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雅痞、傲娇和禁欲 (第三案)

澜巍面3p预警,涉及澜巍,巍面,澜面,逆cp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有原创角色出没,比如lo主,lo主,lo主等,有其他角色出没,比如傅红雪,罗浮生等,慢热向,自娱自乐向!!!短时间内不会有车,所以看到3p点进来想看肉的童鞋可能要失望了~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PS:连接在评论中,另外,敲碗等评论,再没评论我就不更了!!!!



——————————————————————————————————————————————————————————————————————————————————————————————————————————————————————————————————————————————————————————————————————————————————————————————————————————————————————————————————————————————————————————————————————————————————————————————


以上条框都接受了?????
好吧~_~你赢了,以下正文奉上——


第三案 黑影、天帝与心魔(三)

赵云澜注定是看不到脸色发白的夜尊了,只不过夜尊出来时候的脸色的确很好,他将签字板扔在了赵云澜肚子上,说道:“少一具尸体,签不了。”

赵云澜一听,脸色就黑了,米海洋也愣了,说道:“我们看过了,六具尸体没少啊!”

夜尊皱眉,赵云澜看出他的不爽,拖上他说道:“走走走,进去看看。”

解剖台上,六具鸟尸整整齐齐,米海洋刚要说话,就见夜尊连手套都不戴,拎起一只较为完整的鸟尸甩了几圈,鸟尸的身体部件就七零八落的飞了出去,变成了一堆残骸。

赵云澜将证物袋套手上,将七零八落的碎尸块捡起来看了看,冷笑一声道:“重新化验吧。”

“这……”米海洋自然也看出了门道,皱眉道:“谁会干这事?”

赵云澜观察着上面的缝合线和蜡痕说道:“看手法应该是法医干的,不知道研究院给了她多少好处。”

“我现在就派人去研究院。”

“省点力气吧,他们不会承认的,而且走程序的时间足够他们把蛊雕的残骸转移了,等你申请到搜查令,研究院能给你搬得连张纸都不留。”

“那怎么办?那所研究院有局里提供的能量检测仪,一旦对蛊雕尸体进行检测,妖兽的事就瞒不住了。”

赵云澜站起来拍拍手,笑道:“没事,你带两个靠得住的跟我走,小孩儿,你也一起。”

夜尊挑眉,欣然跟上,就凭他对赵云澜的了解,刚才的笑容绝对不怀好意。

“老大……寒城不是有特调处么?”林静的声音从赵云澜的耳机里传来。

“让你干就干!再废话你下个月奖金就没了。”

“我现在就干!”林静转头腹诽了一段骂词,手上的动作却没停,过了大约十分钟,林静说道:“好了,我已经进到他们的中央控制器了。”

“好,等我的命令行事,面面,一会儿你先进去,别被人发现了。”

夜尊把玩着手里的文明杖,说道:“我是没问题,不过你确定不告诉我哥么?”

“告诉了他,你小子就能偷懒了是不是?”赵云澜空出一只手,将他手中的文明杖抢了过来,“这种勾搭小姑娘用的棍子就别拿了,那所研究院里八成都是老头。”

夜尊翻了个标准的白眼,靠在靠背上闭目养神。

“赵处,一会儿我们怎么进去?”

“你们不用进去,有他一个就行了。”赵云澜一手掌握方向盘,一手拆棒棒糖,按喇叭、换挡、超车一样没落,坐后座的米海洋和两个大学生差点吓出心脏病。

车刚停下,后座的三人就吐了个昏天暗地,这个研究院的占地极大,但只有一栋建筑,倒是省得夜尊挨个儿找了。

“林静,定格监控。”耳机里传来林静搞定的声音后,拍了拍夜尊的肩膀说道:“小心点。”

“知道了。”话音刚落,夜尊就消失在了原地,两个大学生被吓了一跳,连忙问道:“人呢?”

米海洋将他们拉到一边:“看着点,别打扰人家办案。”

“林静,我要他们电脑里关于蛊雕的所有资料。”

“刚才就已经把他们电脑里的资料拷贝一份了,不过还真不得了,他们居然早就研究出了克制灵力的药剂,百年以内的修炼者要是被注射了,至少一天之内不能使用能力。”

“百年以内?他们做过实验了?”

“对,他们抓过一些妖兽……等等,还有人体实验,是一些修道者,视频记录我拷贝出来了,发在你手机上,都是强制实验!”林静刚说完,赵云澜就看到研究院里乱成一团。

夜尊将蛊雕的尸体扔在了地上,米海洋急忙让两个大学生用裹尸袋把它装起来。

“你做什么了?”赵云澜看着冒黑烟的研究院抽了抽眉角。

“……顺手开了几道门而已。”夜尊坐回车上,一拉毯子,把自己蒙头罩了起来,赵云澜气得掐了他一把大腿。

“林静,用匿名电话叫消防车过来,把监控定格取消!快!”

“好好!”林静解除了屏幕定格,并恢复了一部分监控,让断档不至于那么明显,“老大,你看一下研究院跑出来的……东西,是不是要控制一下?”

赵云澜回头,就看到研究院大门口涌出的各色怪异物种,有长着獠牙的兔子,直立行走的山羊,鬃毛是章鱼触手的狮子……

“……这踏马都是什么东西?!”

“老大,前面这些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后面的!”林静的话音刚落,赵云澜就看到一个个带有修为的人或妖兽冲了出来,血红着双眼,毫无理智的攻击着他人。

那些变异的动物很快就被诛杀干净了,而正当他们准备对人下手时,万山威压将他们定在了原地。

夜尊瞬间惊醒,看到车前一袭青衣的昆仑君,默默地缩回了毯子里。

“小屁孩,别当乌龟!下车帮忙!”昆仑君伸手将夜尊从车上拽了下来,昆仑君于他们有生身之恩,就算夜尊平时老和赵云澜动手抬杠,但面对昆仑君他还是比较敬畏,不太敢动手的。

“……怎么帮忙?”

米海洋看着瞬间乖巧的夜尊,对赵云澜的身份产生了严重的怀疑,能让鬼王那么听话,那保不准也是个神仙啊!

赵处长他爹是监察局的局长啊!还是能管得了神秘局的那种,这种妥妥的官二代,父母、出生、成长记录都有迹可循的,怎么会是眼前这个一秒换装、管得住鬼王的神仙人物?

昆仑君的万山威压下,别说那群散修妖兽,就连夜尊都觉得举步艰难,不过他只是远距离用黑能量锁链把他们绑了,没什么难度。

“通知神秘局吧,这研究院的事你们处理不来。”

米海洋第一时间打给了神秘局,神秘局足足来了五辆车才将人全部押回去。

“赵处长,这次麻烦您了。”神秘局的人特地过来打了声招呼,“您来寒城也没事先通知一声,要不回头我让人安排安排,带您参观一下?”

“这就不用了,米处长安排得挺好,不过不是我说啊!以前那个姓欧阳的和现在这个研究院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挑人的时候能不能长点心啊?”赵云澜一眼就看到这人耳后发黑,加上今天心情不愉,懒得应付他,便摆起了架子,颇为不爽的数落起了来人。

“这……实在不好意思,给赵处添麻烦了。”

“诶,别,我就跟着米处来这边看看情况,麻烦也是米处处理的,你要谢和他谢去。”说完,拉着夜尊上了车。


第二天,夜尊硬是被赵云澜留在了酒店,美其名曰昨天忙了一天了,要好好休息,实际上就是拐着沈巍过二人世界去了,现场当然不止他们两个,不过只要夜尊不在场,赵云澜就非常满意了。

研究院里虽说一片狼藉,但大部分的资料和试验品保存的还算完整,根据神秘局提供的情报,那些眼睛血红的修行者都是因为注射了药物才会狂化,现在被分开关押,等待解药,至于夜尊将他们放出造成的混乱,神秘局实在不好意思追究,就以研究院非法研究管理不当将一切推到了他们头上。

赵云澜一个电话把林静抓来做了壮丁之后,就带着莫名心慌的沈巍回了寒城特调处,本来想和沈巍过过二人世界的,这下也只能泡汤了,让沈巍在寒城特调处的休息室里躺着,自己继续追查蛊雕的案子,寒城的地头蛇胡青凌给他们提供了一条线索,那六只蛊雕虽然离群索居,但还是会到妖兽的聚集地换取一些修炼所用的耗材,有妖兽在它们身上闻到过鬼气。

鬼族数量本就少,如今幽畜都是珍稀物种了,那出现在寒城的鬼族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只是这么多妖兽,他们为何会选择这几只蛊雕呢?要知道这六只蛊雕的修为加起来还抵不上天帝在城西随便吞的一只妖兽。

正在这时,寒城特调处的门卫传了消息进来,说门口有位姓章的先生要找龙城来的两个人,赵云澜都不认识什么姓章的人,但是龙城来的除了他们只有刚刚赶来的林静,所以还是出去见了。

“呵!你小子是嫌挨得打不够多么?”赵云澜看到来人就冷笑了一声,居然是那个偷拍夜尊的摄影师。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是!那个…美人出事了!”摄影师并不知道三人的姓名,只能叫夜尊美人。

“什么?”赵云澜一惊。

摄影师举着单反打开了相册,说道:“这是我在半个多小时前拍到的。”

相册里可以看到夜尊独自一人出了酒店,到一旁的咖啡店买了些饮品和甜点,回酒店的路上突然看到了什么,加速跑了起来,之后的照片就到了一个小巷子里,光线很暗,而且摄影师是躲在垃圾桶后面拍的,聚焦不太好,所以不算太清楚,隐约可见夜尊在和一个人对峙,那人的穿着竟和沈巍黑袍使的装扮一模一样,夜尊显然被激怒了,没说两句就动起了手,对付那人夜尊还游刃有余,但很快又有人加入了战局,天帝的能力比上次见的时候强了不少,一对一可能还不是夜尊的对手,二对一就有些吃力了,三人缠斗了一会儿,就见与黑袍使同样装束的那人手中凝结出黄泉冰锥,趁夜尊不备,直接插入了他的后颈,夜尊蓦然倒地,天帝和那人带着夜尊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了。

“我知道你们不是普通人,这种照片找警察他们也不会信,所以直接来找你们了。”摄影师一边说一边心慌的看着赵云澜。

赵云澜的脸色几乎黑到能滴出墨来,狠狠的踹了一脚墙面,问道:“那条巷子在哪儿?”

“就在酒店向西不远处,是个死胡同,没什么人……啊!”摄影师话没说话,就被赵云澜抓着衣进了特调处,去休息室叫醒沈巍,直接瞬移去了酒店后巷,摄影师惊悚的看着他们。

“知道我们不是普通人就快带我们去!”赵云澜没空和他扳扯,急躁的吼道。

“哦,哦,好,这边……”摄影师立马回了神,觉得自己直接去找他们真是明智之举,警察哪儿有他们这速度。

小巷子离酒店确实不远,几乎百米不到的距离,却因为阴暗狭小而鲜少被人注意,地上散落的饮料和甜点证实了摄影师所言非虚,沈巍在黑色的血迹前停住了,那是夜尊的血,颤抖着伸出手摸了摸,已经半干了,唤出手腕上的锁链,锁链的方向直指西边。

“云澜,他们住的别墅地址是哪儿?”

赵云澜回忆了一下,立刻说道:“城西和景花园雅苑别墅区49号!”话音刚落,沈巍就消失了,赵云澜回头对摄影师说道:“去寒城特调处找一个叫林静的人,让他调人过来。”说完,也消失在了原地。

摄影师欲哭无泪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巷子,他……刚从寒城特调处被拎过来,这会儿又要坐半个多小时的出租车去寒城特调局,实在有些累觉不爱,但想到夜尊生死未卜,他还是揉了把脸,出巷子拦车去了。


阿绫所说的废弃别墅其实谈不上是废弃,只是因为地域偏僻,入住率低而让人误解,整个别墅区水电全通,各项设施完善,不过人气较少,聚集了一些不太干净的东西,当然这些东西对于赵云澜和沈巍来说,连眼角都欠奉。

49号别墅在最偏角,一片乌云正漂浮在别墅上方,隐隐可以看到电光闪烁,沈巍一刀劈开别墅的结界,赵云澜踹开大门,冲进了别墅,沈巍顺着锁链找到了夜尊,但却是在地下室,他和赵云澜找不到入口,直接炸开地面又怕会伤到夜尊,急得直上火。

忽然,沈巍手腕上的锁链消失了,赵云澜惊道:“怎么回事?”

“他们用结界切断了锁链之间的联系……”

突然,外面传来了一些声响,赵云澜拉着沈巍就往外跑,刚跑到后院就看到天帝和一个背着夜尊的年轻人正要出别墅,那个年轻人与天帝有七分相似,但眉宇间依稀有夜尊、沈巍的模样,两人心下了然,这个人应该就是黑影了,沈巍瞬移将两人拦下,夜尊脸色惨白,正昏迷着,沈巍伸手去夺却被一道金光刺得睁不开眼,待金光散去,天帝和黑影都失去了踪影。

“面面……”沈巍再次召唤出铁链,依旧毫无反应。

赵云澜的手机在这时震了起来,来电显示是林静,“喂!”

“赵处,我已经和副处通过电话了,他让楚恕之和小郭现在就过来帮忙,但路上需要时间,付烨说她可以把自己在寒城的势力借给我们暂用。”

“知道了!你搜索整个寒城,看哪些地方有强力结界,全部整理出来,今晚我要看到报告。”

“是!”林静听口气就知道赵云澜正在火头上,估计夜尊还没被找回来,这会儿不敢耍滑,应了一声就忙活去了,赵云澜挂了电话,拍拍沈巍的肩让他别太担心。

“放心吧,就算要把寒城翻个底朝天,我也会把面面找回来的。”

沈巍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去问问阿绫。”说完,便消失在了原地,等沈巍离开后,赵云澜懊恼的一拳打在墙壁上,顿时鲜血直流。

在他心里,自己这个为了过二人世界而将夜尊一个人留在旅馆的人才是害夜尊被绑架的罪魁祸首,此刻他的心情并不比沈巍好受。

沈巍瞬移到奶茶店的二楼,阿绫被吓了一跳,等沈巍说清来意后,阿绫摇头道:“从你们到达开始,我只听到了那栋别墅结界破裂的声音,其他声音一概没听到。”

“脚步声都没有么?”沈巍试图用他们离开的脚步声推测他们撤退的方向。

“除了你们两个,我没在那栋别墅周围听到其他人的脚步声。”

“……如果有消息……”

“我会联系寒城特调处的。”阿绫看着沈巍郑重说道,沈巍点头致谢,瞬移回了寒城特调处。

同样瞬移回来吓呆了一干特调处新兵蛋子的赵云澜看到沈巍出现,问道:“怎么样?”

沈巍摇头,赵云澜气馁的坐回沙发上,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就听见林静敲击键盘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静整理出来的结界越来越多,米海洋和胡尧福也是一脸苦色,一边翻开资料一边说道:“寒城离天界最近,所以鱼龙混杂,很多族群都会设置强效结界防止被其他族群攻击,我们特调处只有在查到与哪个部族相关时,才会去买这个部族的情报,能排除的结界实在有限。”

“你们先排除吧,剩下的我们来。”赵云澜这会儿连棒棒糖都不吃了,揉着眉角看着林静整理出来的结界分布图,密密麻麻的字与红圈看得他眼疼。

忽然特调处的结界警报响了,所有人都警戒了起来,米海洋直接用分机打到了门卫处。

“什么情况?”

“有个年轻人说要见什么昆仑君、斩魂使……”门卫也是新招的,并不明白这两个称呼是什么意思,以为遇见了中二病,想要赶走的时候就被米海洋的电话打断了。

“放他进来。”赵云澜说道,米海洋没多言,就让人打开结界放行了。

那年轻人一进门,米海洋和胡尧福就惊得摔在了地上,赵云澜和沈巍也站了起来。

“我来帮忙的。”那年轻人无辜的看着米海洋和胡尧福。

“……付烨?……”赵云澜迟疑的问道。

“是也不是,付烨找的人今晚有事走不开,就拜托我来了!啊!在下陶五,见过昆仑君和斩魂使。”言罢,对着两人作了个辑。

“不必多礼,你久居寒城,对寒城中的族类可有了解?”沈巍问道。

“自然了解,毕竟他们每个月都要给我们上供。”

“等等,我想问一下,四大凶兽,寒城有几个?”赵云澜盯着陶五。

陶五轻笑一声,扫了一眼颤颤巍巍爬起来的米海洋和胡尧福说道:“除了混沌,我们三个都在寒城。”一句话让两人又摔在了地上。

“不可能,除了饕餮,我们没见过其他凶兽。”米海洋带着最后的倔强喊道,四大凶兽的照片神秘局都有,在成立寒城特调处之前,他们经过统一培训,五千年朝上、不太好惹的妖魔神兽他们都看过照片,面前这个正是四大凶兽之一的梼杌。

“我不就是么?”陶五耸了耸肩,走到了地图前说道:“你们在找结界?”

“对,我们要找新建立的强力结界,但是寒城的结界太多,找起来很麻烦。”赵云澜看着寥寥几个红叉的地图,有些疲惫的说道。

“这个可以排除,这是帝江那小丫头的结界,这个也能排除,这是九婴的结界,还有这个,里面住的是女魃养的面首,怕被赤松子发现才用这么强效的结界……”地图上的红叉越来越多,寒城特调处知道的八卦也越来越多,比如赤松子追了女魃三千年,女魃才同意和赤松子拜了天地,后来两人吵架女魃一气之下养了个飞头蛮族的面首,又怕赤松子发现,就安置在寒城这个赤松子不爱来的地方,还有九婴设立这么强的结界也是因为金屋藏娇了,据说还是青龙族的一员,就是不知品阶如何了……【九婴X青龙的配对出自四喜汤圆太太的《重生末世之命主青龙》】

“我比较熟的区域能排除的都排除了,不过听说你们这次要对付的是天上来的家伙,我可以友情帮忙把剩下那个也叫来。”

“谁?”

“齐穹,哦,就是穷奇。”

“为什么不叫饕餮?”赵云澜问道,他一来寒城米海洋就告诉他饕餮在这里了,这梼杌都准备叫穷奇来了,为什么不叫饕餮也过来?

“付烨叫的就是饕餮,他今晚有约,才让我来帮忙的。”

赵云澜抽了抽眉角,付烨那小丫头居然连饕餮都指挥得动,看来还得多挖掘挖掘她的底细。

“啊!等等,饕餮的事情结束了,他马上过来,穷奇也和他一块儿过来。”陶五看了看手机短信说道。

胡尧福一骨碌跑去门卫,亲自接待了,十分钟后,三个年轻人在胡尧福的带领下进入了结界。

“哟,到哪儿都带老婆啊!”陶五调揩的眼神瞥向其中一个红眸男子。

“啧!老子媳妇儿那么漂亮,自然要看紧……噗……”话没说完就没一旁的年轻男子捅了个岔气。

“我介绍一下,这是饕餮,这是穷奇,这是穷奇他老婆腾根。”【穷奇X腾根的配对出自木苏里太太的《末世之凶兽》,饕餮和梼杌这一对在末世之凶兽中也有提及,但这里并未沿用文中设定,属于原创】

“别没事找事。”饕餮白了梼杌一眼,腾根脸皮薄,又一肚子黑水,这会儿逞了口舌之快,以后指不定被怎么报复。

“怎么都一对儿一对儿的?”林静小声的八卦道。

赵云澜斜睨了他一眼:“上古灵兽就那么些,都沾亲带故互相认识,自然看对眼了就处一块儿了,你要让混沌配黄鼠狼精,别说他们乐不乐意,你自己看得过眼么?”

林静思考了一下这个可能性,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什么奇葩配对啊!

“昆仑君所言极是。”梼杌点头道。

“哟吼,结界分布?够全的啊!”饕餮瞄了一眼桌上的地图,赞叹道。

“排除一下,现在要找新设立的结界。”梼杌将笔递给了饕餮。

“哦,好。”饕餮接过笔,唰唰唰一下就排除了十几个。

“这些?……”陶五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都是给我上供的族群,你老是宅在家里,他们又不知道你在,自然不会准备你的上供钱了。”饕餮边说边给了他一个白眼。

“不用看我,我和腾根根本不外放气息,寒城知道我们在这儿的,除了你们两个禽兽外就没别人了。”穷奇搂着腾根对梼杌摆手。

“这个结界里住的是个得道的人族,可以排除。”腾根看着地图,点了点某处说道,饕餮看也不看就在上面画了个叉。

“这里住的是个魔族,可以排除。”穷奇说道。

“等等,魔族?”赵云澜急忙拦住他,问道:“什么时候的住进来的?”

“恩?你们要找的是魔族?”

“对,天界堕入魔道的神。”

“那应该不是他,他是妖兽修的魔道,原身是个敖因。”

赵云澜失望的放下了手,饕餮在那个结界上画了个叉。

大概半个小时后,几乎所有的结界上都被打了红叉,米海洋喜滋滋的抱着收集来的非人类分布图,让手下人整理了,放入档案库。

林静将所有结界整理完毕的时候已经靠午夜十二点了,但他刚整理完,就一个不留的被四只凶兽否决了,竟然连一个可疑结界都没留。

“你们为什么这么执着于结界?”腾根奇怪的问道。

沈巍坐在沙发上,手掩住泛红的眼角说道:“我怕我弟弟走丢,在他手上绑了双生锁……”言至此,已经不需要再继续说下去了。

双生锁若无反应,要么是被强效结界切断了联系,要么就是其中一方已经死亡,无论如何他都不相信夜尊会这样轻易的死去,所以一直在找结界……

四只凶兽对对眼神,不再多言,这会儿谁要是敢对斩魂使说凶多吉少,那八成也要被斩魂刀砍得凶多吉少了。

赵云澜拍了拍沈巍的肩,让他去洗手间调整一下情绪,对四只凶兽说道:“今天麻烦你们了,接下来的事我们自己处理吧。”

“不麻烦,有事随时找我们就好。”梼杌将四人的名片留下,就离开了寒城特调处。

米海洋和胡尧福真心觉得赵云澜来这儿一趟比他们在这儿呆一年都有用,这几天功夫,他们就和寒城的情报贩搭上线了,知道了整个寒城的非人类分布,这会儿三大凶兽和腾根的号码都知道了,整个寒城简直尽在掌控。

不过他们的喜悦可不敢让沈巍和赵云澜知道,如今他们两人就像是炸弹,一点火星就能爆炸。

沈巍从洗手间出来,赵云澜看到他一脸的疲色,再看看陪着他们忙到半夜的人,拍了拍手说道:“今天大家忙活到现在,也都累了,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就行了。”

“这……我们还是……”米海洋有些不好意思,他们收获不小但夜尊却一点消息都没。

“没事,剩下的事也不是你们能处理的了,都回去休息吧,林静,你也休息吧!”

“是,赵处。”林静知道赵云澜是让他堵住米海洋的嘴,所以抢在米海洋开口前应下了。

有了林静这个台阶,米海洋也就不再坚持了,让特调处该下班的下班,该留守的留守,赵云澜也拉着沈巍回了酒店。

到了房间,沈巍就被赵云澜压着洗漱,上床睡觉,沈巍忧心夜尊,怎么也睡不着,最后还是赵云澜变回昆仑,施法才让他睡过去。

“…哥……哥哥……好冷……”

“面面!面面!你在哪儿?”一片黑暗中,只能听到“滴答滴答”的水声,沈巍无论跑向哪个方向都无法离夜尊更近些。

“哥哥……这里好黑,我好疼……”夜尊的声音越来越低,重复着这么几句话,直至听不见……

“面面!”沈巍惊醒,从床上坐起,缓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在酒店,抹了把头上的冷汗,起身去找赵云澜。

隔壁房间却没见到赵云澜的身影,正当他准备去客厅时,却闻到了若有似无的烟味,拉开窗帘就看到赵云澜站在阳台上抽烟,一旁的烟缸几乎都要被烟头塞满了,沈巍拉开了阳台门,赵云澜这才回神,忙掐灭了手中的香烟。

“你醒了……”赵云澜讷讷的说道。

沈巍点了点头,说道:“夜深露重,进屋吧。”

“啊……恩。”赵云澜仓惶应了一声就进了屋。

沈巍道:“明天我去找面面,你休息一下吧。”

“不行,要去一起去!面面被绑我也有责任。”

“你一晚上没睡,身体会吃不消,我是……”

“小巍,我也叫面面一声小孩,怎么着也算是他的监护人之一,他丢了,我怎么可能不去找?”

“可是……”

“别可是了……明天我们再去别墅那边找找线索,对了,阿绫有听到什么么?”

沈巍摇了摇头说道:“阿绫说除了结界破碎的声音和我们的脚步声外,她什么都没听到。”

“……所有的结界排除了,他们应该在仪器探测不到的地方建立了一个结界,我们……”赵云澜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抓着沈巍的手腕问道:“你刚才说阿绫只听到了我们的脚步声?”

“对,我特地问过了,她只听到了我们的脚步声。”

“小巍,快,我们走!去别墅!”赵云澜抓起外套,沈巍一秒换装,瞬移去了别墅。

“我们跑出来的时候,他们是往南边跑的,所以说门应该在北边……”赵云澜伸手丈量着位置,这时沈巍也反应了过来,他们在察觉到地下室之后,锁链的链接就切断了,也就是说阻隔锁链的结界那时就张开了,然而他们追出去的时候锁链并没有恢复链接,加上阿绫所说的只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那就证实了他们看到的天帝和黑影根本就是幻像,而他们的真身还在地下室!

天帝不会考虑幻像的逃跑路线,他只是想让斩魂使认为他们已经带着夜尊离开的假象,所以他们逃跑的路线绝对没有策划过,按惯性思维,那地下室的门应该就在幻像出现的背面。

“找到了!”赵云澜蹲在墙根边,惊喜的喊道,沈巍急忙跑了过去。

说是门其实就是个稍大些的阴井盖,不过普通阴井盖可不会伸进别墅的墙面里,赵云澜搬开阴井盖,不顾沈巍的阻拦,率先跳了下去。

沈巍紧随其后,地下的走道湿滑,看样子是自己开凿的,沈巍和赵云澜走得很小心,没多久就碰到了结界。

赵云澜退开了一步,给沈巍留足空间观察,沈巍只看了一眼就对赵云澜点了点头,表示能解,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并没有打破结界,而是开了个能让两人进去的口子,忽然他想到了什么,眸光一闪,抬手添了几笔才踏入结界,刚进去血腥味就扑面而来,要不是赵云澜压着,沈巍差点隐藏不住自己的气息,至亲的血脉气息他怎么可能认不出。

靠近关押夜尊的房间时,就听到了里面的对话声。

“……没用的废物,我花了那么多心血让你凝了实体,你居然告诉我你吸收不了鬼王能量?!你还有何用?”

“主人,或许鬼王的心头血我可以吸收,您看……”

“不可能,斩魂使和昆仑君在外面虎视眈眈,如今能修补我受损能量的也就那一点心头血了,你拿他泄愤的事我不管,但在最后一滴心头血流干之前,他不能死。”

“是,有那仙草护着,夜尊想死都难,您就放心……”

赵云澜和沈巍听得气血翻涌,破门而入时的场景更是让两人怒火冲天。

昏暗的地下室只有一盏长明灯亮着,夜尊的脸色却更显惨白,他的四肢被加了禁制的锁链绑在刑架上,身上满是鞭痕,脸被钝器划花,右手手腕被割开放血,为了防止伤口愈合,还特地嵌入了医用针管,心头插着一柄三棱刺,刀柄已经被除去,血红的心头血顺着血槽上的医用软管流入玉瓶。

沈巍和赵云澜的出现让天帝和黑影一惊,如今他们的能量并不能与两人一战,所以见到两人的第一反应便是逃跑。

沈巍对结界禁制可以算是精通,在进来时就做了手脚,天帝和黑影被自己的结界困住了。

“面面,醒醒!”赵云澜拔出三棱刺解开锁链,但因为夜尊昏迷,伤口无法自愈,血流了赵云澜一身,“小巍,他们交给我,你帮面面处理伤口。”

沈巍闻言立刻回到夜尊身边,手却不知该放何处,无论抱哪儿,都会碰到伤口,磅礴的黑能量输送进夜尊体内时,沈巍才发现那锁链竟带有灼伤鬼族的效果,夜尊被锁链捆住的皮肉都已烧焦碳化,稍稍一动就裂开一道口子,沈巍那么多黑能量都只能勉强护住他的心脏。

暴怒的赵云澜自然不会手下留情,镇魂鞭抽得两人抱头鼠窜,“我家小孩承蒙你们照顾了啊?我不礼尚往来一下岂不是太没礼貌了。”赵云澜的手上下了十分力,天帝伸手遮挡,却被镇魂鞭抽断了整条手臂,半边脸被鞭尾扫到,顿时血肉模糊,一只眼球滚落在地,正巧滚在赵云澜脚边,被他一脚碾碎了。

“啊——”天帝痛得嘶吼出声,伸手掐住躲在他身后的黑影,黑影惊恐的伸手抓住镇魂鞭,企图脱离天帝的控制,却在下一秒被吸成了一具干尸,天帝一松手就化成黑灰,消弭于空气中。

吸收了黑影的能量,天帝的伤眨眼就修复了,却依旧不敌赵云澜,这时的天帝才明白昆仑君恢复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

“慢着!你若不想让他生不如死,就放我走!”天帝避开赵云澜的攻击,对沈巍喊道。

沈巍一惊,斩魂刀直指天帝道:“什么意思?”

“我在他身上下了诅咒,让他一动用能量就痛不欲生,我可以撤销诅咒,但你们必须放我走。”

沈巍和赵云澜闻言,心中怒火更盛,按照夜尊的能耐,即使一时大意被抓也是有能力逃脱的,如今被折磨成这副模样让两人始料未及,天帝所说的一动用能量就会痛不欲生反而是最合理的解释。

不过两人并没有因此停手,赵云澜抬手,镇魂鞭便将他捆得严严实实。

“你将诅咒下于何处?”沈巍将斩魂刀架在天帝脖子上沉声问道。

“斩魂使,想解除诅咒,还是放开我比较明智。”天帝有恃无恐的笑道。

“呵,你当我们傻么?你能吸收黑影,那昏迷的小夜你也一样能吸收,我们疯了才会让你靠近小夜?”赵云澜冷笑一声,沈巍挥刀砍下了天帝的头颅,天帝不可置信的表情凝结在脸上,头咕噜噜的滚到墙角,赵云澜收起鞭子,天帝的身体如同烂泥一般倒在地上,两人连眼角都没留给他一个,抱起夜尊瞬移回了龙城特调处。


============================================

好吧,我知道我又发刀子了,别给我寄刀片o(╥﹏╥)o……

下章更新在后天,放心吧,面面的伤很快就会好的,而且醒来绝对是个小可爱~~~么么哒~~~~

评论(38)
热度(43)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