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毛毛雨】错乱(po主需要谈人生系列……墨紫出品)

九、

只是就算这样,莫雨还是不怎么理会穆玄英,穆玄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自己那一剑之后,就算莫雨一辈子不理他那都是应该的,所以每天鞍前马后的伺候着莫雨,就差没拿个台子供起来了。

林可人看不下去了,这穆玄英还和以前一样呆蠢。

把穆玄英扯到院外,穆玄英那目光还一直锁着院中的莫雨,林可人一巴掌刷在了他脑门上。

“死毛毛,莫雨根本不知道那件事。”

“啊?”穆玄英还没反应过来。

“莫雨被带回浩气盟的时候是昏迷着的,你那个……的时候,他根本就没醒来过。”

穆玄英回想到当天的情形,神色一黯,但马上想起,莫雨是在狼牙军的战场上被浩气盟救回来的,回来的时候人就是昏着的,中途没醒来,就直接被他的十煌龙影给切断了心脉。

“可小月、王谷主……”

“陈月和王遗风都不知道,她到的时候莫雨已经死了,至于莫雨是不是在清醒时被你所杀,她根本不知道,王遗风更是在之后赶到的,除了知道是被你所杀之外,他们应该什么都不知道。”

“那小雨哥哥为何还不肯理我?”

“废话,那时候盟主不是找过莫雨让他离你远点嘛!”林可人简直要被穆玄英的榆木脑袋气死了,点着他的额头怒道。

“诶诶诶,姑奶奶,别点了,别点了,我知道了,知道了……”穆玄英一连串的迭声讨饶,但脸上是化不开的笑意,现在师父都同意他们在一起了,哄好小雨哥哥就一定能和小雨哥哥在一起!

莫雨低头抿茶,原来自己不是死在战场上的啊!林可人瞄了眼院里的莫雨,想看看他知道了真相后,会有怎样的表情,可惜莫雨依旧面无表情。

其实莫雨此刻,是有些黯然的,想到自己是被毛毛一剑斩断心脉,而毛毛居然恨自己恨到了如此境地,与他在一起对他究竟是福还是祸?

毛毛修的并非红尘心法,这般得不到便要毁去的想法,最易让习武之人走火入魔,毛毛的十煌龙影更是只有心术纯正者才能修行,这般执着已经能被称得上是魔障了,万一毛毛走火入魔,伤到无辜,那他定然追悔莫及……

莫雨思量着,无论如何也要为毛毛破了这个魔障,既然根结在他这里,那便了结了这根结,只是该怎么做才好?

和小月演戏这招显然已经败露了,而且小月那丫头现在纯粹是来看戏的,不予考虑。

和师父回谷?小少林的那块地毛毛没踩过?他从紧急撤离的道儿上进,总不能让恶人都去道上堵人吧?万一伤到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给毛毛安排婚事?谢渊那老头搞什么鬼?一开始还说要他离毛毛远些,这会儿居然倒贴着把毛毛送恶人谷来,毛毛就这么掉价吗?

要不让毛毛忘了自己?肖药儿的忘情散……不予考虑,都不知道那老头要在药里放什么鬼东西呢!怎么心口有些疼呢?大概是旧伤复发吧!

莫雨摸了摸胸口被十煌龙影剑刺出的伤口,原本还想着狼牙居然有人和毛毛一样用这样的宽剑,却没料到这就是毛毛留下的,可如今自己该怎么办?难不成去少林,开玩笑,毛毛不屠了少林,师父也要一巴掌拍死自己……

正当莫雨想的入神的时候,穆玄英冲进了院子,一把抱起了莫雨就往屋里冲。

莫雨回神时,已经被穆玄英压在床上了。

“莫雨哥哥,师父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了,恶人、浩气现在如日中天,两家结亲是亲上加亲,断不会有人公然反对!闲言碎语不用理会,我们在一起吧!”

莫雨看着如同大型犬一样压在他身上的毛毛,有些不忍拒绝,但……

“毛毛,我只把你当兄弟。”

穆玄英一口银牙差点把舌头咬断,他的莫雨哥哥刚才说了什么?兄弟?兄弟是什么?能吃吗?

答案是否定的,夫妻才能吃啊!

不能吃的要它何用?!

穆玄英暴躁了,低头就是一口啃在了莫雨的肩上,当然没舍得用力。

半晌,穆玄英抬头,咬牙切齿的说道:“可我想做小雨哥哥的爱人!没关系,小雨哥哥现在还小,毛毛不急……”

“我比你大……”

“你还没恢复。”

“我记忆已经恢复了。”

“小雨哥哥……”穆玄英脱力,这是怎样一个神发展啊!

从那天以后,穆玄英就满身怨念的跟着莫雨,王遗风都忍不住和莫雨说,让他对穆玄英好点了,谢渊抽搐着嘴角,根本没敢靠近,他徒弟发疯的事情他不是没听说。

比如:揪着某下人的衣领问:“兄弟能吃吗?兄弟好玩吗?兄弟能过日子吗?”把下人晃晕后随手扔进了水井。

再比如:瞪着某位五毒弟子说:“我要一个蛊,把兄弟变成爱人的蛊,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当得知没有的时候,把这位五毒弟子丢进了皇宫的净身房。

还有比如:扯着某个王姓谷主的衣袖求道:“你吹笛子逼莫雨哥哥娶我吧,娶我吧,娶了我我天天听你吹笛子,绝对不说难听。”然后被王谷主踹出了门。

陈月原本看戏看得挺开心的,但听到身后悠悠的响起幼时某个爱哭鬼的声音时,她有种想逃跑的冲动:“小月,莫雨哥哥为什么会只把我当兄弟呢?……”

本着要死一起死的态度,陈月拖来了林可人,结果三人暗搓搓的在某个角落里聊了一下午,穆玄英神清气爽的回房去了,留下俩姑娘蹲在角落画圈圈,一副被蹂躏过度的模样……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陈月脑补了一下莫雨的思维,再加上林可人添油加醋的这么一说,竟然把莫雨的想法摸得八九不离十了,趁着穆玄英被她们忽悠得心情愉悦的时候,收拾了包袱跑路了,因此错过了一场好戏,这让两人在多年后还不停的捶足顿胸,懊恼不已……

穆玄英冲进王遗风的房中,在他摸笛子的时候,抱起莫雨就跑了出去。

“小雨哥哥,我知道你喜欢我,你别否认了,你要敢否认,我现在就做了你!”

这流氓是谁?

这调子是谁教的?

是谁教坏我家毛毛的!?

出来吃分水啊!混蛋!

莫雨头疼的按按眉角,开口道:“毛毛,你只是还没遇到喜欢的姑娘……唔……”

还没等他说完,口中就被倒入了甜腻的液体,穆玄英笑得得意:“莫雨哥哥,毛毛说了,你要敢否认,毛毛这就做了你!”

“咳咳,”莫雨被迫咽下液体,惊怒道:“你又下药!不对,这药你哪儿来的?”

穆玄英从出门到回来,最多一顿饭的功夫,这药虽然算不上难找,但要在一顿饭的时间内找回来还是有点难度的,要说整个院里,也只有那老头那儿有这药。

“我问肖药儿要的,他那儿乱七八糟的药最多。”

莫雨的心瞬间凉了,他就知道……

“…你就不怕他毒死你?”

“不怕,我告诉他这药是要给你用的,他立马就拿给我了。”

“……回去我给跟他插旗!”莫雨咬牙,好吧,知道是他要倒霉,肖药儿确实会爽快的给药,看来这药还有毛毛都没问题……

可……就是没问题才有问题好不好?

评论(4)
热度(32)
  1. 燕承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2. vffgvmbx8456ccxcv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