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雅痞、傲娇和禁欲 (第二案)

澜巍面3p预警,涉及澜巍,巍面,澜面,逆cp预警,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有原创角色出没,比如lo主,lo主,lo主等,有其他角色出没,比如傅红雪,罗浮生等,慢热向,自娱自乐向!!!短时间内不会有车,所以看到3p点进来想看肉的童鞋可能要失望了~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PS:连接在评论中,另外,敲碗等评论,再没评论我就不更了!!!!



——————————————————————————————————————————————————————————————————————————————————————————————————————————————————————————————————————————————————————————————————————————————————————————————————————————————————————————————————————————————————————————————————————————————————————————

以上条框都接受了?????
好吧~_~你赢了,以下正文奉上——


第二案 小鬼、母子与亲情(二)

这几天夜尊表现得很乖巧,又有赵云澜的保证,他被放出了禁制,只是要出外勤的话,沈巍必须跟着,否则只准待在特调处。

“沈夜先生在么?有个快递需要他本人签收。”

“面面?你买东西了?”祝红回头问夜尊。

“恩?没有……”夜尊起身要去门口看看,被赵云澜一把拉住了,赵云澜给大庆使了个眼色。

“有我的快递?我不记得我买东西了啊!”大庆上前,想要接过快递员手中的盒子。

快递员却将美工刀递给他,说道:“寄件人要求当场开箱验货。”

这下都知道有问题了,现在的快递巴不得你别验货,主动要求验货的那多半有猫腻了。

大庆将林静做的防护罩启动器捏在了手心里,慢慢划开快递盒,一条黑色的锁链就窜了出来,直逼大庆,大庆捏碎了启动器,防护罩一下罩住了他和祝红。

“那是……黑能量锁链?!”

锁链捆在防护罩上,对里面的人是产生不了什么影响,只是大庆和祝红都不能随意移动了,而他们面前的快递员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夜尊直接吸取了锁链上的黑能量,锁链就滑落在地,成了一段毫无生气的黑疙瘩。

大庆和祝红脱困后,夜尊跌坐在沙发上,瞪着赵云澜一脸怒气。

“赵云澜!”

“额,第一次总会有点疼的,以后就不会了。”赵云澜嘴里说着污污的话,眼睛望天望地就是不敢看夜尊。

“我是不是该庆幸这次不是正式对敌?”夜尊怒极反笑,“不然我连跑都跑不了。”

“赵处,那个快递员怎么办?”

“就说中暑了,叫救护车。”赵云澜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扛起夜尊,一脚踹开了自己把办公室的门,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探出半个身子说道:“林静,把栅栏也纳入防护范围,省得拿个快递都提心吊胆。”

“是,赵处。”林静对胆敢肩扛夜尊的赵处肃然起敬。

“你们说鬼见愁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么?”祝红发起了讨论。

“能吧,毕竟还有沈教授呢!”楚恕之有些不确定的回道。

“你们不觉得夜尊没怎么反抗呢?”小郭观察仔细。

“对啊,就用手挠了两下,和抓痒似的。”林静也加入了讨论。

“emmm……那个啥,我闻到鬼见愁背上的血腥味了。”大庆觉得有这么个主人有点丢人,夜尊绝对把赵云澜的背挠开花了。

赵云澜刚关上门,就把夜尊扔在了沙发上,捂着肩膀痛得龇牙咧嘴,一脸狰狞的对夜尊吼道:“臭小子,扣背是女人才干的事儿!你能不能有点追求。”

“那你还想来上一脚?我可以更用力点。”夜尊瞄向他两腿之间。

赵云澜抽了抽嘴角,撂了句:“迟早办了你!”就去换衣服了。

他身上这件已经被夜尊划成了碎布,背上的血痕不深,但多,随手团起破布,把背后的血擦了擦,伤口就愈合了,毕竟昆仑之躯,修复能力不是普通人可比的。

从衣柜里拿了件备用的套上,坐在沙发上,抓起夜尊的脚腕,脱掉鞋袜,开始读取。

读取倒是不痛不痒,夜尊躺在沙发上,等着双腿恢复知觉。

“大煞无魂?鬼族不都入轮回了么?怎么还会有大煞无魂之人?”

夜尊闻言撑起了身体,“当初哥哥身祭大封,鬼族都生了三魂七魄,鬼族不可能再有大煞无魂之人。”

“我这记录也做不了假,会不会是在你哥身祭大封之后在大不敬之地新诞生的鬼族?”

“那也解释不了无魂,新诞生的鬼族都有魂魄,大不敬之地虽说会有争抢魂魄的鬼族,但真被抢到无魂无魄,那鬼也要灰飞烟灭了。”

赵云澜也想到了这点,起身给付烨打了个电话,这个点的付烨刚睡醒,接到赵云澜的电话,无奈道:“鬼族我就认识黄泉鬼母鬼子,偶尔去孟婆庄打麻将的时候见过几个小喽啰,前段时间还是你们带着才见到了鬼王,你问我鬼族的事我知道的还没阎王多。”

“你不号称三界之内包打听么?帮我查查呗!”

“滚犊子的包打听,我只不过做三界之内的情报生意,哪个不长眼的喊我包打听的?我淹死他!”

“咳,没谁,一句话,你帮不帮忙?”

“……我不帮忙你就会让斩魂使来找我帮忙,我敢得罪斩魂使么?”付烨哀怨的说道。

赵云澜贱笑道:“明白就好。”

“大煞无魂之人不在三界五行内,打听起来比较麻烦,能不能找到我不能保证。”

付烨给赵云澜打着预防针,免得到时候没找到他要的资料,对他发火,她一只小小的夫诸可肛不过昆仑君和斩魂使。

“没事,我相信你的能力。”

付烨被哽得一时说不出话,好一会儿才平复下心情,干巴巴的说道:“没别的事我先挂了。”

“等等,顺便帮我打听一下前段时间被雷劈的战将如何了?”

“我不和三十六重天的那帮家伙打交道。”付烨的语气有些僵硬。

付烨修的不是诸神眼中的正道,和他们打交道那是嫌命长。

“我知道,但他在麒麟王公司工作,你和麒麟王很熟吧,他儿子都认识你!”

“哦,那我问问。”说完,付烨就挂断了电话,她可不想再给赵云澜说话的机会了。

“你不能让祝红找花族打听么?她现在不是大族长?”夜尊玩着手机问道。

“让她打听?那整个妖族就全知道了。”

“我哥貌似和花族大长老有些交情,以前烛九和我汇报过。”

“……”赵云澜脸上的笑容有点凉,他没记错的话,花族大长老是个几千岁的小姑娘,他家小巍居然瞒着他和别的小姑娘有交情了!居然还是通过小舅子才知道!呵!呵!

赵云澜脸上诡异的笑容让夜尊心里发毛,默默把自己缩在沙发上不去招惹他。

 

当晚夜尊被赵云澜关进了隔壁的小书房,被迫听了一整夜的妖精打架,又因为沈巍腰酸得爬不起床,而饿了一天的肚子,赵云澜这个禽兽等到第二天下班才想起他。

赵云澜有恃无恐,他只要自己不受伤,沈巍就不会对他发火,所以赵云澜一整天都相当得瑟。

夜尊因为饿肚子的关系,这会儿也就借坡下驴不再那么排斥沈巍了,沈巍心疼弟弟被关了一整天,做了顿好吃的投喂他。

“小巍,盯上夜尊的东西是个大煞无魂的鬼族,你有没有什么印象?”饭后,赵云澜坐在沙发上将今天的报告递给沈巍。

沈巍接过资料就愣了:“大煞无魂?”

“臭小子说鬼族都已经生魂了,就算魂魄不全也不可能有大煞无魂。”

“面面没说错,我之前去大不敬看过,确实无论是之前残留的鬼族还是新生的鬼族,都有魂魄。”

“呵,那这个大煞无魂就有点意思了。”

沈巍翻着资料,问道:“你是怎么知道他大煞无魂的?”

“……那个……”赵云澜忐忑了起来,今天得瑟了一天,有些得意忘形了,“小巍,我说了你别生气啊!打我骂我都行,别把自己气坏了。”

“你做什么了?”沈巍诧异的问道。

“就是……我在夜尊的脚腕上下了铭咒,用来查找攻击者。”这种铭咒用途很多,有些是保平安的,也有辨别接触的是人还是妖物的,赵云澜下的是用来记录能量的,加上他手上的地君册,很容易就能查到是谁。

但铭咒多半都是下在贴身的玉佩上,因为它需要铭刻,而赵云澜用自己的能力直接刻在了夜尊的骨头上。

“云澜,面面知道么?”

“知道……”赵云澜突然改了口,“我查铭文的时候,不得不告诉他。”

忽然想起夜尊和他的关系,要不是他俩互相制约,在夜尊身上刻铭咒,怎么想都是找死的调调。

“你什么时候刻的?”

“你把夜尊关起来的那天,我帮他检查的时候刻的,他差点糊我一脸黑能量,要不是他那时候怕你怕得要命,估计连碰都不让我碰。”

沈巍沉默了,那天他失控伤了夜尊,到现在他都后怕,如果没有赵云澜及时出现,他都怕自己会杀了夜尊。

“对面面会有影响么?”

“额,会有一点,真的就一点。”赵云澜讨好的笑道。

“什么影响?”

赵云澜见夜尊从浴室出来了,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先去洗澡了。”

“云澜……”沈巍想拉但没拉住,夜尊看到赵云澜的眼神,撇嘴靠了过去。

“哥哥,”怯懦的喊了一声,“我先去睡觉了。”

沈巍把注意力转到了夜尊身上,放柔了表情道:“面面,来这边坐。”

夜尊看沈巍脸上没有怒意,才敢坐在沈巍身边,沈巍看到夜尊如同惊厥症患者般的模样,心里狠狠的抽了一下,都是他的错,才让夜尊变成这样的。

“面面,让哥哥看一下你的脚腕好么?”

夜尊腹诽了赵云澜不靠谱,这么快就把在他脚上下咒的事暴露了,表面上却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慌忙摇头,把自己蜷缩了起来。

“面面不怕,不怕,哥哥不会伤害你的,哥哥只是看一下你的脚腕有没有恢复。”

沈巍看到夜尊的模样,知道这是上次他伤夜尊的时候给他留下的阴影,急忙抱着他轻声安抚,趁夜尊没留意,轻轻抚上了他的脚腕,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松开了手。

“不看了,哥哥不看了,我们去休息好不好?”夜尊这才慢慢冷静下来,点了点头,沈巍没让他再下地,直接将他打横抱到了床上,帮他盖好了被子,这个床上的禁制并没有解除,这也是赵云澜的意思,因为睡着的时候是最没防备的时候,这禁制是双向的,虽然夜尊没有允许出不去,但除了赵云澜和沈巍,别人也别想碰到禁制里的夜尊。

夜尊躺进被窝就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沈巍抬手摸了摸夜尊的头,想让他不那么害怕自己,手下的颤抖让他更加心疼,轻声安抚着。

他知道自己在探知到铭咒对夜尊的伤害程度时,心里是高兴的,因为铭咒夜尊不能长时间走路跑跳,加上锁链,他就不能逃离自己,可他也知道,他不该这样对待夜尊。

赵云澜出浴室就看到这一幕,嫉妒得当场就想告诉沈巍夜尊是装的,不过考虑到夜尊的演技,他还是放弃了。

“小巍,你去洗吧。”

“好。”

听到浴室的水声,夜尊睁开了眼睛,赵云澜问道:“你打算霸着我的床多久?”

“哥哥让我睡这儿的。”夜尊敲了敲禁制,笑得得意。

赵云澜有点后悔自己当初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心思把床买这么大了。

“诶,说真的,你打算什么时候恢复“正常”啊,再这么下去,我觉得小巍都要把你当学龄前儿童照顾了。”

“滚!”夜尊丢给赵云澜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过了好一会儿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快了,上次那个幕后人没成功,这次他也许会亲自动手,到时候我会找机会恢复“正常”的!”

赵云澜不用脑子都知道夜尊肯定要借此机会再让沈巍对他关注几分,忍不住道:“你能不占我老婆便宜么?”

夜尊这次直接把枕头糊他脸上了。

浴室水声停了,夜尊翻身背对赵云澜睡觉去了,赵云澜拿着报告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晚上最期待的游戏不适合有第三个人在场,赵云澜只能作罢。

 

特调处的人精都知道昨天老赵那嘚瑟样,肯定跟沈教授一整天都不见人影有关,加上昨天夜尊也没来,林静猥琐的想老赵是不是把兄弟俩都办了,享齐人之福。

沈巍和夜尊自然想不到林静那堪比阴沟水渠的肮脏思想,和往常一样到了特调处,一个睡觉一个整理案情,大庆这两天没回家,这会儿凑赵云澜身边聊聊这两天的收获。

“你说那个快递员根本不记得来我们这边送过快递?”

“对,而且我去快递公司查了,没有那个包裹的信息,上面的快递单号是快递员自己写的。”

“这么说的话,这个快递员很有可能是在送货的时候被他控制,来这里送那个包裹的?”

“对,我查到了他上一个包裹的是送往龙城大学的。”

“龙城大学?”赵云澜拆了棒棒糖塞进嘴里,紧促着眉,忽然跳了起来。

“小巍,前天你在上课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沈巍从案卷中抬头,想了想道:“没什么特别的。”

“你再想想,有没有不该出现在课堂上的人出现了。”

沈巍几乎没有思考就说出了口:“有个快递员,学校的快递都是宿管或者门卫签收的,但他直接送进了教室,不过那时候还没上课,我就没管。”

“大庆。”赵云澜话音刚落,大庆就拿着照片过来了。

“沈教授,是这个快递员么?”

沈巍看了看照片点头,“是他,袭击特调处的也是他么?”

“对,但他没对你出手,所以可见他的目标只有面面。”

“可是沈教授和面面虽然长得一样,但是发色和瞳色不同,他为什么要多此一举跑学校去确认一下沈教授,再来特调处袭击面面呢?”大庆咬着小鱼干问道。

“确认?……死猫,这词用的好!”赵云澜眼睛一亮,一巴掌差点把大庆从桌子上拍下去,“幕后人就是要确认的小巍不在特调处,才敢来袭击。”

“对啊!沈教授要是在,他用黑能量绑了面面也没用,沈教授能解啊!”林静忽然反应过来,说道:“由此可见,那个幕后人的目标只有面面。”

“如果是这样,那他的能力应该在我之下,而且肯定知道面面之前受了重伤,所以他才敢乘虚而入。”沈巍轻声说道,语气听着挺正常,但整个特调处的气温瞬间下降了十度。

感觉到枕着他大腿的夜尊打了个寒颤,沈巍才缓和了脸色。

“死猫,给我去查,看谁敢打我们特调处的主意!”

“是。”大庆领了命就出去了,其他人纷纷坐回自己的位置,假装自己很忙。

这时的电话铃声就显得格外动听了。

“喂,你好,特调处……哦,陆队啊,什么事?……什么?好的,我们一会儿就来。”祝红挂断了电话,回头对赵云澜说道:“赵处,龙城最近红起来的女星韩晓雅死在自家公寓里,身上两处咬伤,伤口倒模和奶茶店的死者一致。”

赵云澜骂了句娘,让林静和祝红去了警局法医那里核实情况,小郭现在还没出院,楚恕之孤家寡人办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赵云澜干脆把他留在特调处照看夜尊,自己带着沈巍去了现场。

沈巍走之前特地在夜尊身上画了符,夜尊受到攻击时他能立刻知道。

 

现场的记者很多,这女星是最近爆红的,多少记者等着她的爆料,还没等赵云澜亮证件,就被丛波拉住了。

“赵处,不想被记者围攻的话和我走这边。”丛波小声道。

“你小子!……上次让你查点东西就没影了,这会儿八卦起来倒是挺起劲儿啊!”赵云澜看到丛波一身狗仔打扮,笑了。

“你以为我乐意啊,这个韩晓雅最近可火了,前段时间有人拍到她在街头和一个男人吵架,都在传言是那个男的杀了她,那群狗仔都在等着爆料呢!林静刚才从警局得到的情况,让我到这里来堵你们,那帮狗仔和疯了一样,只要是公职人员进出都要被围追堵截。”

“呵!这算是妨碍公务了吧?”

“抓了好几个了,可有什么用?这群人又不要脸。”丛波一脸无奈的耸耸肩,带着他们从地下车库进了公寓。

门口警察看到是特调处的就让他们进了屋,一进门,香薰和血腥气就扑面而来,两种味道混合在一起的怪异气味让赵云澜都差点吐出来,门口的警察了然的递给他们一人一个口罩,说道:“这熏香太诡异了,都三天了,味道还这么浓,闻得我们法医都吐了。”

“谢了,兄弟。”赵云澜接过口罩,分给了沈巍和丛波。

“不客气,陆队让我在这里等你们的,对了,进浴室的时候小心点,地上都是血迹。”

“好。”

屋里的布置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感觉,奢侈品的鞋包衣服近乎堆满了沙发和橱柜,房间的角落里却放着不少玩具,餐桌下放了个儿童用的塑料小碗,整个房间却没见其他孩子用的东西。

“不是吧?有生之年我居然真的看到养小鬼的女星了!可惜现在死了。”丛波惊奇的看着屋里的状况,遗憾的说道。

赵云澜和沈巍对视一眼,沈巍打开香炉捻了抹香灰闻了闻,对赵云澜点头。

赵云澜冷笑一声,推开了浴室的门,扑面而来的血腥气,整个浴室血红一片。

“卧槽,老哥,这什么情况?”

门口的警察听到赵云澜的召唤,也走了进来,说道:“死者两处致命伤,一个在颈部,一个在手腕,全是动脉,你们看天花板。”

三人抬头,头顶上喷溅状的血液几乎铺满了天花板,“法医说天花板上的血液是被咬穿颈动脉造成的,地砖上的则是被咬穿腕动脉造成的,按理说凶手肯定要被喷一身血,可除了浴室,房间里半点血痕都没。”

赵云澜了然,小鬼咬的,当然喷不到它身上。

韩晓雅是最近才红起来的,说明她养小鬼没多久,从房间布置来看她也不像是会做小鬼的人,这小鬼肯定是从其他人手里请来的,他们要找的是做出小鬼的人,最有嫌疑的还是奶茶店的房东,就是不知道陆奇峰查得怎么样了。

几人准备离开了,反正特调处办案都只是看看现场是否有非人类的痕迹,有他们就接,没有就不接,抓非人类又不能讲什么科学依据,抓住了法官也判不了,所以从抓到判全权由他们负责。

“诶,几位这就走了?”负责接待的警察诧异不已。

“去找一下你们陆队。”赵云澜回了一句,就带着沈巍和丛波从地下室走了。

陆奇峰正在听手下人汇报那个女星的具体情况,见到他们来了,就让他们一起听。

“……死者三个月前参加了一个选秀节目,一炮而红,之后又被爆出和前男友街头吵架分手的消息,网上评价褒贬不一,不过人气确实很高,她的前男友在案发当时正在上班,办公室的人都可以作证,可以排除嫌疑,他们吵架分手的原因是死者红了想找富二代结婚,所以要甩了做公务员的男友,这点得到了死者闺蜜的证实。”

“三个月前?”赵云澜看向陆奇峰,“最后一个死的孩子是不是也是三个月前?”

陆奇峰显然没想到这其中的关联,这会儿被赵云澜一提醒,急忙翻出了那些孩子的尸检报告。

“对,最后一具尸体是三个月前死亡的。”

“那个房东呢?”沈巍问道。

陆奇峰叹了口气:“两个月前脑中风,这会儿躺医院里什么都说不出来。”

“带我们过去看看。”陆奇峰看沈巍的表情严肃,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带他们出去了。

赵云澜眼疾手快的将小员警手中的资料都抽了过来,小员警刚要制止就被陆奇峰支开了。

“没事,你去忙吧!”陆奇峰把小员警赶了出去。

“宝贝儿,一会儿审问还是你出马吧,你知道我说话油嘴滑舌的,不会审问……”说完,还在沈巍脸上亲了口。

沈巍脸色通红,快步走出办公室,陆奇峰和丛波觉得这赵云澜是知道他们没吃午饭,试图用狗粮撑死他们。

 

龙城医院,成医生正好送一个刚刚康复的病人出院,就看到四个熟面孔走过来,见到他们都无病无伤,成医生松了口气。

“成医生啊!每次来这儿都会看到你,真是巧啊!”

“那不是因为你们十次有八次都是有伤要治么?”成医生并不给赵云澜面子,直接回怼。

沈巍托了托眼睛,以手掌挡住勾起的嘴角。

“我可不止说他一个!自从你和特调处一起工作,往我这儿跑的次数也不少!不是师姐说你,就算你身体再好,也不能这样折腾啊!”成医生眼角瞥到沈巍的动作,转头数落沈巍。

沈巍低头,一脸我错了的乖宝宝模样,成医生看到他这样子,知道说了也没用,无奈道:“行了,来这儿是查案的吧?要去哪个病房?”

“额,神经内科的1205病房,找个叫段巧仙的女性。”

“知道了,我去安排。”成医生甩下他们就先走了,丛波看了一眼赵云澜,见他没搭理自己,就跟着成医生离开了。

赵云澜三人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就看到成医生正把另外两个床的病人安排去做检查。

陆奇峰顿时对沈巍和赵云澜甘拜下风,他们警察查案都没这待遇啊!果然特调处就是特调处。

“他们的检查最少四十分钟,你们自己看着点时间。”成医生关照了一句。

“好,多谢,麻烦师姐了。”沈巍乖巧的道谢,成医生这才满意离开。

“师姐?”

“她是我大学时的师姐,在学校的时候就挺照顾我的。”沈巍解释了一句。

赵云澜小声和陆奇峰道:“做为斩魂使的师姐,成医生绝对不好惹!”

看到陆奇峰煞有其事的点头,沈巍瞪了赵云澜一眼,赵云澜急忙转移了话题:“就四十分钟,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

病床上的女人半身瘫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扭曲的半张脸还在流着口水,沈巍走近她,盯着她浑浊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女儿段丽媛死了,被小孩子一口一口啃成了骨架。”

床上的女人瞪大了眼睛,能动的半边身体挣扎着想撑起自己,沈巍拿过段丽媛死亡后的照片,递到了女人的面前,女人看到后,喉口发出了类似野兽的嘶吼,然后就是痛哭般的呜咽。

“这是昨天死亡的韩晓雅,她也是被小孩咬死的,如果你想我们抓到那个小孩,就请配合调查。”

女人流着泪闭上了眼睛,显然不想配合。

“我们都不是普通人类。”沈巍的话让女人睁开了眼睛,沈巍在她面前变成了斩魂使,而赵云澜也亮出了镇魂鞭。

女人犹豫了一下,用还能活动的左手颓然的指了指自己的床头柜,那里面有一份信,收信人是段丽媛,也就是她的女儿。

“我们拆开了?”陆奇峰将信在她眼前晃了晃,女人敲了一下床铺表示同意。

信纸折的很工整,字迹不算漂亮,但是看得出写得很认真。

女儿段丽媛亲启:

媛媛,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妈妈可能已经不在了,有件事妈妈一直不知道怎么告诉你,只能写在这封信里。

你小时候总问我你的爸爸呢,妈妈说你爸爸死了,其实是骗你的,你是个私生女,你的父亲不会认你的,所以我让你和我姓,从不谈起他是谁,就算死后,我也不想告诉你关于那个男人一点事。

我想告诉你的是,你出生的时候,我因为未婚先孕和家里断了关系,那男人见到你是女孩,曾经的海誓山盟都成了过眼云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身无分文,全靠别人接济饥一顿饱一顿的活着,因为营养跟不上奶水不够,你差点活活饿死,我那时候为了让你活下去,做了伤天害理的事。

这个法子是个总是接济我的婆婆教给我的,她教我怎么做小鬼,卖给富人赚钱,这个法子具体怎么做我不会告诉你,但是一个小鬼就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最早的时候,我将一对乞讨的姐弟丢进了废弃的陷阱里,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再用那个婆婆教的方法炼出了小鬼,姐姐卖给了一个中年人,这个中年人现在应该已经是本市的首富了,弟弟卖给了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有了这笔钱,你进了医院,得到了很好的照顾,我也买了房子,我们母女两个才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教我这个方法的婆婆不久后就死了,我安葬了她,这是她教我炼小鬼的代价,她本身没有后人,所以让我给她送终。

之后,我一个人在外打工,那些钱我省吃俭用确实够我们母女俩生活了,可你的身体不好,你五岁那年,肺炎住院,妈妈没有钱负担医疗费,你在医院一天一天咳得心肺都要吐出来了,我没办法,只能再次做了这事,我将一个流浪儿骗到家里,关进了地下室,还是将他饿死,炼成了小鬼,卖给了又一个富人,就这样你的肺炎有钱治了,只是自从你康复回家之后,我总觉得那个孩子就我耳边哭喊,让我放了他,我实在害怕,就搬了家。

后来,你就发现了每次要花很多钱的时候,我就会失踪一段时间,然后家里就有了很多钱,我知道你猜我不是出卖了身体,就是去找你的生父了,但我宁可我做的是这些,毕竟这不会害人性命,但那个男人,我求了他无数次,他永远都不会回头看你一眼,而你的母亲年老色衰,就算去卖,也卖不了几个钱,等到你越来越大,你就越来越不满足,总是要这儿要那儿,总是问我为什么别人有的,你不能有,我不知道怎么弥补你,只能一次次的骗那些无辜的孩子去老房子的地下室,这么多年来,地下室的尸体多达十三具,我不知道我死后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不过就算下我也心甘情愿,这是我的孽,我必须偿还。

女儿,两年前,我在工作单位昏倒了,去医院检查说是慢性中风,我开始害怕,我怕我走后,你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些尸体有五具都是这两年留下的,我用炼小鬼存了将近两百万,除去给我自己安排后事的钱,剩下的都在我床头柜的抽屉里,密码是你的生日。

最后一次炼小鬼之后,我又昏倒了一次,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我用水泥封了地下室,把它租给了别人开店,还逼着你去他店里打工,我知道你恨我这么安排,可是妈妈不在了,你总要学会讨生活,这是我想到的所有能为你做的事情了,以后你一定要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如果可以,妈妈希望你能为那些孩子起个佛龛,那些孩子的具体资料就在床头柜夹银行卡的本子里,就当为了妈妈减轻些罪孽吧。

                                                  爱你的母亲:段巧仙 绝笔

看完信,三人抬头看向女人,女人这时已经泪流满面了,陆奇峰拿出手铐,将女人拷在床框上说道:“段巧仙,涉嫌杀害十五名儿童,现逮捕归案。”

女人重重的敲了一下床框,她认罪,这辈子罪孽深重,她不求宽恕,只是这报应报到了自己的女儿身上,这让她痛不欲生,陆奇峰安排了警察过来看守她,然后和赵云澜、沈巍去了段巧仙的家里。

段巧仙的家有条明显的分界线,她女儿的吃穿用度比普通女孩要奢侈得多,而段巧仙却连一件保养品都没有,或许是那些钱她花得都不安心吧。

在床头柜里,他们在找到了段巧仙所说的笔记本和银行卡,上面将所有孩子的死亡年月日和买方的基本信息都记了下来。

最后一笔果然是韩晓雅的,她花了三十万,以为能让她大红大紫,却没料到断了自己的性命。

“那十三具尸体的差事我能交了,韩晓雅和段丽媛的事儿就交给你们特调处了。”陆奇峰这会儿情绪也不怎么好,作为一个正直磊落的警察,他实在不能接受因为这样的理由,就害了那么多无辜的孩子。

赵云澜知道他心里不好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行了,你先去处理那女人吧,剩下事情我们会处理的。”

陆奇峰抹了把脸,让自己精神点,说道:“好,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先回去了。”说完,就走出了段巧仙的家。

沈巍在她家里走了一圈说道:“她不在自己家炼小鬼,这家里一点痕迹都没有。”

“大学路那里已经改成了奶茶店,有痕迹也在装修的时候抹没了。”赵云澜拆了根棒棒糖塞进嘴里。

“如果是小鬼反噬,那它不可能会杀段丽媛。”

“所以说,这是小鬼回来复仇了,她要报复的是买小鬼的人和段巧仙,但是段巧仙是炼制它的人,它无法伤害她,就伤害了她的女儿,看得出来它对段巧仙的恨意很深。那个韩晓雅两个要害一咬,不到三十秒就game over了,段丽媛全身上下被啃得就剩骨架,说不定是活活疼死的。”

“恩,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个小鬼是谁,而且这上面的生辰八字全是用障眼法捏造的,用来炼制小鬼是够了,但要去地府查档案就没用了。”

“这也够麻烦的,这些小鬼肯定帮着那些人做了不少坏事,虽不是本意,但到地府肯定少不了惩罚。”

沈巍摇头道:“被炼制成小鬼的魂魄是入不了轮回的,去了地府就是被丢入黄泉做黄泉幽魂,除非有人愿意给它们连续超度四十九年,才能进入阎王殿评功过入轮回。”

“啧,这人啊!贪欲太过害人害己!”赵云澜感叹了一句,就拉着沈巍离开了,这个屋子他是一秒都不想呆下去。

 

回到特调处,林静和祝红早就回来了,这会儿盯着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等下班。

赵云澜嘴角一勾,吐出了恶魔般的话语:“开会!”

林静和祝红哀嚎着赵扒皮,不情不愿的从自己的位置上起来,坐到了公共办公桌前。

大庆溜溜哒哒的跑去弄投影仪,赵云澜看到大庆笑了:“死猫,你出去了大半天查到什么了?”

“他要真查到东西,就不会这么勤快了。”楚恕之凉凉的说了一句,大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夜尊还在睡,而且睡得很熟,额前的碎发因为汗湿黏在脸上,沈巍将空调调低了两度,坐到了另一边,众人也了然的避开了沙发,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

赵云澜不自觉的放低了声音:“这次的案子是小鬼作案,祝红,把资料复印一下发给他们。”

祝红翻了个白眼起身去复印资料,大庆变成了猫趴在桌子上,等人手一份资料后,赵云澜开始布置任务了。

“林静,你对照上面买家的名字,挨个儿查现在的住址。”

“不是,老大,这难度太大了,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而且有些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啊!”

“没事,查错一个我扣你一个月奖金,我相信你!”赵云澜端起教科书式笑容对林静道,林静将脑袋磕在了桌子上,妄图博取同情,可惜最有可能同情他的小郭不在。

“老楚,明天你和大庆去找一下第一对姐弟的埋尸地点,那边是山里,一直没开发,最好能找到尸骨,法医倒模出来的齿痕和十三个孩子都不相符,可能是那对姐弟的。”

“好。”

“祝红,明天你找一下关于养小鬼的资料,必要的时候可以联系丛波,我看他对养小鬼有点了解。”

“明白。”

“赵处,小郭说明天想来上班。”楚恕之说道。

“他好了?”

“他说他好了。”

“最近的现场还是别让他去了,他明天要是来了,就和祝红一起找资料。”

“好。”楚恕之掏出手机,给郭长城去了条短信。

“汪徵桑赞,你们今晚把书架上有关养小鬼的书都先翻出来。”

“好的,赵处。”

“老赵,你做什么?”大庆有点奇怪,一般查案赵云澜不说身先士卒,但也极少偷懒啊!

赵云澜一拍猫屁股,说道:“当然是拿着林静的资料去拜访那些养鬼人了。”

“等等!老大,你不会明早就要吧?!”林静突然反应过来,赵云澜刚刚布置任务的时候,并没有说他的任务是明天再做的。

“对啊!我有说让你明天查么?”赵云澜一脸无辜的摊手,大庆、楚恕之和祝红都端着标准微笑对他挥手送别。

“救命啊啊啊啊啊!我死了!”林静拿资料盖住了脑袋,摊在椅子上装死。

“汪徵,林静死了,把他的工资账户注销了吧!”

“好的,赵处。”

“诶诶,等等,赵处,我这就去查!”林静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冲进了他的办公室。

结果动静太大,把夜尊吵醒了,剩下的人大气都不敢喘,转头看沈巍,沈巍上前帮夜尊理了理头发:“时候也不早了,都下班吧!”说完,带着迷迷糊糊的夜尊出了门。

赵云澜咬牙切齿的说道:“汪徵,林静下个月的奖金扣光!”

“是!赵处。”

“面面,明天你和我们出外勤,记得跟紧你哥。”赵云澜揉了把夜尊的头发。

夜尊闻言抖了抖,偷眼看向沈巍,发现他也在看自己,急忙低头回道:“哦。”

 

回家后,沈巍去厨房做饭,赵云澜拖着夜尊上游戏,被夜尊带着吃了两把鸡后,赵云澜小声劝夜尊:“明天你就恢复呗!”

“那你把我哥支开。”

“干嘛?”

“那玩意儿盯了我半天,找不到机会下手,明天给他创造点机会。”

赵云澜闻言一惊:“卧槽!”

“恩?怎么了?”厨房里的沈巍听到声音,探出身体问道。

“哦,没事没事,游戏里被人秒了。”赵云澜赶紧说道。

“玩完这局别玩了,一会儿可以吃饭了。”

“好。”赵云澜见沈巍进了厨房,才低声问道:“你看到他了?”

“没,就是回家的路上有股视线一直盯着我。”

“你单独对上他没事么?”

“我身体是不好,但和我的能力不划等号,小云澜!”被看扁的夜尊恶狠狠的叫出了后面三个字。

赵云澜放下电脑,倒在沙发上,双腿翘上茶几道:“沈面面,现在这家里最弱的可是你!”

“……滚!”夜尊将他的脚踹下了茶几,起身坐到了餐桌边。

晚上入睡前,赵云澜拖着沈巍去睡了客房,夜尊捏碎了赵云澜藏在床头柜里的棒棒糖,将他一整盒棒棒糖都祸害干净后,他才心满意足的躺下休息。

 

等到他睡醒睁眼时,却发现自己不是睡在柔软的床铺上。

冰冷的铁链将他固定在僵硬的石床上,皱眉打量四周,发现这里竟然是地府,微微转头就看到一个黑影背对着他在地上画着什么。

夜尊认出那是尚未化形的鬼族才有的形态,一团有手有脚黑烟缭绕的影子,但是他是怎么穿过别墅的警报,并进入沈巍的禁制将自己抓来的?难道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夜尊动了动,锁链的声响让影子回了头,影子看到他醒了,笑了笑道:“别急,很快就好了,我保证不会太疼的。”

“你要做什么?”夜尊懒懒的问道。

黑影也不在乎他的态度,很耐心的和他解答:“我要吞噬你,得到你的能量。”

“呵呵,你难道不怕被劈得魂飞魄散么?”

“你说天道?”黑影满不在乎的回道:“不怕,它不会劈我。”

夜尊心中一紧,他的话让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不动声色的问道:“你的心脏呢?我怎么没看到?”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你该关心你还能活多久。”

“哦~”夜尊尾音上挑,歪头邪笑着看向他,没了面具的遮挡,这笑容足以让神堕魔,说道:“不过是被人控制的傀儡,也敢说吞噬我?”

“你还是有点监下囚的自觉吧!夜尊大人!”傀儡二字似乎激怒了他,甩下这句话就继续画阵去了。

夜尊看清楚了他画的阵法后,冷笑一声放松的躺在石床上。

熟睡的沈巍突然手指一阵抽疼,想到他给夜尊画的符,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赵云澜迷迷糊糊的张开了眼睛,问道:“小巍,怎么了?”

“没事……我去看看面面。”沈巍将被子往上拉了拉,盖到赵云澜的脖子那儿,起身去了隔壁,不到十秒,沈巍就跑了回来:“云澜,面面不见了!”

“什么?”赵云澜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跑到隔壁一看,床上空无一人,当时他们可是看着夜尊躺床上休息才离开的,禁制还在,夜尊怎么可能不见了?赵云澜扫视四周:“窗户开了,有东西进来过。”

现在是夏天,晚上都关窗开空调的,所以这窗户不可能是夜尊开的,而且窗下的地毯上还沾着一些水渍,凌晨的时候下过一场雷阵雨,夜尊被带走的时间应该是在雷阵雨之后,因为雨停之后他和沈巍才睡着,若是他们醒着,不可能没听到开窗的声音。

从雷阵雨停止到现在大概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应该还来得及。

“小巍,我换件衣服,一起去找。”

“好!”沈巍的手腕上出现了锁链,直指地面:“云澜,我们去地府。”

赵云澜瞬间反应过来,套好衣服就跟着沈巍瞬移去了地府,也没等地府的鬼差来迎接,直接顺着铁链所指的方向追去。

“这方向是往鬼市走?”赵云澜看锁链的方向,诧异的问道,鬼市鬼多,怎么会往那儿去?

直到穿过鬼市,沈巍手上的锁链才有拉长的趋势,赵云澜看着荒芜的黑色地面说道:“这地方也太偏了吧?连个鬼影都没。”

“这里是废弃的上古祭坛,从前伏羲身祭大封的时候设下的,因为罡气太重,没什么鬼敢靠近,所以荒芜了。”

“就是这里?”赵云澜回忆了一下,也想了起来,确实那里鬼烟稀少,适合藏人。

不过说话的功夫,沈巍就已经瞬移到了祭坛下,而祭坛下画的阵法已经启动,夜尊被铁链紧紧的绑在石台上,身上的阴煞之气顺着阵法转入那道黑影体内,那黑影似乎担心鬼王消亡时会有反噬,所以离夜尊很远。

沈巍想要冲上去救夜尊,却被赵云澜拉住了。

“小巍,这阵法能逆施。”

沈巍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他要面面的能力得有足够强大的肉体支撑,面面体内可是整个大不敬的阴煞之气,除了鬼王没有别人能承受得住,这团黑影还没化形,咱们就等着他被撑死吧!”赵云澜冷笑一声,拉着沈巍上了祭坛,果然夜尊不见到沈巍就不喊疼,不过他刚要说话就被赵云澜捂住了嘴巴。

“小破孩,那玩意儿奈何不了你,你再等会儿就行,至于撒娇么!想都别想了,那是我老婆!”

“云澜!”沈巍瞪了赵云澜一眼,徒手扯断了婴儿手臂粗的铁链,赵云澜和夜尊看着斯文教授在线断铁,都有种不忍直视的感觉:“面面,难受么?”

得到赵云澜的眼神警告后,夜尊只能老实的回答:“还好,就是力量流失的感觉不太好。”

“一会儿就好了。”赵云澜坐在祭台上,悠闲的拆了根棒棒糖。

夜尊气得想踹他,要不是沈巍在,他早和赵云澜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怎么还没结束?”黑影抬头看向祭台,才发现沈巍和赵云澜。

“面面,吞噬他!”赵云澜看到那黑影想切断吸取。

夜尊吞噬他人能量可以算是老本行,那黑影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夜尊给吞了。

“我去,我还以为是大boss呢,这么简单就给灭了?”赵云澜兴致缺缺,打了个哈欠要回去睡觉。

夜尊闻言在心里鄙视了一波赵云澜,低声道:“他的心脏不在这里。”

沈巍皱眉,问道:“你能感觉得到么?”

夜尊摇头,腻在沈巍怀里,俨然一副吓坏的模样,说道:“哥哥,我想回家。”

沈巍看弟弟终于没那么怕他了,也不再追问,直接带着他和赵云澜回了地面上的家。

赵云澜想问夜尊那个黑影的事,夜尊拉着沈巍说害怕想一起睡,沈巍看向赵云澜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期望,最后赵云澜败北,沈巍抱着夜尊入睡,赵云澜睡在最外侧抓心挠肝,到天微微泛亮才睡过去。


评论(20)
热度(55)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