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巍面】七日·梦回还(下)完

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自娱自乐向!!!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唔,这篇BE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

沈巍自然不知道夜尊醒着,他看着梦中的弟弟捂着伤口追上了反抗团,眼中的仇恨令他心惊。

贼酋见到他活着很是意外,羞辱了他几句,见他没有回话便无趣的让他下去了。

从那以后,反抗团的人说他哥哥抛弃他时,他再也没有反驳过,沈巍终于明白夜尊为何会如此恨他。

但他不能为自己辩解,是他先放弃的,在夜尊坚信着他会来找自己的时候,他却认为弟弟已经死了,在夜尊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没认出那是自己的弟弟,同样带着面具,他的弟弟却一眼认出了他。

在看到夜尊被贼酋欺辱到嘴角流血,却还是不肯改口时,沈巍很想回到过去甩自己几个巴掌,异变在此刻显得尤为突兀。

夜尊吞噬了贼酋,沈巍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他看着夜尊怯懦的后退,又在听到他人臣服时露出不可置信的模样,很快他适应了自己的角色,把反抗团重新集结了起来。

第二天,他看着熟悉的会战地点,心越来越沉,他的弟弟觉醒异能的第二天就被封印了,反抗团做的那些事根本与他无关!他唯一杀的人只有贼酋!

他看着弟弟被吸入天柱,什么都没想,紧跟着他一跃而下……

“哥哥,你做噩梦了。”夜尊摇醒他时,他下意识的一把抱住了夜尊。

夜尊愣了,沈巍的力道足以让他生疼,他轻轻拍着沈巍的背:“哥哥,没事了,没事了……”

沈巍冷静下来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松手,他贪恋着夜尊给他的温柔,良久后,他才松开夜尊,手指轻轻抚上夜尊的眉眼。

夜尊在沈巍眼中看到了心疼、庆幸与……爱慕……

这个曾经他一直想要得到的眼神,此刻却让他如同烫手山芋一样避之不及,他回避着沈巍的眼神,轻声道:“夜深了,哥哥睡吧!”

夜尊无声的拒绝,沈巍并不在意,他甚至觉得这是应该的,他弄丢了弟弟这么长时间,弟弟要报复他也在情理之中,他不怕,他有的是时间和耐心。

“好,我们休息吧!”沈巍拉着夜尊躺下,夜尊并没有拒绝,还靠在沈巍的心脏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这次沈巍没有再做梦,一觉睡到了天亮。

 

今天沈巍想带着夜尊去特调处,可夜尊说什么也不愿意,沈巍以为他对特调处有阴影,也没勉强,只是商量着想请赵云澜来一趟,把话说开,他不希望夜尊以为他喜欢赵云澜,他对赵云澜有感恩,有欣赏,独独没有男女之情,如果夜尊一直认为他对赵云澜是爱慕之情,只会把两人的发展绕进死胡同里。

“哥哥,我暂时不想见他,或者特调处的任何一个人。”

“……好,但是哥哥要和你说清楚,”沈巍坐在沙发上,捧起夜尊的脸,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昆仑于我是生养之情,恩师之义,我尊他敬他,这万年我寻他护他只是为了报答这份恩情,无关情爱。”

沈巍仔细观察着夜尊的眼神,希望能从他眼中看到爱恋,但他看到的只有绝望……

“哥哥,你别说了,给我一点时间好么?”夜尊挣开了沈巍的手,回避着他的感情。

沈巍有些失落,但他并不逼夜尊,这么多年的误会,就算如今解开了,夜尊也会有阴影,拒绝也在预料之中,只是绝望……

看来他还是不够了解他弟弟,但是夜尊对从前避而不谈,所以他只能从那些梦中了解弟弟的过去。

他也怀疑过为什么自己会做这么梦,魇公子已经死了,而且这些梦也没有黑能量的痕迹,不可能是人为操纵,这梦太过真实,沈巍一点也不怀疑梦的真实性,他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和夜尊日夜相处,海星又压制了他的能量,所以他和夜尊不自觉的进行了双生子之间的能量共享,让他以做梦的方式看到了夜尊以前的记忆。

他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海星的压制能让两人的能量融合的更加彻底,这样夜尊就不会因为能量过低而犯病了。

思量至此,沈巍便去了厨房,准备炖些补品给夜尊,他的弟弟先天不足,又患有喘疾,后天养得再好,只要有诱因还是会发病的。

夜尊在沈巍离开后,看着他的背影,眼中的绝望没有退去一丝,反而越来越浓,如果有心理医生在,恐怕他下一秒的举动就是将屋中所有的尖锐物收起。

哥哥,一切都太迟了啊……

 

下午沈巍试着和夜尊聊聊过去,夜尊总是三言两语岔开,反而拉着他看画册,说明天想去哪里看风景。

沈巍宠溺的听着他说花鸟鱼虫,不再追问,他不敢把夜尊逼太紧,他怕夜尊离开他。

沈巍不知道今晚他还会不会做梦,因为之后的事情他应该都参与了,只是在入睡前,他还是忍不住期待,能知道更多关于弟弟的事。

“果然……没有么……”沈巍睁眼看到的是黑暗,什么都看不到的黑暗,他抬手捂在自己的眼睛上,却有些无措的松开,这感觉实在太过诡异,他甚至分不清他到底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手指的触感那么陌生,除了按在眼角的几个手指,离他的鼻梁仅仅几毫米的手掌都感觉不到,这让他产生了那只手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手的疑虑。

“哥哥……呜……”这时,声音就是他的救赎,他顺着声音走了过去,却在他的身后听到了声音,他转身走了几步,那声音又出现了在他身后,他退了两步,直至那个声音在他面前,他才缓缓蹲下,摸了摸,却什么都没摸到。

沈巍反应了过来,他入梦了!

“哥哥……这里好黑……我还活着么……为什么要这么罚我……我只是想和哥哥在一起……”夜尊的话如同冰锥刺入了沈巍的心脏。

“不,我没有想罚你,小夜,你能听到哥哥的话么?哥哥爱你,想一直和你呆在一起……”沈巍并没有听到夜尊的回应,低低的哭诉还在继续,沈巍的心脏像是被人用药杵一点点捣碎般疼痛,他的弟弟竟然被关在这种地方,而他竟然一次都没来看过他。

沈巍不知道这个梦持续了多久,他听着夜尊从低声抽泣转为声嘶力竭,又从声嘶力竭变成沉默无声,无论哪一种转变都让他痛不欲生。

“嘶……还会痛……我还没死呀……”夜尊的声音让沈巍有些僵滞,他听到了水滴低落的声音,还有夜尊带着些自嘲的声音:“原来这里还有地面么?不知道我的血会不会流干啊?要是能死就好了,至少不用再想自己还存不存在这种蠢问题。”

沈巍觉得身体在发冷,这种黑暗折磨夜尊到靠自残才能确定自己是否还活着,这一万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他甚至觉得夜尊抽自己的那几鞭子抽轻了。

他不停的想要触摸夜尊,想确认他的伤势,想陪他说话,想抱着他,安抚他,告诉他自己没有抛弃他,自己会永远陪着他,以后有再多苦难,他都会陪他一起走。

但是直到第二天的晨曦将他唤醒,他也没能与梦中的夜尊说上一句话,他看着晨曦中向他走来的夜尊,突然泪流满面。

夜尊吓得手足无措,只能笨拙的学着记忆里沈巍的模样,帮他抹去眼泪,环着他的肩低声安慰他。

沈巍很快调整好情绪,伸手帮夜尊整理好散落的长发,说道:“等哥哥一会儿,哥哥今天带你去南极看雪。”

夜尊有些诧异沈巍的跳脱,不过他没见过雪,一时之间也挺期待。

 

“弟弟,你知道么?南极和北极有半年是白天,半年是黑夜,现在南极是半年的白天,北极是半年的黑夜,这里你不用怕黑,一天都很亮。”沈巍认真的说道,夜尊看了沈巍一眼,又转头去看一摇一摆走路的企鹅,有只企鹅在冰上卧倒直接滑进了水里,夜尊不由失笑。

南极的寒冷对于两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沈巍看着夜尊在冰上玩,时不时撩起冰水泼向企鹅,惹得企鹅惊叫跑开,笑得前仰后合,当真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他已经很久没看到夜尊笑这么开心了。

“哥哥,我想回家了。”

“恩?这里不好么?”沈巍有想过在这里造间屋子,就和夜尊住在这里,等秋分开始就搬去北极,反正他们有瞬移,呆腻了随时可以回龙城。

“这里很好,我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哥哥,但是龙城才是家不是么?”

“是我们的家。”

“恩,我们的家。”

沈巍笑了,夜尊承认那是他们的家了,这说明夜尊已经对那里产生了归宿感,他想着或许明天他要把那套房子彻底买下来,不再是租用了。

沈巍没再说话,拉着夜尊瞬移回了龙城。

南极,一队科考人员从车上下来,其中一人诧异的看向水边问道:“刚才这里是不是站着一个人?”……

 

晚上,沈巍眷恋的看着夜尊的睡颜许久,在他额头印上一吻,闭上了眼睛,夜尊挣开眼睛,痛苦而绝望的望着他,就这么看了一夜。

“弟弟,我们回家!”他看着自己化为万年前的模样对弟弟伸出了手,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个决定。

他微笑着看两人走过那道门,跨出门后的事他已经不记得了,他只知道他心愿已了,跨出门的时候一阵大风刮过,让他失去了意识,这次他跟了出去,就看到门外万千幽魂,冲上来想将两人生吞活剥,自己血红着双眼,冲入了战圈,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而自己的弟弟因为异能散尽,这会儿只能吃力的支撑着。

等他杀尽这万千幽魂,无论他还是夜尊,都是伤痕累累了。

“快!去找老赵!”门外大庆的声音让夜尊扶起他慌不择路的跑了,可是夜尊能跑到哪里去,这一万年他都呆在天柱,地星的变化甚至让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只能往大不敬跑。

他和夜尊的血流了一路,刚刚进入大不敬,夜尊还没顾上给自己处理伤口,就跑去猎杀了一只幽畜,吞噬了它的血肉,用刚刚收集来的能量为他治愈伤口,却放任自己的伤口流血。

沈巍皱眉看着夜尊蜷缩在床角,那个睡姿他很熟悉,之前他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夜尊也是这样缩在那里休息的,明明石床很大,为什么在他身边,夜尊还要这样睡觉?

他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少,夜尊的身体却一直没有恢复,甚至还复发了一次喘疾。

“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醒啊?”夜尊握着沈巍的手,喃喃的说道:“不过不醒也好,这样你就不会讨厌我了,也不会甩开我的手了。”

沈巍听着夜尊说的话,看着夜尊咳出的血,心疼到无以加复,只能归在地上,虚虚的怀住夜尊瘦弱的身体,给梦中的他一个拥抱。

 

晨曦再次洒入屋内,沈巍起床又看到夜尊坐在沙发上看风景写真集,沈巍想着下次一定要比弟弟先醒,他要看看弟弟是不是还会缩在床角睡觉,如果是,他一定要让弟弟改过这个习惯,有他在,谁也别想再伤到弟弟。

沈巍做好了早餐问道:“今天想去哪儿?”

“沙漠吧,我觉得那里和大不敬之地很像。”

“是有些像,不过偶有绿洲,倒也不算寸草不生。”沈巍将牛奶和三明治端给了夜尊。

“哥,要不你还是回大学去工作吧,不用一直陪着我。”

“小夜,照顾你是我一直想做的事,还是说,哥哥哪里做的不好,让小夜不开心了?”

“没有!”夜尊很快否认了,“只是看过哥哥处理地星政务,觉得那才是哥哥该做的事。”

沈巍摇头:“我是你的哥哥,照顾你才是我真正该做的事,如果小夜想去大学看看的话,我倒是可以做向导。”

夜尊又一次摇头,说道:“不要,大学人太多了,我不喜欢。”

沈巍点了点头,夜尊在和他分离前因为身体原因并没有接触过很多人,分离后就是呆在反抗团里,团里人虽然多,但大多都以欺负他为乐,自然不会让夜尊有好感。

深觉没有照顾好弟弟才让他这般不喜和人相处的沈巍,默默的策划着让夜尊接触一些外人,以循序渐进的方式让他习惯于外人相处。

第一人选自然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赵云澜了,毕竟双方都认识,就算之前有过隔阂,但赵云澜生性阔达、潇洒不羁,不会紧抓着不放,加上自己的拜托,应该能够让夜尊放下戒心。

所以在出门前,沈巍约了赵云澜明天上午来家中一聚,当然这一切都瞒着夜尊。

夜尊并不知道沈巍的打算,摘了一个沙棘果趁沈巍不注意塞进他嘴里,看着他哥酸到皱起的眉头笑得欢快,沈巍吐掉了沙棘果,无奈而又宠溺的摇了摇头,带着夜尊瞬移到了绿洲,绿洲附近有不少动物在喝水,两人的出现让那些动物警觉,沈巍看了看都是食草动物,就放任夜尊去祸害了。

午餐是夜尊不知从哪儿赶来的棉尾兔,沈巍明明记得这种动物并不需要喝水,大多是靠吃植物根茎获取水分的,怎么在这水源附近抓到了它?

沈巍并不限制夜尊使用黑能量,所以他时常看到夜尊用黑能量恶作剧捉弄靠近他们的蛇蝎蜥蜴,玩开了的夜尊时常露出笑容,这让沈巍的心定了不少,他怕的就是夜尊一直封闭自己,将他也关在自己的世界之外。

夜幕降临的时候,沈巍带着夜尊回去了,沙漠里毕竟没有城市舒服,而且夜晚的沙漠异常寒冷,就算知道夜尊的身体不似从前那般虚弱,他也不想有任何不安定因素出现在弟弟身边。

 

今晚的沈巍以为自己不会再做梦了,因为自己不久后就醒来,之后两人就一直呆在一起了,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再次入梦了。

山洞没有变过,唯一的变化是自己身上的伤口除了心口的冰锥外,基本都复原了,而夜尊却感觉更加虚弱了,趴在床边昏睡着。

沈巍看着弟弟仅仅只占了六分之一的床铺,额头上冒出细密的冷汗、隐隐透出红影的白衣、即使在昏睡中也不安抽搐的模样,让沈巍无比心疼。

“唔……”床上的自己发出了呻吟,昏睡中的夜尊立刻惊醒,小心翼翼的上前探查他的伤势。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听到自己问弟弟。

“哥哥说回家的,我就带哥哥回家了,哥哥……还疼么?”夜尊的手有些颤抖,想看看沈巍的伤口。

“啪”

那一声让沈巍的目光骤冷,自己当时在做什么?!夜尊不过是想看看自己的伤口,自己竟然挥开了他的手?!

这次的沈巍没有再忽略夜尊身体的僵硬,看着他不着痕迹的往石床外挪,心疼得无以加复,只想回到过去甩自己几个巴掌,看着夜尊乖巧的询问自己想吃些什么,沈巍现在只想让夜尊去吃些东西的,哪怕是幽畜也好,这样才能让他尽快恢复。

“唔。”他看着夜尊嘴角没来得及咽下的血丝,只想让他停下给自己治疗,他是个失败的哥哥,竟然要弟弟来照顾他,他听着夜尊说:“还是不够么?”忽然意识到夜尊的身体比他想象的要糟糕的多,可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明明夜尊和他一样都完全恢复了,丝毫不见受伤的痕迹啊!

沈巍打量着夜尊,看着他又一次默默的缩回了床角,这次夜尊没有再昏睡,而是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他的眉眼、脸颊、鼻唇,仿佛想将这一切刻入脑中一般。

下一刻,他近乎疯狂的叫夜尊停下,夜尊在他面前划开了自己的手腕,用自己的血画下了献祭的法阵,他看着床上的自己如同贪婪的恶鬼般,一口一口吞食着夜尊,就连骨头都没放过,夜尊忍着被咬噬的疼痛,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哥哥,这样,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声音在沈巍啃下他气管的时候戛然而止。

再将他整个吞食干净后,法阵的光芒渐渐暗淡,最后化作一缕黑灰消失不见了。

他看到自己被夜尊抱起,放回的床上……

他跟着夜尊出了山洞,在一处水源附近,他看到水中没有夜尊的倒影,夜尊似乎也发觉了,有些苦恼的皱眉,试着召唤黑能量,没想到居然成功了,夜尊欣喜的将黑能量投入水中,很快水中就出现了他的倒影。

“看来以后得多注意点了,但愿别露馅吧……”夜尊对着水面检查起了自己的身体,发现身上的伤已经尽数消失后,得意的勾起了嘴角。

沈巍不想再看下去的,他突然希望这只是个梦,梦醒了一切还是和原来一样,弟弟还在好好的自己身边,哪怕这是弟弟为了博取他同情而设置的梦魇,他也甘之若饴,只要他告诉自己,这个梦是假的……

他看着夜尊拖延他离开大不敬的时间,就为了在大不敬能一点点适应发觉自己灵体与真人的不同,在他忙于地星政策的时候,夜尊在大街上走来走去,观察着路人,控制黑能量做出他路过时花草的反应,练习如何避开迎面而来的人。

他一次次的看着弟弟被人穿身而过,弟弟脸上的懊恼和路人面无表情的模样,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抽搐。

等他去特调处和赵云澜叙旧的时候,夜尊来到了海星的大街上,看到这里明显比地星多出数倍的人流,夜尊颇为苦恼的撇着嘴瞪着那些毫无知觉从他身体穿来穿去的海星人,气得他踹飞了滚到他脚下的皮球,捡球的小孩傻乎乎的看着球滚到路边,转了个角飞向了另一边,哭着跑回去找妈妈了。

夜尊恶作剧得逞般的笑了,回到家中开始计划怎么让哥哥不带他去人多的地方。

晚上的饭菜都是夜尊用障眼法遮掩起来的,或许因为他现在用的是自己的黑能量,所以自己并未察觉,等到他睡着之后,夜尊默默的从他怀里退出,有些惋惜的看了藏起来的食物一眼,将它丢到了楼下的垃圾桶里。

没过多久,他就听到了赵云澜和大庆的对话,自那以后,夜尊就将障眼法改成了吞噬,反正吞噬的东西进的都是沈巍的肚子……

在超市的时候,只有在无人的货架前,夜尊才会跑来和他说话,结账的时候也先一步去了楼下等他,之前他在家的时候总是想着帮自己做些什么,可他却看着自己拎着三个大购物袋而不愿帮忙分担,原本这些被他忽视的异常,现在以旁观者的角度让他看清楚了。

他开始后悔,开始害怕,开始绝望,一如他与夜尊隐晦的告白时,夜尊眼中流露出的绝望,他甚至希望自己在梦中不要醒来……

但无情的敲门声还是打破了他的希望,睁眼的时候,沈巍看到夜尊担忧的眼神,想哭,却不敢哭,他强迫自己露出一个与往常无异的笑容,对夜尊说道:“小夜,去阳台等等哥哥好么?哥哥和云澜有点事要说。”

“好。”夜尊乖巧的点头,走到阳台外,还贴心的给他们关上了门,坐在椅子上随手翻开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哟,沈教授,想起我来了?不会刚起床吧?这都十一点了啊!”赵云澜靠在门框上和他打招呼,看到他穿着睡衣有些诧异的问道。

“昨天玩的有点晚,抱歉。”沈巍动了动手指,换了一套装束,“云澜,我想问你,特调处的圣器还有什么?”

“你问这个做什么?”

“大战清理的时候,地星只发现了三件圣器,镇魂灯不知去向,所以想问一下你。”

“镇魂灯在特调处。”

“那就好,圣器分隔两地,减少了地星与海星重新连通的可能,更有利于稳固局势。”

“不是,黑老哥,你找我来就为了问这个?昨天你找我似乎是想让我和夜尊……”

沈巍打断了赵云澜的话说道:“我想问的就是这个,抱歉,耽误你时间了,一会儿我还要出门,就恕我不能招待了。”
赵云澜皱眉,一步跨入屋内道:“小巍,你从来都不会撒谎,你到底在隐瞒什么?夜尊呢?”

“他不在。”

“不在?你不是说你会看着他的么?”

“他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了。”
“他在哪儿?”

“我说了他不在!”

“他在哪儿?!”赵云澜几乎没对沈巍发过火,但他知道如果不逼一下沈巍,沈巍永远都不知道教训。

“我说过了!他!不!在!”沈巍第一次正面对赵云澜发火。

赵云澜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强制性把沈巍按在沙发上说道:“我不知道你和夜尊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有问题就要解决,隐忍不说只会让问题陷入死胡同。”

“我和他没有问题,我只是不想再束缚着他。”沈巍避开了赵云澜的目光,却看到夜尊因为屋内的争吵,正准备开门进来看看,“小夜,别出来!”

刚喊完,沈巍就后悔了,他冲过去把夜尊抱在了怀里,赵云澜惊讶的看到沈巍的衣服出现了一个人影的压痕。

而夜尊也看到了赵云澜,他不知所措的看向沈巍,赵云澜看不到自己,他该如何和沈巍解释……

“小巍,夜尊在这里?”

赵云澜伸手摸向沈巍怀中的人,沈巍眼睁睁看着手从夜尊的身体中划过,夜尊忽然挣扎了起来,他想离开,躲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

“小夜,没事的,哥哥都知道了,没事的,别怕……”
沈巍的话让夜尊呆住了,任由沈巍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赵云澜看着沙发上的凹痕,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问道:“他现在碰不到活物?”

夜尊回过神来,看向沈巍,沈巍抿紧了唇,过了半晌才回道:“他能运用我体内的黑能量,他要是想碰都能碰到。”

“那他现在算什么?”

“……”沈巍不愿回答,夜尊低着头如同做错事的孩子。

“小巍,能和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么?夜尊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赵云澜再次把沈巍按到了沙发上,并小心的空出了夜尊的位置。

沈巍看向夜尊,伸手握住了他的手,防止他逃离,才低声开口:“他为了救我,用了献祭法阵,从此以后,只有我能看到他,触碰他,他能触碰到别人,完全是因为他和我融为一体,所以可以调用我体内的黑能量,制造出他还活着的假象。”

赵云澜沉默了,他死都想不到结果会是这样,抹了把脸说道:“……我明白了,今天就当我没来过,你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随时来找我,不,发短信打电话都行,当然,夜尊的事也可以。”

“……谢谢。”

“哥……”夜尊不明白沈巍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哦,现在还多了个赵云澜。

沈巍迅速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对夜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说道:“我没事,小夜今天想去哪儿玩?”

“……哥,你是怎么知道的?”夜尊感觉自己的手被攥得有些疼。

沈巍伸手摸了摸夜尊的长发,温柔的说道:“小夜不知道也正常,海星对我有能量压制,这促进了我融合你的能量,我们的能量中带着记忆,那些你印象中特别深刻的记忆和最近的记忆都会在我的睡梦中显现。”

夜尊觉得自己一个灵体居然会感觉到心慌简直不可思议,他回握住沈巍的手,轻声道:“对不起,哥哥,是我误会了你,才让你……”

“我要听的不是这些!小夜,你愿不愿意让我像个哥哥那样照顾你,哪怕你一辈子都不能接受我也好,我只想好好照顾你。”

“可是哥哥该有自己的生活,我已经……死了。”夜尊的喉口哽了哽,轻声吐出了最后两个字,沈巍的脸色在听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变了,没有愤怒,没有忧伤,只是变得面无表情,夜尊突然有些害怕这样的沈巍,他总觉得刚才那句话打破了沈巍的想要维持的表象,让他产生了某些很不好的变化。

沈巍忽然笑着抚摸着夜尊的头发,说道:“小夜说什么呢?你不是好好的坐在我面前么?乖,以前是哥哥不好,让小夜吃了那么多苦,小夜想去哪儿玩?还是想吃什么?都可以和哥哥说,哥哥什么都可以为小夜做。”
“哥哥,我……我还是离开一阵吧,这样你我都能冷静……”

“小夜!?为什么要离开哥哥?是不是哥哥惹你不开心了?对不起!哥哥错了,不要离开我,你想要什么?你无论想要什么哥哥都会帮你做到的!如果你想打通链接,让地星人到海星来生活,那我现在就可以去特调处拿圣器重开链接!还是你还在生哥哥的气?你要怎样才消气?哥哥都依你!……”沈巍紧紧的抱着夜尊说着那些夜尊从来没想过能从他嘴里听到的话语。

“不,不是的,哥哥,我……我没有想离开你……”夜尊艰难的安抚着沈巍,他不知道沈巍为什么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变成这样,他用黑能量将还没走远的赵云澜拉了回来。

赵云澜撞在门上的声音让夜尊找到了机会,说道:“哥哥,你去开门看一下好么?我就在这里,不走!”

沈巍不放心的看着夜尊,一步三回头的打开了门,赵云澜背对着门,捂着腰坐在地上。

“不是,你们在干嘛?兄弟吵架别拿我当撒气桶啊!”

“我们没吵架!”沈巍面无表情的说道。

“合着你脸上的黑气是用来熬面膜的啊?!”赵云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下一秒,他吃惊的就地打滚,躲开了沈巍的攻击。

“沈巍!你做什么?”

“哥哥!你做什么?”
沈巍回头看向拉着他胳膊的夜尊,柔声道:“小夜乖,是不是因为昆仑,所以小夜生气了?没事,哥哥这就杀了昆仑,这样小夜就不会担心哥哥会离开你了。”

“哥哥!我没有生气,真的!”夜尊觉得拉赵云澜回来就是个错误的决定,谁知道这次昆仑君都不好使了。

沈巍却不信,他一手握着夜尊的手,一手聚集黑能量攻击赵云澜,赵云澜抽出几乎闲置了一年多的黑能量枪反击,整个楼道弄得想警匪枪战一般。

“哎哟!要了我的老命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沈巍啊沈巍!你这是要堕魔啊!”赵云澜靠在墙后调整着呼吸,摸了摸自己撞疼的腰,无奈道。

忽然他面前出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往你家跑!”

赵云澜捏碎了纸条,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咬咬牙:“姑且信你一次!”然后冲出楼道跑进了自己家中。

在刚刚摔进自家家门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好像穿过了什么,沈巍的攻击落在了门口,却没能进入房间,门外显现出了一个人影。

“小……小夜……不!哥哥不是故意的!”沈巍冲过来抱住了夜尊。

夜尊抬手摸了摸沈巍的头发,说道:“哥哥的头发好软。”

“小夜……”

“哥哥,我喜欢你,你教书的样子,指导地星人建设学校、建立规章制度的样子,看起来很厉害,这样的你才是我的哥哥,可惜没见过你和特调处一起办案的样子……”

“小夜,你别说话……哥哥一定会救你的……”沈巍拼命的将自己的黑能力输入夜尊体内,但夜尊只是灵体,能调用黑能量不代表他能储存黑能量,这些黑能量进入他身体就消失了。

“哥哥,不哭,我早就已经死了,现在只是有点累了,想休息,等我睡醒了,我就会回来找你,到时候,我要看到那样的你,如果你还和刚才一样的话……我醒过来也会继续睡过去……”

“好好,哥哥都听你的……”

“那我去睡了,哥哥,晚安……”夜尊的灵体化作荧光,缓缓融入了沈巍体内,赵云澜耳边突然传来一句:“帮我照顾好我哥哥,麻烦了。”

一点荧光从他耳后飘出,追上其他光点,一起飞入了沈巍体内。

沈巍再次站起时,赵云澜看到了他熟悉的笑容,只是那一汪会说话的眼睛现在如同死水一般,毫无波澜。

从那天开始,沈巍回到了龙城大学,继续担任教授一职,赵云澜因为夜尊的嘱托,加上自己也不放心,再次邀请沈巍成为特调处顾问,沈巍一口答应了下来,而在他没课、特调处没事的时候,他就在地星,处理着地星的建设工作,仿佛一切都回到了正轨上。

只有赵云澜知道,沈巍每天会做一桌子饭菜,呆呆的看着那桌饭菜,从傍晚看到黎明,奢望着能在餐桌的另一头看到他梦寐以求的人。

他陪沈巍买衣服的时候,沈巍都会下意识的买两份,一黑一白,自己只穿黑的那套,白的那套挂在衣橱里,每隔几个月就会去送洗一次。

赵云澜看着沈巍每天忙个不停,都觉得他累,他现在事事力求完美,仿佛不是在生活,而是为了完成一项不得不完成的任务。

沈巍现在一点伤都不敢让自己受,他生怕自己受伤会伤到在他身体里沉睡的夜尊,他现在的身体都是夜尊送给他的礼物,他不容许有丝毫闪失,这是赵云澜唯一感到庆幸的地方。

“小夜,哥哥今天去大学教课了,你看到了么?”

“小夜,哥哥今天收到女孩子的情书了,你吃醋了么?没关系,哥哥拒绝她了,哥哥会永远等你的!”

“小夜,哥哥今天去特调处办案了,现在亚兽族居然也还是活跃起来了,要是你还在就好了,鸦青看到你肯定什么都说了。”

“小夜,哥哥今天去地星了,那里变化很大,等你回来了,我带你去地星认路,免得你出了地君殿,连方向都搞不清。”

……

夜深人静时,沈巍坐在餐桌前,对着一桌的美味佳肴轻声诉说着,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在餐桌旁听到另一个声音,欢快的叫着他哥哥……

==================正文END====================

额,写到后来卡壳了,最后是赶出来的,写太快可能有错字,逻辑错误,欢迎大家指出,麻烦大家了,鞠躬o(╥﹏╥)o

额,番外还在构思中,什么时候写不确定……

不过应该会写,这里虐巍巍没虐爽(沈巍:斩魂刀伺候!)……

另外欢迎评论,么么哒!

评论(53)
热度(180)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