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毛毛雨】错乱(po主需要谈人生系列……墨紫出品)

一、

穆玄英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只觉得周围很吵,自己与周围格格不入,谢渊和司空仲平在他身后商量着什么,口中念叨的名字那么熟悉,自己却想不起那是谁。

“玄英,要不你先回去休息……玄英!”耳边的女声陡然加大,带着点惊慌失措。

温热的液体溅满了身体,啊!好暖和,好舒服,好安心……

“恶人谷小疯子莫雨已伏诛,师父。”转身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穆玄英此刻的模样让熟悉他的人莫名心寒。

十煌龙影剑立在莫雨的心脏上,穆玄英甚至没有想过把它拔下来,林可人后退了一步,月弄痕和司空仲平也没想过穆玄英会这么做。

从战场上扒拉出了莫雨已经重伤昏迷,谢渊让人把莫雨带回来不是为了杀他,他甚至认为穆玄英会主动请缨照顾莫雨,所以在军帐中让月弄痕和林可人过来劝穆玄英,顺便让军医在旁候命,但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陈月紧赶慢赶的来到浩气盟的营帐中,看到的便是莫雨的尸体和满身是血的穆玄英,眼前一黑,吐了口血便晕了过去,这似乎引起了连锁反应,穆玄英的身子晃了晃,也倒了下去。

营帐中各种手忙脚乱,这莫雨在浩气盟中被穆玄英一刀刺进心脏,死了个彻底,恶人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现在国难当头,原本恶人谷还算是个助力,如今要成为麻烦了。

候在一旁的军医算是派上了用常,只不过医治的对象变了……

陈月很快就醒了,颤抖着给莫雨把了脉,默默的收回了手,走进了穆玄英的营帐,军医正在给穆玄英灌药,陈月上去就是两个巴掌,穆玄英从昏迷中悠悠转醒,见到愤怒的陈月,便是一声冷笑。

陈月却同样对他冷笑道:“恶人谷很快就会把莫雨带回去安葬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他。”

“你也见不到了。”穆玄英意味不明的说道。

“是啊,我也见不到了,”陈月感叹一声,接着说道:“谢渊巴望着你能安安分分娶妻生子,看来他这个愿望能实现了,可惜他也没想到他让莫雨为你考虑一下的后果会要了莫雨的命,这下他怕是又要为恶人谷的事头疼了。”

穆玄英嘴角的笑容凝固了起来,卡住陈月的脖子,冷然道:“什么意思,说清楚!”

陈月面纱下的脸涨得通红,但依旧冷笑着,说道:“谢渊找过莫雨……他说要你能娶妻生子……得享天伦……而不是……背上背德逆道……骂名……莫雨……拜托我……给你演戏……”

“你胡说!莫雨哥哥才不会在乎什么骂名!”穆玄英手上的青筋暴突,军医看情况不对,一根银针扎进了穆玄英的手臂,穆玄英只感觉手臂一麻,手一松,陈月便倒在了地上。

陈月揉着脖子干咳了两声,说道:“莫雨当然不在乎什么骂名,他在乎的是你!你以为谢渊是用什么法子让莫雨好好听他说话的?”

“这不可能!我要去问师父!”

“不用问了,我的确去找过他!也的确是和他这么说的。”谢渊和司空仲平进了营帐,让军医先出去了。

穆玄英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让他们都异常陌生的表情,有些恍然大悟,也有些不知所措,但更多的是惊慌和恐惧。

“小雨……”穆玄英呢喃了一句就要往外冲,被司空仲平拦下了。

“玄英,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恶人谷来人了。”司空仲平扳正了穆玄英的肩膀,“十煌龙影剑已经被取下来了,当时你没用内力,所以光凭伤口他们也无法证明是你动的手,只有王遗风能认出十煌龙影剑的痕迹……”

“我以死谢罪也无妨,让我去见小雨哥哥!”穆玄英赤红的眼眸让司空仲平脸色一僵。

“你以为你死了他就能安息吗?!”谢渊厉声爆喝:“浩气恶人两相立,加之他手上血腥过多,玄英你当初说想和你爹一样成为一代大侠,自然不能和他过多牵扯,即便如此,我也知道,他对你从未曾亏欠过!你以为你半夜三更溜去小少林,可人,弄痕,仲平哪个不知道?影哪次不跟着,哪次不回来通报?”

“你们都知道?……”穆玄英不可置信的问道,仿佛那声音不是他自己的。

“我们都知道他不会伤你,更不会让人伤你,所以我们未加阻止……”司空仲平抿紧了唇,无奈承认。

“若是没发展到之后的那步,我原本也打算让你和他就这么下去,但那件事……”谢渊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自个儿的宝贝徒弟竟然下药强要了一男子的事,他怎么说得出口,“莫雨比你想的要多,在我提出来意前,他便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甚至连之后的事他也为你规划好了!”

一纸书信递到穆玄英面前,那是他熟悉的字体,穆玄英一把夺过,里面的内容让他心惊:“……若亡,当忘,若未亡,更当忘,谢盟主,莫雨若未亡,便将此物交与毛毛……”鲜红的喜帖,刺得穆玄英眼角涨疼。

“我本就发誓一辈子不嫁人,所以答应陪莫雨演这场戏,浩气盟的大仁大义、正气浩然我陈月算是领教了,告辞!”

陈月略显狼狈的走出营帐,但冰冷的眼神让门外的营兵不敢上前阻拦,刚出浩气盟的营地,迎面而来的便是难得变脸色的王遗风和缠满绷带却掩不住焦急的莫杀。

见到陈月独身一人走出浩气盟,王遗风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把莫杀留在了浩气盟之外,自己独身进了营地。

浩气盟之人虽然被下令战乱时不得与恶人谷发生冲突,但被恶人擅闯营地可算是打脸的事,他们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好在月弄痕和林可人听到骚动,出了营帐,见到是王遗风,两人也是一惊,急忙喝退了众人。

浩气盟弟子听到两位先锋大将称他为王谷主,顿时也冒了一身冷汗,恶人谷谷主王遗风,他们这些小虾米怎么可能是对手。

“莫雨在哪儿?”王遗风不想和她们多话,开口问道。

林可人和月弄痕对视一眼,垂头不语。

“我带他回恶人谷安葬。”王遗风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两人都吃了一惊,莫雨已死的消息在浩气盟中也只有少数人知道,王遗风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话已至此,林可人和月弄痕也不再多话,将人带进了营帐,莫雨身上的血污已经被清理得七七八八了,胸口那宽大的剑痕触目惊心,月弄痕忐忑不安的看着王遗风,生怕他一个不爽就把穆玄英给咔嚓了。

浩气盟的营地里突然气温骤降,不少人都打了个冷颤,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还有那哀哀怨怨的笛声,听得人牙根子发酸。

林可人让人弄了辆马车过来,浩气盟中虽然大部分都是骑马,但是不少万花弟子光主医治不谙武学,赶路自然比不过轻功在身、饱含内力的将士,所以也是有几辆马车在盟中备着的。

等到那笛声停了之后,众人也就知道那骤降的气温是怎么回事了,王遗风抱出的人赫然是恶人谷少谷主,小疯子莫雨,如今的他整个被冻在寒冰中,一看便知已经身亡。

王遗风离开后,谢渊才敢出营帐,老对头万一发疯,他一个人可保不住这么多浩气将士,况且这次是他们浩气盟理亏,自然也不敢多加阻挠。

第二天恶人谷的营地里就传来了少谷主身殁,恶人谷将士与狼牙军、神策军在洛阳、成都、龙门等地死战的消息,恶人谷已近乎疯狂的战斗让狼牙军和神策军损失过半,同时对疯子一样的恶人谷产生了忌惮,在恶人谷折损了近三分之二的人之后,王遗风号令所有恶人谷弟子回谷修养,封谷三年。

经过这一役,江湖上的侠士也不敢再多说恶人谷一句坏话,剩下的战役就由浩气盟接手,令浩气盟上层奇怪的是,王遗风明明看出了伤口是十煌龙影剑造成,为何一直没有听到恶人谷对浩气盟下手的消息?

但如今吃紧的是战局,想着也许是秋后算账的众人也只能暂时把精力全部投入了战局中,唯一例外的便只有被浩气盟上层再次藏起来的穆玄英。

此刻的他被影看护在浩气盟禁地的地宫中,浑浑噩噩的抱着布娃娃,叫着小雨哥哥,你不要不理我,毛毛错了……

含含糊糊的话影也听不太清楚,只不过影知道,穆玄英大抵已经疯了……

评论(7)
热度(37)
  1. 燕承墨紫 殺無 转载了此文字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