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毛毛雨】错乱(po主需要谈人生系列……墨紫出品)

二、

安史之乱持续了八年,元气大伤的唐王朝开始走起了下坡路,安史之乱结束后半年,三年之期才满,恶人谷重新开放,朝堂上的衰败对江湖的影响倒不大,浩气盟上层都等着恶人谷来秋后算账,却依旧半点消息都听不到。

“……小雨哥哥……”穆玄英的疯病其实也没持续多久。

大约在莫雨身殁的半年后,浩气盟中一对新人成亲,那耀眼的红刺进了穆玄英的心底,从那天开始他就不再抱着娃娃叫小雨哥哥了,只是整日整日的看着地宫天窗发呆。

后来央着影帮他去请谢渊,谢渊见到穆玄英清醒了,终于松了口气。

穆玄英请缨回到了军营中,之后的大小战役他都有参与,虽然沉默寡言了些,但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该吃就吃,该睡就睡,布置作战的时候条理清晰,能进能退,只是轮到他上战场的时候总是不要命的冲进敌方阵营厮杀,久而久之,天狼穆玄英在敌方阵营中也就和疯子画上了等号,谢渊也不怎么敢再放他上战场了。

战争结束后,谢渊怕王遗风来找茬,也不敢放他出去,他就呆在自己的房中放空自己,有时候谢渊进了屋和他说了半天话,他才发觉自己屋里多了个人出来。

后来,无论是恶人谷还是王遗风都没来浩气盟找过碴,谢渊也就放着穆玄英出去逛逛。

结果这一放,穆玄英就直接往枪口上撞去了。

如今的恶人谷今非昔比,虽然依旧改不了恶人当道的习俗,但慕名而来的侠士也越来越多,陶寒亭和米丽古丽抽抽嘴角,让人建了客栈、铺子,收费一律按外面三倍的价儿来,却没料到来的人更多了……

不过也好,恶人谷与昆仑虽然比邻,但一个极寒一个极炽,来访的侠客们觉得恶人谷环境着实不怎么样,也循着一些法子、带了一些珍奇物什,愣是把恶人谷这个炙热之地弄得花草丛生,风景秀丽。

但恶人谷有一块地方却是丝毫无人动过,曾经有侠士觉得那块地算是恶人谷的风水宝地,想要将一些娇弱的植被栽植在此处,结果被恶人谷大小恶人追杀了近三个月,跑进浩气盟隐姓埋名才得以活了下来。

浩气盟众人好奇之下,将此人灌醉才问出,原来那处竟是恶人谷少谷主,小疯子莫雨住过的小少林,失望之余也是感慨万千。

穆玄英也在灌醉此人的人群中,他得知莫雨的埋冢之处就在小少林之后,在谢渊解了禁令后,骑着里飞沙直奔小少林。

当初莫雨担心他进谷会被恶人围攻,所以带他走了恶人谷内部人才知道的秘密小径,这条小径是恶人谷的撤退通道,所以掩藏的很好,那些侠士那样大动干戈的改造恶人谷,都没人发觉这个通道,穆玄英一骑烟尘入谷,路上半个人影也没碰到。

小少林的模样一点儿也没变,只是屋前多了个土包,简简单单的一方墓碑,上面也只有莫雨之墓四字,生平也好、称谓也好,一个也没留,倒是干干净净。

穆玄英从马上跌落,步履瞒珊的晃到墓前,膝盖一软跪在了莫雨的墓前。

“小雨哥哥……”

哑着声的呼唤,得不到任何回应,穆玄英一跪就跪到了夕阳西下,被寒风惊醒的他,颤着手扒下了一块坟上的苔藓,然后就如同启动了机关一般,爬到坟旁,刨挖夹扎着碎石与草屑的坟堆。

莫杀习惯在用过晚饭后回小少林看看,以前莫雨住在小少林的时候,每每他吃完晚饭,莫雨桌上的饭菜可能还一口未动,不督促着,便是如此放上一夜,因此他总会在晚餐后过来看看,哪怕小少林已经无人居住了。

今夜他却听到了一丝怪异的声响,顿时紧张了起来,冲进院子,见到了令他暴怒的一幕,竟然有人在刨他家小少爷的坟!

“找死!”莫杀一掌就往那人身上劈去,等要挨到那人时,硬生生收回了掌风,这人不就是他家少爷宝贝到恨不得拴在裤腰带上的小耗子吗?

莫杀劫后余生般的拍了拍胸,但随即想起那个会在自己刁难了这只小耗子之后,给自己找麻烦的少爷已经不在了,失落同时扯着穆玄英的肩膀把人拉开,详怒道:“你在做什么!”

“小雨哥哥!”穆玄英挣开莫杀,惊慌道:“天凉了,小雨哥哥怎么能在屋外,着凉了怎么办!”说罢,更加惶恐的挖着碎石。

莫杀顿时红了眼眶,看到穆玄英被碎石划得鲜血淋漓的手,拉住他不准他在挖下去,吼道:“少爷没埋在此处,这里只是少爷的衣冠冢。”

穆玄英闻言愣住了,一下失了力道,跌跪在地,呢喃道:“小雨哥哥…不愿见毛毛吗?”

“少爷在谷主那儿,谷主用红尘心法冻住少爷,让少爷尸身不腐。”

仅仅一个眨眼的功夫,莫杀只觉得一阵风吹过,穆玄英便不见了,只留下里飞沙在院子里刨着蹄子啃草。

莫杀跺跺脚刚要追上去,但见着满地狼藉,无奈,取来铁锹,将坟重新一点一点的掩好,除了杂草,跪在墓前扣了三扣,说道:“少爷,那只小耗子来看你了,你可欢喜?”

王遗风站在门口和着寒风,吹起了一曲红尘,方圆三里,鸟兽皆散,陶寒亭的耳朵里塞着棉花,批着文书,感叹恶人谷最近富得流油,叶五少都在感叹这资产快赶上他们藏剑山庄了。

陶寒亭感慨着,突感有人在飞速靠近,内力精纯、速度迅猛,怎么觉着这么熟悉?擦!这不是浩气盟那个小耗子的内功吗?失踪了半年才被谢渊那个藏食护崽的老耗子放出来,怎么这会儿来他们这儿了?谢渊也不管管,耳朵聋了可别来找恶人谷,恶人谷可穷了……

王遗风自然也感觉到了,红尘心法陡然冲入笛声,然后陶寒亭就感到了竹屋一阵晃动,不会是那小耗子被笛声吓到,从谷主那儿摔下去了吧?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陶寒亭急忙跑了出去,就看那小耗子从地上爬起来,提气又往上冲去。

紧接着又是“咚”的一声,肖药儿拔了棉花,怒道:“哪个不长耳的,还给谷主击鼓配乐呢?!”

冲了三十多次,陶寒亭都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这屁股至少摔成十六瓣了吧,看着底下爬都爬不起来的人,陶寒亭叹了口气,准备下去接人,反正谷主也吹完笛子了。

正当他往下走时,却见那小耗子一猫腰,再次冲了上去,然后一举进了王遗风的(闺房,啊,呸,划掉划掉,咳咳)卧房。

房间里屋正中便是那块足有一丈来高的冰柱,如今已经和屋子的房顶地面冻在了一块儿。

“小雨哥哥……”

评论(18)
热度(31)
  1. 燕承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2. 燕承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