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雅痞、傲娇和禁欲 (第三案)

澜巍面三人行预警,涉及澜巍,巍面,澜面,逆cp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有原创角色出没,比如lo主,lo主,lo主等,有其他角色出没,比如傅红雪,罗浮生等,慢热向,自娱自乐向!!!短时间内不会有车,所以看到3p点进来想看肉的童鞋可能要失望了~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PS:连接在评论中,另外,敲碗等评论,再没评论我就不更了!!!!



——————————————————————————————————————————————————————————————————————————————————————————————————————————————————————————————————————————————————————————————————————————————————————————————————————————————————————————————————————————————————————————————————————————————————————————————


以上条框都接受了?????
好吧~_~你赢了,以下正文奉上——


第三案 黑影、天帝与心魔(四)

因为还是晚上,特调处只有汪徵和桑赞,两人看到夜尊一身血的被沈巍抱回来,都吓了一跳,汪徵打电话把祝红和大庆叫了过来,桑赞跑过来帮沈巍开研究室的门。

“让丛波把成医生带来,快!”赵云澜吼道。

汪徵刚挂上电话又急忙提了起来,沈巍将夜尊放在检查台上,黑能量瞬间笼罩夜尊全身,他们鬼族本就集三尸之气诞生,再强效的诅咒在他们身上也会打折扣,夜尊若是清醒过,肯定会在诅咒上打下烙印,方便日后解除,现在他要找的就是夜尊留在自己身体里的烙印。

除去赵云澜在他脚上留下的铭文,还有一处带有烙印的地方便是一开始夜尊不查,被黄泉冰锥刺伤的后颈,沈巍还奇怪夜尊身上这么多伤口为何单单后颈的伤口愈合了,现在想来是天帝怕他们发现,让黑影帮他愈合的。

“云澜,扶面面坐起来,我要划开他的右侧后颈。”沈巍拿起一旁的解剖刀说道。

赵云澜依言扶起夜尊,让他靠在自己肩上,帮沈巍将夜尊的头发拂开固定住。

沈巍再一次拿刀对向夜尊,心境却早已不同,握着刀的手微微发抖,忽然赵云澜伸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腕,在他惊诧的目光中,压着他的手切开了夜尊的后颈,带着黑色咒文的冰锥露了出来,赵云澜松开他的手腕,冷静的将手插进夜尊的皮肉中,夹住冰锥一把拔出,在完全拔出的刹那,这冰锥就化作黄泉水落入了地府。

再看夜尊的脸色,瞬间好了许多,一些小伤口已经开始自动愈合了,果然是诅咒隔断了他体内循环的能量,才让他的伤口无法复原。

只是被取了大半心头血的夜尊,如今的能量实在少得可怜,沈巍给他输送的能量也是治标不治本,还得分出大半来抑制尚未被吸收的阴煞之气,防止它冲破桎梏,否则别说夜尊要当场暴毙,就连周围也得跟着遭殃,变成第二个大不敬之地。

成医生来的时候就被夜尊的惨样吓住了,止血粉、消炎粉、碘酒不要钱似的往夜尊身上糊,林静实验室的设备也算齐全,成医生掰开夜尊的嘴想塞输氧管的时候手一抖,管子掉在了地上,赵云澜气得双眼充血,“嘭”的一声推门出去了。

“吸痰机有么?”成医生头也没抬的问道。

“有!”丛波对林静的研究室很熟悉,很快就从角落推了台机器过来,消毒后将吸管递到成医生手中。

沈巍看着血块一点点被吸出来,脸色更加苍白,仿佛风一吹就能倒下。

“……他的舌头被割去了三分之一,恐怕以后说话会不太清楚……能重长么?”想起夜尊非人类,成医生问沈巍。

沈巍过了半晌才呆滞地点了点头:“恩……”

丛波此刻的心情也是五味杂陈,虽说他和夜尊在战后没接触,但也听林静提起过现在夜尊在特调局工作,成天和鬼见愁抬杠之类,听得出夜尊与他们相处得并不差,如今看到他被折磨成这样,鼻子不免还是有些发酸。

早晨八点,成医生终于把夜尊身上的伤口也都处理完毕,和沈巍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就去上班了,赵云澜回来的时候,沈巍正在给夜尊擦脸。

“他怎么样了?”

“……不太好,”沈巍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心头血被取走太多,直接损伤了他的力量本源。”

赵云澜脸色更是难看,低声道:“天帝的尸体不见了,我上了三十六重天,也没查到消息,现在黑影被天帝吸收了,通过黑影找幕后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无论天帝是否死了,还是幕后另有他人,我都不会放过!”沈巍抬眼,血红的眸子让赵云澜想起了万年前初见的小鬼王,杀幽畜时也是这番模样。

“呵,敢动我赵云澜的人,管他天帝人皇,都得给老子个交代,”赵云澜冷笑一声,抬手按在沈巍头上,安抚般揉了揉道:“只是小巍,你今天用了不少能量,还是让我来照看面面。”

沈巍眸中的血色褪去,摇头道:“让我来吧!”

“小巍,我一晚上没睡了,陪着面面也能稍稍休息会儿,寒城特调处的事情还没处理完,你……”

“我知道了,我会去处理的。”沈巍点点头,仔细的给夜尊围好被子,又翻了条毯子出来递给赵云澜,不舍的看了看夜尊,才瞬移去了寒城特调处。

赵云澜出了口气,他和沈巍都在自责自己的疏忽大意,让夜尊受了这么重的伤,继续让沈巍留在这里照顾夜尊,只会让沈巍越来越自责,到最后钻了牛角尖,还不如给他找点事做,分散注意力。

只是他也没想到黑影会对夜尊有这么大的仇恨,夜尊身上大部分伤口都是单纯为了折磨而留下的,比如脸上的划痕、身上的鞭痕、割去的舌头……

祝红赶来的时候,就看到一袭青衣的赵云澜站在夜尊的床头,一手按在夜尊胸前,从他广袖青衫的袖口可以看到一道道鞭痕莫名出现在他皮肤上……

祝红冲上去一把推开了他:“赵云澜!住手!”

看到祝红,赵云澜有些尴尬的收手,变回现代装束,说道:“你怎么进来了?”

“这特调处还有老娘不能进的地方么?你刚才在做什么?是不是把面面身上的伤都转移到了你身上?”

“那哪儿成啊?我就一凡人之躯,面面身上的伤能要了我的命。”赵云澜打着哈哈。

祝红伸手拽过他的胳膊,撸上衣袖,那一道道鞭痕看得祝红瞬间红了眼眶。

“诶,姑奶奶,你别哭啊!我这不就几道血印子么,你看血都没流,哎!别哭!别哭啊!”

赵云澜越说祝红眼泪流得越凶,最后只能自暴自弃道:“姑奶奶,我错了,下次绝对不敢了!你看我现在伤口还痛着呢!能帮我上个药不?”

祝红被他气得直接拿酒精棉花怼上了他的伤口,疼得他嘶哑咧嘴,在他夸张的表情下,祝红总算止住了眼泪,没好气的帮他上了药,身上的伤口自然是不好意思让姑娘家给他涂了,将祝红送出了实验室的门,赵云澜脱了衣服给自己上药,转嫁的伤口要自愈花费的能量太多,如果不是太严重,还是让它慢慢恢复的好。

不过他也在庆幸,幸亏刚才祝红冲进来阻止了他一时头脑发热,否则真把夜尊满身伤口都转嫁过来,他的小巍怕是真要自责死,到时候可没第二个赵云澜能安慰他了。


沈巍瞬移到寒城先去了地下室,天帝的尸体果然失踪了,结界也被打破了,斩魂刀是可以斩神的,魔物自然也不在话下,除非天帝堕魔的时候,有什么特殊能力,否则没有活下来的可能,所以是否还有幕后人沈巍也不能确定。

毫无线索的沈巍只能去寒城特调处,昨晚的收获实在让米海洋惊喜,今天一大早寒城特调处就很热闹,米海洋指挥着那些大学生进行分类整理,胡尧福已经去和一些比较好说话的妖族打关系了。

沈巍的到来让米海洋收敛起笑容,陪着小心过来问道:“沈先生早上好,赵处呢?”

“赵处在龙城特调处,他让我来帮忙。”

“啊,鬼王找到了么?”

“已经找回来了,只是受了点伤,现在回龙城修养了。”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米海洋把沈巍带进了会议室,亲自给他上了茶说道:“现在案子比较胶着,已经知道是蛊雕吃的那些人,可这些蛊雕是被谁啃成这样的却不知道。”

沈巍点点头,说道:“基本可以确定与我们要找的人不是一伙的,或许蛊雕与他们有些交易,但杀死蛊雕的并不是他们。”天帝和黑影都是吸食他人能量的,若是天帝怕是连灰都留不下,黑影也只会留下完整的尸体,蛊雕被啃成这样,凶手必定另有其人。

“那是否能找沈先生抓的人询问一下?”米海洋想着鬼王已救回,对方肯定被抓住了,那或许能从被抓的那人口中获得些讯息。

“抱歉,他们已经被就地正法了。”

米海洋为了掩饰尴尬,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幽幽道:“这样啊,那我再去找找别的线索吧。”

沈巍忽然说道:“蛊雕虽然看起来像是长了角的鸟,但其习性却与鸟类不同,它们是生活在水中的,并不像鸟类一般在树上筑巢,所以查找蛊雕的栖息地,从河流中找比较合适。”

米海洋恍然大悟,蛊雕长得和雕鹰差不多,惯性思维的作用下,他们都忽略了水中的生物,一直在和会飞的妖族打听,难怪什么都打听不到。

“沈先生真是帮了大忙了,我现在就安排人去查!”米海洋立刻动身,准备去水族那儿打听打听。

沈巍拦下米海洋,继续说道:“根据山海经中记载,蛊雕是鹿吴山发源的泽更水中才有的异兽,这段泽更水会向南流入滂水,滂水东流入海,如今鹿吴山、滂水具体是指哪座山、哪条河流已不可考,但可以肯定,蛊雕必定是顺着水流来到寒城,那条水流必定会注入大海。”

米海洋点头表示明白,寒城是临海城市,河流不会少,但蛊雕不会生活在人工开发过的河道中,所以这大大减少了寒城特调处的工作量,仅仅半个小时,从外省流入寒城的河流便找了出来,只六条,而能通往大海的仅有两条,其中一条是地下暗河,由河神看管,蛊雕出没不可能不让他发现,那么仅剩的一条就是寒城特调处重点排查的对象。


沈巍与寒城特调处的一干人一起出了外勤,在河边询问妖族时,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盯着他,可无论他怎么探查都找不到,只能压下心底的疑惑,继续查找消息。

河流中的妖族果然见过蛊雕,一头已经能化人形的赤鱬还和它们是朋友。

因为在外查案容易被普通人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扣工资写检讨不说,还得改记忆,一堆的麻烦事,所以能够在特调处内解决的,尽量在特调处解决,赤鱬性格温顺,在米海洋的邀请下,便跟着他们回了特调处。

这只赤鱬是个拘谨的小伙子,和郭长城有点像,不过化作人形的模样倒是比郭长城好看几分,毕竟和九尾狐一处出来的,这点审美还是有的。

“我叫池溯,赤鱬族的,去年刚成年,准备去海中历练,所以来到寒城。”池溯紧张的绞着手指。

米海洋哭笑不得的给他倒了杯水说道:“你别紧张啊!我们就随便问问。”

“你和蛊雕是怎么认识的?”沈巍和郭长城处久了,知道这类性格的人你越拖他越害怕,不如尽早进入主题。

“我准备从水原入海的,但是走错了路,是蛊雕他们带着我到寒城的。”

“他们有和你说来寒城做什么么?”

“他们说诸神式微,他们准备来寒城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弄些资源回去,现在灵气稀薄,他们族中有很多小辈连化形都困难。”

“你有没有见过他们和鬼族联系过?”

“没有,我们到了寒城之后就分开了,他们去陆上打探消息,很少再回水里,不过他们中最小的那只和我年纪差不多,有时会来找我玩,他没提过鬼族,但提过他们现在跟着一个大人物做事,拿了不少好处,就是那个大人物有点恐怖,他的长辈们都不让他在大人物面前说话。”

“可有描述过长相?”米海洋有些气馁,寒城的“大人物”多了去了,这点信息半点用处都没有。

“据说是一团黑影。”

沈巍蹙眉,黑影的能力不强,这六只蛊雕就能对付,怎么会成了他们口中的大人物?

米海洋问道:“你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是什么时候?”

“一个月前。”

沈巍一愣,一个月前黑影还在龙城活动,天帝也没有必要下界暴露自己。

“他们身上的气息如何?”沈巍询问道。

“我也不知该如何描述,只是每次见他总觉得他的生气少了许多,最后一次见他,他脸上透着死气,我赤鱬一族向来以医术著称,便帮他治疗了一下。”

沈巍不禁陷入了沉思,鬼族身上带走煞气,相处久了会让人短寿,但修炼过的妖兽并不在其列,若是妖兽也因相处产生了死气,那这鬼族的煞气岂非超过自身?黑影是绝对达不到这水准的。

“还有别的么?”

“也没别的了,我们虽然在一块儿玩,但涉及族群的事情,都不会说太多。”沈巍点点头,这是妖族的惯例,关系再好的朋友,只要是异族就不能透露自己族群的事务。

“那你知不知道他们吃人的事?”米海洋是人类,在他眼里吃人就是妖兽最大的错误。

“知道,蛊雕本就吃人,这有什么奇怪的么?”池溯略带困惑的问道,米海洋和几个旁听的大学生气愤不已。

沈巍无奈摇头,接过了他们的话头继续询问:“他们吃人挑嘴么?”

“还好吧,一般会吃青年期的男子,因为肉紧实,个大容易饱,但实在没吃的,老人孩子也一样吃。”一脸纯良的青年说着吃人的话题,场面说不出的诡异。

“这是他们吃剩下的照片,你看看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

沈巍让一个大学生把照片递给池溯,池溯看了一眼就摇头道:“他们不会这样浪费。”

“他们平时吃东西是什么样的?”

“他们中有一个特别爱吃骨头,所以基本连骨头都不会剩。”

“我们比对了齿痕,确实是他们吃的。”

“……那我觉得他们被控制的可能性更高一些,他们对我很友善,和其他族群也保持着基本礼仪,就算吃人也并不滥杀,只单单为了果腹,像这样的惨像,绝不是他们在清醒状态下会做的。”池溯将照片还给来人认真的说道。

“那你觉得是什么控制了他们?”

“……可能是魔族,也可能是鬼族,我刚离开族内,所以对外面的族群也不算太了解。”池溯歉意的说道。

“好吧,那想起什么随时打电话联系。”沈巍看问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就让米海洋将寒城特调处的名片给了他一张,池溯点点头,接过名片在胡尧福的护送下离开了。

“沈先生,你看……”

“蛊雕的案子我们会协助调查的。”沈巍表了态,米海洋稍稍放心了些,寒城特调处在赵云澜来后进行了一系列的整改,神秘局已经要求他们独立破案了,如今的寒城特调处虽然凝聚力较之从前好了许多,各项专业知识也吸收迅速,但战斗力却是个硬伤,就算现在在训练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所以龙城特调处的协助就相当重要了。


“……沈教授,刚刚祝红打来电话,面面醒了,但情况不太对劲……”郭长城冲进办公室,对沈巍喊道。

再一眨眼,沈巍已经消失了。

“……面面,别怕,诶!那不能扔!哎哟我去!大庆!托盘拿走,快!”刚到客厅,就听到赵云澜火急火燎的喊声。

“面面啊!那是姐姐的圣罗兰黑管唇釉!不是武器,你放下好不好?诶!别扔!!!”祝红的尖叫让沈巍皱起了眉。

“面面,别揪我尾巴!!!”大庆的尖叫让沈巍考虑是不是堵了耳朵再进去。

“赵处,成医生说面面这情况可能是头部受伤后造成的记忆混乱,可能还有创伤后应激障碍,需要时间慢慢调理。”汪徵那姑娘站在门口焦急的喊道。

“慢慢调理?!他这模样能安静下来就不错了!沈巍啊!你快回来啊!你再不回来特调处就要被拆……”

“我回来了。”沈巍一个健步跨进了实验室,就看到夜尊拿着解剖刀指着他们,另一只手还揪着大庆的尾巴,地上都是被他砸烂的东西,祝红心疼的看着自己摔裂的圣罗兰黑管唇釉,听到他的声音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

“沈教授啊!你终于回来了,快看看面面吧!醒过来就谁都不认识了,老赵要给他检查一下都被他当敌人了。”

沈巍点头,走近夜尊,夜尊看到沈巍的模样时,表情明显与他人不同,似乎有些困惑,大庆趁他不注意,抢救回了自己的尾巴,窜回了赵云澜身边。

“面面,是哥哥,把刀放下好不好?”

夜尊在听到哥哥两个字之后再次警惕了起来,抓起一旁的托盘砸向沈巍。

沈巍一手挡开托盘,一手抓住夜尊的手腕,夺下了解剖刀,赵云澜松了口气,上前帮忙按住了夜尊,祝红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镇静剂给夜尊扎了一针。

两分钟后,夜尊的挣扎越来越小,慢慢睡了过去,大庆这才敢溜回夜尊身边。

“黑影和天帝不知道对他做了什么,明明头部没有损伤,记忆却混乱了。”赵云澜看着夜尊即使昏睡都止不住抽搐的身体,烦躁不已。

祝红迟疑的问道:“是不是要用束缚带?”

沈巍和赵云澜都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夜尊的情况不得不使用束缚带,不仅是为了他人,更是为了他自己,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很有可能会自残。

见沈巍点头,赵云澜抱了一床厚被子过来给夜尊盖上,沈巍调低了实验室的空调,才将束缚带给夜尊绑上。

“……我去地府查点东西。”说完,沈巍就消失了,留下赵云澜和大庆大眼瞪小眼。

“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大庆将自己团成一个球,拿屁股对着赵云澜。

“死猫!你看着点,他要是醒了记得通知我。”赵云澜一巴掌拍在大庆屁股上,大庆咬着牙硬生生把哀嚎咽了下去。


赵云澜到龙城医院的时候,成医生刚刚结束一个手术,正在办公室休息,看到他来了,起身给他倒了杯茶。

“之前急着进手术室,情况了解的不算太细,现在能细说一下他的情况么?”

“行,我来也就是为了这事。”赵云澜拆了根棒棒糖叼在嘴里说道:“小孩上午十点醒的,一醒过来还挺安静,不过眼神不太对,谁都不认识了,我伸手去扶他的时候,他突然就抓刀子指着我了,之后谁要靠近他,他就拿东西砸人,啧,真跟女人似的。”赵云澜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成医生听完他的描述,沉思了一会儿问道:“他对任何人都一个反应么?”

“都一样啊!沈巍靠近他都拿托盘砸,噢!对了,他刚看到沈巍的时候有停了会儿手,后来听到哥哥两个字才又开始砸东西的。”

“哥哥?”成医生低喃了一句,忽然问道:“沈巍和他弟弟是不是在幼年时期就分开了?”

“幼年……谈不上吧,少年时期差不多。”

“那就对了,他的记忆断点在少年时期,沈巍当时的模样和现在有区别,所以他记得自己有哥哥,但不是现在的沈巍。”

“我们检查过了,他脑袋没受伤。”赵云澜不禁在想会不会是小屁孩为了争夺沈巍的注意力,又一次演戏欺骗他们,但这个想法只在他脑子里打了个圈就被甩出去了,小屁孩不会为了这种事伤害沈巍,哪怕只是砸一下。

“赵处长,会形成记忆缺失的原因并不单单只有外力。”成心妍将手中的报告递给了赵云澜,说道:“这是我昨晚处理完他伤口后做的一个报告,您可以看一下。”

“难得看到能看懂的医生字体啊!”赵云澜接过报告调笑了一句。

成医生却没笑,她看着赵云澜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用力合上报告,扔在了桌上。

“也就是说,他身上有近三分之一的伤是他自己故意制造的?”

“对,不过我不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但结合他现在记忆缺失的情况来看,或许是为了保持清醒。”

“保持清醒?”

“他身上的灼伤是捆绑造成的吧?如果不是自己故意,有些部位根本碰不到。”

“我明白了,那这和他失忆有关么?”

“这我也说不清,不过我们可以排除他是因为外力失忆,那么就剩下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有人催眠抹去了他这段记忆,但是这对那个人有什么好处,我们不得而知,另一种情况就是他自己封闭了记忆,原因我们依旧不知道,但这么做肯定是他有利的或者是当时最好的选择。”

赵云澜摸着自己玫瑰花的刺,陷入了沉思,夜尊的精神力和意志力都相当强大,从小三生石的禁制中就可以看出,别人要抹去他的记忆,可能性很低,如果是他自己封闭了记忆,也说不通啊,现在的夜尊黑能量不会用,拳脚功夫几近于无,相当于是他最弱小的时候,他将自己变成这样有什么好处?

忽然,赵云澜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问道:“我想知道,身体记忆和记忆是否有关联?”

“确实有通过身体记忆找回从前记忆的案例,但机率非常小……”

“不,我是想问,失忆会造成身体记忆消失么?”

“理论上不会,不过失忆后,有些事情会被遗忘,一些身体记忆就不会再去启用。”

“不是,成医生,我要问的是……”赵云澜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不知道怎么让成医生理解他的意思,最后直接问道:“如果他不想伤害某人,而将自己的记忆封闭到最弱小的时候,那么他能造成的伤害和影响是否也会降低?”

成医生有些迟疑的说道:“这……医学史上没有案例可查,但自我认知的偏差,确实在很大程度限制了他的战斗力,就好比他已经二十岁了,只有自己十岁前的记忆,那么他在和成人扳手腕的时候会下意识的认为自己只有十岁时的力量,在受到一点点压力后就会泄力放弃,当然这也因人而异,有些人天生不服输,这种情况就不适合了。”

赵云澜似乎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释,他问道:“自我封闭记忆是否有解除的办法?”

“只要不是脑部损伤造成的失忆,其实都有恢复的可能,就看能不能找到那把打开记忆大门的钥匙了。”

“我知道了,那成医生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赵云澜起身准备回特调处。

“赵处长,夜尊现在的情况不宜逼迫太紧,先让对周围熟悉后,再考虑恢复记忆,否则一旦对你们产生抗拒心理,他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好,我明白了。”赵云澜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沈巍和赵云澜回来的时间相差无几,夜尊还在昏睡,赵云澜看向沈巍,沈巍摇了摇头,道:“地府没有任何鬼族的讯息。”

“成医生说面面这情况得先让他适应我们,才能开始找记忆。”

沈巍点点头,说道:“我回去做点吃的。”

赵云澜抬头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啊!都这个点了!你去吧,我看着面面。”

沈巍帮夜尊调整了一下被子,这才离开,赵云澜看着夜尊,叹了口气,搬了张椅子坐在了实验台旁。

大庆打着小呼噜,完全没注意到沈巍和赵云澜的回来,气得赵云澜一巴掌拍在他肥硕的脑门,大庆吓得惊叫一声,圆润的滚下了台子,在赵云澜的嘲笑声中抓花了他的皮夹克,“呲溜”跑了。

赵云澜骂了两句回头差点把自己吓摔了,就见夜尊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看,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差点把他吓出心脏病。

“小祖宗,别吓人啊!”赵云澜拍着胸口坐回了椅子上,“你哥哥回去给你做好吃的了,一会儿就回来。”

“……”夜尊皱着眉扭动了一下身子,发现挣脱不开束缚带,只能胆怯的看着赵云澜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却没出声。

“怎么了?”

“你……认识我哥哥?”看着怯懦不已的夜尊,赵云澜觉得新奇之余也不免考虑该怎么取得这小孩的信任。

“认识,沈巍嘛!”

夜尊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赵云澜随机反应过来,“你哥叫沈巍,你叫沈面……不,沈夜!”

“我哥叫嵬,不叫沈巍。”

赵云澜就知道他要这么说,转身出门从祝红桌上拿了化妆镜,回到夜尊跟前举着镜子道:“来,看看。”

夜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不可置信。

“你和你哥都改名了,你哥叫沈巍,你叫沈夜,喏,这是你的身份证。”赵云澜举着一直除了办卡外就一直放他那儿的身份证说道:“你前段时间受了伤,把现在的记忆都忘光了。”

夜尊木愣愣的看着赵云澜,赵云澜真想给自己搬个奖,居然把洗脑大神给唬住了,这事儿等夜尊恢复过来能笑他三年。

“我和你是什么关系?”夜尊低低的问道。

“我是你的监护人,哦,监护人就是家长,你的长辈。”

“那你也是我哥的监护人么?”

“不是,你哥是我媳妇儿。”赵云澜得意洋洋的说道。

“媳妇儿是什么?”夜尊傻乎乎的问。

“就是一生都相伴左右的人。”夜尊的眼眶“刷”的就红了,赵云澜一看就慌了,“诶诶诶,小祖宗,你别哭啊!怎么了这是?身上疼么?”

赵云澜手忙脚乱的解开夜尊上半身的束缚,给他检查伤口。

“诶,我去,鬼见愁你能耐了啊!居然把面面给欺负哭了,一会儿沈教授来了看你怎么解释。”祝红进来拿自己的镜子,看到夜尊居然哭了,忍不住调侃。

夜尊见到还有别人在,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通红的眼眶看向祝红,瞬间把祝红的姨母心激得扑通乱跳,血压直飚300,捂着自己的小心脏转身出了实验室的门。

赵云澜困惑的看着实验室的大门,这丫头不是进来拿镜子的么?怎么镜子还没拿就出去了?

“卧槽!不行了!喂!四叔!我要生儿子!奶萌奶萌的那种!”赵云澜刚要回头继续安慰夜尊,就听到祝红给她那个蛇族族长的四叔打电话,满头黑线:丫头,你先把自己嫁出去再谈儿子好么?

赵云澜扶着夜尊坐了起来,后者一脸无辜加困惑的看着他。

赵云澜继祝红之后,手捂心脏,不行!太萌了!老子要忍不住了!这是我儿子!谁他妈都不能抢!

赵云澜不自觉的又降了三分话音,问道:“面面啊!告诉爹……哥哥,你为什么哭?”

“你不是我哥哥。”

赵云澜脱力,这小孩怎么这么不会抓重点呢!

“好好好,不是哥哥,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哭?”

“……哥哥以后和你在一起,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赵云澜愣了愣,明白过来这个兄控到底脑补了什么画面后,揉了揉他的头发道:“不会,我们三个一起生活,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夜尊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扬起嘴角,笑得极为满足,赵云澜也笑了,这傻小孩只要和哥哥一起生活就能露出这么明媚的笑容,赵云澜也不介意多宠宠他。

沈巍拎着食盒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这也成了他往后余生最想守护的场景。

“你哥来了。”赵云澜闻着饭菜香,头都不用回就知道沈巍来了,夜尊看到沈巍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赵云澜回头看到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的沈巍,无奈道:“小巍啊!他现在就是个孩子,你能不能笑笑?这表情别说面面,小郭都能被吓尿。”

沈巍被赵云澜这么一说,顿时局促不安的放下食盒,走到夜尊面前半蹲着与他平视:“面面,别怕,我是哥哥啊!”

“哥哥……我没怕,只是…只是……”

“只是不适应,对吧?”赵云澜开口解释,解了他的窘迫,“他今天看到自己的样子都不适应。”

夜尊勾着沈巍的衣角点头,沈巍顺了顺他柔软的银发,夜尊眼中的惧意稍减。

“饿了么?我做了点吃的……”沈巍话还没说完,赵云澜已经打开了食盒,插了个小肉圆塞进夜尊嘴里。

“好了,沈教授!叙旧还是等等吧!我快饿死了!先开饭先开饭!”赵云澜朝夜尊眨眨眼,夜尊这才缓过神,鼓着腮帮子慢吞吞的嚼着嘴里的肉圆子,眼神瞬间亮了。

考虑到夜尊四肢灼伤严重,所以沈巍端着碗举着勺子喂到他嘴边,夜尊低头乖巧的喝了,赵云澜在边吃边笑道:“诶!小巍啊!面面这会儿太乖了,我都不想他恢复记忆了。”

“……云澜。”沈巍无奈的喊了声,以前的弟弟一直很乖,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弟弟长成了那样偏执疯狂的性子,或许真的是自己忽视这个弟弟太久了吧。

有了赵云澜的调解,一顿饭倒是吃得没那么沉重了,夜尊似乎也找回了和哥哥相处的方式,小心依赖中带着一丝特有的亲昵。

下午,沈巍被赵云澜以忙活许久该休息为由压在休息室休息,自己和夜尊聊天,了解如今的夜尊到底该记得多少事情,以及给他科普一下现在的生活。

“……也就是说你和你哥哥分开了两年?这两年你一直在反抗团?”

“恩,首领说哥哥不要我了,让我跟着他。”

“让你跟着他,你就跟着他啊?你傻么?不会跑吗?”

“我……没地方可去了。”

“你离了你哥就不能活啊?自己找地方过啊!总比被欺负强吧?”

夜尊摇头,说道:“他虽然觉得我没用,但不会让我离开。”

赵云澜挑眉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不会让你离开?”

“我跑不远,所以只能躲,他让整个团的人找我,找到了就打。”

“整个团?”

“恩。”夜尊点点头,赵云澜的神色严肃了起来,夜尊吓得打了个哆嗦。

“你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抓到你么?”

夜尊摇了摇头,只是神色有点怪。

“面面啊!和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么?”赵云澜看他那表情,就知道小孩有话没说。

夜尊明显不信任他的眼神让赵云澜差点爆起揍他,不过还没等赵云澜动手,夜尊就老实说了:“我听到他提到过双生鬼王,力量转换什么的。”

赵云澜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贼酋的打算,他是要等夜尊长到能够承受双生子的力量之后,利用鬼族互相争夺的特性,教会夜尊吸取双生兄弟身上的能量,等夜尊成功了,再一举吞噬他。

“我失去了多少记忆?”夜尊歪头问赵云澜。

赵云澜贱兮兮的笑道:“嘿嘿,你猜?”

老老实实摇头的夜尊让赵云澜放心的将捂在裆部的抱枕挪开,说道:“小孩儿,现在是一万年以后了,你和你哥都在地面上生活,住在我家里。”最后一句是赵云澜的重点,给这小孩一点压力,或许就能让这个小孩听话不打扰自己和媳妇儿过二人世界了。

“哦。”夜尊低低的应了一声,更加拘谨的问道:“那你会一直让我们住么?”

“你哥是肯定让的,你么……不听话就不让。”

“……哦。”夜尊低着头感觉有些沮丧,不一会儿晶莹剔透的水珠子就落在了被褥上。

赵云澜没料到小孩是这反应,想到沈巍还在隔壁,把小孩惹哭了保不准今晚就得睡书房,立马改口:“你这么乖,我肯定让啊!”

虽然改了口,小孩的心情也没转好,赵云澜抓耳挠腮的哄了好久,才让夜尊恢复笑容。

===========================================

傲娇期,等评论,评论不够不写第四案了!!!哼(ˉ(∞)ˉ)唧!

评论(43)
热度(42)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