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毛毛雨】错乱(po主需要谈人生系列……墨紫出品)

七、

王遗风到底是心疼徒弟,小徒弟扯着他那一头黑长直,软软的叫着毛毛,王遗风只有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成都或长安,择一处房邸,洛阳太远了,见个徒弟跑这么多路,累得慌。”

穆玄英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立马跟上了王遗风的步子,谢渊突然有种儿大不中留的感觉。

房邸置办在了长安,一来长安百废待兴空房多,二来无论是谢渊还是王遗风到长安的次数都比到成都来得多。

三进三出的大宅子,谢渊拨来了不少人马,一来让穆玄英继续掌管浩气盟,二来也能照顾两人,王遗风拨来的人马目的就比谢渊单纯多了,就是来照顾小少爷莫雨的,莫杀不必说,那一干莫姓奴仆自然都被送来了,一同过来的还有陈月。

穆玄英看到陈月的第一反应就是抱着他家小雨哥哥回房睡觉,陈月皮笑肉不笑的甩了把金针把穆玄英定在了原地,莫杀立刻接过他家少爷,进屋关门。

陈月把了把脉,莫雨虽然不怎么说话,但看得出恢复的不错,至少他不会再对着穆玄英要毛毛了,只是他似乎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毛毛突然间会长那么大了,小月看起来也比他大了很多,莫杀老了,师父也老了。

如果周围人都长大了,只有自己没变,那出问题的定然是自己,莫雨本就沉默寡言、加上自己的与众不同,所以就更少说话了。

小月听着莫杀簌簌叨叨的讲述,想了想,寄了封飞鸽传书出去,把万年不见老的李复给找来了。

这天王遗风和谢渊也正巧过来看徒弟,然后三人就在前厅寒暄了起来,多半是李复和两位分别聊得甚欢,而这两位互相冷嘲热讽罢了。

穆玄英和莫雨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三个客人已经准备跟着奴仆去吃午饭了……

陈月让李复来见莫雨,主要是让莫雨见见一直没变过的人,好让莫雨不要胡思乱想,不利于恢复,也是让李复开导一下莫雨。

结果李复进了院子没多久 ,穆玄英就跑出了院子,蹲在墙角下直抽抽,谢渊担心自己徒弟,上去拍了拍徒弟的肩膀,发现穆玄英是笑的……

王遗风疑惑的进了院子,不出一炷香的功夫,也退了出来,蹲到穆玄英旁边一起抽抽。

谢渊更困惑了,往院子里探了个脑袋,就看到李复满脸满手的爪子印、牙印,以及莫雨如同炸毛了的猫一样恶狠狠的瞪着他,而李复惭惭的笑着,一副吃瘪的模样。

秋叶青端着茶碗在旁事不关己的抿着茶,一副我自巍然不动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谢渊有些尴尬的问道,一边让奴仆准备膏药和毛巾。

“不用管他,自食恶果而已。”秋叶青凉凉的说道:“让两个未及弱冠的孩子带着空冥决四处流浪,害的两人分离十年,活该被抓。”

李复无奈,当时也是想着没人会想到空冥决在两个小孩手上,所以将空冥决交给了毛毛和莫雨带出稻香村,只是秋叶青一直反对将孩子或弱者卷入这场浩劫,因此碰到这种事情他也不会为李复多说一句话。

李复也是活该倒霉,莫雨若是在以前虽然会有些许怨怼,但也分得清轻重缓急,最多出言暗讽几句便罢。

但如今小莫雨只有十五六岁的记忆,那会儿正是毛毛坠崖,莫雨怨气最大的时候,加上他复生之后的武功还未恢复,能用上的只有指甲和牙齿。

李复对着一个毫无功力的小孩既不能动手,说理也说不清,只能暗叹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陈月撇头耸动肩膀,在李复的干笑声中,抱起莫雨,往穆玄英怀里一丢,说道:“抱着,不准乱动。”当然这句话是对穆玄英说的,不是对莫雨。

李复此次前来的目的是为了让浩气盟和恶人谷结盟,安史之乱虽定,但藩镇割据大唐无法安心修生养息,大唐尚武,不少武林人士与朝廷官员也是牵扯不清,但若是浩气盟和恶人谷结盟后,便可约束不少武林人士,无论善恶,要和藩镇纠缠不清就得考虑一下恶人谷和浩气盟。

王遗风比较纠结的是,徒弟太黏穆玄英了,而且因为他曾经不让自己去找毛毛,所以对他这个师父相当冷淡。

连和他说穆玄英当初做过的那些混账事,也被他当成了诋毁毛毛,一度冷战,不愿意理他这个师父。

只是莫雨还是不怎么会说话,时常发呆,脑子也是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肖药儿和孙思邈轮番上阵,汤汤水水一通猛灌,莫雨的脑子总算是完全清醒了过来。

只是清醒后,莫雨就更不爱说话了,李复站在秋叶青身后与他问好,他也只是冷冷的斜睨了他一眼,却让李复狠狠的松了口气,看来是恢复的差不多……

这感慨还没完呢,莫雨一招分水就招呼了上去,李复急忙抬手招架,袖中的铁扇瞬间布满白霜,差点连他的肉一块冻住。

穆玄英急忙抱起莫雨,莫雨瞥了李复一眼,转身窝在穆玄英怀里,午睡去了,李复哭笑不得,只能由着他去。

这安生日子还没过上三月,忽然有一天,莫雨不在粘着穆玄英,反而跟着王遗风去了,这让一干人都摸不着头脑。

“小雨,你怎么了?”穆玄英好不容易才有机会见到莫雨,王遗风那护犊子护的,只要在他房中就容不得半个浩气盟的站莫雨身边,穆玄英来了也只能在门外候着。

“穆大侠有何贵干?”莫雨瞪着穆玄英,穆玄英冷汗刷得一下就下来了,这是苍山洱海的节奏啊!穆玄英真想回到当时给自己俩耳光,好死不死叫什么莫大侠啊!大侠你妹啊!小雨哥哥你听我解释!

王遗风心情颇好的带着徒弟出门去了,穆玄英刚要追上去,就被莫杀拦下了。

“谷主与少爷去练功,穆大侠是想偷师不成?”

等莫雨消气,差不多也是五天后的事情了,然后他就记恨上谢渊了……

谢渊来找穆玄英交代几个任务,以及训练一下浩气盟新进的卫队,敲开小两口的房门,就被夹了鼻子。

谢渊捂着鼻子蹲在地上,疑惑不已,平时不都是穆玄英来开门吗?今天怎么是莫雨,哎哟,老子的鼻子啊!差点就没了,不行,得和玄英好好说说,可不能这么对待长辈!

然后就听见穆玄英的声音:“小雨,是谁啊?”

“叫哥哥!”

“好,小雨哥哥,门外是谁啊?”

“……没人,风吹的。”

“哦,你看这么写可以吗?”

“恩,可以,我去贴门上。”

“小雨,你这样不会得罪李先生吗?”

“不会!”

“……我去理床,小雨你再多穿件衣服吧!”

“知道了。”然后就听到穆玄英往里屋走去的脚步声。

过了一会儿,莫雨再次打开房门,无视了谢渊,将一张类似于通告一样的纸贴在了门上,苍劲有力的大字:谢渊与李复不得入内!

谢渊瞪着莫雨,莫雨连个眼神都欠奉,入内关门,一气呵成。

谢渊瞄了眼纸上的字,看着像是同一人写的,但细细琢磨就猜得到头三个字定是后加的,穆玄英无论怎样都不会写上谢渊的名字……

这会儿王遗风来找莫雨,看到门上的字和谢渊红肿的鼻子,施施然推门入内,再次将他关在了门外。

老谢只能感叹天凉好个秋,啊秋……

评论
热度(31)
  1. 燕承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