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巍面】恕

这是一位小可爱的点梗,请接好 @鸢怃

巍面骨科,ooc绝对有,各种bug请无视,不能接受请关闭,背景应该是书版吧……

以下,正文奉上——

鬼面自爆而亡,却因沈巍成圣,得以复生,众人皆道,斩魂使心怀天下,对想致自己于死地的弟弟也可以宽恕,只有鬼面知道,那不过是不得以而为之。
双生鬼王,缺一不可,天道轮回,自然不会让半身掌握天下,而鬼面便是天道拿捏斩魂使的筹码,却也是沈巍堵住悠悠众口的挡箭牌。
鬼面不明白如今沈巍时时来见自己是何用意,他被禁锢于昆仑山脉,比起大封,已经好过数倍,这也是鬼面不解的原因之一,因大封已经消失,故另寻地方关押他,他也早有心理准备,只是他不明白明明那些正道人士想将他关在十八层地狱,可沈巍力排众议将他关在了昆仑山脉,封印由沈巍亲自设下,比起关押他,更像是保护他,外人硬闯会受雷劈,他硬破却只会让沈巍和赵云澜知道。
赵云澜也来见过他两次,只是远远的看着,并不与他交谈,眼中的沧桑与孤寂,让他似乎看到了万年前的大荒山圣。
沈巍带来了一件厚重的大衣,放在屋内,在他三步开外的地方说道:“昆仑山脉风大,你晚上出门记得多添件衣服。”
鬼面并不回应,沈巍也似习惯了般,站在他身后陪着他,既不说话也不上前,直到他进屋关门,将他拒之门外。
鬼面突然觉得可笑,就连这间屋子,都是沈巍施舍给他的,现在却让他鸠占鹊巢,仅用一扇门把这屋子的主人逼退。
只是他没料到今日的沈巍并没有离开,而是固执的站在院子里,直到他晚上出门。昆仑山脉的星空很亮,他喜欢到山顶去看那满天的繁星,因为这会让他忘却自己的存在,仿佛自己已经消散于这世间,与漫天繁星为伍。
沈巍见他出来,上前一步,看着他,嘴唇动了动,半天鬼面才听到沈巍的声音:“夜寒露重,把外衣披上再出去吧。”
鬼面回身进屋,穿上了衣服,再出来时,沈巍隐隐有些期待,但更多的是落寞。
鬼面看不懂也不想懂,他本就该死了,如今活着也不过是行尸走肉,沈巍的要求他不会拒绝,却也不再在意,他甚至觉得自己如同普通人类一样得了老年痴呆,昨天做了什么他好像记得,又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有时候他漫无目的的走到昆仑山脉的边境,直到撞上封印才发觉自己已经走了那么远,然后被赶来的沈巍带回去。
有一次在撞上封印后,他看到了封印外有一窝兔子正在探头探脑的观察四周,沈巍赶到时,就看到他看着那窝兔子,第二天,沈巍就抱了一只宠物兔放在了他的院子里。
鬼面看着那只蠢兔子除了吃就是睡,要不就是在院子里乱跑,也不跑远,大抵就在院子周围,打理和喂食都是沈巍在做,只是一只兔子又能陪他几年?对于百年时光都是弹指一挥的他而言,这只兔子仿佛只是存在了几天而已。
后来沈巍还带来过其他动物,鬼面却不再关注,沈巍也就不再送来了,反而在院子里栽起了花,从人间的繁花到天界的仙草,就连彼岸的曼珠沙华和佛界的曼陀罗华也被他要来栽下,让他这个小院堪比仙境。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昆仑君完全恢复。
沈巍便入了这昆仑山脉,除了昆仑君找他,便很少再出去了,这让鬼面有些无所适从。
万年了,在他习惯孤独之后,突如其来的陪伴成了负担。
他开始逃避,开始足不出户,开始陷入沉睡,但每次他醒来时,身上总盖着厚厚的棉被,床边放着温热的茶水。
昆仑君的到来让他诧异,因为他从不踏足这间屋子,这次不仅离他只有十步之距,更是进屋坐在了他面前。
“他很担心你。”
鬼面不解的看着他。
“他说你总在昏睡,但他查不出原因。”
鬼面摇头,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似乎很久没说话,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没事……我……”鬼面嘶哑的声音让昆仑君皱眉,上前抓住了鬼面的手腕,却未发现异常。
“你有多久没说话了?”鬼面沉默,昆仑君皱眉,继续问道:“现在是什么季节?”
鬼面茫然的看向窗外,院中沈巍种满了鲜花,四季常开,鬼面分不清外界的季节。
“你昏睡是不想见他么?”
鬼面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迷茫的眼神让昆仑君叹了口气,悠悠的说道:“你们兄弟俩就是互相折磨,鬼面,试着接受一下沈巍好么?”
鬼面听不懂昆仑君在说什么,不要他的不是沈巍么?而且他从没拒绝过沈巍啊?他现在的一切都是沈巍给的,他有什么资格拒绝?
昆仑君看着他懵懂的模样,揉了揉他的头发,以前那个通晓人心、善于蛊惑的鬼面或许真的随着那次自爆死了,留在这里的只是一副空壳,丧失了一直以来的执着,自爆前沈巍的谋算和无视,切切底底的斩断了他最后的信念。
昆仑君摇头离开了,如今的鬼面别说威胁,就算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或许都只会闭上眼睛,任人摆布。
而在鬼面自爆后才看清自己感情的沈巍,昆仑只能为他默哀了,两个人如出一辙的执着,时间若对,皆大欢喜,时间若错,满盘皆错。
如今沈巍守着鬼面,不如说是守着鬼面的躯壳,付出再多也注定得不到回应,但要他劝沈巍放弃,昆仑自认做不到,外人不了解其中内情,但昆仑了解,追根究底,他也要付一半的责任,所以只能将鬼面的现状完完全全的告诉沈巍,沈巍会怎么选择就看他自己,反正有他这个大荒山圣在,他还不信有人敢硬闯昆仑山脉去伤鬼面。
昆仑君得到的还是沉默,沈巍一言不发,正当昆仑君想找机会离开时,沈巍低哑的声音让他停下了脚步:“他,还能恢复么?”
“我也不是心理医生,这个……”昆仑的眼神乱飘,他知道就算心理医生来了,也不敢打包票能治好,又不是划了道口子抹点药就能好的外伤。
“……我知道了。”
从那以后,沈巍就从生物学教授变成了心理学教授,专家级的,只是他服务的对象永远只有一个。
而昆仑每次见到沈巍的时候,都忍不住回想起那个人狠话不多的黑袍使,现在的沈巍对外人还是那样疏离,但对鬼面就有些话痨了。
“现在是秋天了,马上就要入冬了,冬天会冷,要多加件衣服。”
“你喜欢这种花香么?喜欢的话,哥哥把这盆花搬到卧室里。”
“今天太阳很好,哥哥带你出去走走好么?”
“今天喝鱼汤好不好?还是想吃烤兔肉?”
鬼面对沈巍的无微不至感到困惑和不适,他不想回应,但沈巍总在问他。
渐渐地他也开始开口,沈巍对他回应的每一个字都欣喜若狂,这让他与这个世界的联系越来越多,也有了自己的喜好,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沈巍相信再过不久他就能听到鬼面欢快的喊自己哥哥,向自己跑来……


想看HE的孩子看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

——————Happy ending——————



沈巍失踪了近一千年,这一千年他都在陪着鬼面,除了必要的外出,几乎鬼面在哪儿他就在哪儿。
无论妖鬼还是神魔,都渐渐淡忘了这个几乎是天地共主的斩魂使,除了大荒山圣偶尔在赴宴时提及一二,大部分的神鬼妖魔都把他当成了传说。
而安分了许久的各界也开始蠢蠢欲动,大荒山圣不予理会,妖族大族长祝红带着反战派的妖族寻求庇护,被昆仑君带入昆仑山脉,自此昆仑山脉全面封锁,就连人族都无法进入。

各界混战持续了近三百年,人族也被波及,原本先进的文明退化到封建时代不说,连数量也从几十亿剩到了几亿。
各族的损伤也十分惨烈,但这也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让天道不至于插手,毕竟天道动手便是灭世之灾。
民不聊生的时期,一些朝不保夕的弱小族群开始回想起以前的生活,斩魂使又一次被提及,这次不再是提过就忘了,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节奏,许多弱小的族群集结在一起,来到昆仑山脉,日夜祈求斩魂使出山为他们主持公道。
沈巍自然不会理会,本来千年前他舍身只是为了让赵云澜活,世间万物与他何干?
却不料有些妖族对他们动了恻隐之心,竟然把事情捅到了鬼面面前,当然他们直接求鬼面劝说自己的话,鬼面也是不会理会的,然而,在他们发现求两人都没用后,竟然在妖族中散播了鬼面不顾礼义廉耻,勾引斩魂使乐不思蜀的言论,而鬼面再一次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昆仑君和祝红再三制约都没能阻止言论的散播,越来越多的族群开始聚集在昆仑山下,要求处决鬼面。
看着日益沉默的鬼面,沈巍的脸上布满冰霜,就连昆仑君与他交谈时都忍不住打冷颤。
祝红将不安分的族人关入了禁地,却已经来不及了,言论如同风一般席卷向各界,他们不再讨伐发起战争的族群,而是将所有的仇恨放到鬼面身上,所有族群空前一致,讨伐鬼面。
昆仑君冷笑,对沈巍说道:“打累了,耗不起了,找到个由头就像找了个台阶下一样,只要你杀了鬼面,他们就会像处决了罪魁祸首一样把酒言欢,各界又恢复平静,过了一段安稳日子之后,又开始不安分,再找个机会发起战争,这千百年来的轮回就没半点更改,无趣又可笑。”
沈巍冷冷的点头,拉着鬼面将他安置在昆仑君的寝殿内,说道:“哥哥有些事情要处理,过几天就回来,你先跟昆仑住几天好不好?”
鬼面沉默的点头,沈巍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心疼,他捧在手心里的弟弟竟然被如此作践,明明他什么都没做,那么……万年前弟弟为祸世间的言论又有几分真假?思量至此,沈巍的脸色又冷了几分,走出屋子,昆仑君回身看着他,等他开口。
“弟弟这几天又不肯说话了,帮我照顾好他。”
“这没什么,只是你打算怎么做?”
“他们不是说弟弟勾引我堕落么?那我就堕落个彻底,让他们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让他们随意编排的!”
昆仑君摇了摇头,说道:“你若是堕魔,他们只会更加认定那是鬼面干的。”
“是神是魔又有何干?只要能护得了他,其他不过是过眼云烟。”
“你能这样想自然是最好了,小鬼面我先替你看着,你去忙吧!”
以杀止杀在战争中并不少见,沈巍不分族类,只要敢在他面前说鬼面坏话的,均被斩于斩魂刀下。
渐渐的他们开始害怕斩魂使,那些口无遮拦的人死了,趋炎附势的自然依附,斩魂使的话成了金句圣典,大荒山圣让他一举结束战争,沈巍本就不喜欢那群跳梁小丑在他面前吵闹,便耐着性子解决了战乱,重新划分了各族的领地,让各族签订了协议,自此又是一段和平时期开启。
沈巍解决完一切不过花了一年时间,等他回到鬼面身边,重新开导鬼面时,鬼面的情况却丝毫不见好转。
沈巍将鬼面接回了他们居住的小屋,细心照料,他不在乎花多少时间,也不在乎弟弟对他是何态度,只要鬼面能够过得开心便好。
但沈巍所有的努力都石沉大海,毫无作用,他开始反思自己到底哪里做得不对,直到有一天,他从昆仑君那儿拿了草药回来,听到一个细小尖锐的声音在咒骂鬼面,说他是祸害,勾引自己哥哥,引诱斩魂使抛弃天下,让他离开自己,结束他自己的生命,沈巍只觉得气血翻涌,冲入屋内,那细小的声音便戛然而止,沈巍探知不到这声音的来源,只能搂着弟弟,轻声安抚,亲自带着弟弟去了昆仑君那儿。
“你说的这种情况很可能是逼音成线,发声者在几公里开外,所以你进入屋中找不到声音来源,不过你说你进屋那声音便没了,那应该在屋里设了什么机关,能知道鬼面什么时候一个人独处。”
“弟弟在你这儿的时候情况也没好转……”
“草!”昆仑君骂了句粗话,转身出了屋,当晚祝红就带着族人出了昆仑山脉,包括那些关在禁地的妖族。
沈巍和昆仑君清空了山脉中开了灵智的生物,才让鬼面的病情稍稍好转,只是再也恢复不到从前了,沈巍只恨当初太过仁慈,应该在言论刚出现时,便从源头杀起,直到再无一人敢说这些来污鬼面的耳。
百年后,重新开口说话的鬼面将一缕长发交至沈巍手中,说道:“你我注定两个极端,纠缠在一起便是相互伤害,不如分开,我不会离开昆仑山脉,但也不会再见你……”
“弟弟!我……”
“哥哥,你就依我这次好不好?”鬼面抬头,嘴角含笑、眼中含泪,沈巍那声不哽在喉间,无论如何都吐不出来,他看着鬼面越走越远,直至再也看不见,他跪倒在地,痛哭出声……
自此以后,世间再无斩魂使或鬼面的消息,就连昆仑君也说不再见过他们……


弟弟,我不会再与你相见,我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守护你……
我无比的庆幸你不能离开昆仑山脉,因为只要昆仑神筋还在我身上,我就是半个大荒山圣,昆仑山脉的一切我都能知晓,我就有能力护你周全……
只是……你能不能……偶尔让我看看你……


哥哥,也许我出生时就该被你吞噬,这样就不会相互折磨了……
我会乖乖待在封印里,不会出去,也不会给你添麻烦,以后你依旧是万人之上的斩魂使,与大荒山圣一样受人敬仰,他们不会再将你与我这个为祸世间的鬼族相提并论……
只是……你能不能……偶尔想起我……


——————bad ending——————

好吧,我又写虐了……
emmmmmmm,不要给我寄刀片,不收快递!
顶锅盖逃走ing……

评论(66)
热度(208)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