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巍面】嵬(续篇)源

这篇是沈巍视角的嵬,解答了一些事情~

刀不刀你们说了算,虐不虐也是你们说了算,不过这篇算是纯巍面了,和赵云澜没多大关系~

老规矩,拒绝KY,不接受的点×,一发完。

应该还会有后续,写出来了再发~~~~

============================================================================================

嵬·源

赵璧琮不是我和赵云澜的孩子,那是我在我弟弟死后的一个雨夜捡来的,这个孩子是死婴,生来无魂无魄,我取了自己的右肩魂火与昆仑君留给我的左肩魂火放入死婴体内,让他活了过来。

我知道赵云澜虽然恢复了记忆和部分神力,却还是肉体凡身,会生老病死,我想还了昆仑君的情,让他重新成为大荒山圣。

可当我听到鬼面产子的消息时,我开始害怕了,我还昆仑君的恩,就是为了能回大不敬陪他,把那些缺失的岁月一点一点弥补回来,一生一世再不分开。

回想十个月前我告诉弟弟要离开大封一段时间,弟弟拉着我抵死缠绵的场景,我慌了,我不明白弟弟为什么想要这个孩子,若他不想,便不会有孕,他要做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们与普通鬼族不同啊!

鬼王产子,诞下的必定还是鬼王,双生鬼王本就逆天,若再诞生一个鬼王,那双生鬼王中必定要死一个为这个孩子挪位。

我赶到大不敬时,却看到赵云澜站在那儿了,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啼哭的婴孩,默默地看着躺在地上骨瘦如柴、毫无生气的人儿,那是我的弟弟,我最爱的弟弟!

他将孩子塞进了我怀里,说:“鬼面说了,孩子叫嵬。”

我看着怀里白白嫩嫩的孩子,充满活力的哭声是那么的刺耳,我举起孩子,狠狠地掼在地上,却被赵云澜接住了。

“沈巍!你做什么?!”我听到了他这样质问我。

我看着他,冰冷的回道:“鬼王诞下的必定还是鬼王,应当尽早除去,以绝后患。”赵云澜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似乎被我的回答吓到了般打了个冷颤。

我看着那个被救下的孩子,我想掐死他!要不是他……要不是这孩子!我的弟弟应该还活得好好的!他该死!他贪得无厌的吸食母体的血肉,才让我的弟弟这般瘦弱!

“你……这是鬼面拼死生下的,有你一半的血脉!你怎么能……”

“鬼面阴险,以诡招让我不慎着道,这才使下任鬼王诞生,这孩子是他诡计的产物,我绝不会认他。”

我的弟弟找到了报复我的办法,当真是好计谋啊!那如果把他杀了,你能回来么?

 

赵云澜将这个孩子送到了特调处,关在特调处里让我无法下手,就算修改了赵云澜的记忆,他也将这个孩子保护得严严实实,赵璧琮就是这时候捡到的,他应该是比那个孩子小几天,但我修改了所有人的记忆,让所有人都以为赵璧琮比那孩子大,这确实在一开始让特调处的人厌恶起了那个孩子,毕竟他是婚外情的产物。

与赵云澜的关系,我犹豫了很久,我尊他敬他是因为他给了我和弟弟生命,点化我这个大不敬之地出生的混沌之体,我对他犹如子对父,硬生生改为夫妻之时,我都不知该如何自处。

好在赵云澜对我一如既往,我与他相敬如宾,在外人眼中,并未露出破绽。

只是独独一点,我与赵云澜永远都站在对立面,那个孩子在最初所有人都对他没好感的时候,赵云澜都把他护得死死的,没让我有可乘之机。

他将那个孩子单独关在阁楼,除了小郭外,任何人不得靠近,直到抚养至五岁,才让其他人接触他,我有时候想,这会不会是弟弟给赵云澜下的暗示,毕竟他最会蛊惑人心,他不想那个孩子死,是不是因为……不想回来见我?

后来我想,自己不能动手,那就让所有人一起动手吧!

赵璧琮的身体是被魂火滋养,要比一般人好得多,但距离成圣的地步还差得多,一个鬼王的能量正好足够他淘换掉凡人的骨血,变成神身。

为此,我伪造了赵璧琮有心脏缺陷的文件,让特调处的众人深信不疑。

我找到了神农破碗,虽然我对他没好感,但他却是最关键的一步,能够让所有人都同意杀了那孩子的关键。

 

那孩子被放出阁楼后没多久,我与赵云澜说了我的计划,却没料到他与我大吵了一架,无论我怎么用语言刺激他,他都始终不同意。

那孩子六岁的时候,我用他的血和赵璧琮的血做了融合反应,经过六年魂火的淬炼洗礼,赵璧琮已经可以接受鬼王的血液了。

我没料到那个孩子继承了弟弟的喘疾,楚恕之在训练他时发现的,我开始担心,如果他的喘疾暴露,会不会让其他人不愿意再用他的能量去救赵璧琮?

如果他不死!我的弟弟该如何复活?

我看着那孩子咽下苦臭的药汁,脸都皱到了一起,我冷笑,如果……如果那时候我的弟弟能有这些药,那他就不用忍受日日咳到呼吸都无法自主的地步了,这样,他是不是就能活得更自在些?

我没料到我的冷漠会让特调处的人对这孩子动了恻隐之心,除了楚恕之还听我的外,其他人似乎都在寻找其他救治赵璧琮的方法,我不能再等了,要是赵璧琮的情况暴露了,那么我的一切伪装将无所遁形,包括修改他们记忆的事都会随之暴露。

我抽离了自己的魂火,让赵璧琮因为魂火缺失而重伤昏迷,赵云澜心急不已,神农破碗适时的泄露踪迹果然让他追了过去,我给楚恕之使了个眼色,把最有可能成为阻碍的郭长城带走。

计划实施得很顺利,这孩子在被炼化的时候并没有反抗,这让我还算满意。

我将魂火送入赵璧琮的体内,有了鬼王能量的改造,赵璧琮的身体直接成神,别说心脏病,就算是被卡车碾压都能立刻恢复如初。

赵云澜带着神农破碗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他狠狠的揍了我,但我并不后悔,甚至心中雀跃,这样,我的弟弟就可以活过来了!

 

我回了大不敬,回到了我们小时候居住的洞穴,等了很久很久,我抱着弟弟,等他醒来,可他一直没有睁开眼睛……

不……不会的!小嵬已经死了,鬼王之位空出来了!我的弟弟为什么没有复活?

我紧紧的抱着他,不敢离开……哥哥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哥哥呀……

我不知道我在这里呆了多久,最后是赵云澜把我和弟弟的尸身都带回了地面上,我不知道他会想什么,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弟弟在生我的气,不肯理我……

 

赵云澜趁着我在给弟弟做食物的时候,把我的弟弟藏了起来,无论我怎么对他,怎么威胁他,他都不肯把我弟弟还给我!

我甚至动过想杀了他的念头,虽然随即就被掐灭了,我陷入了疯魔……

直到那一声“哥哥”将我唤醒,半梦半醒的赵璧琮喊了我一声哥哥,和我弟弟一摸一样,带着些许奶音,撒娇般喊着,赵云澜和我都僵在了当场。

我开始恢复正常,至少表面恢复了正常,疼爱赵璧琮,帮赵云澜处理特调处的案子,看着特调处的众人玩闹,但除了赵璧琮,我再未与任何人有过肢体接触,我与他们不同,我是大不敬之地出生的鬼王,不是长在阳光下的他们,我不该与他们有过多的牵扯。

我看着赵璧琮从孩子长到成年,直至长到最强健的年纪,我将昆仑留给我的最后一份礼物,昆仑筋强硬的塞入赵璧琮的身体里,他二十岁时,我为他塑造的灵魂再也支撑不住了,在一次被妖袭击的时候,那缕脆弱的魂魄被打散,灰飞烟灭。

我打破了所有人的记忆枷锁,恢复了他们的记忆,在得知赵璧琮的真实用处后,赵云澜再次揍了我一顿,我不在乎,反正弟弟不在了,做完这件事,我就可以去陪他了。

只是赵云澜怎么都不肯接受赵璧琮的身体,特调处的众人也对赵璧琮有感情,不想帮忙,不过没关系,时间会改变一切的……

果然,赵云澜六十岁的时候,身体越来越差,年轻时不知节制的饮酒和毫无规律的饮食让他的身体出了问题,胃癌,一个近乎必死的癌症,特调处的人看着躺了十多年的赵璧琮,下定了决心,请我将赵云澜的魂魄移入了赵璧琮的身体里……

赵云澜的呼吸心跳都停止了,赵璧琮睁开了眼睛……

几乎是一瞬间,我想了一个可能,一个我绝不想承认的可能,我发疯似的揪着赵璧琮的衣领,询问我弟弟将那孩子交给赵云澜时说的话……

赵璧琮的话让我如坠深渊,他说:“鬼面临死前说,孩子叫嵬,或许成为孩子就不会让你那么厌恶,他让我不要让你知道孩子的真实身份,不想你再赶走他。”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我想我应该是疯了,疯到又一次腥风血雨,疯到赵璧琮临危成圣,恢复昆仑君的神格,他将我弟弟还给了我,一言未发,我抱着弟弟,转身进入不大敬,身后他封住了大不敬的入口……

我在大不敬之地吞食幽畜,仿佛回到了未见昆仑君的时候,我带着幽畜身上最嫩的肉回到小时候藏身的洞穴,将肉轻轻放在床边,细细的嚼碎,喂给我的弟弟,小心的为他擦拭嘴角的碎肉,一如我们幼时那样,弟弟,你看,哥哥回来了,我们再也不分开……

====================END=====================

统一说一下吧,大家可能觉得有些混乱。
死婴是神农破碗在鬼面找到他之后准备的,放在了沈巍必经之路上的,否则沈巍没那么巧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捡到无魂无魄的婴儿。
神农破碗将一切可能都计算好之后,选择性的告诉了面面,赵璧琮真正的身体缺陷是林静检查出来的那个,沈巍并不知情,只是不想暴露自己的目的才说赵璧琮心脏不好。
鬼面一早就想过自己可能会被炼化,沈巍厌恶鬼族他体会最深,那句或许成为孩子就不会让沈巍那么厌恶其实是他自欺欺人。

评论(56)
热度(75)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