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毛毛雨】错乱(po主需要谈人生系列……墨紫出品)

八、

莫雨的记忆在一点点的恢复,功力也是突飞猛进的增长,与前世比起来已经差不多了,只是他的样貌却丝毫没有恢复的模样。

莫雨有些心急,谢渊有些心酸,王遗风有些心焦,穆玄英有些心力交瘁。

毕竟再往后就差不多是安史之乱了,那段时间……就是他耍流氓吃了他,顺带自个儿差点把莫雨切成两半……

几日后的早晨,穆玄英刚醒,见到醒来的莫雨刚要问早,就被莫雨踹下了床,小人儿无视了他,跳下床,飞快的套上衣服,往王遗风的住处跑去。

王遗风刚刚醒来,还未起身,房门就大开,跑进来的是自己最喜爱的小徒弟。

刚到恶人谷的时候,莫雨就和王遗风同屋而住,所以王遗风也没感到有什么不自在的。

反而问莫雨:“天还早,还要再睡一会儿吗?”王遗风和莫雨在恶人谷都是晚睡晚起的典范,特别是莫雨,睡不足被吵起来,那脾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莫雨蹬了鞋子就爬上了王遗风的床,然后又是一脚,把王遗风踢到一边说道:“这边我的,那边你的,不准过来!”

王遗风见怪不怪的拢拢被子,继续眯回笼了,王遗风习惯自己一人睡了,莫雨刚入谷的时候,因为要控制他的疯病,所以吃住都在一起。

只不过每天起床后见到的都是莫雨苦大仇深的模样,日子久了才知道,他睡熟了爱踹人,每次挨到莫雨就把他踹下床。

后来和王遗风混熟了,也就开始在床上划起分界线了,王遗风一越界,莫雨就分水,每天起床都要面对半床的碎冰沙,王遗风有点累爱,莫雨的功力突飞猛进倒是意外的收获,毕竟这也算得上是日夜练习了……

穆玄英套了衣服就跑了过来,结果王遗风的房间不准浩气进去,否则就吹红尘,那杀伤力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还是群攻……

莫雨背对着王遗风闭上眼睛,耳朵却是通红,死毛毛,居然对他下药……

结果刚刚和莫雨和好没几天的穆玄英又开始讨好他的小雨哥哥了……

不过几天下来,莫雨非但没有原谅穆玄英,反而变本加厉的疏远他,穆玄英天天蹲在王遗风的房门口,王遗风天天起床就看到一只人形大狗蹲在门口,从开始的放射性抬脚踹到后来的见怪不怪再倒最后的泰然处之,不得不说王谷主适应力真强。

这两天更是围着陈月,跟她打听安史之乱末期他身亡后的事,陈月也就知道莫雨的记忆基本已经恢复了,想到穆玄英天天眼巴巴的跟在莫雨身后,却连一个正眼都得不到的样子,心里就是一阵痛快。

等好戏看得差不多的时候,才悠悠甩给穆玄英一句,他全想起来了。

穆玄英就怔在了当场,半晌对陈月苦笑了一下,回去继续蹲在王遗风的门口等莫雨了。

莫雨发现自己怎么都甩不掉穆玄英,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陈月那丫头明显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而且他这副身体要和小月演戏也演不了。

“小雨啊,你再咬,师父晚上就没被子盖了……”王遗风本来对徒弟是放养式教育的,看到莫雨神情狰狞的撕咬着被子,他原本是不想管的。

可这里不是他长住的地方,被子一共就备了两条,现在一条莫雨盖着,另一条就在莫雨手中被扯得只剩了半条,再不出声,晚上他就要挨冻了……

莫雨回神,嫌弃的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出原样的被子,翻身盖被,午睡去了。

王遗风一口老血梗在喉间,半晌出门折腾穆玄英去了。

而谢渊带着林可人再次来看穆玄英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徒弟寸步不离的跟着莫雨,见到两人也只是问个好,就追着莫雨离开了。

谢渊看到穆玄英房间里堆积起来的文书,无奈叹气,收徒要谨慎,说多都是债啊!

等谢渊帮穆玄英处理完文书,回到房间,准备歇息时,当晚浩气盟的那半边就听到了他们盟主气动山河的咆哮:“我的被子呢?!”

穆玄英急忙抱了床被子送谢渊那儿去,谢渊还在纠结,穆玄英只能如实相告,王遗风的被子前段时间不知怎么搞的碎成了一块一块的,所以就拿了他的被子,一时间忘记送新的被子来了,师父息怒云云……

谢渊能忍小的,不代表他能忍大的,王遗风那老不死的,和自己斗了这么多年,连被子都要抢,真真是欺人太甚。

谢渊抬腿就要往王遗风的住处走,穆玄英想着他家小雨哥哥可能已经休息了,拦了一路没拦住。

谢渊抬脚就踹开了那扇贴有浩气与狗不得入内的大门,莫雨瞬间被吓疯了,是的,他越过了清醒那段,直接跳到了发疯那段,王遗风一看那还得了,摸了笛子就吹,然后整个宅子就都不好了……

谢渊捂着耳朵蹲地求饶:“哎哟,你别吹了,我这就回去……别吹了,我这就去下降书……妈呀,我这就给玄英准备聘礼……嫁妆,我家玄英嫁还不成嘛……”

穆玄英被摧残惯了,冲进屋子捂住莫雨的耳朵,莫雨闻到穆玄英身上的味道也就安静了下来,王遗风看莫雨无碍了,这才停下了笛子,然后转头问谢渊:“你刚才说什么?太投入了,我没听清。”

谢渊咽了口口水,故作自然的说道:“啊?我有说什么吗?我什么都没说。”

然后王遗风又把笛子举到了唇边。

“别吹别吹,我这就回去准备降书和嫁妆!”

“……嫁妆?谢盟主这是要嫁给谁啊?”

“莫雨啊?!”谢渊一脸理所当然的回道。

“啊?!”

“啊?!”

“啊?!”

屋中三人瞬间石化,谢渊还没自觉:“不是嫁给莫雨难道还是嫁给王谷主你不成?”

“师父……”穆玄英脸都黑了。

“谢盟主,你的喜好有点特别,不过莫雨不喜欢你这类,真的。”莫雨纠结的看着谢渊。

“谢渊,我当你还算个君子,没想到你居然和自己徒弟抢起人了?”王遗风冷笑一声,神情不屑。

“啥?”谢渊这才发觉自己刚才那话有点歧义:“哎哟我去!不是我!我是说给玄英准备嫁妆嫁给莫雨!”

“那王某就等着谢盟主的嫁妆了,恶人谷穷乡僻壤,出不起聘礼……”

“没事,小雨哥哥的聘礼我包了。”

就这么着,在莫雨持续纠结的目光中,浩气盟送钱又送人,把穆玄英的身家性命全送到了恶人谷……

评论
热度(27)
  1. 燕承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