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巍澜巍状态下的面面单恋】嵬(阿离背锅的中秋贺文)

巍澜OR澜巍前提下的面面单恋哥哥,不接受的请点X,拒绝KY,短文,一发完。

额,刀不刀你们说了算,虐不虐也是你们说了算,反正我是个木有感情的写手,锅阿离背了,要寄刀片找阿离~~~~遁走~~~~

============================================================================================

我叫嵬,今年五岁,或许应该说我出生就有这么大,我的父亲叫沈巍,是斩魂使,我的母亲没有名字,别人都叫他鬼面,嵬是父亲以前的名字。

我住在大学路九号,父亲最爱的人工作的地方,我有个哥哥,是父亲和他最爱的人生下的孩子,叫赵璧琮,取自《周礼·春官·大宗伯》: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亦有君子如璧的意思。

这名字是父亲起的,我曾央着父亲为我也取一名,然而父亲最爱的人说道:“小嵬,这名字是你母亲取的,你母亲为了生下你已经丢了性命,你还要将他给你取的名字丢弃么?”

自此,取名之事不了了之。

对了,父亲最爱的人叫赵云澜,特调处中唯二会对我好的人,对我最好的还是小郭哥哥。

 

我从有记忆开始就住在特调处,特调处有防护盾,我出不去,父亲在一个叫龙城大学的地方上班,休息的时候就会来特调处帮忙,但他并不曾多看我一眼。

今天是赵璧琮的生日,赵叔叔带他来了特调处,他将手上的棒棒糖递给了我,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一起玩吧?”

我刚接过棒棒糖,父亲就将他抱走了。

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我才看见他,他被祝红阿姨抱在怀里吃蛋糕,大庆哥哥变成猫逗他玩,我不敢靠近大庆哥哥,因为他变成猫的时候会咬我。

小郭哥哥说,我母亲害死了大庆哥哥的爱人和给大庆哥哥炸小鱼干的人,所以大庆哥哥会迁怒我,让我不要靠近大庆哥哥,我不明白我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讨厌大庆哥哥么?

“小嵬,吃点菜。”云澜叔叔夹了一块糖醋排骨给我,我点点头,父亲皱眉看了我一眼,继续帮赵璧琮夹菜。

赵云澜叹了口气,对小郭哥哥使了个眼色,小郭哥哥说道:“小嵬,一会儿吃完了我带你去图书室吧!”。

“好。”

下午图书室外的欢闹声连图书室厚重的大门都没隔绝,小郭哥哥陪我看了会儿童话书就被楚恕之叔叔拉了出去。

“小鬼,你在这里自己看书,小郭走,外面看赵局和斩魂使大人扳手腕!”

“楚哥,小嵬一个人我不放心……”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他还能跑出特调处的护盾不成?”

“楚哥……”小郭哥哥被拉走了。

 

晚上,外面的声音渐渐安静了下来,值夜班的鬼魂出来了,他们把我放出了图书室,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个可以看到星星的小阁楼。

第二天一早,我听到了楼下传来了赵叔叔和父亲的声音。

“云澜,你在犹豫什么?”

“小巍!稚子无辜,无论鬼面做了什么,都不该报复在这个孩子身上。”

“我并不想要这个孩子,若不是鬼面算计,我又怎会让他怀上我的子嗣,让他成为你我之间的阻隔!”

“他并不是你我之间的阻隔!是,我是介意你和鬼面有染,但这并不代表我讨厌那孩子!”

“鬼族向来阴险狡诈,鬼面作为鬼王更是如此,云澜,你别被他蒙蔽。”

“小巍!你别忘了,你与鬼面是双生鬼王!”赵叔叔此话一出,父亲便闭了嘴,半晌又听赵叔叔哄道:“抱歉,小巍,我并没有嫌弃你,我只是想说,那孩子……算了,今天我们两个都先冷静下吧……”

“恩。”我听到了父亲匆匆离开的脚步声。

我卧室门外的锁被解开了,赵叔叔走了进来,看到我笑道:“小嵬醒了,起来穿衣服吧!我给你带了鸡蛋饼,一会儿下去吃啊!”

“恩!”

 

第二年,特调处的人都已经习惯了我,大庆叔叔已经不太会再咬我了,祝红姐姐偶尔也会给我带点吃的,楚恕之叔叔依旧对我视而不见,但不会再拉走小郭哥哥了。

又是同一天,赵璧琮被父亲带来了特调处,这次父亲没有再将他抱走,而是让我们一起玩,他有好多好多玩具,都是父亲和赵叔叔给他买的,我真的好想要,哪怕一样也好。

忽然赵璧琮哭了起来,我无措的坐在那里,父亲走了过来,把他抱走了,我看到玩具车上有一根铁丝露在外面,我刚要伸手去拿,就被折返的父亲抓住了手腕,他抓得很紧,他将玩具车压在我的手心里,刺痛从手心传来,我想哭,但父亲不准我哭。

我的血和赵璧琮的血混在了一起,父亲沾了一些在指尖磨搓,满意的摸了摸我的头。

之后我依旧被关在了图书室,外面依旧人声鼎沸。

手心的伤口已经愈合了,我回味着父亲抹在我头上的感觉,虽然冰冷但是忍不住想靠近。

 

半夜,我被一阵关门声吵醒了。

“赵处,你怎么来了?”

“没事,你们继续工作。”赵叔叔来特调处了,可这个时间赵叔叔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不多时,我就看到父亲也匆匆跑了进来。

“云澜,抱歉,是我太心急了,对不起。”这次道歉的变成了父亲。

“小巍,你到底该和谁道歉啊?”赵叔叔似乎被气笑了。

“我会和小琮道歉的,只是不得到他的血,我就不能确定他是否可以和鬼面的孩子融合!”

“你还是不明白!那也是你的孩子!”

“我从来就没想过要他出生。”
“呵!我赵云澜的孩子,生死由天,绝不拿别人的孩子来续命!”

“云澜……我知道你不想小琮身上有鬼面的血统,我保证我会将那孩子炼化成能量体再给小琮用的,绝不会让小琮染上鬼面的气息……”

“咚”我听到了重物撞击和赵叔叔咬牙切齿的声音:“沈巍!你给我记着!小嵬要是有任何闪失,我唯你是问!”

“云澜?他是鬼面的孩子,你不是很讨厌鬼面么?”

“我不想和你说话,你回家吧!我今晚睡这边。”

“云澜……”

最后父亲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后来,赵叔叔待我越来越好,经常给我带好吃的好玩的,我也有了自己的玩具,小郭叔叔教我读书认字,林静叔叔教我打游戏,大庆哥哥偶尔会偷点赵叔叔的棒棒糖给我吃,祝红姐姐热衷上网给我买衣服,楚恕之叔叔教我一些腿脚功夫,不过我总是学不好。

父亲每次来都会背着赵叔叔给我检查身体,楚恕之叔叔告诉父亲,我先天不足,极有可能有隐藏的疾病没有发出来。

父亲闻言皱眉,仔细检查了我的呼吸道,随后厌恶的看了我一眼,让我自己整理好衣服,去外面呆着。

之后每一天,我都要背着赵叔叔喝很苦很苦的药,不然父亲就会生气。

 

第四年的时候,赵璧琮已经快小学毕业了,而我还是那副样子。

我再见到赵璧琮的时候,他正被父亲抱着,嘴里不断的吐血,林静叔叔用仪器帮他稳定状况。

“沈教授,赵璧琮的身体与常人无异,但精神是您与大荒山圣的融合,凡人躯体根本承受不住这么强大的力量,能长到这么大已经是极限了。”

“……我知道了。”父亲握着赵哥哥的手,眼眶泛红。

“小巍,我有了神农破碗的消息,我现在就去找他,或许他有办法就小琮!”赵叔叔抓着手机,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

楚恕之拎起小郭哥哥说道:“赵处,我们和你一起去。”

等到他们都离开后,我看到父亲松开了赵哥哥的手,向我走来,我有点害怕,又有点期待。

“沈教授!要不……再等等,或许神农破碗真的有办法呢?”祝红姐姐在父亲身后说道。

“这个办法就是神农破碗告诉我的。”父亲并没有停下脚步。

“那让小嵬说说还有什么愿望吧!”林静叔叔抢着出声。

“小嵬,今天我允许你摸摸我。”大庆哥哥变成猫走到了我脚边。

我小心的蹲下,伸手摸了摸大庆哥哥柔软的毛:“好软好舒服……”

“恩……喜欢你就多摸摸……”大庆哥哥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在他喉咙口,可是我不敢抱它。

“小嵬,你还有什么心愿么?”林静叔叔蹲在我面前轻声问道。

“我?我有好多好多愿望……”我听到父亲冷哼了一声,我闭上了嘴。

“没事的,小嵬,你有什么愿望都可以说。”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小郭哥哥每年都会让我把愿望写下来,系在许愿树上。”

“哪里的许愿树?”

“小郭哥哥亲手做的许愿树!只有小嵬许愿的时候会拿出来。”

“……那你还有什么愿望没许么?”

“……恩……”我偷偷看了眼父亲,他正焦虑的看着哥哥,我轻声在林静哥哥耳边说道:“我想父亲能像看赵哥哥那样看着我,就只要一次。”

林静哥哥的喉咙也想被堵住了一样,他摸了摸我的头,说道:“我会写下来,系在许愿树上的。”

祝红姐姐给我换上了新衣服,走的时候眼睛红红的,不过蛇族的眼睛本来就是红红的。

房间里就剩下了我、父亲和赵哥哥,我站在赵哥哥面前,父亲站在我身后,我感觉身上有点热,可是父亲让我不要动,我只能忍着。

火烧一样的灼热像是要把我烧成灰,但是我没有变成灰,而是慢慢融化,变成了一团发光的球体,我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沈巍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激动和欣喜,我笑了,我的愿望达成了……

赵璧琮健康的长大,在最合适的年纪获得了神格,而我是他神识中的一团能量……

特调处除了小郭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或许是因为他能看到死者的记忆吧,他没有和其他人说过这件事,只是有一次在赵璧琮午睡的时候,小声问我:“他只是在看小琮,并没有在看你,就算这样,你也觉得满足了么?”

我笑着点了点头,他便再也没和我说过话……

我也在想万年孤寂,我要的不过是他能回头看我一眼,至于他眼中看到的是昆仑君,还是赵璧琮,我不在意,也不能在意,我已经不想再从他眼中看到厌恶了,所以我找到了神农破碗,在得知赵璧琮的身体缺陷后,依照他给的方法封印了自己的记忆,化为鬼童,出现在他身边,直到他将我炼化,封印才会破除,这时我想后悔都晚了,果然是神农留下的东西,算计起来,谁都比不过。

是的,从来就没有什么小嵬,有的只是我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鬼面,不过这样很好,至少我的愿望都实现了,往后的千万年时光中,他都会用温和的目光看着我,这就足够了……

评论(38)
热度(63)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