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毛毛雨】错乱(po主需要谈人生系列……墨紫出品)

五、

莫雨昏睡了三天才醒过来,只是并没有穆玄英期待的那样稍有恢复,还是和以前一样,醒来了便发呆,稍稍让他安慰些的是,莫雨的体格似乎长开了点,虽然衣物套上去还是那样松松垮垮,但稍稍能撑起来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感觉是一堆布料包着个孩子了。

这样的平静没能持续半个月,莫雨再次发病,但这次发病口中喊的却不是爹娘,而是——毛毛……

穆玄英依旧只能紧紧的抱着他,看着他喊着自己的名字,却像天空伸手,仿佛在像要让苍天带他去找他的毛毛。

“我在这里,小雨,我在这里……毛毛在这里……毛毛一直都在你身边……”穆玄英搂紧了他,哽咽着不停的重复,他不知道莫雨能不能听懂他的话,但那是他唯一能说的话。

莫雨似乎是感到有人拦着他去找他的毛毛,用力要把挡着他的人推开,但那人却像堵高塔一样,怎么推都推不倒,没有武器的莫雨只能像只野兽那样,用自己的牙齿和手抓挠撕咬着挡住他的人。

哑奴送饭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总是安安静静的小主子如同疯了一般,撕咬着穆玄英的肩膀,仿佛要将他的肩膀咬下一般,十指的手指也紧紧的扣进穆玄英的脊背中,血浸透了他的衣服。

穆玄英的脸上还有好几道透着血色的抓痕,他死死的抱着莫雨,小声的在莫雨耳边呢喃:“小雨不怕……毛毛就在这里……毛毛哪儿都不去……毛毛永远不会离开小雨……小雨不怕……”

两人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仿佛至死也不分开般的紧紧贴合,哑奴震惊的看着这一切,等她想起要去找大夫时,莫雨已经再次昏迷。

穆玄英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肩膀上的衣料已经被咬穿,血将半边肩膀都染红了,莫雨的手指还紧紧的插在穆玄英的背上,穆玄英似乎并没有把它们扯下来的意思。

哑奴惊恐的发现穆玄英竟然在笑,他虔诚的吻在莫雨的鼻梁上,说道:“如果能这样一辈子与你相拥,该有多好……”

哑奴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明明只有到对门的那点距离,她却好几次差点把自己绊倒。

大夫已经习惯了,看到哑奴,便背起药箱往对门走去,院中并没有如往常那样看到那个神色焦急的男人,却看到了地上斑驳的血迹,与以往不同,这血迹不像是吐血吐出来的,而是有人受伤,从伤口喷溅出来的,皱眉走进屋子,顿时也吓住了。

如同血人一般的穆玄英怜惜的抱着莫雨,手指轻轻的抹去莫雨脸上沾染到的血迹,而昏迷的莫雨,十指竟然死死的插在穆玄英的背中。

“快把他放床上,你的伤口需要止血。”

穆玄英闻言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莫雨脸上移开,大夫吃惊的看到穆玄英的脸上竟然挂着笑容。

大夫压下心中的悚然,上前扶住莫雨,一手拿着银针刺入穆玄英的后颈,穆玄英眼球一颤,便晕了过去。

哑奴挪着步子进了屋里,膝盖和手还在微微发抖。

“过来扶住他。”大夫吩咐道,哑奴看到两人都晕了,这才敢上前扶住穆玄英没有受伤的肩膀,大夫咬咬牙,将莫雨的手指从穆玄英的背上拔下来,血瞬间喷了哑奴一头一脸。

大夫将轻的和布娃娃一样的莫雨抱起放在床上,他实在想不出这么瘦弱的一个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穿透布料和皮肤,将手指插入人身体的。

让哑奴帮忙脱掉了穆玄英的上衣,见到的便是一具精壮但布满刀剑伤痕的身体,大夫愣了愣,这样的身体他不是没见过,洛阳沦陷的时候,他主动去军营帮忙,那些天策军身上,便是这样的伤痕。

后来见多了,他光凭伤口就能断定是什么兵器所伤,穆玄英身上的伤口多得令人发指,不少都是瞄着命脉的,而且什么兵器造成的都有。

穆玄英的年纪虽然已经快到而立,但看起来还是只有二十出头的模样,而且这么多的伤口绝对不可能是一个逃兵所能有,这等年纪,便已经在战场上杀敌无数,无论他是谁,都能让大夫钦佩不已。

带着恭敬帮穆玄英上了药包扎好伤口,扶到了床上,大夫这才将目光转向了莫雨,把了把脉,依旧和上次一样,神魂震荡,力竭昏迷。

让哑奴烧了热水,帮两人身上进行了清理,当脱去莫雨的衣物时,大夫又愣了,这……是个十岁不到的孩子吧,为何身上与穆玄英一样,满是伤痕,而这些伤痕同样只有上过战场才会留下的。

大夫仔细查看了一下,肩膀上是刀砍的,手臂上是剑划的,腹部是长枪刺的,胸口是弓箭射的,而让大夫更加无法忽视的,是那胸口长五寸、宽二指、从前胸一直穿透到后背的宽剑伤口,这绝对是将心脏切成两半的伤口,这孩子怎么可能还活着?

忽然大夫想到了一种可能,传闻苗疆有种用蛊虫炼制尸人的法子,在军帐中他也接触过一些五毒弟子,那些人也曾经说过,有些蛊毒运用得当,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能够让人复生,只是这种方法千百年来多少人尝试,成功的只有渺渺几例,并且就算复活了,复活之人的身体也多半有缺陷。

那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五脏皆虚、六腑俱伤、神魂溃散却还活着也就说得通了。

只是让已死之人复生,哪怕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到底是有多深的执念才能做到此步啊……

评论
热度(28)
  1. 燕承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