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毛毛雨】错乱(po主需要谈人生系列……墨紫出品)

四、

“小雨,我回来了。”穆玄英抱着一堆小吃零食进屋的时候,莫雨只是转头盯着他。

他仅仅只能理解莫雨,小雨这两个字眼,听到这两个字眼的时候就知道是有人在叫他,除此之外,他听不懂任何话语,穆玄英日复一日的教他说话、认字,但没有丝毫效果。

莫雨对外界的反应很少,很多时候穆玄英要靠猜才能知道莫雨想要什么,比如他饿的时候会看着盘子,但也有可能仅仅是在发呆,困的时候会闭上眼睛,但也可能纯粹嫌吵,莫雨讨厌吵闹的环境,照顾莫雨的确要花费很多精力,好在穆玄英有的是时间,而且他永远不会嫌莫雨烦。

“小雨,要起床了吗?今天出太阳了,要不要去院子里晒太阳?”穆玄英帮莫雨套上衣服,拧干软巾,贴脸上感觉温度差不多了,才敢往莫雨脸上擦去,反正他又一次一不小心把过热的毛巾贴到了莫雨的皮肤上,莫雨直接咬破了他的虎口,而且还是死咬着不松口,摇头晃脑如猛兽抢食般的扯。

莫雨的头发很滑,穆玄英要绑也绑不好,所以一直松散的披在肩上。

给莫雨穿衣服也是个麻烦事,别看小孩子安安静静要伸腿伸腿,要弯腰弯腰的,一个不小心弄疼了他,那一天就别指望能给他穿上衣服了,小爪子扒拉两下,一件衣服就报废了,穆玄英想着自己也没少给他磨指甲啊,怎么长得这么快。

今天一切还算顺利,穆玄英让哑奴把早点搬到了院子里,自己抱着莫雨坐在摇椅上。

吃东西算是穆玄英的头号大事,一天早点,上午茶,午饭,下午茶,晚饭,宵夜六顿的喂,也不见得莫雨身体好一点。

莫雨吃得实在太少,一开始穆玄英觉得吃得太少,穆又哄又卖萌的让莫雨多吃了一块小米糕,结果下午莫雨就开始吐血,火急火燎的找了大夫,把了脉说是吃伤了,自此便再也不敢压着莫雨多吃。

早点是熬得浓稠的小米粥,加了鸡蛋、肉糜和少许盐巴,吃着鲜香,只是莫雨吃不得葱蒜香菜,大夫叮嘱过,香辛料绝对不能碰,一碰必定会吐血,穆玄英自然不敢懈怠。

等用过早点,哑奴收拾了东西就下去了,穆玄英抱着莫雨在树下眯小回笼,斑驳的光影投映在两人脸上,安静祥和。

莫雨睡上一会儿便会睁眼,安安静静的靠在穆玄英身上,等他醒来,哑奴会在巳时提着食盒进院,食盒中是放的微凉的糕点,多是一些温和培本的口味,这哑奴的手也巧,糕点精致、还粗通药理。

住在无量山的时候,让第一楼送吃的倒是无所谓,但在战乱后的洛阳,还是靠自己人比较好,哑奴送来了糕点就去准备午饭了。

穆玄英抓了抓头发,思量着是不是还要请个厨娘,不过想到恶人谷和浩气盟两方都在找人,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莫雨一直都像是在发呆,除了穆玄英叫他,他会施舍两个眼神之外,什么表情也不会有,穆玄英试了很多次,想让他开口,最后都是自己落败。

只不过他没停止过和莫雨交流,大约在一个月后,莫雨突然在白天发起了疯病,这让穆玄英很是紧张,那赤红的双眸,狰狞的面容都让他有些心惊,肖药儿不是说莫雨的疯病已经好了吗?

穆玄英抱紧了莫雨,生怕他发病伤到自己,也正因为如此,他听到了莫雨的呢喃:“爹……娘……哥哥……”

穆玄英在浩气盟许久,自然知道当初浩气盟发长空令通缉莫雨的事情,那时莫雨还未到稻香村,算算年岁那会儿的莫雨还不及韶年(7岁),这么小的孩子竟然被通缉,若穆玄英不是浩气之人,定是对浩气盟嗤之以鼻。

而此刻他抱着莫雨更是心疼得无以加复,在莫雨到稻香村之前,到底是过得什么样的生活,他不敢去想,一个年幼的孩子醒来就发现自己的至亲都死在了自己面前,而自己被说成是杀害至亲的凶手,被无数人通缉,那该是如何的惶惶不安。

莫雨在他怀中挣扎着,他只能紧紧的抱着他,什么也做不了,他想到了王遗风的红尘心法,能够压制莫雨的疯病,他想带着莫雨回恶人谷,刚要叫哑奴备马,莫雨就停止了挣扎,晕在了他怀里,备马就改成了喊大夫。

大夫轻车熟路的进了内院,抬手就把住了莫雨的脉,说道:“不碍事,力竭而已,好好休息便成。”

这大夫就住在小院的对门,医术不错,只是兵荒马乱的不敢开门做生意,邻里邻外生病了,便去帮忙医治,一般就收个草药钱,碰到拿不出钱的,赊账也是常有的事。

穆玄英搬到这里的时候,大夫的儿子盯着莫雨手上的糕点直咽口水,穆玄英想到当初和莫雨流浪时,自己看到肉包子也是这副摸样,便拿了两块递给了那孩子。

莫雨手上的糕点穆玄英也算是花了大价钱买的,那大夫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惶惶不安的带着儿子敲开了小院儿的门,扑面而来的便是浓重的药味,穆玄英手忙脚乱的倒茶,煎药,添柴火。

大夫看穆玄英煎药的模样,心中不由有些着急,取过穆玄英手中的蒲扇,拦住了他要往里面倒药材的举动说道:“火候没到,这味药还不能加。”

穆玄英见到懂行的就像看到救星一般,连忙虚心求教。

等忙完这阵,大夫也忘了自己是为了糕点之事而来,帮着穆玄英把熬药时的注意事项和火候都记了下来,又询问家中病人的情况,穆玄英也没藏着掖着,把莫雨从里屋抱了出来。

这大夫一见莫雨也是吓了一跳,大夏天的,哪有给孩子穿这么多的,也不怕孩子中暑,但一握住孩子的手腕,就感觉自己手上握着的不是一个人的手臂,而是一条冰冷的蛇,大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把脉之后,只能感叹这孩子能活着简直是个奇迹,五脏皆虚,六腑俱伤,神智溃散,若不是这些金贵药材吊着命,早就化作枯骨了,不过如今这模样也差不了多少,那么厚的衣物包裹着孩子,却还没自己吃不饱的儿子壮实。

待穆玄英取出银子付诊费的时候,这大夫才想起自己是来做什么,连连摆手,不过他哪里是能说会道的穆玄英的对手,硬是被穆玄英塞了一锭银子,同时也被穆玄英变相拉拢成了莫雨的私人医师,免去了带莫雨出去看病却被浩气盟或恶人谷的人盯上的麻烦。

这大夫的医术也开始突飞猛进,主要是穆玄英给的银子够多,大夫一家的温饱不愁了,但莫雨的病毕竟不是头疼脑热这样的小毛病,大夫也不想收了人家的钱却把人给医死了,便开始钻研起了医术。

莫雨的身体状况这大夫算是最熟的,一把脉就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穆玄英却有些疑虑,刚才莫雨的情况明显是疯病复发,怎么大夫会看不出来?

“还有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大夫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声:“神识溃散一般来说不会对外界产生反应,可从脉象上看,的确是受了刺激,导致神识震荡,力竭昏迷。”

穆玄英抿紧了唇,半晌开口问道:“这对他身体有无影响。”

“好好调养是不会有影响的,反而是好事,对外界有反应便是神识要恢复的前兆,若是能持续刺激,完全恢复也是有望的,只是这刺激最好不要过大,毕竟小公子的身体虚弱,不适合大起大落的情绪波动,容易适得其反。”大夫想了想,提起笔说道:“我开个安神的方子,最近先让小公子用着,等小公子的情况稍稳定些,在循序渐进的引到刺激。”

“那就劳烦大夫了。”

送大夫出了门,穆玄英回到房中,莫雨躺在床上,双眸紧闭,眉头微皱,似乎在做什么不好的梦,但穆玄英知道莫雨不会做梦,他只比人偶好上那么一点,自己的思维也好,想法也罢,已经统统没有了。

就像现在的穆玄英,已经忘了该怎么哭了,他只能露出一个比哭更难看的微笑,掩盖好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安慰着自己,至少刚才的小雨哥哥还记得怎么发疯……

评论(6)
热度(26)
  1. 燕承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