么方便怎么来。”

这时,莫雨的手机震了起来。

“小雨哥哥,你在哪儿?我在楼下了,没看到你。”

“我在宿舍楼里,你直接到案发现场找我。”

“啊?你怎么上去的?”穆玄英吃惊的问道,不过他也没多纠结:“等等啊,我一会儿就都到。”

这会儿他们已经到了四楼到五楼中间的转角,卫栖梧拦下了他,摸出手机,按下了几个按钮,对他做了个嘘的动作。

然后就听到了“嘀——嘀——嘀——”类似警报的声响,不过声音不算太高,最多和闹钟一个水准。

五楼门口的警察郁闷的寻找着声音来源,往左边的房间走去。

“快。”卫栖梧三步上了五楼,一个眨眼的功夫钻进了右边的房间,莫雨跟了进去,那是楼层的开水房,这会儿里面一个人都没。

“刚才那是什么?”

“宿舍里有人用热得快、电磁炉这样的大功率电器就会发出警报,宿管就会上来查看,防止发生火灾,我在配电室里装了个能发出这种声音的东西。”卫栖梧又按了两下手机,声音就停止了,然后从热水房提了两瓶开水就往自己宿舍走。

警察看到是从开水房打开水出来的,就没多问,看着他回了房间。

莫雨在开水房门口摇头,果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可人姐姐,小雨哥不在吗?”

“莫雨?他怎么会在?”

“我在这儿。”莫雨从开水房走了出来,把月弄痕吓了一跳。

“你怎么进来的?楼底下的人呢?”

莫雨无视了她的问话,带上手套和脚套就进了现场,穆玄英跟了进去,陈月瞪了莫雨一眼,说道:“头发盘起来。”

莫雨没理她,蹲在了尸体面前,说道:“死得很艺术。”

陈月翻了个白眼,对穆玄英说道:“死者罗善和,今年21岁,大四学生,死亡时间大约在凌晨两点到三点间,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

“凌晨?那同宿舍的人呢?”穆玄英看到被倒吊在上铺床栏上的死者,不得不承认的确很艺术,尸体的左脚腕被绑在床栏上,右脚腕绑在了左腿膝盖后,双手手腕背在脑后,和死者的脖子扎在了一起,全身赤裸,身上仅裹着一条床单,像是古希腊人的造型,血将床单全部染红了,滴滴答答的在地上形成了一大片血迹。

“因为是大四,所以同宿舍的人有三个出去实习了,还有两个昨晚在网吧通宵,中午回来拿钱吃午饭的时候才发现他死了。”

“不在场证明核实了吗?”

“那两个在网吧的都核实了,网吧有监控,他们整晚都在,另外三个正在核实。”

“宿舍的隔音并不算好,这么被捅肯定会叫,难道隔壁两个房间都没人?”穆玄英看到月弄痕本子上那么一点点的证言,皱眉道。

“这个我们也比较奇怪,两边的人都说没听到叫声,不过都有人在五点的时候,听到这边有很重的一声撞击声,不过就一声,所以没在意。”

“不奇怪。”莫雨蹲在尸体前说道。

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他,陈月说:“这个要做了解剖才能确定。”

莫雨看了她一眼,说道:“按照你的经验,这一眼就确定了吧!”

“没十足的把握,我不发表言论。”

莫雨想了想,法医的确应该这样,不过自己是顾问,用不着管这些,所以指着死者锁骨中的一处刀伤说道:“死者身上有一刀是刺在锁骨中间的,直接切断了气管,再怎么喊也是发不出声音的,不过要等到小月做了解剖以后才能确定。”

“那么凶手应该有医学常识了?”

“应该没有。”莫雨耸肩的说道。

“只是碰巧,死者的口鼻间有被捂住的淤血,另外锁骨周围被捅了很多刀,大概只是知道那里有气管,但不知道确切位置。”陈月让人把尸体放了下来,解开床单后,林可人抽了抽脸,这有多大仇啊!

死者身上光凭目测就超过三十刀,心脏上,胃部,肝脏部位,甚至下体都有刀口,难怪陈月只说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了,要说到底是捅到那儿失血过多的,那一时半会儿还真不能确定。

尸体被搬走后,陈月就先回去了,穆玄英和唐影正和月弄痕勘查现场,莫雨没什么兴趣,就被穆玄英安排在隔壁看那些小警察盘问两股战战的学生,直看得莫雨打哈欠,打了个招呼就跑卫栖梧的宿舍去了。

昨天他刚参加完一个酒会,凌晨两点才回来,王遗风一大早又把他拎到公司开会,开完会就和王遗风谈条件来找穆玄英,根本没睡够,但以莫雨洁癖的个性,要让他睡研究生一学期一换的床单,他还没那个勇气。

本想着找个人聊天至少能不那么困,结果刚进卫栖梧的宿舍就发现那货抱着笔记本战得正嗨。

扫了一眼宿舍,除了卫栖梧在打游戏,整个宿舍就两人,一个在床上睡得要死要活,另外一个抱着厚厚一本英文原版书在啃,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学霸。

卫栖梧打完一局,在第二句开局前的空档,问道:“你来做什么?”

“……那边查案,没我的事。”

“……要不你睡会儿?最后一个铺位的哥们搬出去和女朋友住了,我柜里有一床垫被没用过,你先铺上去吧,不过没被子。”

莫雨正求之不得呢,拿了卫栖梧的垫被往床上一铺,鞋子一脱,就和周公下棋去了。

隔壁查案一查就查到了傍晚,林可人来这个宿舍盘问的时候,一看到莫雨在这里睡觉,声音顿时放轻了很多,搞得除卫栖梧以外的两个男生红了脸。

“卫老大,那谁啊?你马子?”那个睡得要死要活的爬下铺就看到最后一个铺位上躺了个长发的,看下面的垫被是卫栖梧的,便调揩道。

卫栖梧正在喝水,被这么一问,一口水喷了出来,一本砖头书就砸了上去。

“我槽,你别害我,要给他爸听到,我就要被填水泥沉大海!”

“没那么严重吧?”

“呵呵,他男朋友是重案组组长,他男朋友的爹是公安局局长,他爹是黑道头子,他整个一含金汤勺的黑太子,我要敢染指他,保证死无葬生之地。”

那人也是知道卫栖梧背后有些猫腻儿的,所以听到卫栖梧这么说,就知道这人真不好惹了,缩缩脖子,去卫生间洗漱了。

不一会儿又探头出来,问道:“太子?他是男的?”

卫栖梧抽了抽嘴角。

等到收队的时候,穆玄英四处找莫雨,林可人才告诉他,莫雨在宿舍睡觉。

穆玄英皱眉,莫雨可不是那种随便找张床就能睡的人,但看到卫栖梧之后,溜溜达达的跑上去,说道:“好久不见啊!卫盗帅。”

“呵呵,穆少,莫少在最后一张床位上。”

“哦!有空来喝茶啊!”

“……多谢美意,我还是算了。”去公安局喝茶,他是有多想死才会干这事?

穆玄英轻轻拍了拍莫雨的肩膀:“小雨,小雨醒醒,回去了。”莫雨皱了皱眉,颇为不乐意的睁开眼睛,看到是穆玄英,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穆玄英脱下外衣,给莫雨披上了。

“当心感冒。”

莫雨似乎因为睡醒了,感到了一丝凉意,就没拒绝穆玄英的外套:“查完了?”

“还没,今天先收队,明天继续。”

莫雨穿上鞋子,跟着穆玄英往外走,边走边对卫栖梧说:“楼下你注意一下,有事就打电话。”

卫栖梧干笑着应下了。

“什么事啊?”

“楼下有个窗户,能爬进来。”

“那让影叔去……”

“卫栖梧在上面撒了石灰,没别人动过。”

“哦,那他有重大嫌疑……”

卫栖梧脚下一软,差点摔了。

“别闹。”莫雨拍了拍穆玄英的头,让他别开玩笑。

穆玄英耸耸肩去停车场取了车子,和月弄痕打个招呼,就载着莫雨直接回家了。

莫雨在副驾驶上又睡了过去,穆玄英看了看睡得正熟的莫雨,把车子停进了自家车库,关上了车库门,斜过身子在莫雨的脖子上留下了个吻痕。

莫雨蹙了蹙眉,动了动身子,避开穆玄英的骚扰继续睡。

“小雨,到家了。”穆玄英炙热的呼吸吐在莫雨耳边,莫雨晃了晃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穆玄英看到莫雨毫无防备的模样,下腹一紧,摸出还没还回警局的手铐,趁着莫雨还没清醒,捉住莫雨的手腕,拷在了头垫的钢管上。

莫雨一瞬间惊醒了,抬脚就要踹,穆玄英急忙躲开,但一手却抓住了踹过来的脚腕,不让莫雨的双腿并拢。

“穆玄英!”

“呵呵,小雨哥哥,睡太多不好,我们来做点运动。”穆玄英把副驾的座位放平,莫雨双手被扣在脑后,只能跟着下躺。

莫雨不喜欢被桎梏的感觉,恼怒的对穆玄英道:“放开我。”

“小雨哥哥,你好凶!”穆玄英面上满是委屈,但动作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抓着莫雨的脚腕爬到副驾上的他,强硬的挤入了莫雨两腿之间,手指慢悠悠的解开莫雨的衬衫,察觉到莫雨打了个寒颤,顺手打开了车内的空调,说道:“车里也挺好的,要空调有空调,灯光也正好,不暗不亮,我早就想试试车震了。”

下班时间,车库进进出出的车辆不算少,虽然穆玄英停在角落,但也保不准会被注意到。

莫雨踩着穆玄英的大腿,想把他踹开,穆玄英猝不及防往后倒去,差点摔到座位底下。

穆玄英的火气也开始往上冒了,不过隔壁车位驶进了一辆车,两人暂时都没了动作,莫雨努努下巴,穆玄英刷的一下把车内遮阳挡给扣上了。

但顺手也把莫雨的裤子给解开了,这会儿一手摸着莫雨光滑的大腿,一手把车内灯光调暗,只不过灯光一暗,莫雨的大腿就显得更白了,穆玄英架起莫雨的双腿,在大腿内侧留下了吻痕。

莫雨虽然恼怒他胡来,但事已至此,他也不是不想做,所以这会儿半推半就顺了穆玄英的意。

毛小爷蓄谋已久,车里的润滑膏都放了有半年了,这会儿终于派上了用常。

莫雨白了他一眼,穆玄英坏心的挤了一大半在莫雨股间,冰冷的膏体,让莫雨不适的抬高了腰。

“小雨哥哥,别动啊!浪费了好多……”穆玄英故作可惜的抹了抹落在座椅上的润滑膏。

莫雨继续白他,如果不是他双手被铐着,这会儿肯定一拳挥上去了,有了润滑膏的作用,穆玄英直接伸进了两根手指,莫雨也没觉得有多少不适,只是动了动腰。

一番轻拢慢捻抹复挑之后,穆玄英就提枪上阵了,莫雨蹙了蹙眉,他不太习惯这样的方式,每次房事前,穆玄英都会做足了前戏,挑起莫雨的感觉,像这样没有爱抚,没有亲吻,还是第一次,虽然没有弄得自己很难受,但总觉得空落落的。

“小雨,想要我吗?”穆玄英撑着座椅,附身遮住了灯光。

他已经看到了莫雨的蹙眉,但仍没有抚慰他的意思。

“答应我,不要冒险,更不准和某些人走太近!”

莫雨闻言睁开了眼睛,带着薄恼道:“你明知道我和卫栖梧没关系!”

“我知道,小雨,但是王伯伯那里的人,你能说有多少是善类?”猛然顶入,莫雨猝不及防,一声低吟从喉间流出,穆玄英继续说道:“现在你进了警局,肯定有人对你和王伯伯不满,王伯伯深居简出,又有陶大叔在旁,你不一样,我……”

“穆玄英!你把我当什么?!”莫雨的怒喝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是你的女人!不需要你保护!难道离了你我就不能活了?”

穆玄英僵了僵,细密的吻落在莫雨脸颊上,低声道:“对不起,小雨,我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我只是害怕……我见过太多线人、卧底暴露后的下场……”

莫雨沉默了,他看到了穆玄英的颤抖,半晌道:“我不会有事的。”

穆玄英没告诉莫雨,今天下午他看到莫雨躺在卫栖梧的宿舍里的时候,差点以为莫雨已经被害了,那时开始他就后悔同意莫雨加入七组。

“我……不会让小雨你有事……”穆玄英似是发誓又似呢喃般在莫雨耳边轻声道。

虔诚的吻着莫雨的肌肤,像是要在每一寸皮肤上都留下自己特有的刻印,不放过一分一毫,手下也不停的在莫雨身上撩拨。

一开始莫雨还能咬着下唇,不发出声响,但在穆玄英娴熟的撩拨和持续不断的冲击下,也顾不得其他,呻音出声……

晚上九点,车库里已经没人了,穆玄英抱着被风衣包裹住的莫雨,溜进了电梯,刷了卡就等着电梯在自己那层停了,却没料到这时候正好有人在一楼按下了电梯。

电梯门一开,里面、外面的人都愣了。

穆玄英反应快,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女朋友喝多了。”

莫雨的长发露在风衣外,衣领又遮住了他的脸,加上他偏白的肤色,没穿鞋子、裤子,说是女朋友,倒也没人会怀疑。

外面的人笑了笑,进了电梯,这里是高级住宅区,住这儿的人非富即贵,自然没人会刨根问底,免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人都不知道。

穆玄英到了楼层,就看到王遗风抽着眼角瞪着他们,怒道:“怎么不接电话?”电梯里的人笑了两声,小两口被抓包了,然后电梯门就关上了。

“呵呵……”穆玄英干笑,听到电梯门关闭的声音才说道:“小雨睡着了。”

王遗风看到养子被光溜溜的抱回来,用脚趾想都知道这穆小子干了什么好事,心里默默的卧槽了一下,在谢渊头上记了一笔。

让莫杀去照顾莫雨,把穆玄英叫进了书房……

一点,穆玄英撑着被折磨得不堪重负的眼皮,从书房出来,吃了早已冷掉的晚餐,迷迷糊糊的进了浴室。

王遗风稍稍解气,溜溜达达的进了莫雨和穆玄英的卧室,莫雨这会儿醒了,批了件外衣坐在床上,莫采薇端着刚刚热好的夜宵站在一边。

“义父,还没睡?”

“叫什么呢?”

“……爸。”莫雨撇嘴叫道,莫采薇忍不住撇头笑了起来,被莫雨瞪了一眼,立马回头正经的站在床边一动不动。

“别老是由着那小子胡来知道吗?”王遗风意有所指的瞄了一眼莫雨身上遮都遮不住的吻痕,干咳道。

“……要你管。”

“我不管他就要翻天了,你知不知道今天你是怎么回来的?”

莫雨含着香菇鸡茸粥,没理会王遗风的挑拨离间,王遗风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道:“那小子就拿件风衣裹了你就这么上来了,电梯里可不止你们两个。”

莫雨一口粥呛住了,莫采薇急忙帮他抚背顺气,王遗风继续添油加醋:“莫杀帮你清理的时候,你身上除了件风衣,什么都没。”

莫雨吧嗒一声,把勺子捏断了,莫采薇咽了口口水,偷眼看了看王遗风,见他心情颇好,顿时欲哭无泪,谷主心情好、少爷心情不爽的时候,基本就是他们这群下人遭殃的时候。

“爸,你再不睡,脸上就要长皱纹了。”莫雨瞄了眼看似淡然超脱,实则尾巴都要翘起来的王遗风,冷然道。

王遗风施施然的步出了莫雨的卧室,说道:“笑一笑,十年少,多笑笑就好了。”

等王遗风回房后,莫雨问莫采薇:“穆玄英呢?”

“……穆少爷在洗澡。”莫采薇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把他的衣服都扔了,所有有床、有衣服的房间都锁上,谁敢给他开门,明天就去听义父吹笛子。”

“……咳咳,少爷,是不是有点……是。”莫采薇看到莫雨的眼神,立刻应道,转身下去执行了。

莫雨气呼呼的喝完粥,关了灯,戴上耳罩躺下了。

穆玄英洗完澡就发现自己的衣服没了,无论是干净的还是脏的,抽了抽嘴角,这事儿王遗风虽然想做,但和小辈这么闹腾,他脸上抹不开,肯定是他在小雨哥面前告了状。

穆玄英把毛巾裹在了下半身就出了浴室,客厅里一个人都没,不过这个楼盘是室内恒温的,倒不会着凉,穆玄英找了半天,一间开着的卧室都没。

莫杀呼噜打得比他敲门声更响,王遗风房间里放着他吹的笛子,也听不到他的敲门声,去敲那些下人的房门,半天才听到莫采薇低声回他:“穆少爷,您别敲了,少爷说了,今天谁敢给您开门,明天就要去听老爷吹笛子。”

穆玄英无奈,跑进仓库翻了翻,找到了他以前丢这儿的工具,趴到莫雨卧室门前,拨弄了几下,把房门给打开了。

“小雨哥哥,你别生气嘛!”穆玄英随手关门,一个蹦跶扑到了莫雨身上,把刚刚入睡的莫雨吓了一跳。

“穆玄英!”

“小雨哥哥,今天王伯伯把我拎书房听了四个小时的笛子和念叨,我耳朵都快爆炸了。”穆玄英蹭着莫雨的脖子,一脸我好可怜的模样,莫雨对上那湿漉漉类似大型忠犬的眼神,有气也发不出来。

“起开,重死了!”

穆玄英急忙爬起来,然后得寸进尺的解开毛巾,钻进了被窝。

“穿睡衣去。”

“裸睡有益于身体健康!”说着,伸手去解莫雨的腰带,莫雨还没来得及阻止,穆玄英就揽过他光滑的腰说道:“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回组里开会。”说罢,还在莫雨的颈间蹭了蹭。

穆玄英的手脚还算安分,莫雨扯了扯睡衣,发现没法系上后就随他去了。

第二天一早,莫雨还在睡,穆玄英就已经起床洗漱了,王遗风坐在餐桌前看着报纸,见到他出来了,就说道:“我让烟跟着你们,别让莫雨乱跑。”

“知道了,王伯伯。”穆玄英坐在餐桌前,正正经经的回答道。

莫雨起床时,王遗风已经去公司了,穆玄英正在整理东西,莫雨迷迷糊糊的进洗漱间换好了衣服,洗漱完毕,回了神,坐在餐桌边,莫红泥给莫雨端上了热腾腾的早点。

莫蓉蓉和莫菲正在打扫屋子,莫辩机和莫阿金正在检查房屋里的监控,看到昨晚上穆玄英近乎全裸的在房间里团团转的时候,脸憋得通红。

莫杀开车送两人去了警局,如果不是莫杀带着,穆玄英差点没找到七组的门,门口的电子锁在扫描完穆玄英的指纹虹膜后,机械女声如是说道:“身份已核对无误,七组队长傻毛毛。”

“……能不能用大名啊?”穆玄英抽了抽嘴角问莫杀,莫杀望天,莫雨挑了挑嘴角,比对了自己的指纹和虹膜。

“身份已核对无误,七组顾问莫雨少爷。”

“……莫杀,把少爷两个字给我去了。”

“我就这么点爱好了,你们两个小屁孩不能睁只眼闭只眼当不知道嘛!”烟叼着烟,抱着文件走了过来。

“身份已核对,烟影不相逢,攻受立可判。”

穆玄英和莫雨都囧了,唐影在办公室里宠溺的看着弟弟,两人不由打了个寒颤。

早晨,组员开会讨论案情,莫雨一边旁听一边处理烟带过来的文件,陈月的验尸报告显示,最重要的一刀是刺在了他的颈动脉上,导致他失血过多死亡的,死者身上的伤口倒模已经做出来了,凶器很常见,是水果刀。

“这种水果刀偏大,一般是整套刀具中配有的,用的学生不会多,这是条线索。”林可人看着这把刀,想着今晚上切火龙果是不是换把刀。

“的确,这种水果刀的刀刃有四到五厘米宽,一般学生带去学校的水果刀都会选择可折叠或者带刀套的小型水果刀,这种型号的,应该不多。”张桎辕附和道。

月弄痕剔了剔指甲,撇嘴说道:“大学城里又不是只有大学,还有职业学院呢!”

“啊?”翟季真一时转不过弯。

“菜刀帮……”陈月抽了抽嘴角,她忘了这茬儿。

“菜刀帮?那是什么?新的混混组织?”司空仲平讶异的从电脑前抬头。

莫雨一边批文件一边解释:“大学时,有个烹饪爱好社团,我们都叫他们菜刀帮,他们在学校有专门一个教室做练习室,各种刀具都是齐全的,而且很多人都是自带刀具,所以有时候会看到一群人抱着一整套刀具在学校里晃悠,也没人会觉得奇怪,一般都叫他们菜刀帮,如果是职业学院的话,大概会有烹饪班,有这样刀具的人应该不在少数。”

“一会儿去学校的食堂和烹饪班排摸一下吧!”穆玄英说道:“死者的人际关系呢?”

“现在正要说,死者:罗善和,男,21岁,信息技术学院大四电子商务系学生,生前人比较宅,和同宿舍另外两人经常夜不归宿出去上网,当天因为感冒,所以在宿舍睡觉,没有和那两个学生一起出去,人际关系比较简单,除了同宿舍两个一起上网的,基本没什么朋友,有也大部分是网络游戏中认识的,并无深交。”

“另外三个室友呢?”

“他们实习的地方都提供了住宿,同宿舍的人可以证明他们当晚都在,基本排除嫌疑。”林可人汇报道。

“这就奇怪了,这人属于生活在虚拟世界中的人,不太会和现实中的人结这么大的仇啊!”翟季真吸溜了口茶水,说道。

“他玩的什么游戏啊?”

“英雄联盟,魔兽,CS也玩。”

“他的消费情况呢?”

“包月、充值,还有吃饭之类的加起来一个月花费在三四千左右。”

“他家里给他打多少?”

“两千左右,他会练小号卖了赚钱,供他上网养大号,一个月大概能赚七八百的样子,另外同宿舍一块儿上网的人中间有一个人家里算是有钱的,一般他出钱包夜。”司空仲平说道。

“这么说起来,他收支也算正常?”张桎辕问道。

“其实不算正常,他卖的那些小号,实际上不值那些价格。”

“什么意思?”

“他在给别人展示的时候,会把装备、皮肤、符文都放上去,但私下里又会把这些皮肤、符文分开出售,等到他的号被别人看中转帐之后,收到的号里多半都剩不下几个装备,就算剩下的也是别人不要的,最坑的是,他不用手机和别人联系,都是用的QQ,一般卖一个申请一个QQ号,事后别人要找他根本找不到,加上交易数目很小,报案也没什么人会重视。”

“……有没有人在他手上上当不止一次的?”

“这倒没有,那最近的几个被骗人是谁能查出来吗?”

“难度不大,因为他只接受银行转账,所以银行都有记录。”

“对了,关于死者的体位,你们没发觉吗?”陈月对着尸检报告一边吃早饭一边说道。

“……咳咳,小陈啊!你一个女孩子……”翟季真被体位二字呛住了,再看陈月对着剖开的血淋淋的尸体还吃得下东西,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都做法医了,嫁不嫁的出去已经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了。”陈月打断了他的花,把泡的血红的洛神花茶端了出来。

“看着像是倒吊人。”林可人倒是玩过塔罗牌,开口说道。

“顺位应该不太可能,他那样肯定不可能是自杀,逆位倒是蛮符合他的,极度自利主义者。”陈月抿了口茶说道。

“不过不知道是这个罗善和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让人杀了自己。”林可人说道:“除了卖号卖装备,似乎也没什么太过分的事。”

“他的家庭情况呢?”

“罗善和的父母是做小生意,家里谈不上多富裕,但也算小康,罗善和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姐姐已经出嫁到了外地,除了过年过节基本不回来,弟弟比他争气,考了个一本,现在在外地念大一。”

“他的父母来认尸没?”穆玄英问道。

“昨天下午就来了,他妈哭得要死要活的,他爸哭是哭了,不过看样子倒像是松了口气。”陈月说道。

“啊?”张桎辕愣了一下。

“他妈情绪不稳定,问不出什么,他爸不太肯开口,所以就先送他们回去了,等他们情绪稳定点再问,不过我有打电话给他的姐姐和弟弟,他弟弟也没肯多说什么,说是会尽快回来,就挂了电话,他姐说的比较多。”陈月抿了抿唇,示意林可人接着往下说。

林可人接过话头说道:“昨天和他姐通电话的时候,他姐告诉我们,他这个弟弟从小被他妈宠坏了,他妈一直有些重男轻女,第一胎是女的,就很不高兴,得了这个弟弟之后就把注意力都放在这个弟弟身上了,所以导致这个罗善和极度自私的个性,从不把他姐放在眼里,认为家里的一切都是他的,他姐姐结婚的时候,父母帮他姐出嫁妆他都不让,说那是他的钱,不能给他姐,他弟弟也不喜欢他,本来他弟弟出生之后,他就老在父母面前说他弟弟坏话,后来弟弟比他争气,他就觉得弟弟是来抢他东西的,经常抢他弟弟的东西,弄得姐弟俩都非常讨厌他,他爸疼女儿和小儿子,私下里会塞点钱给他们,对于这个儿子,他爸也是很无奈。”

“呵,这么自私?”

“他弟弟一个月能从家里拿到多少钱?”

“一千左右吧,其中还有他爸偷塞的,他姐姐偶尔会打点钱给他,数额大约在一千左右,但次数不多,他们姐弟俩关系还是不错的。”

“他弟弟确定在外地吗?”

“这个可以确定,他弟弟不想呆在家里,考得比较远,来回一趟至少三天,比对他弟弟的身份证,最近没有购买过机票和火车票,能确定他没回来过。”

“他姐姐呢?”穆玄英问。

“更不可能,她姐姐回来一趟至少也要半天的功夫,而且他姐姐要上班,也没和单位请过假,可以排除嫌疑。”

“也就是说,现在一个嫌疑人都没?”

“可以这么说,线索也只有水果刀和卖小号两条,这个案子比较僵啊!”

“现场勘查没发现吗?”莫雨问道。

“男生宿舍,线索太杂,没提取到有用的指纹和鞋印。”林可人耸肩。

“不管如何,有线索总比没线索好,先顺着这两条线索查下去。”穆玄英一声令下,晨会就算完了,各自去忙开了,都是合作许久的老人,穆玄英根本不用下令,就自然而然的分成了三组,一组去查水果刀,一组去查死者银行账户,一组留下来继续摸排死者的人际关系,联系死者亲属。

莫雨处理完文件,跟着陈月去了验尸房,穆玄英去给谢渊汇报去了。

“死者胃里有什么东西?”莫雨问道。

“泡面和止咳糖浆,还有板蓝根,就这点东西。”陈月递给莫雨一袋蔓越莓曲奇说道:“我烤的,尝尝?”

莫雨刚想接过,听到陈月说是她自己烤的,立刻缩回了手。

陈月自己拈了一块塞嘴里,一会儿吐进了垃圾桶里。

“小月,小雨哥哥,又有案子了,快走。”穆玄英从谢渊那里风风火火的冲进了法医室,对两人说道。

评论(1)
热度(68)
  1. vffgvmbx8456ccxcv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