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紫 殺無

一些存稿……
请勿转载……

【墨紫出品】【巍面】七日·梦回还(上)

ooc预警,私设如山预警,幼稚园文笔预警,以上预警全部×3!!!

剧版和原著背景结合体,哪个好用用哪个,自娱自乐向!!!

杠精勿来,不喜勿入,如有误入,手机请按返回,电脑请点红×,没人逼你看完,不喜欢也别bb,屏蔽我就行了!

欢迎捉虫,欢迎积极向评论,催更就算了,lo主坑王,专挖不填的那种,HE OR BE不定,反正会写各种反转,甜虐全看心情~

唔,这篇BE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

沈巍醒来时,他的弟弟就坐在他的身边,和万年前一样,见他醒来露出欣喜的笑容,手指勾着他的袖子,仿佛抓住了整个世界。

沈巍起身就明白自己在大封了,昏暗无光的山洞、空气中的腥臭味,无一不彰显大封下的恶劣环境。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沈巍轻声问道,他的心口很疼,冰锥刺过的伤口已经止了血,却还未能愈合。

“哥哥说回家的,我就带哥哥回家了,哥哥……还疼么?”夜尊有些迟疑的伸手,想去看看沈巍伤口的情况。

“啪”,沈巍打开了夜尊的手,随即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欠妥,放柔了声调:“我没事。”

夜尊的身体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放松了,不着痕迹的往石床外挪了挪,说道:“哥哥,你要吃些什么?”

“……大封之中没什么可吃的,还是等出去了吧。”

“……恩。”夜尊点了点头,说道:“哥哥再睡会儿吧,大封之中混沌之气充足利于你伤口恢复。”

沈巍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夜尊没有忽略他眼中一闪而逝的厌恶。

等沈巍再次昏睡过去后,夜尊默默的将黑能量输送入他的伤口,在黑能量的治疗下,沈巍的伤口在飞快的愈合。

“唔。”夜尊咽下了喉口的鲜血,翻过手掌,掌心中的黑能量只剩下一点点残留的黑雾,“还是不够么?”

夜尊默默的蜷缩在了床角,他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了,能储存的黑能量少得可怜,不知道要多少时间他才能完全治好哥哥,而他的哥哥依旧那么讨厌大封,讨厌自己的身份,也讨厌……他……

他肯定一秒都不想在自己身边多呆,既然这样,夜尊看了看自己的心口,做出了一个决定。

至少这样,他能一直和哥哥在一起……

 

大封之中的混沌之气让沈巍恢复的很快,在夜尊的一再拖延下,沈巍终于将自己的身体调理到最佳状态才离开大封,这次,他带上了夜尊。

斩魂使的回归让地星沸腾,夜尊站在角落看着众星捧月的沈巍,沈巍注意到弟弟的目光,对他笑了笑。

沈巍将夜尊安置在了自己的屋里,没人知道夜尊也一起回来了。

这一年的时间,沈巍都在地星检查安排重建工作,也借鉴了海星的很多制度,编写了地星的律法,学校、政府、医院都在一样一样的建起落实。

安柏因为之前一直在处理地星的文书工作,所以对于地星的情况相当了解,经过一系列考核、选拔后,地君殿作为政府机关已经颇具规格了。

摄政官在一次会议结束后,对沈巍说道:“大人,我知道你还想走,可是地星和海星的通道已经关闭了,您……”

“还有一条通道,只是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

“地星以强者为尊,斩魂使大人在这里是绝对的权威,这对我们地君殿立威……”

“摄政官,这种话我不希望听到第二次,地星现在需要的是改革,强者为尊的思想只会让地星处于愚昧落后的状态!”沈巍沉下的脸色让摄政官闭了嘴,不敢多言。

“我也觉得斩魂使大人去海星生活比较好,对于地星来说,斩魂使大人是英雄,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无限放大,这样生活很累,而且地星的改革刚刚起步,如果有海星的模板作为参照,肯定事半功倍,斩魂使大人又不是不回来了。”安柏收起毛笔,将手中的文书交给了摄政官。

沈巍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他在这里时时被人盯着,夜尊一直窝在房间里不能外出,这很不好,对于海星来说,赵云澜才是英雄,他只是个顾问,而且海星也并不知道夜尊是自己的弟弟,这样夜尊就能在海星自由自在的生活了。

等到所有工作都交接之后,沈巍只和安柏告了别,带着夜尊从大封回了海星,大封中的那条通道就在天柱中,而天柱,只有他和夜尊可以进入。

 

龙城依旧那么热闹,特调处已经变成了特调局,战后重建工作相当顺利,地星和海星的链接断开之后,特调局就只能处理一些亚兽族犯的案子了,相较从前安全得多,也无聊得多。

一年前,郭长城无意间触碰了镇魂灯,赵云澜的魂魄被镇魂灯吐了出来,獐狮兴高采烈的把身体还给赵云澜,自己依旧去找他老爸了,原本还担心地星黑暗会再度降临,询问了摄政官却发现地星一点变化都没,郭长城晕了一天,醒来后没伤没病,这种皆大欢喜的结局自然让众人十分高兴。

而今天,特调局几乎沸腾了,因为沈巍回来了,赵云澜想要把他介绍给局里的新人,却被他拒绝了。

“云澜,抱歉,我这次回来还带着一个人。”

“谁?”

“我的弟弟。”

“……夜尊?”

“恩,他已经改过自新了,我想让他在海星生活。”

赵云澜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问道:“你能确定么?万一他……”

“我会亲自看着他的。”沈巍抢在赵云澜开口前说道:“我想带他四处走走,这么多年他一直困在天柱中,对于外界的事情并不了解,而且地星的重建也需要借鉴海星。”

“所以你这次来是来道别的?”

“恩,很抱歉,刚重逢就又要告别。”

“不,没什么,只要知道你还好好的活着,就是最大的好消息了。”

“我还是住在龙城的,特调处有什么棘手的案子,你也可以来找我。”

“好,不过你得买个手机,我可不想靠寄信和你联系。”

沈巍的脸上露出了窘迫的神情,最后还是在赵云澜的一再邀请下,与特调处的老员工们一起吃了顿午餐,并买了手机,赵云澜将自己的手机号输入了沈巍的手机里,手把手的教他怎么打电话发短信,直到确定他学会了,才放他离开。

 

回到家中的沈巍,看到夜尊坐在书桌前看书,笑了笑说道:“饿了么?我马上去做饭。”

“哥哥,没事,我不饿。”夜尊抬头回以微笑。

“你都一天没吃东西了,这样对身体不好。”

夜尊只是笑着,没有回话。

“对了,哥哥明天带你出去玩,海星你都没好好看过,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哥哥,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那我带你去深山中看看吧,这里和地星完全不同,你会喜欢的。”

“好,我很想看看昆仑所说的巍巍高山,延绵不绝是什么样子。”那是哥哥的名字,他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

沈巍闻言,处理排骨的手更是轻快了几分,不过多时,四菜一汤便端上了桌。

 

晚上,沈巍入睡后,夜尊从他怀里起了身,对面传来了吵闹声。

“你个死猫,老子也没缺你吃喝!你怎么还去垃圾桶找吃的!”

“老赵你是不知道!那糖醋排骨真的太香了,自从沈教授离开后,我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糖醋排骨了!诶!沈教授回来了吧?这会不会就是他做的?”

“别瞎猜,小巍不会浪费食物。”

“也对,那排骨明显是刚做出来的,就这么扔了,真是可惜!”

是挺可惜的!

夜尊看着两人进了对面的屋子,关门时,赵云澜看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

夜尊回房,依旧蜷缩在床脚,眷恋的看着沈巍的睡颜。

 

而沈巍此刻却梦到了夜尊与他分别后的岁月,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贼酋抓着自己的弟弟去了反抗团。

蛊惑的异能让反抗团的人对他言听计从,开始他对弟弟还好,可在几个月后,弟弟的异能一直不能觉醒,贼酋就失了耐心,开始对他拳脚相加了。

反抗团的人也跟着贼酋对弟弟非打即骂,他看着弟弟被那些人呼来喝去,即使重病也不得不去完成那些人近乎是用来消遣他而派下的任务,心痛不已……

 

第二天,沈巍睁眼,看到夜尊已经起床了,暗自懊恼自己睡得太死,竟然没能提前起床为弟弟准备早餐。

夜尊眼也不眨的看着沈巍手中飞快捏起小笼包,放进蒸笼,有些新奇。

沈巍看着弟弟惊讶的眼神,温柔的笑着。

用过早餐后,沈巍直接用异能带着他去了泰山,夜尊不喜欢人多,那就不用买票去挤风景区了。

两人站在无人区的山顶,看着如画般的景色,夜尊笑了,说道:“真想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啊!”

“这世间风景千万,一年四季皆有不同,你若喜欢,我一样一样带你去看。”

夜尊闻言,对着沈巍露出一个堪称绝美的笑容,沈巍紧紧的抓着夜尊的手,就在刚才,阳光撒在那明媚的笑容上时,他的弟弟似乎要消散在这阳光下一般,连身形都模糊了。

“弟弟,你累了么?要不要去树下休息一会?”

沈巍压下心中的不安,询问夜尊。

“恩。”夜尊点了点头,松开沈巍的手,慢慢走到树下,坐了下来,阳光下站着是有些累了。

沈巍打开了食盒,将预先准备好的食物放在了野餐垫上,招呼夜尊来吃,夜尊欣然应允。

沈巍有心弥补这一万年来缺失的亲情,夜尊也想多得到一些哥哥的关爱,所以一顿午餐吃得相当愉快。

两人在泰山转了许久,直到夜幕初上才回家。

 

沈巍睡着后,又梦见了夜尊以前的事,这时的夜尊长大了一些,在反抗团中已经找到了自己生存的方式,虽然还是被动辄打骂,不过已经知道自保了。

这天,反抗团异常热闹,夜尊蜷缩在角落看着反抗团的人将一个箱子打开,从里面拎出来了一个女人。

女人,在反抗团几乎看不到的存在,即使有,也是异能异常凶狠,无人敢惹的,而这个女人,只是个普通女人。

贼酋搂着那个花容失色、几乎崩溃的女人大口喝着酒。

沈巍已经猜到那个女人的命运了,他想救那个女人,可这是梦中,他什么都做不到。

夜尊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在狂欢开始前,被贼酋的手下赶出去砍柴了。

等到第二天再见到这个女人时,这个女人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夜尊端着饭菜送到女人面前说道:“吃点吧,不然你会死的。”

“呵呵,死?死了就好了。”女人嘶哑的声音让夜尊莫名的害怕。

女人转眼看他,发觉他不是昨天蹂躏自己的人,问道:“你是谁?”

“我……我没有名字,不过我哥哥有,他叫嵬,你有见过他么?”

“他是反抗团的人?”

夜尊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和哥哥走散了,我被老板抓了回来,老板总说是哥哥不要我了,我才不信!哥哥说过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

沈巍闻言,忽然有些心疼,他的弟弟曾经那样的坚信自己会去找他,而自己不过找了几年就放弃了,认为他已经死了。

“有个惦念的人,也不错,我的家人都被他们杀死了。”女人挣扎着起身,将食物推到了夜尊面前,说道:“吃吧,我看得出你很想吃。”

夜尊咽了口口水,问道:“真的可以么?”

女人似乎被夜尊这模样逗乐了,微笑着点了点头。

夜尊端起碗大口吃了起来,在反抗团,他只能吃残羹冷炙,而且时常因为错过饭点而吃不到东西,有时候连续几天只能靠喝冷水度日,反抗团给女人的吃食至少是热的。

夜尊吃了一半把碗推给了女人说道:“你也吃吧,吃不饱没有力气干活,会被打的。”

“你经常被打么?”

“恩,我习惯了,只要缩起来他们就会觉得没劲儿,打几下就散了。”

沈巍突然明白当初赵云澜听到他那句我伤惯了后,为什么会那样愤怒了,他现在只想把那贼酋抓起来凌迟!

女人日复一日的被贼酋蹂躏,夜尊日日给女人送饭,女人将夜尊视为唯一能与之交谈的人,将饭菜分给夜尊,夜尊的身上渐渐长了点肉。

渐渐的,贼酋玩腻了这个女人,将她送给了手下人,这天,夜尊给女人送饭时,一个反抗团的人刚刚从女人身上爬起来,他看到夜尊时,眼睛突然一亮,伸手抬起夜尊的下巴,说道:“兔崽子,你今年几岁了?”

“……十……十四岁……”

“这皮肤还挺嫩啊!”粗糙的手指磨搓着夜尊的下巴,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红痕,“有空来找我,我给你吃好吃的,听到没?”

“……是。”夜尊听出语气中的威胁,颤抖着答应了。

女人在这人走后,突然坐了起来,拉住夜尊说道:“千万别去找他!记住!别去!”

“可是……不去会被打……”

“宁可挨打也别去!以后你遮住你的脸,明白吗?”

“为什么?”

“别问这么多!记住我说的话!明白么?”

“恩。”夜尊点了点头,沈巍有些感激这个女人。

但是,夜尊不去不代表那个人不会找来。

夜尊给女人送饭时,被连人带碗掀翻在地,那人抬手掀掉了夜尊脸上粗糙的面具,不爽道:“小兔崽子,让你来找老子你不来,还带着这么个鬼玩意儿,恶心谁呢?”

夜尊蜷缩起来,以为会是一顿暴打,会没料到这人会来撕扯他的衣物,夜尊反抗了起来。

沈巍的眼睛都红了,那个畜生竟然想对自己的弟弟做这种事!他现在只想回到万年前,杀了这人,用这人的血为弟弟清洗身体。

那人摸上夜尊身体的手让他几欲作呕,他的挣扎哭喊成了那人的兴奋剂,正当最后一块避体的布料被撕开时,那个男人的血喷了他一头一脸。

女人疯了一样拿着地上摔碎的瓷片扎向男人,直到男人彻底咽了气,女人才脱力般倒在地上。

“别哭了,听话,把面具戴上,先去换套衣服。”女人安抚着吓坏了的夜尊。

夜尊想扶女人去床上,女人对他摆摆手,让他离开。

在女人的一再坚持下,夜尊抓着身上的破布,离开了屋子,在一个小山洞里,洗干净了身上的血液,换了另一套衣服,戴上面具去找女人。

等他回来时,他看到的是被反抗团围起来的屋子和女人割腕自尽的尸体。

晚上夜尊偷偷的把女人的尸体埋了,跪在坟前哭了好久,这是反抗团里唯一对他好的人,以后他又是一个人了。

 

沈巍醒来时,夜尊正在厨房试图做一顿早餐出来,可现代的炉灶他不会用,只能头疼的看着书上诱人的图片发呆。

沈巍急忙起床,看到书上的图片,轻声对他说道:“对不起,哥哥起晚了,小夜想吃三明治对么?哥哥现在就做给你吃。”

夜尊怔愣的看着沈巍,他不明白沈巍一觉醒来,突然变得这么紧张做什么,与他说话的态度可以算得上是小心翼翼,仿佛他是一个易碎品一般。

今天沈巍带他去的是海中的无人岛,他们在水里游着,在沙滩上逛着,沈巍带他认识着海星的一切,午餐是就地取材的椰子和海鱼,沈巍几乎没吃什么,只是看着夜尊吃,生怕他吃不饱。

到了晚上入睡前,沈巍搂着夜尊,仔细的给他盖好被子,看到他熟睡后,才满怀忐忑的进入梦中。

这次他见到的夜尊已经长大了,与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差不多大了。

“废物!过来!今晚你和他们一起去探路!”

“……可……可我没异能……”

“废话!老子让你去你就去!又想挨打是不是?!”

“不,不是。”

“哼!滚!”

“是……是……”夜尊跟在队伍后面慢吞吞的走着,身后贼酋和手下的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老大,你为什么要这小子去探路啊?”

“你懂个屁!斩魂使把我们困在这山上,我们的食物不多了!这小废物活着也是浪费粮食,还不如让他去死。”

“啊?那我们怎么办?”

“我已经在他们探路的路上埋了火雷,等火雷响了,斩魂使就会被引过去,到时候我们从另一边下山。”

“老大英明!”

“行了!都去准备准备,让他们晚上警醒些。”

“是。”

夜尊害怕得瑟瑟发抖,其他人调笑他,和往常一样,派给他一些任务拿他逗乐。

沈巍看着一个反抗团的人让夜尊去树冠上摘果子,并在他踩上分枝的时候猛踹树干,让他从树上摔下来,再用鞭子赶他继续上树,周而复始,直到他们玩腻。

沈巍咬着牙根,只想杀了眼前这群人,抱着自己的弟弟给他上药,把他手中苦涩的果子扔掉,给他喂热乎的饭菜,可是这都是他的妄想,他连碰都碰不到他的弟弟。

等到夜尊被他们带到熟悉的地方时,沈巍没由来的心慌。

火雷声响,探路队乱作一团,与守卫拼杀,夜尊在这场混乱中慌不择路,往山下冲去,而沈巍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他看着自己从山下冲上来,一刀砍在夜尊胸前,夜尊眼中的惊喜被不可置信取代,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而自己则冲入了战圈,将探路队一举歼灭,他的弟弟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绝望,渐渐的那绝望转化成了仇恨,他趁着混乱,躲进了一旁的树洞里,等着一切结束。

“……对不起……对不起!”沈巍从梦中惊醒。

夜尊惊慌的想爬下床,沈巍回神就看到夜尊缩在床脚,蜷缩成一团,脸色一僵,他的弟弟晚上就是这样睡觉的么?而他这个做哥哥的竟然都没发觉!

“小夜,别怕!哥哥在这里。”

夜尊在反抗团时,就是这样睡觉的,还有刚才他惊恐的眼神,沈巍以为他还是在害怕。

他拉着夜尊重新躺在床上,一遍遍的安抚着他,夜尊有些奇怪沈巍为什么会这样对他,但是这份温暖让他不舍得放手,他小心的抓着沈巍睡衣的衣摆,闭上了眼睛。

这天沈巍没有带夜尊出远门,而是就在附近的大型超市买食材。

夜尊新奇的四处看着,又不会离开沈巍的视线,所以沈巍很放心的挑选着食材。

“沈教授,您买菜啊!”祝红因为每月那几天要来了,正在超市挑选生肉。

“恩,带着小夜过来买点吃的。”

祝红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沈巍说的是夜尊。

“他在哪儿?”

“前面零食区。”

夜尊见到沈巍看他,指了指前面,便拐进了货架里。

祝红回头张望,沈巍道:“已经拐弯了,最近不忙吧?”

“不忙,亚兽族习惯隐居了,很少有案子。”祝红放弃了寻找,回头继续和沈巍说话:“沈教授不考虑回特调处继续做顾问么?反正您大学的工作已经辞了,特调处现在也不算忙。”

“不了,我要照顾我弟弟。”

祝红想想也是,夜尊没人看着还真不行,而且她又不是赵云澜,没那么厚的脸皮,能说出刚才那段话已经是破天荒了。

“那就不打扰了,我先走了。”

“好,再见。”沈巍礼貌的笑了笑,推着购物车继续往前走。

不一会儿夜尊溜达回了沈巍身边。

“哥哥,我都逛完了,先去楼下等你。”

“好,你在楼下找个地方坐下等我,我结完账就来找你。”

“嗯嗯。”夜尊点点头,跑去了楼下。

祝红诧异的看着沈巍的背影,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最后先去柜台结账了。

沈巍做了整整一桌好吃的,见到夜尊吃得开心,他安心的笑了,现在还来得及,他还有机会慢慢弥补弟弟。

夜晚入睡是沈巍最期待也是最害怕的事,他不知道会看到什么令他心痛的画面,但这梦境是他唯一能了解弟弟的机会。

他不知道弟弟为什么会变成反抗团的首领,夜尊也从来不提及从前的事,所以他只能在梦中找答案。

沈巍搂着夜尊进入梦中,夜尊在沈巍怀中睁眼,他同样不明白沈巍为什么突然对他这么好,甚至超过了一个哥哥该给弟弟的关心。


评论(61)
热度(156)

© 墨紫 殺無 | Powered by LOFTER