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毛毛雨】错乱(po主需要谈人生系列……墨紫出品)

六、

哑奴帮莫雨穿上干净的衣物,想将他抱到榻上,让穆玄英好好养伤。

大夫想了想,拦下了哑奴,将莫雨抱到了穆玄英的怀中。

哪怕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痴儿也愿意让他复生,只是能让他近乎撕扯般的抱着就无比满足的人,执念也好,魔障也罢,就让他们在一起吧。

穆玄英睁眼便看到了莫雨熟睡的脸,抬手搂紧了他,背上的伤口已经包扎过了,凉丝丝的药膏透入皮肤,似乎并不是很痛。

第二天一早,穆玄英已经穿好了衣服,以前比这伤重多了的时候都是草草包扎一下就接着练兵去了。

只是他没想到莫雨也醒了,醒来之后,一直叫着毛毛,想要跑到屋外去。

“小雨乖,我就是毛毛,小雨……”穆玄英将莫雨抱起,拍着背如哄孩子般一边踱步一边哄着。

莫雨似乎有了些许思想,仔细瞧了瞧穆玄英,伸手摸了摸穆玄英的眉眼,摇头,继续喊毛毛。

“我真的是毛毛,小雨还记得吗?那时候你抢我的肉包子,把我弄哭了,后来送了我一个布娃娃我就不哭了。”

莫雨似乎还是听不懂,对着院门伸手,想要跑出去找他的毛毛。

穆玄英只能低头哄着,边哄边细碎的吻着莫雨的脸颊,说道:“我就在这里啊!小雨怎么不认识我了?毛毛一直都陪着小雨啊……”

得到的只有挣扎,看着莫雨对着空无伸手喊毛毛,穆玄英才知道自己曾经在莫雨心中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自己心中有正气大义,有侠者大仁,有浩气盟,有父母,有师父、可人、月弄痕、司空仲平……

而莫雨的心中只有他……

大夫刚刚步入院中,就听到了这样的一番话语,惋惜之余竟然有一种羡慕的情绪在心中滋生,多少佳偶花前月下许诺生生世世不分离,战火燃起,又有多少人妻离子散,却连阎王都没能拆散这两人,怎么不让他羡慕。

穆玄英见是他来了,对他点了点头,坐下将莫雨的手递了过去,大夫把了脉,说道:“神魂恢复了些许,只是人还是迷糊的,身体倒无大碍,和以前一样调养便成。”

哑奴端着吃食进来,穆玄英将吃的送到莫雨嘴边,让他放心的是,莫雨还肯吃东西,只是刚刚放下心,莫雨便不吃了。

“怎么了?不喜欢吗?那尝尝这个。”穆玄英换了一块糕点送到莫雨嘴边,莫雨又是咬了一口就不吃了。

但当穆玄英让哑奴把莫雨不吃的糕点撤下去时,莫雨突然拉住了盘子,不让撤走。

“要吃这个么?”穆玄英又试着将糕点送至莫雨嘴边,莫雨却还是不吃。

“他的神魂已经有些恢复了,或许是有什么比较深的记忆让他下意识做出这样的举动,你想想看,也许能找到症结。”大夫看着莫雨的动作,对穆玄英说道。

穆玄英皱眉,莫雨对吃的一直没什么执念,为什么会对盘糕点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动作。

大夫看也知道穆玄英想不起症结,便让穆玄英抱紧了莫雨,自己生拉硬拽把糕点盘抢走了,而莫雨飞快的拿起两块糕点,护在胸前,这个动作让穆玄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愣住了。

当年他和莫雨在外流浪,饥一顿饱一顿的时候,经常要和人抢吃的,虽然那时莫雨已经会武功,但是强行修炼导致他的疯病时常发作,每每顾及毛毛,强行压制之后,便暂时无法使用内力。

一次在莫雨压制过体内之毒,而自己又因淋雨着凉发热,窝在破庙中起不来身,哭着闹着要吃稻香饼的时候,莫雨冒雨跑了出去,自己眼巴巴的看着莫雨远去的背影,希望他能带顿好吃的回来。

等莫雨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但莫雨的怀中抱着一块软糕和两个肉包子,这让当时的他很欣喜,有意无意的忽视了莫雨身上的伤痕。

而莫雨对那些伤痕也只字未提,只是莫雨抱着吃食回来的样子,便如现在一样。

穆玄英将头埋在了莫雨颈间,半晌才低声说道:“小雨乖,毛毛吃得很好,他吃不了这么多的,你看,这些都是给毛毛吃的,你再吃些好不好?”

莫雨看向穆玄英说的那些吃食,确实很多,大夫急忙让哑奴将这些吃食端着往外走,然后对莫雨解释道:“他去送给毛毛吃,你要是不乖乖吃饭,就不带你去见毛毛。”

莫雨这才肯继续进食……

莫雨的身子毕竟弱,这么一闹腾,很快就累了,倒在穆玄英身上睡着了。

大夫劝道:“穆先生,我知道你想让他记起你便是他记忆中的毛毛,可他毕竟还没恢复,不妨先编个谎骗着他,让他把身体养好了,再慢慢引导。”

穆玄英垂眸思虑良久,摇头道:“我与他在一块儿的时日不多了,就算骗也骗不了多久。”

浩气盟和恶人谷的眼线遍布天下,他能在洛阳安生过了月余,已经是极限了,原本应该带着莫雨离开,换块地方生活,但莫雨的身子却容不得他这么做,怕是再过几天,王遗风和师父就要带着大队人马过来了吧……

莫雨一睡便是睡到了第二日,醒来后的莫雨似乎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一言不发的乖乖呆在穆玄英怀里,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但穆玄英还是发现了他的不同,比如吃饭的时候,一定要看到哑奴端着一份饭菜往其他地方送去才肯安生进食,总爱看着门的方向,低低的叫着毛毛。

穆玄英都开始嫉妒起了毛毛,那个破小孩有什么好的,就知道哭鼻子,稍稍长大些就只会对着莫雨撒娇,还爱闯祸,自作主张,耳根子软,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满口的仁义道德,却连自己喜欢的人都要伤害,凭什么让莫雨这么挂心?

他多想现在就能够取代毛毛的位置,让莫雨心心念念的只有他一人,而不是那个自私自利的毛毛!

莫雨再次发病的时间,是在一个月后,烟影已经先后来拜访过了,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穆玄英再三的哀求下,两人才没把找到他们的消息立刻送回自家主子那儿。

只不过这次莫雨发完病,身体也突然间窜高了,仅仅一夜的时间就变成了那个在枫华谷的莫雨。

这次莫雨凄厉的喊叫声让哑奴还没来得及去找大夫,大夫就背着药箱过来了,施针让莫雨睡了过去,穆玄英看着莫雨的模样,低低的说道:“通报谷主和师父吧!”

大夫只觉得眼前一花,似乎有什么东西飞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这个安静的小院就热闹了起来,江湖中呼声最高的浩气盟和恶人谷,列队等在了小院门口,互相瞪着对方就差一个铜锣,一敲两方人马立刻就能开战。

谢渊和王遗风并排走进院中,穆玄英正抱着十四五岁模样的莫雨给他喂早点,等莫雨吃饱了,才将目光放到两人身上,说道:“小雨已经开始恢复了,我想继续陪着他。”

“噗通”一声,穆玄英跪在了两人面前说道:“师父,徒儿不孝,怕是不能让师父抱上徒孙了,今生今世,我穆玄英生是莫雨的人,死是莫雨的鬼,请师父成全。”

说完,对着谢渊就是扣了九头,跪直身子继续说道:“事到如今,我才知莫雨哥哥为玄英做了多少,玄英知道王谷主将莫雨哥哥视为亲子,玄英不求王谷主能原谅玄英之前所做的种种,只求王谷主能许玄英跟在莫雨哥哥身旁,哪怕为奴为仆,只要能在莫雨哥哥身边便可。”

说完,一扣到底,颇有你不答应我便不起的姿态。

“玄英,你……”

“穆少侠,你可知你这句话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王遗风瞥了谢渊一眼,转头问穆玄英。

“玄英明白,忤逆人伦,世人唾弃,这等事情,玄英受得住,也不在乎,只求能护住莫雨哥哥,若莫雨哥哥还能原谅玄英,玄英定倾尽所有去疼惜他,爱护他,若莫雨哥哥不能原谅玄英,那玄英也只求能在莫雨哥哥身边护他一世,为他遮风挡雨,平安度过一生。”

“你可曾想过人言可畏?到时候你想回头就难了。”

“莫雨哥哥尚不怕,玄英怎会怕,若有人恶意中伤,穆玄英定不会退缩半步,哪怕万人唾骂也定不让莫雨哥哥受半分伤害。”

“那若是莫雨想回头呢?”

“那便让莫雨哥哥寻了自个儿喜欢的人,婚嫁自主,玄英只求能陪在莫雨哥哥身边,护佑他一生便可,无论莫雨哥哥喜欢的是不是我,我都不会离开莫雨哥哥半步。”

之后院中便是深深的沉默,半晌,谢渊叹了口气,说道:“你爱如何便如何吧!但你要记着,你穆玄英永远是我谢渊最骄傲的弟子!”

“谢谢师父。”

“咳咳,”王遗风咳了两声,打断了两人的催泪对白说道:“王某可不答应弟子还和对头弟子呆在一起。”

说罢,抱起莫雨就要走,留下呆滞的谢渊和穆玄英,谢渊看王遗风不像是开玩笑,急忙开口道:“你刚才要了玄英那么多承诺,难道是开玩笑?”

“笑话,王某何时问谢盟主的弟子要承诺了,莫雨,我们走!”这口气,和当初谢渊带着穆玄英回浩气盟的口气别无二致。

谢渊的脸顿时就黑了,怒道:“王遗风,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不就是浩气盟不得再犯恶人谷嘛!这等承诺我谢某给得起!”

“我恶人谷还怕你浩气盟不成,当初恶人谷是众矢之的王某都未曾爬过,如今恶人谷如日中天,还在乎谢盟主一个承诺?王某求的不过是一个安心,不想弟子在和浩气盟扯上关系,免得白的被当成黑的,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穆玄英想起了莫雨在昏迷中他刺入他心脏的那一剑,谢渊想起了自己徒弟在给莫雨下药吃干抹尽后自己还去找莫雨让他离自己徒弟远点,连一个字都没法反绞的师徒二人,眼睁睁看着王遗风抱着莫雨越走越远。

评论(12)
热度(32)
  1. 燕承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