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雅痞、傲娇和禁欲 (第二案)完

澜巍面3p预警,涉及澜巍,巍面,澜面,逆cp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有原创角色出没,比如lo主,lo主,lo主等,有其他角色出没,比如傅红雪,罗浮生等,慢热向,自娱自乐向!!!短时间内不会有车,所以看到3p点进来想看肉的童鞋可能要失望了~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PS:连接在评论中,另外,敲碗等评论,再没评论我就不更了!!!!



——————————————————————————————————————————————————————————————————————————————————————————————————————————————————————————————————————————————————————————————————————————————————————————————————————————————————————————————————————————————————————————————————————————————————————————

以上条框都接受了?????
好吧~_~你赢了,以下正文奉上——


第二案 小鬼、母子与亲情(四)

这个老妇人确实有钱,母子俩人住一个庄园,还雇了村民打理,赵云澜进去却没见到老楚他们的车,老妇人还是一个人在家。

这个老妇人虽然看着很老,但身材和气质却很好,一看就是大家闺秀出生,和赵云澜说话时,也是谈吐得体,落落大方。

“今日我身体不适,是犬子接待的外客,着实不知来了哪些人,实在抱歉。”老妇人面带歉意的对他们欠身。

“别别,我们也就问问,您不用这么客气。”赵云澜急忙扶住她,他是真不擅长应对这种人,人很客气,却又保持着距离,想套近乎都不好套。

“这院中的花草都是您侍弄的么?”沈巍问道。

“这前后院都是我养的,不过庄园里的实在打理不过来,是请村中花农养的。”

“您儿子养么?”

“我儿子不擅长养这些,不过他能画出来,和真的一样。”老妇人有些自豪的说道。

“……”沈巍看得出老妇人对于这个儿子是真的很关心,一时反而不知怎么开口了。

夜尊可不在意这些,释放出身上的阴煞之气,伸手摸了摸一旁的美人蕉,那株美人蕉瞬间枯萎:“鬼气过重,花草触之即枯。”

老妇人的脸色忽然有些苍白,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赵云澜看到老妇人的模样,忽然心里有了个猜测。

“阿姨,您在二十一年前买了个小鬼对么?”

“他没做过坏事,真的,我一直带他住在这里……”老妇人抓着赵云澜的衣袖面带哀求的说道。

“您知道他不是您儿子?”沈巍也愣了。

“知道,我买下它的当晚,我儿子就停了呼吸和心跳。”

“那您为何会让小鬼上了您儿子的身?”

“我儿子是晚上去世的,我陪着我儿子的尸体从半夜坐到黎明,等太阳升起的时候,他突然恢复了呼吸心跳,还睁开了眼睛,叫我妈妈,那一刻我就想了,他是不是我儿子已经不重要了,那声妈妈对于我来说,是救赎。”老妇人眼眶泛红,一直挺直的背慢慢弯了下去。

赵云澜安抚般拍了拍老妇人的背,说道:“现在是有个小鬼犯案,我们查到和当年您儿子……是一同被做成小鬼的,所以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并没有别的意思。”

老妇人平复了一下心情,擦干眼泪,重新挺直了身躯,问道:“是不是一个七八岁的女孩?”

“您知道?”赵云澜和沈巍对视一眼,问道。

“我带你们去吧,那里路不好走,没人带着找不到的。”老妇人弯腰行了一礼,回屋换鞋拿拐杖了,赵云澜连阻止都来不及。

在老妇人的坚持下,赵云澜只好同意由老妇人带他们去找那个女孩,不过路是真的不好走,赵云澜爬到半山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湿了,夜尊因为腿脚不便,所以非常干脆的变回了鬼王形态,趴在沈巍背上脚不沾地的由沈巍带着走,不细看就和背着一样,赵云澜回头就看到夜尊嘲讽的眼神,气得他想揍人。

“小伙子不常锻炼啊!”老妇人回头等赵云澜的时候笑着调侃了一句。

“……阿姨,您体力真好。”

“我天天爬山,已经习惯了,小伙子再坚持一会儿,也就十分钟的路程了。”

听到还有十分钟,赵云澜放弃了变回昆仑君的打算,强打起精神,跟在老妇人身后。

但很快,他就不得不变成昆仑君了,前方的鬼气骤然增强,四周寂静得连鸟鸣都听不到。

赵云澜将老妇人拦在了身后,老妇人并不在意,反而拨开他继续往里走。

“放心,我儿子不会伤害我的。”

三人只能继续往里走,走到一个墓碑前,老妇人停了下来,说道:“这就是我儿子和他姐姐的坟墓。”

“那对姐弟?”赵云澜惊讶的问道:“您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您儿子告诉您的?”

老妇人摇了摇头道:“我抚养他的第二年,按照年纪要去上小学了,我就给他一点零花钱,可他总是存起来不花,存了有两年吧,有一天他到晚上八点还没回来,我就出来找他,也不知怎的,我别的地方不去,就往这山上跑,找到他的时候就看见他拖着这墓碑往山上爬,一直爬到这里,那个坟里是两付小孩的骸骨,我看着他填土立碑,跪在坟前和墓碑说话,才知道他还有个姐姐,被一起做成了小鬼。”

“你就没问一下?”

老妇人还是摇头:“他还是个孩子,很没有安全感,所以我什么都没问他,只是装作去学校找了他一圈。”

“那他到现在都以为你不知道他是小鬼。”沈巍看向老妇人,这位老妇人对小鬼真的是当儿子在养,这让沈巍有些触动。

“是的,这么多年了,我们和普通母子也没区别了,我不想……”

“嘭——”前方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却什么都没看到,夜尊抬手释放出黑雾,就见他们前方十米处有结界。

“老楚的手笔,”赵云澜从结界上显现出的咒文判断出结界的制造者,手上也没停,掐着诀算了算说道:“这边进不会破坏结界。”说着往坟墓右边跑去,沈巍急忙跟上,夜尊趴在沈巍背上看了看老妇人,见她站在原地没动,不屑的回头搂紧了沈巍。

进入结界,他们才知道这里的战况有多激烈,林静身上的符咒几乎都要耗光了,全用在维持结界上,这结界一旦打破,那山下的村庄就要完了。

楚恕之正用傀儡丝牵制着两个小鬼的动作,大庆和祝红各对付一个,都说阎王好送,小鬼难缠还真是一点不差。

这些小鬼属于被炼制过的魂魄,对很多道术咒法都免疫,加上主人死了,没人能对它们产生约束,所以即便楚恕之再强,没克制的方法也奈何不得这些小鬼。

沈巍拍了拍夜尊揽着他脖子的手臂对他指了指远离战局的角落,夜尊努努嘴,放开了沈巍,脚踩上地面去了那个角落。

斩魂刀一出,小鬼明显都有些畏惧,那些符咒对它们无效,但斩魂刀能让它们魂飞魄散,和祝红对峙的小鬼突然闪身避过了祝红的攻击,对林静发难,林静这会儿忙着修补结界,根本没注意到背后冒出的小鬼,正当赵云澜要出声提醒时,一个身影挡在了林静面前。

“姐姐!住手!”二十出头的清秀男子眼中带着焦急和哀求,张开双臂拦住了小鬼。

“小山,你让开!”小鬼不忍攻击他,见他摇头,只能恨恨的将仇视的目光扫向众人,默默的退到了相较安全的地方。

“啊!”两个小鬼突然惨叫着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楚恕之诧异的看着手中的傀儡线,然后看向一旁的夜尊,夜尊无辜的眨眨眼睛,说道:“我就想试试黑能量能不能绑住它们。”

楚恕之眼睛一亮,立刻甩出一根傀儡线缠住了和大庆对峙的小鬼,夜尊的黑能量顺着傀儡丝挨上小鬼时,小鬼同样惨叫一声,动弹不得了。

“你们!”小鬼想去救同伴,却又畏惧黑能量,只能与他们僵持着,但明显被抓只是时间问题。

“小心它自爆。”沈巍对狞笑着围上去大庆、祝红提醒道。

“小鬼没有内丹,也能自爆?”赵云澜诧异的问道。

“小鬼的魂魄被炼制之后相当于一个小型的能量体。”

“本质上来说和我自爆是一个概念。”夜尊看局势差不多都控制住了,重新趴回了沈巍背上。

“那这结界还不崩了?”林静闻言崩溃的大叫,他的符咒已经全部用光了啊!

“……质量上还是有区别的……”沈巍有些无奈的说道:“小鬼的能量最多就和一个手榴弹差不多,靠近它的人才有可能被炸伤,是炸不破这个结界的。”

林静闻言松了口气,那名男子却突然跪在了他们面前说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姐姐吧!她只是……死得不甘心。”

“她害了四条人命。”

“那我们的命就不是命了么?冤有头债有主,她害得都不是无辜之人!”男人盯着赵云澜和沈巍,他看得出,这两个人才是这群人的主导。

“这……”

“小巍!”赵云澜赶在沈巍开口前打断了他,否则又要和王向阳一案那样几句话便放了鬼魂去报复了,沈巍委屈的看向赵云澜,赵云澜扶额,最后在夜尊的瞪视中,摆手道:“随你吧!”

一个小美人就够受了,两个美人一起看着他,他真扛不住啊!

“你若能劝它现在收手,本使念在它未伤及无辜,可以放过它,若它执迷不悟,那本使也只能就地处决了。”

男子一听,急忙对沈巍磕了个头,跑向了小鬼。

“姐姐,你听我的话好不好?我现在是人,我可以养你们,等你们时间到了,送你们去地府轮回,请姐姐不要再伤人了好么?”

“弟弟啊!”小鬼看着弟弟欣慰的笑了,眼泪却也不停的滑落,它哭嚎道:“我们这些被炼制成小鬼的魂魄是无法轮回的!否则我又怎会千方百计的从地府逃上来!那些人害得我们永远无法再世为人,我不过就害他们一条命罢了!又有何错!”

“姑娘啊!”苍老的声音让众人都一愣,男子更是浑身僵硬,连回头都做不到,“听我一句劝,人呐,都要往前看,抓着过去不放,被困的只是自己,你看你弟弟,现在不就是人了么?”

“哎哟,我的祖宗诶!你别乱说啊!这小鬼夺舍可不是闹着玩的!”林静闻言都快哭出来了,小鬼夺舍也归他们管,夺舍这种事情处理起来不仅要找被夺舍人的灵魂,还要在不伤及肉身的情况下把占用的鬼魂逼出,再让原先的魂魄融合,这麻烦程度远比抓一个鬼魂多,若是被夺舍人的魂魄受损或无法融回本身,他们还要写陈情书给地府备案,请鬼差把魂魄带进枉死城。

“妈……”男子艰难的喊道。

“偷跑出来的事等回家再算!你先退开!”老妇人很有气势的斜睨了男子一眼,男子闻言愣了,然后摸着鼻子,笑着点头退到了一旁,那眼眶红红的模样倒是和老妇人极为相似,不过也是,这身体毕竟还是老妇人儿子的。

小鬼迟疑的看向老妇人,突然暴起攻向她,老妇人手中的拐杖一挑,在男子不忍直视的捂眼下,小鬼倒飞了出去。

赵云澜和沈巍都惊呆了,停住了要上前的脚步,赵云澜干笑道:“阿姨,您……还练过啊?”

“年轻时候揍流氓揍出来的。”老妇人笑容可掬的说道。

男子挠了挠脸干笑道:“妈,您不是为了打爸爸练出来的么?”

老妇人瞪向男子,男子立刻闭嘴抬头望天,赵云澜抽了抽嘴角,这阿姨还真不简单。

“……小山!你还不杀了她!她知道了你不是她儿子!你以后怎么办?!”小鬼看男子和老妇人亲昵的互动,焦急的喊道。

“姐,妈认定的事不会改的,她说了让我回家,就不会不认我。”

“你上的是她儿子的身!对她来说,你就是杀子仇人,她怎么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你?”

“……妈,我……”

“我儿子断气了八个小时,你才上了他的身,我又不是没脑子,怎么会把这事怪到你头上?”老妇人看男子犹豫的模样,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他的脑门,在男子讷讷的傻笑中,没好气的收了手。

男子看了一眼小鬼,低声问道:“妈,您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您儿子的?”

“你醒过来开口叫我妈妈的时候。”

男子愣了,大庆问道:“心跳停止后再恢复的案例也不是没有,您就一点没想过真是你儿子复活?”

“如果我儿子会喊我妈妈的话,我还真会想是他复活了。”

“啥?您儿子是哑巴?”林静吃惊的问道。

“不可能,是他开口让我上他的身,还让我看着他爸,不准他靠近妈!”男子立刻否认。

“恩,这话我儿子会说。”老妇人笑着点头。

“不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赵云澜头都快晕了。

“我儿子在英国长大,虽然我有教他说中文,但有些习惯他改不过来,比如他叫我从来只叫妈咪,不会叫妈妈。”老妇人淡淡的说道,只是微微泛红的眼角还是让男子低下了头。

“也就是说您一开始就知道他不是您儿子,但您还是抚养他长大了。”

老妇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说起来可能有些矫情,但有句老话不是说了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只是想我的儿子投胎转世能遇到对他好的人,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长大,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哈哈哈哈……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遇到的就是那个恶毒的女人!为什么我们遇到的不是你!为什么!……”小鬼听到老妇人的话,哀怨而又凄厉的吼道。

“姐姐……”男子看着匍匐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小鬼,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姑娘,我家业不大可也不算小,你可愿意跟在我儿子身边帮他做事?”老妇人一番话让在场的人再次惊呆了。

赵云澜觉得这老阿姨一直在语不惊人死不休,他的脸都开始抽抽了,“那个……阿姨,它们要是乖乖听话,我们还是有办法让它们再次投胎转世的。”闻言,小鬼们都安静了下来,等着赵云澜开口,“只要有人愿意为它们立牌位,供奉上四十九年,她们就能重入轮回。”

“四十九年?”小鬼转头看向弟弟,男子看向老妇人。

老妇人一脸不耐的回瞪儿子:“妈都退休了,家里你做主!怎么还什么都问我啊?”

“谢谢妈!”男子顿时笑了起来。

“哎,我儿子可没你那么傻乎乎的,你说我能分不出么?”老妇人叹了口气说道。

男子挠了挠头,说道:“我是没诺哥哥聪明,他被鬼差带走的时候还套了鬼差的话,鬼差说您禄寿绵长才离开的。”

“那现在……算是圆满解决了?”大庆迟疑的问道。

“还有件事,这些小鬼四十九年的时间待在哪儿?”楚恕之因为这两天郭长城为了照顾小鬼留宿特调处的事已经很不满了,要是一直让郭长城照顾保不准他会发飙。

“特调处不是要扩编么?虽说他们达不到标准,但特调处又不是养不起他们。”祝红没听出楚恕之的话中话,转头看向赵云澜,就等着他点头。

赵云澜却没给她回应,这些小鬼,最大的也就二十多岁,最小的才六岁,特调处的外勤危险程度比个人求财求名高得多,让这些小鬼来办,保不准就魂飞魄散,文职后勤的话,这些小鬼都没读过书,也帮不上忙。

“我的庄园还缺几个厨娘和帮佣,我可以收一些。”

“你和你儿子呆得时间已经很长了,寿命本就折损了不少,再来这么多小鬼,你还能活几年?”赵云澜一口否决了。

男子听到自己母亲的寿命因为他而折损,愣住了。

“我都五十了,本来就没几年好活了,在乎那么多做什么?再说我现在就是给我儿子找个伴,免得我走了儿子一个人不知道怎么打理庄园,是人是鬼又有什么关系?”

“妈……”

“闭嘴。”

“……哦。”

“四十九年的时间对于人来说不短,他们总要学会生活,就让他们试试吧!”沈巍开口,赵云澜也没了反驳的理由,只能点头。

为首的小鬼走到他们面前,对着他们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头,又对着老妇人磕了三个头说道:“谢谢你们。”

“那这些小鬼就交给你们了,我们会把防护盾送一个过来,一来约束小鬼,二来也能防止有人起意,抓小鬼为己所用。”

“好。”

“赵处,这结界怎么办啊?”林静问道,这结界不撤万一有人误入出不去就要被活活饿死,要是撤了,这刚刚打斗造成的土地松动坍塌一瞬间就能吞了山下的村庄。

“哦,我差点忘了。”赵云澜一步踏出,众人只觉得一股庄严的威压环绕四周,这威压并不会让人觉得不适,反而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山上的碎石断木如同活了一般,不稍半刻,就重新填埋紧实,完全没有了打斗的痕迹。

“这是……老赵!你恢复了!”大庆惊喜化为原型跳到赵云澜的肩膀上喊道。

赵云澜挠了挠大庆的下巴,说道:“恢不恢复,我都是赵云澜,问那么多干嘛!”

楚恕之撤了结界,赵云澜大手一挥,道了句:“回家!”

自此,小鬼们都找到了归宿,仅有两人的庄园开始热闹了起来。


小鬼们走后,特调处突然安静下来郭长城有点不适应,休息的那天跑到了庄园附近,就看到庄园里十几个青少年正在学画画,有个少年眼尖看到了他,喊道:“小锅巴哥哥,你来看我们么?”

不少人都跑过来围着他,左一句右一句的说着,小郭被吓了一跳:“你们……你们是谁啊?”

少年们互相看了一眼,笑着把他拉进了屋,拉上窗帘从身体里飘了出来。

“小锅巴哥哥,你认得我们了么?”

“啊!你们有身体了啊?”

“恩,妈妈找了好多人,给我们做了这些身体,让我们和正常人一样生活,我们现在会做蛋糕,饼干,姐姐还会做菜,今天哥哥休息,教我们画油画!”

“你们妈妈呢?”

“妈妈在后院给花除草,哥哥接了个电话去书房办公了。”

郭长城注意到除了那些他照顾过的小鬼,还有四个没见过的,应该就是赵处说的那几个小鬼了,他问道:“那你们现在上学么?”

小鬼们摇头,为首的小鬼说道:“这身体都是人工做成的,学校里孩子们做游戏磕磕碰碰容易露馅,所以都是妈妈和我弟弟教我们读书认字,但妈妈身体不好,我弟弟也有工作要忙,所以学得断断续续的。”

“那……要不我来教你们吧,我休息也不多,但是我教过福利院的孩子,有很多课本可以教你们。”

“好啊,好啊,小锅巴哥哥,你有空就来教我们吧!”许多小鬼都附和了起来。

老妇人从后院回来就看到了这幕,轻声咳了咳,小鬼们看到她,立刻飘回了自己的身体里,露出讨好的笑容:“妈妈,我们这是见到熟人了,才从身体里出来的,保证下次不会了!。”

老妇人看着对她撒娇的小鬼,没忍住笑了,说道:“行了!下不为例!去玩吧!小水留下。”

“好。”小鬼们一哄而散,去院子里继续画画了。

“阿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闯进来……”

“没关系,你是特调处的人么?”

“是的,我叫郭长城。”

“你和他们很熟?看得出来他们很喜欢你。”

小郭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说道:“之前孩子们没地方去,就在特调处由我照顾的,他们本性都不坏。”

“我知道,我就想问问你,你愿意教他们么?”

“当然愿意!”郭长城立刻说道,“只是……我能教他们的时间不多。”

“我知道,特调处要做的事比教孩子重要的多,只是想如果你有空,能不能让小水到特调处跟着你学,等她学会了再回来教孩子们,他们年纪相差虽然大,但起跑线都是一样的。”

“好啊!这样就再好不过了!特调处没案子的时候我就教小水,让她回来教孩子们。”

“那就太谢谢你了!”老妇人对郭长城鞠了一躬,郭长城急忙扶起了她,一旁的小水也扶着老妇人说道:“妈,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学的!以后我还要帮弟弟管公司呢!”

“恩,好。”老妇人笑了笑,仿佛松了口气一般,让小水去厨房端来茶水点心,招待郭长城一起吃,小郭也没想到,他这举动,给特调处招揽了一个编外小鬼队,在日后起了极大的作用。

只不过,最近他需要面对的是楚恕之的怒火,看来这几天他又要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小鬼案结了,报告经过一系列的删减、修改、艺术加工之后也交了上去,赵云澜、沈巍和夜尊就开始追踪黑影了,赵云澜抽出了山河锥中的那丝能量,它已经没有意识了,看来那团黑影已经再次聚形了。

赵云澜将这团能量困在了球形结界里,看着能量往哪个方向撞就往哪边走,结果那团能量一直带着他们下了地府。

这三位下地府,按理说十殿阎王都要来迎接,可自从上次他们得罪了三人之后,就不敢在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更何况最近一次下来,又是因为夜尊被一个不可言说之鬼绑到了地府,他们就更不敢冒头了,打发了判官去接待三人。

判官头疼,判官心累,判官想辞职!

不过十殿阎王派他来也不是没有用意,常年跟在阎王身边的判官知道的东西比阎王还多,用来打听消息是最好的,判官知道沈巍他们追踪的那东西就在地府,问题是那东西在结出心脏之时,就被三十六重天上的人纳入麾下了,不归他们管。

“也就是说,你们任由他在地府出入?”

“这……我们也没办法啊,说起来我们地府掌管轮回,和三十六重天上的各路仙家平起平坐,但真论起来,我们也就和个天兵天将的地位差不多,收它的人是哪路神仙我们都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小角色。”判官无奈的和沈巍解释。

“那它是如何产生的你们总该知道吧?”夜尊冷哼一声。

判官抖了抖,立刻跪下了,说道:“这,我们也只是猜测,如有不妥,还请斩魂使大人与鬼王大人赎罪!”

“还不快说!”沈巍没心思听他废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愣是让判官惊出了一身冷汗。

“是,是,当年鬼王大人重伤后,三十六重天上派人来回收斩魂钉和斩魂使留下的血液,哪知那血液离不开地府,战神大人欲带血回天上的时候差点把地府撞破,后来实在没办法,就将血留在了地府,那团黑影是在战神大人离开了七天后出现的,因为只是一团能量体,不能攻击也没思想,所以一开始我们也没注意。”

“什么意思说清楚!”夜尊听得没头没尾,气呼呼的说道。

判官咽了口口水,低头道:“战神大人撞到地府外壁时,因为晃动曾经散落了一部分血液,而能量团产生的位置就在那处,所以我们推测,它就是两位的大人的血液所化。”

“你们为了验证真假,也为了找出鬼王的弱点,好拿捏斩魂使,就监守自盗了一部分血液,与我的魂火一起投入了轮回?”化身昆仑君的赵云澜脸上依旧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说话的语调却异常冰冷。

判官这下连话都不敢说了,那都是上面的主意,他一个小小的判官真的什么主都做不了啊!况且……接待这三位大人物应该是十殿阎王的事儿,可如今十殿阎王见到这三人跑得比兔子还快,一个个还特不要脸的说公务繁忙无法分身,万望见谅!见谅个屁!这三位没来,他们天天坐在高台上嗑瓜子唠嗑,真当他这个判官瞎啊!

“啧!行了,别抖了,我知道你一个小判官做不了主,你只要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就行!诶!别耍滑头啊!万一要是让我知道什么你知道但不说的消息,就别怪我一个大荒山圣和你这小小的判官计较了。”

“这……是,是。”判官本想考虑一下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毕竟赵云澜在他们心中,只是恢复了部分神力的凡人,不足为惧,但下一秒沈巍亮出的斩魂刀立马让判官歇了心思,竹筒倒豆子般和盘托出:“那团能量体在两千多年前杀将白起路过他身旁时,吸收了白起的煞气才得以化形,他喜欢在煞气多的地方晃悠,平日只吸食一些煞气和零碎的生魂,古祭台是他最常待的地方,五百年前战神陨落,三十六重天上派人下来送战神神魂入轮回时发现了他,得知出处后,为证实其是否真的是鬼王血脉,就将山圣的少量魂火交由地府,让地府与血液一起投入轮回,直到黄泉鬼母出世,三十六重天上的众神才确定他的确是鬼王血脉,他们将两位大人的血液要走,没过多久,黑影就结出了心脏,只是那心脏被三十六重天上的上仙下了封印,使得他必须听命于三十六重天。”

沈巍一愣,他一直以为地府不知道黄泉鬼子的身份,所以才没动手:“你们知道黄泉鬼子是我们血液投入轮回的产物,为何会毫无动作?”

“因为当时只是试验,所用血液极少,魂魄都是由山圣您的魂火所化,要从他身上找出斩魂使大人和鬼王大人的弱点,不确定性太多,况且他是个病秧子,经不起折腾,地府犯不着为了他和黄泉鬼母与煞魔夫诸结仇。”

“煞魔?”赵云澜闻言也是皱眉,那只夫诸是堕入魔道?不是修的鬼道么?

“对,那只夫诸出生便带魔纹,这是天道所给,不得随意抹杀,所以夫诸一族将她丢在大不敬附近让她自生自灭,她独自修炼了七千年后,周身满煞,故称煞魔,不过她本身并不过多杀戮,因此无论地府还是三十六重天都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九十多年前,黄泉鬼子丢失一魂一魄的事,你又知道多少?”沈巍对夫诸的事并不感兴趣,将话题转了回来。

判官一惊,道:“这……这着实与地府无关,是黑影干的,三十六重天上的人让它夺了黄泉鬼子的一魂一魄,并分割了他的一部分煞气,将两位大人的血液一起送入了轮回,不知是出了什么差错,那投入轮回的血液虽然凝聚成人,却不在生死簿记载中,至今未回地府,亦不在三十六重天手中,三十六重天的上仙来地府找了几次都没找到,我们都猜想应该是修炼了入世鬼道。”

“果然还有第三个!”沈巍的怒气让判官抖如糠筛。

赵云澜偷偷拉了拉沈巍的手,安抚了他的情绪,沈巍这才压下怒气问道:“剩下的血液呢?”

“两位大人的血液带不出地府,肯定还在黑影手中,”判官头压的低低的,说得飞快:“孟婆自黑影成形后,就一直寻零散的生魂喂养他,与他感情极好,后来因为三十六重天上的上仙收了他,才断了联系,不过黑影偶尔会去看孟婆,与她说过他吸收不了血液中的能量,由此可推断三十六重天的上仙是将血液留给黑影吸食的。”

“孟婆可知他在何处?”

“这真不知,地府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三十六重天上的上仙怕我们地府搀和争夺鬼……”判官立马反应过来,要捂嘴也已经来不及了。

夜尊冷笑一声,道:“三十六重天上的诸神式微,想要得到一个可以控制的鬼王,为他们在下界办事,怕你们地府抢夺,所以就算养在地府,你们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对么?”

“这……这事与地府真的无关,还请鬼王大人明察!”

“我说之前为什么一定要面面死呢!原来这有个备用的,诸神想让他转正啊!”赵云澜也跟着冷笑了起来。

“面面?……”判官愣了愣,不明白赵云澜说的是谁。

夜尊气得踹了赵云澜一脚,判官顿悟,立马低头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咳咳,”沈巍咳了咳,夜尊这才收回瞪视,“吾弟天降大功德之后,诸神可有异动?”

“这……我一小小的判官着实不知。”

夜尊想了想说道:“上次黑影要吸收我应该就是三十六重天的主意,我与他同源,在天道眼中他与我不过是分身之差,所以合二为一也不会引起天道异动。”

“呵呵,但是他们想不到你身上的阴煞之气比沈巍还多,那黑影根本承受不了。”赵云澜再次贱兮兮的靠了过来,夜尊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转头不看他。

“你下去吧,我们来地府做什么,我不希望三十六重天上的东西知道,明白了么?”沈巍沉声道。

“明白,明白!”判官连连点头,弯着腰退下了。

待他走后,赵云澜拿出被困在球形结界里的能量,带着沈巍和夜尊在地府晃悠了起来。

“他还真喜欢这地方啊!”跟着能量又跑到了古祭台附近,赵云澜干笑一声。

“这次是更深处了。”

还没等他们找到人,赵云澜的手机就响了。

“地府都收得到信号?”赵云澜诧异的摸出手机,看到了付烨的号码,了然的接了起来,“呵呵,你电话来的还真是时候,我们刚知道黑影的来处,你就打电话来了。”

“黑影的事你们查到了也不足为奇,地府那群鬼都知道,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上次你说的那个战将,被打成半死,差点削了仙骨,逃到了你家附近,被我先带回家了。”

“我知道了,你先照顾下,我们这边还有点事。”

“哦,挂了。”付烨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看来那个小兵手里有了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了。”赵云澜对沈巍和夜尊说道。

“先处理完这边再去找他吧!付烨的宅子煞气太重,一般的战将不敢硬闯。”沈巍说道。

赵云澜点点头,收起手机,继续跟着能量往古祭台深处走。

直到走到地府边界,他们才看到一个用石块垒起来的屋子,屋子很小,只有一面镜子,一张床和一个柜子,柜子上有半碗血液,黑影不在屋中,沈巍端起碗,划破手心,那血液就像活了一般涌入他体内。

“是我和面面的血液。”沈巍将剩下的一点血液交给了夜尊,夜尊同样划破手心,血液回到了夜尊体内。

“哥哥!”夜尊低声喊了一句,三人立刻掩去了身形,门就被推开了,黑影走进屋里一眼就看到了已经空了的小碗,脸色一变,急忙退出了屋子。

夜尊看了两人一眼,显露身形追了上去,沈巍紧随其后,在暗处护着夜尊,赵云澜在屋中仔细检查镜子,这镜子应该是两身镜,就是不知道是单向联系还是双向联系。

夜尊本就比黑影厉害得多,加上沈巍还在暗处帮忙,没一会儿就落了下风。

赵云澜刚摸到一些门路,就听到外面一声爆炸声,急忙跑了出去,就看到夜尊被沈巍护在怀中,而沈巍背上的黑袍已经被炸成了碎片,雪白的肌肤上狰狞的伤痕极为刺目。

“哥哥!”

“没事。”沈巍咽下喉间血腥,夜尊急忙用黑能量帮他疗伤,不稍半刻,沈巍就恢复了。

“怎么回事?”

“他心脏上的封印在遇到比他强的对手时会爆炸,被他逃了。”

“心脏炸了还能活?”

“他心脏上的封印不止一层,爆炸没伤到他的心脏。”夜尊冷着脸说道,浑身散发的阴煞之气让赵云澜觉得大战时的夜尊回来了。

“我没事。”沈巍拍了拍夜尊的背,让夜尊收敛了气息。

沈巍对赵云澜说道:“他应该不会再回来了,你那边有收获么?”

“那面两身镜是单向联系的,如果他们只靠屋里的两身镜和黑影联系,那应该还没知道我们找到这儿,下次他来联系黑影的时候,就能知道他是谁了。”

“那我们回去吧!”沈巍示意赵云澜看着夜尊,自己进屋收走了镜子。

“小破孩,别这幅表情!”赵云澜揽住夜尊的肩膀说道:“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放心不下你啊。”

夜尊微微垂眸,过了一会儿乖顺的点点头,然后抬头挑眉道:“我为什么要我哥放心我?他对我放心了,不就把心思全放你身上了?”

“嘿!小破孩!”赵云澜收回胳膊就想踹,夜尊做了个鬼脸跑向刚从屋里出来的沈巍。

“哥哥,小云澜欺负我。”

“面面,听话。”沈巍叹了口气,揉了揉夜尊的头发,对赵云澜露出了一个放松的笑容。

赵云澜也笑了笑,他知道沈巍珍惜如今的一切,他不希望弟弟因为这个黑影再次陷入偏执,但他不知道怎么劝夜尊,所以只有赵云澜出马了。

赵云澜手中黑影的能量已经完全沉寂下来了,看来是黑影有意斩断了能量链接,赵云澜破了结界,让沈巍把那丝能量吸收了,全当补身体。

三人回到地面上就去了付烨家,付烨正和鬼母聊着最近的流行趋势,鬼子无聊的扒拉着面前的绷带,那战将戒备的盯着付烨,鬼差帮他处理伤口的手不由重了几分。

战将看到赵云澜就想下跪,却被绷带拉住无法活动。

“礼就免了,现在不兴这套,说说吧,你怎么变成这样的?”赵云澜把自己摔进沙发问道。

“我打破了战神大人的酒盏,被罚剔仙骨,我不服就逃了,不过不用担心,他们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追杀下界的,”战将如实说道:“自从我回去后,就有人有意无意要我闭嘴,所以我就找了这么个由头。”

“哦?”赵云澜语调上扬,看来这小子也不算太笨:“那有查到些什么么?”

“这……”战将看向周围几人,有些迟疑。

“没事,他们都是可以信得过的。”

战将看了看夜尊,又看了看付烨,最后还是开口了:“自从知道他们对天降大功德的鬼王下手后,我就有意无意打探其中缘由,发现诸神离灭亡没多远了,因为他们脱离下界太久,对下界几乎起不到约束力,而被天道判为无用且对大部分物种威胁过高的危险人物,所以他们的生命不再被天道加持,已经出现衰败之像,全靠三十六重天上的仙丹仙草维持。”

“那与他们攻击夜尊有什么关系?”

“因为他们发现与下界联系越紧密的神仙越不会有这种衰败之像,像地仙、山神这样的小仙,反而提升了一些能力,鬼王大人曾经差点毁了凡界,若是他们杀了鬼王大人,那天道或许会念在他们除了鬼王而继续维持他们的生命,所以鬼王大人是天降大功德之事是最不想见到的,派我试探也只是不死心而已。”

“呵呵,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赵云澜冷笑着骂了一句,转头对沈巍眨眨眼,沈巍不解的看着他,赵云澜挥挥手继续问道:“还有什么?”

“……我怀疑…”战将抬头看了看付烨,付烨挑眉,赵云澜不爽的“啧”了一声,战将立刻收回眼神,低声道:“天帝已经入魔了。”

“什么?!”这下别说赵云澜,就连沈巍和夜尊都惊了。

“我听说天帝要了二十多个新成仙的小妖,这很少见,天帝身边伺候的多半都是调教好的仙女仙童,所以我就借着宫门巡逻的时候打探了一下这些小妖的下落,结果在冷宫的院子里看到了一些小妖的骨架,并在骨架下面抓到了一只地鼠精,他也是这批成仙的妖精,因为擅长遁地逃过了一劫,他告诉我天帝吞食这些小妖的情报,作为交换,我偷偷放他下了界。”战将说起来的时候都打了个冷颤。

沈巍沉声问道:“有更详细的描述么?是否有堕魔纹?还是说修了鬼道?”

战将点头道:“有,我特意问了地鼠精,它说天帝吞食这些小妖时,身上有血色魔纹,只是大部分都在衣领之下,只能从袖子里看到一点。”

“是故意修魔的。”在旁的付烨突然说道。

“什么?”众人不解的看着她。

付烨放出了自己的魔纹,她的魔纹在手臂、小腿和脸上,她指着自己身上的魔纹道:“天生为魔或无意堕魔的人不太会刻意控制魔纹出现的位置,多半都在显眼处及使用魔力最多的地方,而故意堕魔的会下意识的掩藏自己堕魔的消息,魔纹会出现在容易遮掩的地方。”

“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沈巍问付烨,对于魔,他们所知甚少,因为魔族大多混迹于人群中,极难分辨。

“天道不容他们,他们自然要给自己换个身份,入魔比修鬼道容易,而且天界仙丹灵草甚多,又有许多刚成仙的小妖做供品,自然事半功倍,到时候就算被其他神仙察觉,也未必打不过。”付烨的分析在情理之中,赵云澜气得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茶几,付烨怨念的看着他。

沈巍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我们会赔偿的。”

付烨这才继续说道:“斩魂刀能斩妖魔精人鬼神仙几乎所有的物种,就算那群神仙奈何不了他,你也能砍死他,另外镇魂令主的阴兵斩也可以,所以说天帝就算入了魔,最应该害怕的还是你们两个,只不过天帝堕魔以后应该非常小心,冲上天庭去找他可不是什么明智之选。”

“天帝在三十六重天上的地位根深蒂固,没有确凿证据贸然上天庭指认他堕魔确实欠妥,但若不制止,我怕……”沈巍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赵云澜打断了。

“别啊,刚从地府回来又要上三十六重天,小巍你想累死你老公啊!天帝堕魔迟早要露出尾巴,等他被别人发现了我们再动手也不迟,况且他也怕别人知道,不会跑下界来为祸人间的。”赵云澜那句老公让沈巍红了耳朵,慌乱的点头同意了。

“那我们就当不知道?”鬼差问了一句。

“就当不知道。”赵云澜斩钉截铁的回了一句,转头问付烨:“人放你这儿可以不?”

“……我家不是旅馆!”

“可你家是这小区最大的了。”赵云澜一句话气得付烨胃疼,她这幢别墅晒不到太阳,开发商为了能把它卖出去,增加了它的面积,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她这幢别墅最大,不过喜欢的人还真没几个。

“我要收房租和伙食费、水电费。”付烨知道自己说不过赵云澜,转变了方向。

“……你又不是没钱,别那么小气嘛!”战将下界哪儿有什么钱啊,最后账单肯定送特调处,而且付烨收费向来黑心,赵云澜每次找她拿消息都是靠斩魂使的名头强行压制她白送,所以付烨每次接赵云澜的活儿都不上心,只要不是火烧眉毛她就不会开工。

“要多少我来付吧?”

沈巍开口,付烨就怂了,她是真怕斩魂使和鬼王,过了好一会儿撇撇嘴道:“让他帮我办事,我就算他抵了房租吧。”

“行嘞!你小子好好干啊!”赵云澜对战将使了个眼色,其实他本意是炫耀自家斩魂使面子够大,可战将以为他是要自己盯住付烨这个魔物,牛头不对马嘴的用力点了点头。

“时候不早了,我们就先告辞了。”沈巍想到两身镜还没放出来,担心错过时机,便起身要走。

“慢走不送!”付烨气呼呼的瞪向赵云澜,直到他走出屋子。

沈巍将两身镜送到特调处,那里24小时都有人看守,并且还有监控,不怕会错过,随后瞬移回了家,给赵云澜和夜尊洗手做汤羹去了……

-----------------------------第二案 END--------------------------------


预警一下,第三案会出现一些人名,认出来了的emmm……欢迎@她们~

其实我还是没想好到底要不要让阿离被吃掉……

第三案正在加紧写中,十一月初放出,大家挥挥~~~

溜了溜了,顶锅盖逃走……

评论(54)
热度(74)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