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雅痞、傲娇和禁欲 (第三案)

澜巍面3p预警,涉及澜巍,巍面,澜面,逆cp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有原创角色出没,比如lo主,lo主,lo主等,有其他角色出没,比如傅红雪,罗浮生等,慢热向,自娱自乐向!!!短时间内不会有车,所以看到3p点进来想看肉的童鞋可能要失望了~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PS:连接在评论中,另外,敲碗等评论,再没评论我就不更了!!!!



——————————————————————————————————————————————————————————————————————————————————————————————————————————————————————————————————————————————————————————————————————————————————————————————————————————————————————————————————————————————————————————————————————————————————————————————


以上条框都接受了?????
好吧~_~你赢了,以下正文奉上——

 @某绫 这章出场的小可爱,么么哒~~~


第三案 黑影、天帝与心魔(二)

下午赵云澜去特调处的时候,就留下了九个人,七男两女,米处长谄笑着拥了过来,抓了赵云澜的壮丁,培训新人。

赵云澜翻着白眼把香料递给了两人说道:“培训的事我做了,你把这香料给附近的小妖闻闻,问下最近寒城有没有谁身上有这种香味。”

黄泉鬼母给的香料赵云澜留了一半给大庆,让他和祝红两人把香给龙城的常驻妖闻闻,剩下的全带这边来了,沈巍和夜尊都把这香味记下来了,至于赵云澜……他一闻这味道就打喷嚏,指望不上他。

“好,不过我们奴役得动的小妖不多,估计进展会比较慢。”

“斩魂使和鬼王的名号也不够用?”

“够了够了!”两人忽然想到赵云澜带来的那两人,脸色瞬间好看起来,斩魂使和鬼王,无论哪个拿出去都够镇住那些小妖了。

等那两人回来的时候,九个人的世界观已经被刷了三遍了,面部表情定格在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到哪里去?

等他们彻底回神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赵云澜伸了个懒腰,准备回酒店。

“赵处,别急着走啊!晚上一起吃个饭?”

“不了,我还要回去看看我家小孩。”

“小孩?赵处结婚了?”

赵云澜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赵处,敢叫鬼王小孩的也就您一个了。”胡尧福想起上午赵云澜叫夜尊小破孩的事,讷讷的说道。

“赵处,你看你们来这儿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不请你们吃顿饭,我们也过意不去啊!”

“吃饭也行,但是不准上酒。”赵云澜想他回去也是要带他们去吃饭,有人请客更好。

“那是那是,现在酒驾查得严,我们也不敢啊!”

“酒驾算什么?斩魂使和鬼王沾酒就醉,醉了就搅风弄雨,你受得了?”

“啊?!”两个人一惊,他们本来还打算上两瓶酒灌灌赵云澜,好让他帮忙介绍点人过来,结果这话一出口,两人顿时歇了劝酒的心思。

赵云澜看他们的脸色就知道进套了,心满意足的回酒店接老婆孩子了,毕竟一杯倒也算是斩魂使和鬼王的弱点,他肯定不能让外人知道啊!

酒桌上当然不止他们两个,特调处留下的那几个大学生都来了,说是熟悉熟悉领导。

沈巍是大学教授,知道怎么和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相处,加上酒桌上没有上酒,所以来敬饮料、敬茶的,他都来者不拒,顺道帮夜尊给挡了。

夜尊对于赵云澜和沈巍以外的人并不搭理,有什么问题赵云澜也会帮忙岔开,一来二去都知道他不想说话,纷纷转头去找另外两人。

“小胡啊,我说你们寒城就没什么地方可以打探消息?”赵云澜问道。

“那肯定有啊,寒城的情报商叫阿绫,她的消息既多又全,要不我们带着这些新兵怎么破案啊!就是要价有点高。”

“呵呵,情报商嘛,要价都高!”赵云澜打了个哈哈,他知道付烨的报价有多坑,对于情报商的开价,他向来肉疼,“诶,米老哥,明天带我们去见见呗!”

“这……”米海洋和胡尧福面面相窥,有些迟疑。

“没事,钱我们付,不会让你们寒城特调处出的。”

“赵处长,不是钱的事,这个……她比较谨慎,没熟人介绍,她不会提供情报,反而会躲起来。”米海洋为难的说道。

“这么胆小?那还能做情报商?”赵云澜惊讶的问道,付烨看着小,半夜三更到斩魂使家借屋顶的时候可一点不胆怯。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我们和她联系全靠电话,偶尔见一次都是她定时间地点,要是出一点问题,再联系她就难了。”

赵云澜一愣,沈巍点了点桌上的手机,赵云澜秒懂,一个电话打给了付烨,然后把手机递给沈巍说道:“媳妇儿,你问问她。”

米海洋和胡尧福一脸呆滞,斩魂使是…赵云澜的……媳妇儿?!那鬼王…完了完了,鬼王要吃人了!

付烨听到寒城情报商,叹了口气道:“她藏身的地方我不会告诉你,不过我可以帮你们约她,她就一小姑娘,见面别吓唬她。”

赵云澜一听乐了,笑道:“哟!你居然会对人这么温柔?”

“啧!人家真的就是一个小姑娘!才十几岁未成年,你好意思吓唬她?”付烨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意思?”沈巍问道。

付烨听到是沈巍问她,耐着性子和他们解释:“她是人类,祖上有人和谛听有过露水情缘,到她父母那辈已经淡到可以忽略不计了,但没料到她出现了返祖现象,虽然比不上谛听,但做个情报商是够了。”

赵云澜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所以说她真的十几岁?”

“对!如假包换的未成年。”

这下赵云澜尴尬了,十几岁的小姑娘还真不能用恐吓、胁迫、利益交换这样的手段获取情报,要真这么做了,赵云澜自己都要骂自己混蛋了!

“那你帮我们约吧…”沈巍无奈道,如果真的是人类,那……他也不能直接要情报。

“十点前给你们回复。”说完,付烨就挂断了电话,赵云澜无奈收起手机,“等小烨的消息吧。”

“那个……赵处,能让我们也一起么?”米海洋陪着小心问道。

“恩?你们不是能联系上她么?”

“话虽没错,但每次见面她都带着口罩,我们连她什么样都不知道。”

“那你们就能保证她明天不带口罩了?”

“我们问过,寒城的妖怪说如果有熟人介绍,会有固定的接头点,我们每次都电话联系,不太方便。”

赵云澜想着这里毕竟是寒城,以后他们和这个情报商接触肯定不会少,也就当帮同行一把,点头道:“……行吧,明天你们到酒店来找我们。”

胡尧福连忙点头,端起茶杯给赵云澜敬茶……


赵云澜和夜尊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的典范,还是沈巍看到赵云澜的手机一直在闪,才将他唤醒。

赵云澜接了电话,说是人已经到楼下了,赵云澜寒暄了两句挂断电话,看了看时间哀嚎道:“这才八点啊!”

“云澜,我去楼下买早点,你先起来吧。”

“知道了,小孩呢?”

“他还在睡。”沈巍将房间整理了一下,说道:“不过也快醒了。”

“行,一会儿我去看看。”赵云澜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起床洗漱,沈巍换好鞋子出门去了,酒店的早餐虽然不错,但赵云澜和夜尊起来的点基本过了吃早饭的时间,所以多半都是沈巍出门买。

赵云澜洗漱很快,等他从卫生间出来,夜尊还坐在床上醒神。

“哟,小孩,醒了。”

夜尊抬眼看看他,没说话,继续发呆,赵云澜上前呼噜了一把他的长发,才把他彻底折腾醒。

等夜尊洗漱好,楼下的人已经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了,沈巍买了早餐回来,在楼下遇上他们才免去了他们继续在酒店大堂当门神的命运,赵云澜正坐在沙发上摸着脸上的抓痕,思量着什么时候趁夜尊睡着了给他剪个指甲,看到来人立刻消了脸上的印记,留着印记是让他告状好让沈巍心疼的,可不是让别人看笑话的。

“你们随便坐。”

寒城特调处今天除了正副处长外还跟了两个大学生,看来是今天带过去见世面的。

看到这房间,胡尧福悄悄问赵云澜:“龙城特调处的报销标准是多少啊?”

“统一标准,你们寒城多少,我们龙城就多少。”赵云澜知道胡尧福的意思说道:“我这不是舍不得老婆孩子吃苦么?自掏腰包付的钱。”

沈巍和夜尊一个眼刀甩过去,沈巍不会当众落赵云澜面子,夜尊就不一样了,只见他悠悠的说道:“是么?我怎么记得酒店钱是我哥付的?”

赵云澜挑眉道:“臭小子,你别忘了你和你哥的工资都是我发的。”

“小夜,吃饭的时候别说话。”沈巍制止了夜尊继续说下去,给几人倒了茶,就去帮赵云澜处理龙城特调处的事情了。

早晨九点五十八分,付烨的短消息发到了沈巍手机上:下午两点,罗子巷37号,小森林奶茶屋,点两杯黑白盆栽奶茶、一杯玫瑰芒果奶盖。

算算时间下午一点才出发,左右无事,夜尊和赵云澜就抱着手机打起了游戏,寒城特调局的两个年轻人不一会儿就手痒加入了战局,结果被夜尊秒得满地爬。

沈巍和米海洋打听了一下寒城的情况,写进记录里,算是帮赵云澜完成视察工作……


下午一点刚过,几人就到了罗子巷的地界,这里的路很窄,车开不进去,只能下车走。

“这么偏的地方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之前被划为开发区,不过拆了一半就停工了。”米海洋边走边说。

“什么原因啊?”赵云澜随口问了一句。

胡尧福接道:“说是钉子户不肯走,强拆出了人命,就搁置了,这里除了一些走不了的老人,基本都搬空了。”

赵云澜点了点头,一只黑猫从他面前窜过,跑进了一旁的店面,赵云澜一看乐了:“呵,到了。”

转头,果然就是那家小森林奶茶屋,牌匾是木纹的,不过已经泛黄发黑了,店面很小,就一个柜台和两张椅子,柜台里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正躺在躺椅上捧着本漫画看得入神,听到门口的风铃声响起,才慢悠悠的放下漫画站起身道:“你们好,请问要喝些什么?”

“两杯黑白盆栽奶茶,一杯玫瑰芒果奶盖。”

年轻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好的,里面稍坐。”

赵云澜挑眉,顺着年轻人的手往木板墙那边走去,伸手一推,墙面就向两边打开了,竟然是一扇折叠门,门后是通往二楼的楼梯,沈巍看了看年轻人,见他又继续躺回躺椅上看漫画去了,就跟着赵云澜上了二楼。

等所有人都上去后,年轻人拉了拉柜台下的绳子,折叠门又合了起来,变回了墙面。

楼梯上去就是卧室,二楼和一楼一样狭小,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就占据了一半的位置,剩下的空间只能容纳一张书桌、两把椅子、一个衣柜和一张上下铺。

一个女孩坐在下铺昏昏欲睡,脸上还带着吸氧面罩,赵云澜敲了敲床框,女孩惊醒,抬眼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摘下了氧气面罩:“抱歉,我忘记看时间了,你们坐。”说着,起身坐到了椅子上,把下铺的位置让给了他们。

赵云澜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剩下的那张椅子上,其他人都表示不坐了,女孩说道:“我叫阿绫,昨天烨姐已经联系过我了,你们要什么资料?”

“我们想知道最近有没有人身上带有这种香味的。”

沈巍将密封盒递了过去,阿绫并没有接,“我的能力只是听,气味对我没有用处。”

赵云澜想了想问道:“寒城最近有没有天界的人下来?”

“有,一共五个。”

“哪五个?”

“……讯息费二十万。”阿绫的话让赵云澜想掐死她。

沈巍将自己的卡递给她,阿绫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个POS机,直接划走了二十万,然后把卡还给了沈巍。

“天界下来的五个人中,三个是下来公干的,一个是下来会情人的,还有一个估计是你们要找的人,他是偷偷下的天界,住在城西一个废弃的别墅里,前两天有个从北边来的人也进了那栋别墅,不过那个别墅有结界,里面说什么我听不到。”

“长什么样你知道么?”

“我只能听不能看……”阿绫再次重复。

“那个别墅的具体地址是哪儿?”

“城西和景花园雅苑别墅区49号。”

“关于他,你还有什么可提供的么?”

“有,他吃妖,城西有好几只大妖都被他吃了,很多妖怪都跑到了城南,不过他好像有些畏光,只有阴天出来,如果你们愿意再加十万,我可以提供给你们另一个人的一些消息。”阿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沈巍面无表情的再次把卡递了过去,说道:“你划多少都可以,但我们要最全面的资料。”

阿绫爽快的划了卡说道:“我听到很多妖怪说他是鬼族,他和天上来的那个一个吃妖一个吞魂,地府那儿半点消息都收不到,往常发生这种事情,妖怪们去守卫那里一报告,天界就会派人下来处理了,这次却半点动静都没,可见这个天界来的官位不低。”

天帝的官位当然不低,赵云澜默默的想着,继续问道:“还有么?”

“有,那个鬼族,昨天突然化了人形,具体怎么做到的我不清楚,不过我听天界那人的脚步虚乏,可能和他有关。”

“他们现在在哪儿?”

“在城西的商业广场,那里有个九尾狐开的酒吧,他们商量着今晚用那只九尾狐进补。”

“那个九尾狐什么来头?”

“可以免费提供的是姓名胡青凌,外号狐千岁,沿海一带的妖主,四千年道行,本来是要飞升的,后来爱上了一个凡人,陪着凡人直到他病死,再飞升之时已经错过了时机,就干脆留在人间生活了。”

赵云澜想了想问道:“他开的酒吧叫什么名字?”

“魅夜,魅力的魅,夜晚的夜。”

“行,我们……”赵云澜起身刚要走,就看到寒城特调处的正副处长对他打眼色,赵云澜一拍脑袋,回头说道:“这是寒城特调处的米……”

“米海洋。”

“胡尧福。”

“我知道他们是谁,只是他们也是从外地调派过来的,不知道底细,不敢和他们直接接触,以后你们直接来好了,到下面直接说甜糯米芝麻糊就行。”

“好!”

米海洋明白以后是和寒城的情报商打好关系了,顿时松了口气。

出了奶茶店,赵云澜表示这次的事情还不能挑明了查,所以让他们先别插手,正巧寒城特调处那边接到了报案,米海洋想去也去不了了,只能陪着笑先一步离开了。

寒城的商业街很大,毕竟是沿海城市,酒吧一条街就在靠海的位置,魅夜很好找,它是酒吧一条街最大的酒吧,光门面就占了三个,沈巍放出黑能量,很快就找到了他们。

“面面,你在楼下等,这里离他们太近,用能量会被察觉。”沈巍刚踏上台阶,就想起夜尊的脚不能多走,回头嘱咐道。

“小巍,怎么反派都喜欢顶楼啊!”28层的废弃大楼,电梯早就停了,赵云澜爬楼爬得郁闷。

沈巍没说话,就算他经常锻炼,28楼也够呛,还是保存体力吧。

“嗡嗡嗡”沈巍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竟然是夜尊。

“面面?”

“哥,上面只有黑影,天帝动手了,现在在魅夜后巷,我先过去。”说完,夜尊就挂了电话。

“面面!”沈巍刚要叫别去,电话那头就剩下忙音了,也不顾会被察觉,拉着赵云澜就瞬移去了后巷。


四千年的九尾狐,道行也不低,对付起堕魔的天帝还是能撑一段时间的,夜尊赶到时,九尾狐以为他是天帝的帮手,一爪子抓向夜尊,夜尊急忙躲开,挥手将他打开。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三人都愣了。

“额……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么?”夜尊眼神乱飘,不敢看九尾狐脸上通红的巴掌印。

九尾狐本就是好颜色,刚刚和天帝打斗又有些喘,配上那红彤彤的巴掌印,委屈巴巴的站在那儿活像个被抓奸的小三。

沈巍和赵云澜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场景,赵云澜下意识的拉着沈巍回避,转念一想,夜尊又不是来抓奸的,堪堪停住了脚步,反手把夜尊拉到了身后,沈巍变回斩魂使的装束,共工长刀挡在赵云澜身前。

天帝一看斩魂使来了,再加上九尾狐和夜尊,自己绝对没有胜算,立刻化作黑烟消失不见了。

“小孩儿,那巴掌你打的?”

夜尊不想说话丢给他一个白眼,挪到了自家哥哥身后,扯着沈巍的衣角,可怜兮兮的道:“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他攻击我,我只是想把他打开……”

沈巍瞪了他一眼,转身和九尾狐道歉:“抱歉,舍弟顽劣,给阁下添麻烦了。”

“不,是在下贸然攻击,多有得罪,还望海涵。”九尾狐一看斩魂使亲自给自己道歉,本着还想多活两年的态度,急忙躬身回礼。

“诶,这都21世纪了,能别在下阁下的叫了么?”赵云澜偷偷拧了把夜尊的大腿,这小子惹了祸,还装可怜让自家媳妇解决,不能忍。

夜尊捂着被捏疼的大腿回踹了赵云澜一脚,在沈巍回头的瞬间,立刻如乖宝宝般站定,无辜的看着他。

九尾狐咧了咧嘴角,他刚才脑子到底要抽到何种地步,才能把这么个大龄儿童当成敌人?

沈巍感应了一下,发现黑影也走了,便恢复了现代装束。

“刚才多谢几位帮忙,不如到我店里坐坐,也好让我招待一下各位。”九尾狐消了脸上的红印,热情的招呼他们,无论如何,搭上斩魂使这条大腿都百利无害,他傻了才会就这样放人离开。

“不了……”

“好啊!”赵云澜抢在沈巍拒绝前开了口,正好也能问问这九尾狐寒城的情况,毕竟这边的消息不用钱。

沈巍向来不会拒绝赵云澜的要求,在赵云澜开口后就默默地闭上了嘴。

因为还是下午,酒吧并没有营业,九尾狐开了个包间,让人上了小吃果盘,就陪他们坐下了,斩魂使和夜尊自然是不喝酒的,也就赵云澜陪他喝。

“怎么了?脚疼?”沈巍看夜尊坐在沙发上揉脚腕,紧张的问道。

“可能刚才跑太急了。”夜尊皱着眉头,手下动作不停,追着天帝的踪迹从大楼跑到后巷,也就五百米不到的距离,脚踝就开始隐隐作痛了,以后还真是要多注意。

九尾狐关切的问道:“这是扭伤了?”

“不,旧疾。”沈巍侧身挡住夜尊,明显是不想让外人知道太多,九尾狐识趣儿,没再多问。

“斩魂使这次来寒城是……?”

“就是来抓这魔物的,魔族与我等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但这魔族却犯了禁,鬼族、妖族、仙界都有他作恶的痕迹。”沈巍缓缓说道,虽说天帝在天界还没暴露,但那些小妖的尸骸却做不得假,鬼族自然就不用说了,控制黑影,袭击夜尊,背后都有他的影子,至于妖族,面前这个不就是现成的么?

“那……为何不发三界通缉?”

“连对方是谁都没搞清楚,怎么发通缉?”赵云澜翘着腿,吊儿郎当的说道:“他还有个手下,同样不知道来历,就一团黑影,听说最近化了形,长什么样都还不知道。”

“那我发动寒城的妖族去寻找吧,区区不才,正是寒城妖主,这等权利还是有的。”九尾狐挠了挠脸,不好意思的说道,在斩魂使面前,他这么个寒城妖主确实不够看,不过地头蛇也有地头蛇的能耐,三人自然不会放着这样的资源不用。

“那就麻烦妖主了。”赵云澜毫不客气的说道,速度快的让九尾狐差点以为这是他们布下的套,就等着他往里钻。

沈巍不放心的叮嘱道:“这魔物道行不低,还未显露其特性,查到行踪及时来报,莫要轻举妄动。”

“好,多谢大人关心。”九尾狐不知赵云澜的底细,一直把他当普通人,所以对沈巍恭敬有加,对赵云澜却能称兄道弟,沈巍有些不悦,却被赵云澜使了眼色,让他照顾夜尊,自己和这九尾狐聊聊。

夜尊没多久就困了,九尾狐连忙开了另一个包厢做休息室让夜尊睡觉,沈巍扶着夜尊去隔壁,走之前再三叮嘱赵云澜少喝点,赵云澜陪着笑把他们送去了隔壁,回来就和九尾狐称兄道弟,把酒言欢。

夜尊睡醒时,已经入夜了,酒吧人声鼎沸,包厢隔音还行不算太吵,但一开门沈巍和夜尊都皱起了眉。

赵云澜和那九尾狐勾肩搭背,好得和认识了几十年的兄弟似的,直到沈巍过来,九尾狐才想起来这人是和斩魂使一起来的。

“云澜,你喝了多少?”沈巍的脸上隐隐有些怒气。

“额……小巍,没多少,真的……”赵云澜瞧着面前一桌的空瓶,很没底气。

夜尊嗤笑,偷偷对他做了个鬼脸,九尾狐立马打圆场,“没多少,都是我喝的,这不认了个兄弟高兴么,嫂……”然后急刹车的住了口,差点咬了自己舌头的九尾狐有些悲催的发现,这不是兄弟喝酒被媳妇抓包后的惯用句么?

“诶,老哥,我先回去了。”赵云澜看沈巍脸色不好,急忙起身乖乖跟在沈巍身边,沈巍冷着脸对九尾狐点了点头,算是告别,拉着赵云澜,瞬移回了酒店,夜尊故意慢了一步,对九尾狐说道:“寒城若有鬼族出没,就将信息发到这个手机号上。”

九尾狐立刻应下,接过了纸条,鬼王的命令他可不敢违抗,再抬头,夜尊已经失去了踪影。


赵云澜今晚注定一个人睡副卧了,沈巍冷着脸给他准备的温水和胃药,然后头也不回的拉着夜尊去了主卧,还锁了门。

赵云澜哀叹一声,吃了药就上床休息了。

而主卧密闭的空间只有夜尊和沈巍两个人,夜尊自然开心,等沈巍洗完澡,就拉着他陪自己炼化体内的阴煞之气,这种炼化一般都是夜尊一个人进行,因为这需要进入夜尊的意识海,如果契合度不够,或者外界有其他因素打扰的话,很容易陷入意识漩涡,再想醒来就难了,这也是夜尊睡着之后不能被打扰的原因之一。

不过夜尊一个人要消化完这些阴煞之气还是有些吃力的,有沈巍分摊一些自然是好的。

沈巍环抱着夜尊,两人很快进入了状态,夜尊的意识海是一片黑暗,除了他和沈巍,没有任何光源,虽说适宜修炼,但沈巍还是止不住的心疼,大封万年,暗无天日,夜尊对于外界一无所知,直到几十年前封印松动,他才有机会分出一缕神识游玩人间,即便如此,一缕神识也无法与任何人产生交集,这万年无人相知相识,才让他的意识海这般荒芜!

“哥哥。”夜尊腻在沈巍怀里,小声说道:“真想一直和哥哥待在这里。”

“我们不会再分开了,”沈巍看着夜尊的眼睛郑重的说道,夜尊满足的笑了,却没回应,沈巍知道他心结未解,默默地搂紧了他,说道:“开始吧!”

夜尊点点头,黑暗中丝丝缕缕的寒气开始充斥着夜尊的意识海,即便他已经竭力克制,但还是无法缓解阴煞之气蛮横的冲撞。

沈巍紧紧的搂着他,一边替他抵挡刺骨的寒意,一边吸收放入意识海的煞气。

很快,意识海就恢复了平静,沈巍让夜尊再放一些进来,夜尊担忧的看着他。

“没事,这些煞气对我们来说就是滋补,只要吸收了便无碍。”

夜尊看沈巍脸色还好,便又放进来了一些,一晚上竟然比夜尊独自吸收五天的份都多。

早晨起来的时候,沈巍第一次在大不敬之外感到如此充盈,身体里的能量饱和,一晚上不睡也不需要调动能量缓解疲劳,对四周的感知也更上了一个层次。

但夜尊却有些疲累了,不是说他吸收的能量不够,而是一晚上都在控制着阴煞之气进入意识海,怕放入太多冲撞到沈巍,又怕放入太少不够两人消化,鬼王本性贪婪嗜血,沈巍压抑着,却不代表能抹除,无意识的争夺让夜尊感到自己的领地被侵犯,又忍不住想给他更多,所以沈巍神清气爽的起床,夜尊陷入了沉睡,沉睡前,夜尊已经在意识海中与沈巍提过今天要睡一整天了,沈巍并没有太担心。

赵云澜起床后,就接到了米海洋的电话,说是案子扎手,想请他帮忙,现在赵云澜人在寒城,人家求上门了,自然不能不帮,打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就和沈巍去了寒城特调处。

“卧槽,死了几个?”一进门,就看到正对大门的投影仪上全是尸体残骸。

“赵处,您请坐。”米海洋的眼里布满了血丝,想来是一夜没睡。

“什么情况?”赵云澜收起了嬉皮笑脸,在位置上坐下严肃的问道。

“昨天在西郊发现的,报案人是个拾荒者,他看那里多了很多黑色垃圾袋,就去看看,打开就看到这些尸体残骸,经过法医检验,一共十五具,但都不全,他们身上都有被啃咬的痕迹,而且检验不出是什么动物的齿痕,所以把案子划到了特调处。”

“我记得你们寒城曾经有饕餮出没?”

“他在我们这里留过齿模,这不是他的齿痕,而且他吃东西很挑,这些死者里有五六十岁的老头,实在不像他的手笔。”

“那阿绫那里呢?”

“她的听力范围是三十公里,城郊那片区域离的太远,她听不到,而且她说,最近也没什么妖在大肆吃人,至少在她听力范围内没有。”

赵云澜摸着下巴上的胡子,陷入了沉思,沈巍突然道:“这张照片麻烦给我看一下。”

米海洋看了看沈巍指的投影仪图片,急忙让大学生找出照片,递给了沈巍。

“这里,这个东西有没有收入物证?”沈巍指了指照片角落一个银灰色的物件问道。

“肯定有,就是现场的物证太多,恐怕还没来得及验到。”

“找出来。”

“好。”

“这东西怎么这么眼熟?”赵云澜看着照片回忆了起来。

沈巍闻言,说道:“我也不太确定,但看着像角。”

赵云澜一听角字,恍然道:“蛊雕?!”

“恩,蛊雕食人,且有聚居的习惯,如果这个蛊雕群数量超过五只的话,这么多尸骸也能够解释了。”

“不对啊,小巍,我记得蛊雕不挑食,没吃完前不会吃下一个,但这里的尸体残骸可剩了不少。”

“恩,我也奇怪,蛊雕向来以家族聚居,有自己的等级划分,按理说不太会打起来,但是你看这里,角都被打断了。”

“找到了。”一个大学生挥着装有角的袋子跑了过来。

沈巍刚入手就知道这确实是蛊雕的角,赵云澜问道:“寒城有蛊雕么?”

“这……常住寒城的妖族异兽中没有蛊雕。”

“那就是外来的了。”赵云澜接过沈巍手中的证物袋说道:“蛊雕内部团结,但与外族交集极少,就算寒城鱼龙混杂,也不太会现于他族眼前,和妖族打听或许不太会有收获。”

胡尧福沉痛的点头,他们已经和很多妖族打听过了,确实半点消息都没有。

“蛊雕离群索居,不会隐藏妖气,可以雇佣些善于隐匿的妖族打探妖气较强的外来妖兽。”沈巍给出了一条较为可行的办法。

“米处!那个垃圾场又挖出了尸体!”

“还有?!”米海洋惊怒道。

“不……不是,是几只没见过的怪鸟尸体,因为有两只体长超过三米,所以报到了我们这里。”

“三米?头上有没有角?”

“有,那边说是长着角的怪鸟。”

“蛊雕。”赵云澜和沈巍对视一眼,拿起车钥匙准备出门,米海洋急忙带人跟了过去。

现场围观的人很多,不过都被拦在了警戒线外,几人亮了身份就被放了进去,刚打开黑色垃圾袋,扑面而来的腐臭就差点熏晕他们。

“现在夏末,又是用黑垃圾袋套着的,腐化很快。”一旁的法医解释道:“它们的死亡时间和那些尸块差不多,只是现代人的饮食中有很多含有防腐剂,所以腐烂起来还是这些动物更快些。”

“恩,能测出具体时间么?”

“腐化得太厉害,而且被什么东西啃得七零八落的,得不出太具体的时间,但大致时间应该就是五天前的午夜。”

“那些人的死亡时间呢?”

法医叹息道:“半个月到五天前不等,有些已经和失踪人口对上了。”

“那齿痕和这些鸟对的上么?”

法医一愣,说道:“这个还不能确定,得回实验室做倒模。”

“行,那倒模结果出来以后给特调处发一份。”

“好的。”

“另外这些鸟的样本我们特调处要回收,验完尸之后,通知我们。”

“国家研究院刚才也发消息过来,说想要一个样本研究一下。”

米海洋和赵云澜对视一眼,米海洋去联系神秘局了。

“研究院消息够灵通啊!”赵云澜和法医套话。

法医笑了笑道:“寒城研究院属于国家重点研究院,警局通知特调局的时候就一起通知了研究院。”

赵云澜皱眉,勾住胡尧福的脖子把他拉到一边问:“这个寒城研究院是什么情况?”

“神秘局研究院大战的时候不是出了事么,这个研究院是神秘局的试验点,如果合适,他们就是下一个神秘局研究院。”

“我提过了,神秘局会让研究院放弃这次的样本,在确定他们成为神秘局研究院之前,不会把样本给他们的。”米海洋挂了电话说道,赵云澜点点头,法医那边不会在意这些怪鸟的来源,研究院就说不准了,这个研究院还在考察期,不能完全信任,还是小心为妙。

中午,赵云澜和沈巍吃过午饭,刚回到酒店,就接到了米海洋的电话,法医的报告出来了,齿模与尸体上的伤口吻合。

那么杀人凶手找到了,可杀雕凶手呢?妖兽可不是人类,况且蛊雕还是群居妖兽,虽说数量不会太多,但六只蛊雕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赵云澜不住的拨舔着棒棒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看到夜尊躺在沙发上玩游戏,颇为不爽,拉着他的后衣领和沈巍打个招呼就出外勤去了。

蛊雕的尸体被运到了寒城特调处做集中销毁处理,赵云澜想恶心一下夜尊,让他去清点数量。

夜尊默默白了他一眼,在大封连幽畜都是生吃的鬼王,怎么会被这种东西恶心到?

============================================

之后还是老规矩,每隔一天更新,这案完结继续失踪去码第四案

然后……我要评论,我要评论,我要评论,画圈圈碎碎念中……

评论(37)
热度(48)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