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雅痞、傲娇和禁欲 (第三案)

澜巍面3p预警,涉及澜巍,巍面,澜面,逆cp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有原创角色出没,比如lo主,lo主,lo主等,有其他角色出没,比如傅红雪,罗浮生等,慢热向,自娱自乐向!!!短时间内不会有车,所以看到3p点进来想看肉的童鞋可能要失望了~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PS:连接在评论中,另外,敲碗等评论,再没评论我就不更了!!!!



——————————————————————————————————————————————————————————————————————————————————————————————————————————————————————————————————————————————————————————————————————————————————————————————————————————————————————————————————————————————————————————————————————————————————


以上条框都接受了?????
好吧~_~你赢了,以下正文奉上——


第三案 黑影、天帝与心魔(一)

这几天特调处又恢复了掐点上班,数秒下班的日子,两身镜再次亮起的时候,特调处除了沈巍,没人注意到。

沈巍从赵云澜办公室的穿衣镜中看到那个每次上三十六重天非得见上一见的老头从两身镜里一闪而过,低头摸了摸夜尊柔软的发丝,说道:“云澜,两身镜可以收起来了。”

“恩?啊!”赵云澜正抱着手机打农药,听到沈巍的话,反应了一下,立刻甩下手机去看两身镜,自然什么都没看到,“谁啊?”

“天帝。”

“呵呵,果然是那老头子,看来天界需要大换血了。”

沈巍问道:“黑影那边如何了?”

“没动静,他应该会想办法和天帝联系,毕竟他的心脏还拿捏在天帝手里。”

“鬼族上天庭只会被围攻,天帝应该会下界。”

“离天界最近的城市是寒城。”

“离大不敬最近的是龙城,他也有可能来这里,不过再怎么掩藏气息,久居天界的神仙还是盖不住身上的味道。”

“什么味道?”

“长期滥用仙丹的味道,他们自己闻不到,但对其他人来说非常明显。”

“那是怎样的味道?”

“……一种古怪的异香,具体可以问黄泉鬼母,她会调这种味道,用来蒙蔽看守获取仙草。”沈巍推了推眼镜,以前他去三十六重天的时候碰到过黄泉鬼母,本着是同族,又能给诸神添堵的想法,他并没有揭穿她,反而帮着掩饰了两次。

“下班去问黄泉鬼母要点,让处里的人都闻一下,特别是祝红和死猫。”

“恩,不过寒城离这里不算近,特调处的根基在龙城,寒城那边我们插不上手。”

“小巍……上次大战之后,神秘局在几个重要城市都设置了特调处分处,寒城是其中之一……”沈巍疑惑的看向赵云澜,赵云澜一拍额头,恍然道:“哎,我忘了,那时候你在养伤,不知道这个消息。”

“天帝不会大张旗鼓的下界,就算有特调处也不一定会得到消息。”

“所以,还是要我们出马啊!”赵云澜贱兮兮的坐到沈巍身旁,揽着他的肩小声道:“小巍,我们去寒城出差吧!”

沈巍想了想摇头道:“万一他们选择在龙城碰面的话,大庆他们未必能打得过天帝和黑影。”

“把面面留下,”赵云澜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强词夺理道:“你看啊,黑影对面面来说就是个补品,小三生石的禁制天帝也破坏不了,和你又有双生子的感应,他遇到危险我们可以瞬移回来,寒城那边我们两个对付谁都够……卧槽!”

赵云澜正在侃侃而谈,低头的刹那看到本该熟睡的夜尊,正恶狠狠的瞪着他,其目光之狠毒,让堂堂昆仑君、特调总处处长如火烧屁股般跳起来,连连退了三步。

沈巍眨着一双大眼睛无辜的看着赵云澜:“面面在我身边睡觉的时候不会开禁制。”

“小巍……下次这种事情早说……”赵云澜躲开夜尊的抱枕攻击,看到夜尊冲过来的身影,立刻接住其中一个抱枕,挡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臭小子,你是不是投错胎了?老子看你就应该投个女胎!诶,卧槽!不准打脸!”

沈巍坐在沙发上笑着看他们打闹,其目光与看两个学龄前儿童过家家酒无异。

夜尊的拳脚功夫比不过赵云澜,可他并没有用黑能量,沈巍就知道他不过是撒撒气,赵云澜自己有分寸,他也就不用担心了。

二十分钟后,赵云澜脸上、脖子上挂着无数抓痕,扛着夜尊,将他扔回了沙发上。

夜尊刚要扑腾起来继续折腾赵云澜,就被沈巍拉住,压在了自己怀里。

“小屁孩,回去收拾你!”赵云澜指着夜尊恶狠狠的威胁,夜尊回头在沈巍脸上亲了一口,回了赵云澜一个挑衅的眼神,赵云澜撸起袖子就想再揍一顿小屁孩。

“云澜,继续说案子吧。”沈巍一手将夜尊的脑袋按到了自己肩上,一手制止了赵云澜的动作,窝在衣柜里睡觉的大庆表示,沈教授不愧是斩魂使,一下就治住了两个鬼见愁的混世魔王。

“哥哥,我不想和你分开。”夜尊伏在沈巍肩上闷闷的说道。

沈巍拍了拍夜尊的背没说话,他也在犹豫,放夜尊一个人在龙城他确实不放心,他们三个留下哪一个都不妥,但三人都去的话,特调处碰上天帝,就大庆能勉强保命。

“去寒城的事明天再说吧,先去问黄泉鬼母要香。”

“行,顺便问付烨要点情报,那丫头不见你就不肯说实话,我堂堂大荒山圣居然被一只夫诸小瞧了。”

夜尊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沈巍说道:“小烨是做情报生意的,而且要价很高,要是让人知道她免费给你提供情报,她的生意会很难做。”

“哥,他怨的是你的面子比他大,不是免不免费?”夜尊有些听不下去了,开口对这个偶尔情商不在线的哥哥解释。

“……云澜,你恢复的消息并没有流出,小烨不肯给你消息是因为你现在是肉体凡身的人类,没办法服众。”

赵云澜无奈了,自家媳妇太理智了,get不到他的点啊!反倒是夜尊那臭小子趴在沈巍身上笑得直发抖。

下班的时间点是付烨精神最好的时候,她正准备拉着黄泉鬼母去血拼,当她拉开门看到三人一猫堵在门口的时候,脸色瞬间黑了。

赵云澜可不在乎人小姑娘脸黑不黑,拉着沈巍就进了屋,夜尊抱着大庆紧随其后,付烨气呼呼的关上门,躺沙发上连茶水都不给倒一杯。

还是黄泉鬼子乖巧的进厨房给众人端来了热茶,他哥……恩,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被吊在房梁上嘴歪眼斜的对付烨和他弟弟做鬼脸,而那位战将看到赵云澜来了,一脸的激动,就差没扑过来抱赵云澜的大腿了,看来付烨把他折腾得够呛。

“你们要问什么?”

“我想问一下,黄泉鬼母上天庭时,用来遮掩气息的熏香可还有?”

黄泉鬼母听到斩魂使点了自己的名,愣了一下,点头道:“有,我去给你们拿来。”

“你们要上天庭的话可以直接上啊!为什么要掩饰气息?”付烨诧异的问,赵云澜和沈巍本就可以上天庭,而夜尊是天降大功德,即便是鬼王,上天庭也没人敢说不字。

“我们不是要上天庭,而是要查天庭往下跑的人。”沈巍和付烨解释道。

付烨冷笑一声道:“天庭有谁不要命,往龙城跑?”

“不一定是龙城,我们怀疑会在寒城。”

付烨点头道:“寒城……那里确实离天庭最近。”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谁留在龙城,谁去寒城出差!”赵云澜抬腿将脚翘茶几上,有些怨念的瞪着夜尊。

“龙城?天界的人找死才会来龙城,你们全去寒城还差不多。”付烨翻了个白眼,端起茶水抿了一口。

“恩?”付烨的话让三人都坐直了身体看着她。

付烨暗叹自己又要白送给他们一个情报了,无奈道:“龙城有龙煞与天庭中人相冲,他们要在龙城呆上一天,至少折损百年修为,没人会做这种亏本生意。”

“我从来没在龙城感觉到龙煞。”沈巍推了推眼镜,盯着付烨。

“那是因为他平时在沉睡,只有天庭中人来这里的时候才会释放煞气攻击他们。”

赵云澜干笑一声:“呵,这龙城除了我家两个小孩就你煞气最大,什么时候有了龙煞了?”

付烨见三人不信,示意赵云澜他们退后。

三人退到了沙发后,付烨推开茶几,掀了地毯,下面竟是个贴着封印符咒的暗门,付烨刚拉开一条缝,沈巍和夜尊就本能的用煞气包裹住全身,做出防御姿态。

等全部打开的时候,大庆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缩在沙发缝里就露出一双眼睛,也不知道他那身材怎么钻进去的。

他们面前的煞气几乎可以媲美大不敬,暗门下一把龙纹古刀静静的躺在暗红色的丝绒中,通体淡金,有丝丝白玉纹路在刀身上若隐若现,煞气正是从其中散发而出。

“小雪儿,重新拿张封纸来。”

鬼子点了点头,去付烨房里取了张茶几大小的朱砂烫金封纸,刚一铺上,煞气就被隔绝了,付烨将地毯茶几恢复了原样。

刚才的龙煞仿佛就是一场幻觉,若非屋里的寒气还未散去,赵云澜都要以为自己在做梦了。

“刚才那柄刀里封的龙,是正统真龙吧?”

“不是,不过他的血统比起真龙也不差多少。”

“万年前的?”

“恩。”付烨点了点头,说道:“三千年前,最后一位战神陨落,诸神中再无可用的战才,只能从矮个儿中拔高个儿,但其资质和能力均不能与真正的战神相比,为了巩固诸神的地位,他们就打起了其他氏族的主意,资质不行就用兵器补,他们不敢动真龙,所以在真龙的子嗣中寻了位不受宠的,邀他赴宴,下了套把他炼成了这柄刀,但煞气过重,那新上任的战将还没摸上就被煞气吞噬,这柄刀也就没了用武之地。”

“呵,真龙族向来护短,再不受宠那也是自家孩子,他们肯定会去找诸神麻烦!”

“正因如此我才有机会偷出来啊!”付烨得意的笑道:“现在真龙族还抓着这件事和三十六重天僵着,我估计诸神这些年夹着尾巴做人,也是怕被真龙族抓住把柄。”

“所以龙城这些年非得设置特调处还有你的锅,因为诸神不敢来这里降妖除魔。”赵云澜挑眉看着一脸得意的付烨,忍不住嘲讽道。

“哼!”付烨转头不说话,黄泉鬼母将香料递了上去,拍了拍付烨的头说道:“麒麟王是龙城的守护神,诸神会派一些战将小仙在他那儿常驻,到时候麒麟王会将人数报给付烨,付烨给通行令牌,拿了令牌在龙城行走就不会受到影响了。”

赵云澜有些惊讶,一柄刀还会看令牌?

“这通行令牌有何玄妙?”

“就是储存了我煞气的槐木或柳木,有了我的煞气护体,在龙煞那里就会被判定为同类,自然不会攻击了。”

三人了然,沈巍将香料收入公文包中,被黄泉鬼母制止了:“这个香料的味道一旦染上一个月才消得掉,放包里不太合适,左右也不远,拎回家吧。”

沈巍点点头,把沙发缝中挣扎了半晌的大庆拉了出来说道:“那我们就告辞了。”

“慢走不送!”付烨立刻说道,赵云澜回了她一个白眼,付烨才不管,拉着黄泉鬼母紧随他们身后出门逛街去了……

吃过晚餐后,赵云澜坐在吧台前问沈巍:“你觉得付烨在说谎么?”

“说谎谈不上,但肯定有所隐瞒。”沈巍边洗碗边回道。

“诶,小巍,那把刀和斩魂刀比起来哪把煞气重?”赵云澜从嘴里抽出棒棒糖,点了点沈巍又指向付烨所住的靠南别墅。

“单论煞气肯定是付烨那把,但论可操控性还是斩魂刀更好,斩魂刀除了煞气还有罡气,不会伤害持刀者,而那把刀非重煞者触之即死,付烨能偷到那把刀也是占了她自身煞气的便宜。”

夜尊抢了赵云澜在他面前晃动的棒棒糖,把棒棒糖化成了黑灰,赵云澜瞪了他一眼道:“诸神明知付烨是魔还不敢动她,估计也有那柄刀的原因,只要她解开封印,诸神就死定了。”

“另外龙城离大不敬最近,在这里生活都有助于她和刀吸收煞气。”

大庆吃完沈巍给他炸的小鱼干儿,舔舔爪子说道:“那你们决定三个人都去寒城了?”

“恩。”沈巍将洗碗池清理干净,回头说道:“明天就出发,还要收拾些东西。”

赵云澜呼噜了一把夜尊的长发,权当报复,自己拆了另一根棒棒糖塞嘴里,翻箱倒柜的去找旅游用的背包了。

夜尊看看大庆,那眼神看得大庆有些发毛,问道:“那个,我前两天才洗过澡,应该不用再洗了吧……”

夜尊翻了个白眼,把脖子上的吊坠脱了下来,扔给他道:“以防万一。”

“啊?”大庆变回人形接住了项链,沈巍微笑着摸了摸夜尊的头发,夜尊邀功般扬起脸,赵云澜暗自咬牙,这小破孩就知道讨好他老婆。

“这是个禁制,捏碎就能保护你不被攻击,再次捏碎就能出禁制,如果真的遇到危险可以用来保命。”

“哦哦!好的!”大庆急忙把它和铃铛挂到了一起。

“等我回来要还给我啊!”夜尊不放心的嘱咐道。

“知道了。”

“有异常就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会立刻赶回来。”

“没问题。”大庆得了好处,回得极溜,气得赵云澜当场给汪徵发了条短信扣他的小鱼干,这死猫,连自己主子是谁都不记得了么?!

第二天一早,赵云澜和沈巍安排好特调处和学校的事,便带着夜尊赶去了机场,寒城离龙城很远,开车要两天的时间,实在不划算。

沈巍和夜尊没有去过寒城,瞬移也用不了,只能一起坐飞机,不过三个高颜值帅哥站哪儿都是风景,不少人都掏出手机拍照。

“哥……”夜尊实在不喜欢这么多人看着他,拉着沈巍的衣袖委屈的喊道。

沈巍叹了口气,让赵云澜看着弟弟,自己去柜台办理了升舱服务,进了贵宾休息室。

赵云澜捏了捏夜尊的脸道:“大封那么恶劣的环境你都没叫过,到了这儿你倒娇气了啊!”

夜尊一爪子拍开赵云澜的手,没好气道:“大封里又没那么多人!”

“哟,敢情你还有社交恐惧症啊!”赵云澜坐在夜尊身边的单人沙发上,调侃道。

沈巍将毯子盖在了夜尊身上说道:“云澜,面面不喜欢和人接触,你别欺负他,昨天整理东西睡得晚,都先休息会儿吧!”

“行!”赵云澜也觉得困了,打了个哈欠,沈巍刚给他围好毯子,他就闭眼睡过去了,看样子是真累了。

赵云澜是被一阵风扑醒的,刚睁眼就看到沈巍面带怒意的盯着前面的男人,而那个男人正端着单反对着夜尊。

转头看夜尊,就发现他被沈巍的毯子遮的严严实实,而他也就是被这毯子掀起的风弄醒的。

赵云澜叫来地勤,问道:“你们睡眠区就这么随便让人进来拍照的?”

地勤看看那男人的装备也就知道事情经过了,急忙道歉,并接替沈巍和那个人交涉了起来。

赵云澜看那人放下单反了,才掀开夜尊脸上的毯子,夜尊睡得正熟,赵云澜和沈巍都松了口气。

“咔嚓”又是一声,沈巍蹙紧了眉头,赵云澜火气也上来了。

“诶,我说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谁准你拍照的?”

“嗯……哥哥?”不断被打扰的夜尊也因此醒了过来,迷蒙的睁开眼睛。

沈巍摸了摸夜尊的额头,柔声道:“没事,你再睡会儿。”

地勤也是满脸的怒意,这男人并不是贵宾休息室里的人,只是合作网站过来拍宣传照的,当时入场就说好不能打扰客人休息的,这会儿居然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

其中一个地勤很有眼色的喊来了保安和经理,刚才赵云澜出声惊醒了其他客人,看到竟然有人在他们睡觉的时候拍照,哪怕穿得整整齐齐,他们也不能接受,纷纷闹了起来。

经理过来,先是当众道歉,又送了果盘,并当众删除了这个摄影师拍摄的机场照片,让保安把人带出了休息室,众人虽然还有不满,但机场反应迅速,经理又亲自道歉了,也就没过多纠缠。

过了一会儿,经理特意让人端来了三杯饮料和几块做工零致的蛋糕,因为那个摄影师最后十几张拍的全是夜尊,经理删照片的时候都觉得尴尬。

夜尊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哥哥和赵云澜都在生气,他不敢开口。

赵云澜应付完经理,对夜尊说道:“吃吧,都是给你的。”

“一会儿要去吃正餐,不准吃太多。”沈巍叮嘱。

赵云澜抬头看了看起飞时间,哦……延误三小时……

夜尊乖乖的挖着面前那块巧克力蛋糕,那小模样连赵云澜看着都觉得萌,好几个服务员轮番来问是否需要服务,都被沈巍拒绝了。

午餐因为夜尊吃惯了沈巍做的菜,实在不喜欢机场的简餐,被沈巍压着吃了点主食后,就怎么都不肯动筷了,沈巍只能让他继续吃小蛋糕填肚子。

赵云澜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声在沈巍耳边道:“你说这像不像一对夫妻带个小孩啊!”

“去。”沈巍用手肘隔开赵云澜,继续吃饭,赵云澜笑嘻嘻的看着他泛红的耳尖。

然而闹剧并没有结束,那个摄影师估计是看到他们放在一旁的登机牌了,竟然买了和他们同航班的机票。

好在沈巍升了舱,那个摄影师并不能再次进入贵宾休息室,也不能和他们一起呆在头等舱,不过赵云澜和沈巍还是谨慎的让夜尊坐在了座位内侧,赵云澜还特意换了位置,坐在沈巍身后。

飞机很快起飞了,空姐推着饮料车走了两趟后,机舱就彻底安稳下来了,头等舱人很少,所以显得异常安静,夜尊无聊的翻动着杂志,沈巍则在写教案,赵云澜打开了前座靠背上的盖板,露出了电子屏,但并不开启。

过了好一会儿,赵云澜起身到前面去找空姐,说有可疑人员一直在偷窥,空姐急忙叫来空警,把在头等舱布帘后探头探脑的男人抓了个正着,单独看管了起来。

赵云澜冷笑一声,关上盖板,闭眼睡了过去。

下了飞机,那男人就被带去了机场保卫处,特调处有人接送,三人直接去了寒城特调处。

龙城特调处算是特调处的鼻祖,神秘局会设立这么个部门,一开始只是因为赵云澜的老爹走了关系,加上龙城的事情诸神很少管,麒麟王又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所以半推半就成立个特调处管理龙城,成立了特调处之后,神秘局才知道这里居然离黄泉中的禁地最近,难怪总有鬼怪作祟。

大战后,赵云澜的大名响彻三界,神秘局也重视起了特调处,很快就有人提出在别的主要城市也设立特调处,并且这个提议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寒城特调处就是首批试水点之一。

当然作为鼻祖,龙城特调处的地位自然不是其他特调处可比的,其他特调处互相串门那叫学习交流,龙城特调处来串门,那就是领导视察,寒城特调处可一点不敢怠慢。

新成立的特调处有两个神秘局派下来的人,但总体来说都是新兵蛋子,比郭长城还不如的那种,对于怪力乱神的事,他们没处理经验,很多时候都是调查清楚了直接上报神秘局,神秘局派“人”下来抓,甚至有人还在怀疑,这些案子是不是人为犯案,只是手法诡异些,赵云澜一来寒城特调处就看到这些东西,都被气笑了。

神秘局派下来正副处长一脸小心的陪着笑,恭敬得不得了,他们自己也知道手下的兵没法看,沈巍见赵云澜实在没什么检阅的心思,就打了个招呼,说自己订好了酒店,要先回酒店休息一下。

正副处长赶紧寒暄两句,尬笑着把人送走了,回头就训起了手下,只不过收效甚微,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免不了年轻气盛,觉得领导像个哈巴狗,就会谄媚上面人。

沈巍订的酒店就在市中心,他花钱没概念,又不会上网预定,所以直接电话原价定的大套房,还一包半个月,酒店服务态度自然好。

在房间里放下行李,赵云澜就去车行租车了,沈巍整理着行李,夜尊直接在沈巍刚铺好的床上睡觉。

第二天,赵云澜再次来到寒城特调处的时候,没管那些新兵蛋子,直接将神秘局的两个人拉到办公室商量起来。

夜尊在这群人面前睡不着,抱着赵云澜的手机给他刷排名,沈巍坐在一边看似闭目养神,实际是用黑能量熟悉寒城的道路。

“面面,过来。”赵云澜从办公室里探出头,对夜尊喊道。

夜尊没好气的丢下手机,任由赵云澜的角色被秒。

“寒城因为诸神式微,许多妖魔鬼怪都等着他们陨落好分杯羹,我们怀疑黑影会借此机会收拢那些妖魔鬼怪为他所用。”寒城特调处处长米海洋说道:“鬼王是否可以抢在他前面收服……”

“呵,这与我何干?姓赵的,你心疼我哥,所以把我抓来做壮丁么!”夜尊冷笑一声,坐在办公桌上说道:“黑影不可能指挥得了妖魔鬼怪,他的能力连散妖都比不上,最多命硬些。”

赵云澜摸了摸下巴,手掌遮掩下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他当然知道这两人是想抓壮丁,所以才叫了怼天怼地的夜尊,还故意叫了夜尊小名惹他生气,而没喊责任心极强的沈巍。

“不过那些妖魔鬼怪还是要管的,黑影最近要进补,妖魔鬼怪对他来说是大补,这样吧,你们抽空统计出来,我们好下手查。”赵云澜反将了两人一军,在两人沮丧的表情下心情极好的拆了根棒棒糖塞嘴里。

“不是,赵处,我们这边人手不够啊……”

“呵!龙城特调处算上门卫顾问夜班执勤,一共十一个人,你们特调处光外面的外勤就有二十多个了吧?你跟我说人手不够?”

“那些刚招的大学生,真帮不上忙。”副处长胡尧福也无奈,特调处在妖界仙界扩招的人数的确多,而且个个都是精英,但一看不是安排在斩魂使名下,眨眼间走了个精光,神秘局没办法,只能重新招人,社会上的人员复杂,特调处的特殊性让他们只能从背景简单、涉世未深的应届生中挑选,这些人碰上妖魔鬼怪还真派不上用场。

“小破孩,你和你哥去车上等我。”

夜尊翻了个白眼说道:“下午还出去么?不出去我回酒店睡觉了。”

“啧,让你来这边出差,不是让你来睡觉的,去车上等着!”

夜尊没说话,转身出了办公室,赵云澜目送夜尊和沈巍上了车,让人关上了大门,看了眼面前打颤的两人说道:“我说两位,自己的手下都调教不好!你们还能做什么?啊?”

“赵处,这…我们……”

赵云澜气得翻白眼,怒道:“让安监部待命,集合开会!”

“是!”两人立刻站直敬礼,领命出去了。

寒城特调处的会议室挺大,和阶梯教室差不多,赵云澜走上讲台,看着纪律松散、嘈杂无序的会议室真他妈想骂人,当然他也这么做了。

“底下的小兔崽子都给我听好了!这里是特调处,不是你们学校!那群老师最多拿成绩卡卡你们,老子可是拿你们的命卡你们,再说一句废话就给老子滚出特调处!”

寒城特调处的正副部长被赵云澜这番霸气侧漏的话惊呆了,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都拍疼了。

他们也看不惯这群小兔崽子很久了,真他妈解气。

“凭什么?我们……”

“滚出去!”赵云澜爆喝一声,“老子最烦听废话!”

“你这是滥用职权!”

“呵,你去龙城特调处打听打听,我赵云澜是什么人!”赵云澜冷笑,“滥用职权那是老子的座右铭,知道老子最喜欢做什么么?扣员工奖金给媳妇儿花!呵呵,看不惯?看不惯好就给我滚!尽管去神秘局告我,我看他们敢不敢管!”

赵云澜看到有好些人拿着手机对准他,冷哼一声,手机应声而碎,底下的人都傻了眼,一时之间整个会议室都安静了下来。

“赵处,那个……这些人都是大学生,不信咱们那套,您……”米部长有些紧张,他们不敢和这些大学生说怪力乱神的东西,就是因为现在的小年轻什么都敢往网上发,万一发了什么不该发的,那神秘局怪罪下来,头一个倒霉的还是他们。

“进了特调处就要按特调处的规矩来,不信?不信就别来啊!”赵云澜手一撑,坐在了讲台上,说道:“要赔手机的自己去领导那签字,拿完钱就可以滚蛋了。”

有人想叫凭什么,但看看现在还被晾着杵那儿的男生,默默地把话咽了回去。

“我说你们两个,别想着一下子吃成个胖子,龙城特调处刚起步的时候别说两个人,就我一个,带我家一只猫,全年无休,忙起来五天睡觉加起来不超过十个小时,过了一年才招进来三个人,其中一个还是门卫,剩下两个都是半吊子,第二年才招了一个能顶事的,说起来我们龙城特调处到现在都是一堆老弱病残,不还是照样运作,你们清点清点吧!把能用的留下,不能用的就让他们走人,特调处又不是养老院,让他们来提前过养老生活的!”

“我们不是来养老的!我们也想做实事,但是领导不让我们去做,每次查到线索了,领导就让我们收队了!这样我们怎么学到东西。”被晾着的男生不甘的说道。

“恩,这次不是废话了,不过也和废话差不多,来,你给我背背特调处守则。”赵云澜拆了根棒棒糖塞嘴里拨了拨。

男生估计进特调处之前也是做过功课的,那个神秘局编写的特调处守则一字不差的全背了下来,不少学生都看着赵云澜,等他发话。

而赵云澜早已无视了那男生,猥笑着给沈巍发短信,问他一会儿去哪儿吃午饭,有没有想去逛逛的景点。

“恩?背完了?”等他发完短信,才察觉到教室里安静了下来,将手机放在讲台上,吊儿郎当地说道:“那个守则吧,我一个字都没看过!只不过我知道一点,那就是服从上级命令!做对了这点,有没有守则都没事。”

“你……我们什么时候不服从上级命令了?”

“啧,刚夸了一句,又开始说废话了,上级说话顶嘴那就是不服从命令!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么?语文可以回小学重念了。”赵云澜看到沈巍回了一句哈根达斯,脸又黑了一个色号,怒回信息:沈面面!把手机还给你哥!

“不是我们不愿意服从上级,而是我们在这里几乎学不到东西!”一个女孩子站起来瞪着赵云澜说道。

“恩,这点我刚才也批评过你们领导了,你们领导也同意改进了,明天每人拿一根电棍对练,谁先倒下谁就没饭吃。”

底下又是一阵嘈杂,那个女生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这分明是体罚!”

“哟!这怎么还扯上体罚了?”赵云澜冷笑一声,郭长城当初刚拿到他那根小电棍的时候,一天能电晕自己五次,就这样他也没放弃过训练。

“哪有人拿电棍对练的?”

“呵呵,我算是发现,不是他们不让你们学东西,是你们自己不想学。”赵云澜故作可惜的摇头。

“赵处,现在的大学生都这样,而且家里又都是一个,出了事又要闹到我们这里,我们不也没办法么?”胡尧福算是明白赵云澜的用意了,迎上去诉苦。

“哟,这么宝贝啊!那还进什么公安系统啊,当个白领,办公室坐坐不比现在赚得多了。”赵云澜赞许的看了他一眼。

“赵处说的是,但上头有指标,你说就剩我们这两个光杆司令在这儿,迟迟招不来人,上头不还是要怪罪么?”米处长跟着附和了起来。

“也对,现在这行当不好做啊,既危险赚得又少,还不如回家种那一亩三分田。”

“可不是,上次抓得那小子,手下小弟就百十号人,每个月上供钱就够得上我一年工资了。”

一干人就看着两个领导和赵云澜哭穷诉苦,完全把他们晾在了一边,纷纷不满起来,会议室又嘈杂了起来。

但胡尧福像是找到了靠山,也不像以前那样把这群大学生当祖宗一样供着了,对着下面就是一通骂。

米部长拿出了工作报表说道:“介于你们的工作态度问题,下面念到名字的来这里拿离职单,填完就可以走了,工资会打到你们卡上。”

寒城特调处,除了两个顶头上司,所有人都拿着离职单在填,有几个女孩子几乎哭了出来,能进特调处的多半都是尖子生,等同于开除的处罚从不在他们的认知概念中。

赵云澜拍拍两人的肩膀说道:“我去吃饭了,你们处理吧!确定离职的,送去安监部改记忆。”两人点头,其实也不是要踢掉所有人,只是把几个带头搞事的踢掉,剩下的,愿意接受训练的留下,不愿意的走人。

刚出门就看到夜尊一人在车上,赵云澜踢了踢车门问道:“小屁孩,你哥呢?”

“刚刚看到一个人追过去了。”

“你不去?”

“哥哥不让我去,而且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赵云澜闻言也放松了下来,他还不信有普通人打得过斩魂使了,忽然想到了什么,对车里的夜尊说道:“你呆车里别乱跑。”就寻着沈巍的气息追去了。

果不其然,在一个死胡同里找到了沈巍和那个偷拍夜尊的摄影师。

“呵,你小子胆够大啊!敢跟踪我们。”赵云澜一把夺过那人手中的单反,打开看了看,脸色立马黑了,抽出记忆卡塞进自己口袋里,把单反丢给沈巍,照着他脸就踹了上去,“我家小孩是你可以拍的?!呵呵,上次没动手收拾你,你当我们好欺负?!”

赵云澜边说边踹,那男子疼得满地打滚,涕泪俱下,赵云澜打人的功夫是他爹从小教的,专挑疼却不会留下伤痕的地方打,就算以后被告发,验伤最多也就轻伤。

把人揍了一顿,赵云澜撂了几句狠话,把单反甩他身上,拉着沈巍走了。

“以后遇上这种事记得叫我,别一个人追过去。”

“恩。”沈巍点了点头,他确实不会弄那些电子产品,拿了单反也不知道怎么删照片。

“一会儿回去换房间。”

“恩?怎么了?”

“那变态偷拍到了房间里的照片,把楼层换高一些。”

“好!”沈巍皱眉点头。


评论(39)
热度(56)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