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雅痞、傲娇和禁欲 (第二案)

澜巍面3p预警,涉及澜巍,巍面,澜面,逆cp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有原创角色出没,比如lo主,lo主,lo主等,有其他角色出没,比如傅红雪,罗浮生等,慢热向,自娱自乐向!!!短时间内不会有车,所以看到3p点进来想看肉的童鞋可能要失望了~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PS:连接在评论中,另外,敲碗等评论,再没评论我就不更了!!!!



——————————————————————————————————————————————————————————————————————————————————————————————————————————————————————————————————————————————————————————————————————————————————————————————————————————————————————————————————————————————————————————————————————————————————————————

以上条框都接受了?????
好吧~_~你赢了,以下正文奉上——


第二案 小鬼、母子与亲情(三)

第二天,赵云澜在林静的祈祷下迟到了,打着哈欠进特调处的时候,所有人都对他行了注目礼,用目光谴责他作为领导带头迟到的不良作风,然并卵。

“林静呢?我让他找的资料找好没?”

“在呢,在呢,老大,都整理好了,质量绝对有保证。”林静发如鸡窝,脚踩拖鞋,挥舞着档案夹从办公室里冲了出来。

“行啊,不错!祝红,林静上班时间衣冠不整,下个月岗位培训名额归他了。”

“没问题,老赵!”

林静石化,但就算是最厚道的小郭也没好意思上去帮他开脱,毕竟林静的造型太奇葩,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开脱的词。

“祝红,养小鬼的资料你查到多少?”

“我整理出来了一部分,小郭还在看,工作量有点大。”

“整理出来的先发我手机上。”

“好。”

赵云澜说完,拿着资料就出去了,夜尊昨天回家后就有意无意的想和沈巍单独说什么,应该和那团黑影有关,沈巍那性子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抗,赵云澜自然不会让他们兄弟俩独处太久。

刚出特调处果然见夜尊在和沈巍说着什么,两个人表情严肃,沈巍见到他出来,制止了夜尊继续说下去,夜尊也没回头,直接倒在沈巍身上闭目养神,赵云澜皱了皱眉,拉开车门说道:“资料在这里,我们先去倒数第二家探探情况。”

“好。”沈巍拿着资料看得仔细,夜尊对此毫无兴趣,睡得心安理得。

资料是按从先到后的顺序排的,倒数第二家就是韩晓雅之前的那个买家,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买小鬼的原因是求仕途,似乎挺管用的,他的竞争对手被爆出贪污公款,直接出局,他坐上了正科级的位置。

只是他们到时候,人已经死了,但血还在流,前后估计不超过十分钟,依旧是两处要害被咬穿。

看了看屋里的情况,和韩晓雅家差不多,点了熏香,墙角有玩具,只不过餐桌下没有碗,估计是直接丢地上喂小鬼的。

四处看过一遍后,赵云澜打电话给陆奇峰,让他来处理现场,也没等人来,直奔下一家,这小鬼杀人的速度太快了,他们必须抢在她之前才行。

接下来去的那家在郊区,买主是位女性,她买小鬼的原因是要报复沾花惹草的丈夫,当然买得起小鬼的人家境都不会太差,这个买主自己经营了一家公司,是个女强人。

见到赵云澜亮出的证件,那个女强人有些诧异,听到买小鬼,她的态度就变了,一开始极力否认,并且要赶几人离开,赵云澜直接甩下一句死了三人,那女强人就怕得跪在地上痛哭了。

等稍稍平静些,她才引着几人坐到沙发上,又给他们倒了茶说道:“我买小鬼,一开始就是想报复我那个拿着我的钱花天酒地的丈夫,但是我没料到小鬼这么厉害,它让我丈夫包养的女人出了车祸死亡,我的丈夫脑中风半身不遂,我原本只是想给他添添麻烦,真的没想害出人命。”

“那个小鬼呢?”

“在这边,我不知道怎么送走它,只能养着,但我也不敢再要求它什么了。”说着,她带众人到了一间无窗的小房间里,以前这个房间应该是用做储物间的,现在改造成了儿童房,玩具、摇篮一应俱全,三人一眼就看到房屋中骨瘦如柴,却穿得如同小公主一样的小鬼。

“这小鬼我们会接走,你把这个房间,还有你养过小鬼的痕迹全部抹除,包括那个熏香。”

她看到赵云澜竟然能拎起小鬼,立刻对他们言听计从:“好好!我立刻处理。”

沈巍抬手召来鬼差,说道:“先送地府去吧!”

“送哪儿?地府不收小鬼,渡河的时候一准被踹下船。”沈巍这才发现召来的鬼差竟然是黄泉鬼子之一。

“送你娘炼药了。”夜尊挥挥手,把小鬼丢给了鬼差。

“面面!”

“我娘那里不能送,烨太奶奶那里应该可以。”

“太奶奶?”赵云澜忍着笑问道。

“她一万多岁了,我就五百多岁,不叫太奶奶叫什么?”鬼差一脸无奈,对着一个十几岁少女的脸叫太奶奶他也很崩溃好么,但他在家里地位最低,付烨又不是什么善茬,不恭敬点不知道要被整成什么样呢!

“行,那你就送你太奶奶那儿去吧,和她说一声,后续还有好几个,让她做好准备。”

“好几个?!还有几个?”鬼差闻言,脚下打跌。

“十个左右吧!”

“死了死了死了!昆仑君你放过我吧!烨太奶奶不喜欢小孩子的,特别是五岁朝上十二岁朝下狗都嫌弃的年纪,一个两个还能靠你们的名号压她,再多她就要吃小孩了。”

“那你倒是说说还能送哪儿?别和我说孟婆,她也是个爱吃小孩的。”赵云澜提前一步堵住了鬼差的话。

鬼差哭丧着脸问道:“除了鬼王殿下,还有没有比较温和的天降大功德之人?他们不会受到小鬼阴气的影响,照顾一下不会有问题。”

赵云澜和沈巍对视一眼,赵云澜失笑道:“还真有一个!”说着,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小郭:“小郭,你在处里了吧?”

“身体好点了?”

“那行,一会儿有个鬼差会送小鬼过来,你帮忙照顾一下。”

“……别怂!都是被饿死的孤儿乞丐,没什么攻击力,你不常去孤儿院做义工么?应该很会照顾吧?”

“他说这话不亏心么?”鬼差转头问沈巍,沈巍低头扶了下眼镜,掩去脸上的笑意。

赵云澜其他都没说错,就一句没什么攻击力是假的,小鬼要真没攻击力,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想买了。

“行了,你送特调处找一个叫郭长城的,把小鬼交给他就行了,我们这边再收到小鬼就继续召唤你。”

“好,那我先回去……”

“等等,还有件事要你做,你送完这小鬼,就到这儿盯着这家女主人,看有没有别的小鬼过来找他,有的话立刻通报。”

“……是。”鬼差撇嘴应下了。

“如果地府找你麻烦,直接报出我的名号即可。”沈巍想着他毕竟是鬼差,无故旷工怕是要受责罚,所以提了一句。

哪知鬼差无所谓的挥挥手道:“我一挂名鬼差,平时就不去地府报到的,没事儿。”说完,大摇大摆的抱着小鬼从烈日下往特调处飘去。

夜尊翻了个白眼道:“真不靠谱!”

“人还没走远,不可以这么说别人。”沈巍很认真的教育夜尊。

赵云澜抽了抽嘴角,他怎么觉得他家小巍有点黑呢?

下一家家中无人,问过他家保姆,说是出去吃饭了,赵云澜留了名片就离开了。

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到下班的点了,赵云澜回特调处的途中,沈巍说家里食材不够了,让赵云澜在超市门口把他放下来,赵云澜本想和他一起去,但沈巍不放心夜尊,赵云澜只好将这个一言不合就睡觉的小破孩送到特调处,放了祝红、林静和楚恕之下班,留了小郭,大庆两个人,一个照顾小鬼,一个照看夜尊,再去超市接媳妇儿。

夜尊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了,沈巍被他的动作惊醒,见他坐起来了,轻声问道:“饿么?想吃些什么?”说着起身去了厨房。

“哥,我不饿,赵云澜呢?”

“他和大庆在隔壁。”

还没等他疑惑,就听到大庆鬼哭狼嚎的吼着赵云澜不厚道,要他去挨打,自己苟着不出来。

夜尊无语起身,跟着哥哥去了小厨房。

“你能确定是同根同源么?”

“哥哥,你已经问了五次了,我都吞下肚子了,还能搞错么?”夜尊不满的嘟哝。

“若真是如此,那怕又是三十六重天上的那群东西弄出来的。”

“它的心脏不在,过段时间就会再次凝聚出形体,他要恢复就要吞噬,如今最好弄到的就是人魂,只要跟着特调处办案就肯定还会碰到他的。”

“我知道,我只是担心……”

“担心什么?”

“只有黄泉鬼子一个,我可以当成是个例,但现在又出了个未化形的鬼王,我担心那群东西还做了其他复制品。”

“我被钉下斩魂钉,只有斩魂钉的血槽里有一些血,他们能收集到不会多。”

“我与神农订下契约时,确实留有一碗血,但我是亲眼看着神农将血立誓的,碗中虽有余留,但也不会多。”

“两两相加差不多也就这么多。”夜尊指了指沈巍盛给自己的一小碗粥说道。

沈巍想了想:“黄泉鬼子应该是第一次尝试,之前我一直在地府看着轮回,也是后来去人间的时候,他们才有机会把血和魂火投入轮回。”

“第一次花费的血液不会太少,那个未化形的鬼王气息虽然弱,但已经凝结出了心脏,所用的血也绝不会少。”

“这碗血最多剩半碗,半碗再凝结出两个复制品不成问题,但那只是肉体,没有魂魄,凝结出来就是个躯壳,毫无用处。”

“哥哥,黄泉鬼母当初要找魂魄给鬼子补身体,恐怕也是他们的手笔,黄泉鬼子身体再差,有鬼母用天地灵草养着,怎么也不会突然病重,鬼母到大不敬之外求我帮忙时,眼中带恨,若只是普通生病病重,不会有那样的眼神。”

“鬼母不敢让别人知道鬼子的样貌,被偷袭了也不敢多话,只能逃到地面上寻求他人庇护,付烨的宅子有极强的煞气,三十六重天的诸神也不敢进去,怕冲撞自己的神魂。”

“呵呵,需要以魂魄补的东西说到底也无非就是魂魄,那个鬼子三魂七魄都已经自己长齐了,所以……九十多年前夺他一魂一魄的人到底要做什么?”夜尊眉眼微挑,看向沈巍的眼神带着暧昧。

沈巍捏着他的下巴印上一吻,话锋一转说道:“以后不准这样了!恩?”

“哥哥若不是总以外人的态度对我,我又怎会演戏?”夜尊环着沈巍的腰撒娇。

“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沈巍盯着夜尊的眼睛认真道。

夜尊眉眼弯弯,笑得满足得意,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把赵云澜给卖了。

也是,夜尊的那些把戏可以蒙住沈巍一时,却瞒不住他一世,他在见到夜尊绑在石台上,赵云澜面露威胁的时候,就知道夜尊是装的,而赵云澜已经知道了。

考虑到之前的确是他的错,所以他什么都没说。

“有时间去找黄泉鬼母聊聊吧!”沈巍转头将热好的菜端出微波炉,结束了这个话题。

“恩,哥哥,以后你都陪我睡呗!省得小云澜让你下不来床。”夜尊捻了一块鱼片偷嘴。

沈巍脸一沉,耳尖通红,敲了下夜尊捻鱼的手道:“拿筷子!”


第二天特调处的众人发现夜尊和沈巍之间的黏糊劲儿更胜从前,而赵云澜的脸又黑了一个色号,纷纷埋头装作自己很忙,生怕被鬼见愁抓了包扣了奖金。

好在今天还要继续处理那些养小鬼的人家,赵云澜也没在特调处呆多久。

楚恕之和大庆昨天也没能找到那对姐弟的尸骨,今天接着去找了。

很多人对于这种怪力乱神的事物都是遮遮掩掩的,所以谈及养小鬼的话题时,脸上的笑容都会瞬间消失,有些人听到出了人命,惜命之下会同意将小鬼交给赵云澜带走,有些人则死不承认自己养了小鬼,这时候就要靠沈巍或夜尊强行将小鬼抓走了,还有些人宁可死也不愿意交出小鬼,他们会命令小鬼藏起来,沈巍和夜尊都没办法,这种算是自己找死,赵云澜联系了陆奇峰,让他盯着点就走了。

赵云澜趁着沈巍去买水,下车伸了个懒腰,靠在车门上吹风,“开了一天车累死了!”

“还有几家?”夜尊坐了一天车也觉得烦,趴在车窗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一片叶子。

“还有五家,不过本市首富五天前因尿毒并发症去世了,只要在周围看看有没有小鬼的痕迹。”

“哦,我今晚和大庆打游戏。”夜尊兴致缺缺的说道。

赵云澜闻言一喜,“哟!臭小子知道自己是电灯泡了?”

“滚!再废话我今晚还和哥睡。”夜尊不爽的说道,但也不过是虚张声势,沈巍用这两天单独睡书房作为惩戒,让他以后不准再对他演戏。

“别别别,小祖宗,我错了!”

当晚,夜尊和大庆带着耳机,音量开到最大,玩了一个通宵的游戏,第二天三个人都起不来床,赵云澜只能带着楚恕之去查那几户人家,而沈巍定下的惩戒,只执行了一天就被本人取消了,果然还是弟弟在身边更有利于自己的腰。


赵云澜走后,被折腾了一晚上的沈巍揽着为了不听妖精打架而通宵打游戏的夜尊睡得正熟,大庆窝在两人脚边,小呼噜打得一阵一阵的,完全忘了赵云澜走之前让他照看兄弟俩的叮嘱。

黑影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他不明白为什么沈巍和夜尊能相处得如此融洽,在他的记忆里,夜尊被封大不敬后不甘的怒吼曾经让整个黄泉为之颤动。

那时候的他就是一团能量体,三十六重天上的神仙更是见都没见过,只有阎王和孟婆偶尔来看看他的情况,他想若是那时候他进入大不敬,会不会摆脱成为走狗的命运?

可惜一切无法重来,所以他恨,他恨夜尊没有选择成就霸业,灭了三十六重天上的小人,他恨沈巍身祭大封舍身成圣,他更恨两人能够这样肆无忌惮的生活在阳光中。

而他,只能成为三十六重天上那群小人的走狗,躲在阴暗的地府年复一年的忍受着符咒束缚心脏的疼痛,吸收着破碎的生魂来维持未化形的身体。

似乎是来者的眼神太过阴毒,夜尊又往沈巍怀中缩了缩,沈巍顺了顺夜尊银白的长发,睁眼想将被子拉上些,就看到那抹黑影站在床前,而他锋利的爪子离夜尊只有半尺的距离了。

只一眼,沈巍便招出共工长刀,逼退了黑影,转眼变回斩魂使的装束站在床前,护住了夜尊。

沈巍看到黑影在阳光下略显暗淡的身形,微微压下刀尖道:“我知道你只是一个傀儡,你若愿意,我可以想办法帮你去除身上的枷锁,但若你执意要伤害我弟弟,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呵!斩魂使大人说得好听,谁人不知你将至亲弟弟封入大封长达万年,这般冷情冷性之人,又怎会为了我这么个无名小卒操心?怕不是要我拿来心脏,方便你一刀切碎吧?”

“我哥哥待我如何?轮不到你来置喙。”夜尊已经醒了,亲昵的趴在沈巍的肩膀,宣誓主权般在摘下沈巍的兜帽和面具,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沈巍眼中透出无奈,一手环住他防止他摔下床去,一手将共工长刀指向黑影:“既然你想做他们的走狗,那便留下吧!”

夜尊手中的黑雾也蠢蠢欲动,黑影转头就跑,但他的动作终究快不过沈巍,一刀斩下,黑影断成两节摔在地上,再想凝聚时,下半身已经被夜尊的黑雾溶解吸收了。

“说吧,我们兄弟的血还剩了多少?”夜尊坐在床上抱起大庆,连眼角都懒得撇他一下。

沈巍用黑能量锁链将半截黑影捆得严严实实,确定他无法挣脱后,便回头看着夜尊折腾大庆,他可以不睡觉,但他的弟弟却需要睡眠,被人从睡梦中吵醒对他弟弟来说是件极伤身的事。

而熟睡的大庆感觉自己被人抱起,睁眼就看到夜尊嘴角勾着明媚到有些邪气的笑容屈膝坐在床上,沈巍微笑着揉着他的长发,眉眼间尽是宠溺,兄弟俩都是天地间少有的颜色,就这一眼让大庆呆住了。

“哥哥,你看大庆流口水了!”夜尊将大庆举在沈巍眼前,沈巍低头掩去笑意,大庆才反应过来,挣脱了夜尊的束缚,落到了床上。

“那个……沈教授,面面,你们不是应该先处理床下这玩意儿么?”自觉丢脸的大庆试图转移话题。

“等云澜回来处理吧,他对我们的能量都免疫,只能用黑能量锁链锁着。”沈巍的话让黑影松了口气,赵云澜虽说是昆仑君转世,但其能力连万分之一都没恢复到,对上他,黑影一点压力都没,不过得让斩魂使先把这无差别攻击的黑能量锁链给去了。

夜尊勾起了嘴角,赵云澜完全恢复的事只有他一人知道,这黑乎乎的复制品怕是要吃苦头了。

“哥哥,我有件事想和你说。”夜尊想到之前被赵云澜管着,不能占哥哥便宜的事,心下勾起一阵冷笑,今晚赵云澜就要和哥哥坦白了,不如让他先告诉哥哥,顺带抹黑一下赵云澜,比如“强制”在他脚腕上下铭咒什么的。

沈巍当然知道这件事不能全怪赵云澜,夜尊自己肯定有参与,但这不妨碍他给两人一点教训。

比如当天下午的夜尊就被沈巍以修养为名,再次关进了禁制,床上的禁制对黑影没用,所以沈巍换了一个,这个禁制看不见摸不着,紧贴着夜尊的皮肤,封闭了他的五感,外面发生什么夜尊都不会知道,同样外界的攻击也无法伤害夜尊,夜尊在禁制里无聊到只能睡觉。

赵云澜晚上回来,进了二楼居室的门就看到被黑能量锁链拴在茶几上的半截黑影,抽了抽嘴角,看到床上的夜尊睡得安稳,厨房又传来了饭菜香,放松的溜达进厨房,准备吃自家沈教授的豆腐。

“云澜,你回来了。”沈巍听到声响回头看了看,笑着说道:“可以吃饭了。”

然后赵云澜就看到满桌绿油油的清炒苦瓜、凉拌苦菊、虎皮青椒、豆豉秋葵、水焯西兰花、蒜蓉荷兰豆、丝瓜汤、黄瓜卷,唯一带点荤腥的是干煸四季豆里的那点碎肉末渣渣……

“小巍……”

赵云澜干笑着指了指桌上的菜,刚想说什么,沈巍就一脸无辜的问道:“恩,怎么了?最近天热,我做了些素菜去去火。”

“……这也太去火了吧。”赵云澜有点哀怨的说道。

“是么?但我觉得赵处长这几天肾火过旺啊!”沈巍依旧端着张君子如玉的脸。

赵云澜立马敲响了警钟,完了,一周做了两次通宵,他家沈教授发火了。

“那啥……哈哈,最近天太热了,人容易燥,多吃蔬菜好,多吃蔬菜好……”赵云澜坐到了餐桌边,乖乖的拿起筷子往自己嘴里塞菜。

沈巍这才放过了他,去厨房端了一盘糖醋排骨和一条蒸多宝鱼出来,赵云澜松了口气,刚要伸筷子,就听见沈巍手中的勺子轻轻磕在了丝瓜汤的汤碗上,清脆的声响让赵云澜抖了抖,把筷子转向了一旁的青椒。

“那个……小巍啊……不叫面面起来吃饭么?”赵云澜扯开话题缓解气氛。

“今天面面已经被吵醒了一次,这对他身体不好,让他睡到自然醒再吃东西吧!”

“就那东西?”赵云澜瞟了一眼那半截黑影。

“你走了没多久就来了,差点伤到面面。”

“大庆呢?我让这死猫警戒的呢?”

“它陪面面玩了一晚上,我让他回猫窝里休息了。”

“擦!老子非要扣这死猫的小鱼干!”

沈巍没说话,只是又给赵云澜夹了一筷子苦瓜,赵云澜苦兮兮的吃了一顿近乎全素的晚餐,感觉最近他会过得相当禁欲。

晚饭后,沈巍将这黑影的来历与他和夜尊的推测都告诉了赵云澜,赵云澜真庆幸自己今晚吃的全是清热败火的东西,否则他现在就要忍不住上三十六重天砍了那群卑鄙小人。

一袭青衣的昆仑君出现在黑影面前的时候,黑影并不害怕,三十六重天上的诸神确定他只有昆仑君一丝的神力,直到它看到赵云澜手里的山河锥,沈巍见到山河锥并不意外,昆仑本就是四圣器的掌管者,能力恢复了,四圣器自然能受他感召。

“你……你不是赵云澜?!”

“呵呵,我不是赵云澜是谁?怎么?三十六重天上的东西不知道我恢复了?也对!他们对个凡人可没多少耐心!”赵云澜把玩着山河锥,眼角瞥见沈巍一点意外都没有,就知道他被小破孩卖了!今晚的全素宴估计不止是前两天做过火的事,思量至此,赵云澜笑了笑,夜尊他不能动,这团影子可没人撑腰,缓步上前,将山河锥狠狠地刺入了黑影的额头,“山河锥镇魂摄魄,可惜你没有魂魄,只能被它禁锢着了。”

“我心脏不在此处,山河锥禁锢的也不过是我的一缕能量,昆仑君怕是失策了,哈哈哈哈哈哈……”黑影在被山河锥完全吸收前狂笑出声,赵云澜和沈巍倒是一脸淡定,丝毫没有为黑影的话着急。

“上次他被面面吞噬后,重新塑形只用了两天,这次应该也不会差太久。”沈巍对赵云澜说道。

赵云澜变回现代的装束,将山河锥放在了书架上说道:“行,两天后咱们去找他的心脏!诶,小破孩醒了。”

夜尊茫然的睁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呆呆的抱着腿,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巍塞了块暗红色的晶状物到夜尊手里,夜尊茫然的握紧,然后就听到类似玻璃破碎的声音,赵云澜这才发现夜尊身上有一层禁制。

夜尊身上的禁制破除后,沈巍将那块暗红色的晶状物用绳子穿好,挂在了夜尊脖子上,说道:“遇到危险就捏碎它,解除也一样。”

赵云澜上前拿起晶状物仔细观察了一番,倒吸了口凉气:“小巍,这是小三生石吧?”

“只是碎片,没有那么大的力量。”

“三生石不是和功德笔差不多的东西么?”夜尊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大封之中,但也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赵云澜把玩着那一小块暗红色的晶状物道:“三生石当初是被女娲强行镇压,不少碎片遗落在黄泉岸两边,日积月累的冲刷下,用于记载因果的能力已经消失了,但强烈的执念还能让它有点作用,所以也叫小三生石。”

“三生石本就有魔性,对着三生石许愿的人多半不会有好下场,誓言不能完成就会被小三生石禁锢魂魄,等这些小三生石禁锢的魂魄超过它自身荷载的时候,它就会再次崩碎,这是小三生石的碎片,在捏碎它的时候,会将人包裹在它的领域范围内,阻隔一切攻击。”说着,沈巍从赵云澜手中拿过了碎片,轻轻一捏,一层禁制就笼住了他,缓缓松开一些,那晶状物就恢复了原状,再次捏碎,禁制也就跟着破了。

“这个小三生石谁捏碎就罩谁啊?”赵云澜觉得有意思,拿过来一次一次的捏碎,玩得不亦乐乎,就是夜尊有那么点不爽,在赵云澜开启禁制的时候,一下抽走了吊坠,然后赵云澜就和按了暂停键一样僵住了,脸上出现了欲哭无泪的表情,等了一会儿见没人帮他解围,就和无头苍蝇一样在原地转圈,好在他面前就是床,摔上去也不会受伤。

等夜尊吃完晚饭去洗澡的时候,沈巍才将吊坠放到赵云澜手里,握着他的手指让他捏碎,解除了禁制。

从禁制出来的赵云澜总算老实了,封闭五感的滋味可不好受,就好像被世界抛弃了一般,多呆一秒都能把人逼疯。

“这个禁制只有面面能用。”沈巍对坐在床上的赵云澜轻声道,“其他人用了会疯的。”

“我呆了半小时就快疯了……不是,只有那小破孩能用是什么意思?”

“天柱里也是这样的,我曾经用魂识进去看过,所以一开始我带了很多书进去给他解闷。”

“天柱里如果是这样的,你给他书他也看不见啊!”

“……我们可以在黑暗里视物。”沈巍用自己血红的眼睛看着赵云澜,他好像忘记和赵云澜说了……

赵云澜无语凝噎,半晌惩戒似的捏了捏沈巍的臀部,把他拉进怀里,闷声道:“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恩。”沈巍红着脸低声应下了。

“赵云澜,洗澡!”夜尊出浴室就看到赵云澜那个老流氓搂着他哥吃豆腐,手都伸进衣服里了!

沈巍急忙退后两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扶了扶眼镜,遮住了通红的脸颊,匆匆去厨房收拾了。

赵云澜不爽的抓了抓头发,走过夜尊身边的时候重重的拍了一下夜尊的屁股道:“小屁孩!打扰人家谈恋爱被雷劈啊!”

夜尊一脚踹赵云澜小腿上,踹完就跑,好不刺激,等拉开安全距离,夜尊才得意道:“别忘了,我们可是情敌!”

“艹!”赵云澜气得重重关上了浴室的门,夜尊诧异的看着关上的门,他以为赵云澜至少还会和他吵上几句,却没料到这么简单就闭嘴了。

夜尊也没多纠结,躺床上开了笔记本玩起游戏。


第二天,沈巍上午有课,夜尊跟着赵云澜去了特调处,楚恕之和大庆连着几天都没找到那对姐弟的尸骨,也被安排回来参与监督工作了。

“你先看下资料,今天去这三家。”

“这家上次不去过了么?”夜尊指着之前去过的那家说道。

“这次去看能不能见到小鬼,见到了直接逮走。”

楚恕之从电脑前抬起头,瞄了瞄赵云澜指的照片说道:“赵处,不用去了,今早上陆警官来电话,说昨天半夜这家的男主人死了,死状与韩晓雅一样。”

“那之前的的那些人呢?”

“收了小鬼的人都没出事。”

“呵,果然是靠小鬼找人的!”

“那今天还出去么?”夜尊只想知道他现在能不能窝在特调处吹空调睡觉。

赵云澜看他又困了,说道:“上午不出去了,你先去睡吧。”

夜尊立刻窝沙发上,开了禁制就睡觉。

上午的时间就在整理资料中度过,中午沈教授带了饭店打包好的饭菜来到特调处,众人吃过午饭,就商量起了下午的行程。

“老楚,你和大庆去倒数第二家,就是那个买弟弟的人家看看,上次去他们家,没见着养小鬼的痕迹。”

“好。”楚恕之刚说完,小郭就忍不住站了起来。

“赵……赵处,我已经好了,可以出外勤了!”

“你出了外勤,这群小鬼怎么办?”赵云澜真想给小郭一脑刷。

小郭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坐下了。

“祝红,你和林静两个人再去趟医院,看能不能让那个段巧仙想想那对姐弟的具体埋骨位置。”

“是,赵处。”

“小巍,你和我去没肯交出小鬼的那两户看一看,看到了直接抓,别管那群要钱不要命的。”

“好。”

“小郭,除了这群小鬼,那只大龄小鬼也帮我看着。”赵云澜指了指夜尊,郭长城打了个哆嗦,点了点头。

大庆一拍郭长城的肩膀道:“没事,面面醒了会自己去玩老赵的电脑,你只要看着别让他单独出门就行。”

“那万一……”

“他要出门你就跟着,反正这群小鬼有特调处的护盾在,跑不出去。”

“面面讨厌人多的地方,没有必要他不会出门,如果他要出门,就给我打电话。”沈巍说道。

赵云澜想了想,和小郭叮嘱道:“他要吃什么喝什么,你就给他买,等我回来报销。”

“哇!赵处,你什么时候转性了?那上次我买实验器材的钱可以报么?”林静惊喜的问道。

赵云澜翘着二郎腿,假笑道:“可以啊,祝红,看看实验器材多少钱?从林静工资里扣。”

“好的,老赵。”

“别别别!赵处我错了!”林静急忙挽救自己的工资,实验器材中还夹着他买零食的钱,那钱扣了可就要不回来。


布置完任务,特调处众人一拥而散,就留下小郭和老李收拾餐桌。

夜尊醒来刚破了禁制,就听到了小孩子的哭声,那声音吵得他下一秒就再次捏碎了小三生石。

小郭好不容易哄好了小鬼,想看看夜尊的情况,就看到夜尊直挺挺的躺在沙发上,关键眼睛还睁着,和具尸体没两样。

小郭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探了探夜尊的鼻息,又摸了摸夜尊的心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把那群抽抽搭搭的小鬼给吓到了,小郭一边哭一边抖着手给沈巍打电话,差点把手机甩飞出去。

这边沈巍和赵云澜刚要逮住一个小鬼,小郭一个电话打来,沈巍被手机震动吓了一跳手一滑,差点一刀削掉赵云澜的头发,还好赵云澜闪得快,顺手甩出镇魂鞭,卷住了那小鬼的脚腕,不然这小鬼也得跑了。

沈巍摸出电话,赵云澜看到来电显示再次骂了句现世报,把小鬼扔给了等在一边的鬼差,抢过手机按下了免提。

“有话快说!”

“哇!”郭长城的哭声让鬼差脚下打滑,连带着小鬼摔了个狗啃泥,赵云澜也是一个咧跌,扶着车门才没摔下去。

“不是,小郭,你干嘛?我没扣你工资吧?”

“赵处,面面没呼吸和心跳了。”

“卧槽!”

赵云澜一惊,刚要上车往回赶就看沈巍不紧不慢的拿过手机,轻声细语的安慰他:“小郭,你别急,面面本来就没有呼吸和心跳,他是不是对外界一点反应都没有?”

赵云澜抽了抽嘴角,丢脸的下了车,在鬼差戏谑的眼神中吼道:“小郭!面面是鬼王!不是人类!”

“可他睁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叫他也不理我。”

“小郭,你听我说,你把面面脖子上的吊坠放到他的手里……”沈巍耐心的等小郭做完他的指示。

“放好了,沈教授……”小郭抽抽搭搭的说道。

“让他握紧。”

“好,好的。”三十秒后,小郭的尖叫顺着外放传遍了整个小区,“诈尸啦!”

赵云澜拉着沈巍默默的缩回了车上,无数业主从窗边探出脑袋试图寻找声源。

“……哥……我没事。”夜尊生无可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哦……你可以试着和小郭解释一下你的状况……算了,还是等我们回来吧……”沈巍想到郭长城堪比鹌鹑的胆子,放弃了让夜尊做解释的打算。

“面面,把电话给郭长城。”赵云澜压着火对夜尊说道。

“赵……赵处。”

“小郭啊!用你脖子上长得那玩意儿好好想想,鬼王怎么诈尸?今晚下班前,给我写一份五千字的论点论文,写不完不准下班!”

“是……”郭长城强忍眼泪应下了。

“你们特调处还真是卧虎藏龙……”

两人回头就看到鬼差抱着小鬼坐在后座上,扭曲着脸说道。

“你上来干嘛?下去!”赵云澜盯着鬼差道。

“你们不是要回去了么?让我搭个顺风车呗,我和你们也算是邻居吧?”

赵云澜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鬼母和付烨住一块,而付烨和他们是邻居。

赵云澜翻了个白眼,发动车子回了特调处。


夜尊身上的阴煞之气把小鬼都镇住了,不敢胡闹,郭长城战战兢兢的坐在对面写名为论文实则检讨的五千字,一时之间特调处无比安静。

沈巍和赵云澜回来才算有了点“人”气,鬼差把小鬼扔进特调处就走了,貌似付烨给他设了门禁,到点没回来就得睡门外。

沈巍顺了顺夜尊的头发,赵云澜给楚恕之打了个电话,却无人接听,林静和祝红也没回来。

“小郭,林静和祝红有没有打电话回来?”

“有,红姐说,副处让他们去帮忙,今天晚点回来。”

“不对啊!老楚去的那家就一对母子,怎么还要增援了?”

“我们去看看吧?”沈巍提议道。

“恩,他们电话都打不通,小郭,你留守,面面,你也一起过来。”

夜尊对面面两字已经习惯了,对赵云澜翻了个白眼,依言上了车。

“这户人家没有养小鬼的迹象?”

“没有,一点痕迹都没有,我一开始以为是林静找错人了,但是买主的名字很特别,别说龙城,全国都不一定找得出第二个叫皇甫女英的。”

“年龄对的上么?”

“对的上,而且当初她买小鬼是因为他儿子病重,想剑走偏锋,用小鬼来驱病气,医院里连他儿子病重的病例都查得到,所以林静没有找错人,不过那老太太的模样的确有点奇怪,她今年应该是50岁,但就那脸,说70岁也有人相信,而且那老太太很有钱,要说生活所迫根本站不住脚。”

“会不会是谎报年龄?”

“不是,地府那边也对过了,没差错,不过地府那边说,这个人是孤煞命,本身禄寿绵长,但不知为何她的寿每年都在缩短。”

“……你有没有见过她儿子?”沈巍的神情忽然严肃了起来。

赵云澜知道沈巍可能猜到原因了,说道:“没见过,那天去的时候他儿子还在上班,他儿子应该是活人,她家墙上有她儿子从小到大的照片。”

“小鬼上了他儿子的身取而代之,他儿子不是快死了么?如果地府收到了她儿子的魂魄,那具被小鬼占据的身体就不再属于三行五界,没有外力影响的话甚至可以永生,不过和他长期相处在一块儿的人,会因为鬼气影响而早逝。”夜尊猜到了沈巍想到的可能性,开口帮他解释了。

赵云澜闻言也皱起了眉,这已经是夺舍了,看来必须管一管了,老楚他们没回来,估计和这个弟弟脱不了干系。


评论(9)
热度(53)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